极品公子第2章

NAZISM 收藏 0 2461
导读:极品公子第2章

第一卷 人不风流枉少年 1 第二章 色狼本色



清晨秋日温暖的阳光泻入布置豪华的房间,宽大舒适的床上还有人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对于还在和周公的女儿神交的他来说,现在敢吵他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杀无赦!

“无道,该起床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要不然妈妈又会说你了,大家都在等你呢!”一个灵动悦耳的声音在床边响起,这样的天籁之音要是能叫声老公就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被窝里的家伙显然还留恋那夜晚带来残留的温暖,翻了一个身,继续不动声色的睡觉,缩成一团的他看上去就像一只大虾米,当然是一只爱睡懒觉的虾米。


“无道,真的要起床了!”见还是没有动静,女孩只好带着浓浓的羞意道:“只要你起床,不管你要雪痕做什么,雪痕都答应。无道~你起床嘛,好不好吗?”


一听到这个令人兴奋的暗示,叶无道这头色狼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将女孩子搂在怀里,用鼻子在她的长发间狠狠闻了几口,一脸陶醉状道:“真香啊!红楼梦里贾宝玉有花气“袭人”,我叶无道有“雪痕”流香,不比他差,嘿嘿嘿……”


被抱住的小女孩痴迷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里,静静的享受着那份宁静,对于离外面世界很遥远的她来说,叶无道给他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了。


从跨入叶家大门看到叶无道第一眼的时候,叶无道就已经霸道的将自己占为己有,没有选择叶也不想有其他的选择,那一年,叶无道七岁,慕容雪痕七岁,因为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只要对爱情还抱有一丝幻想和憧憬的人,谁敢否认前世是三生石畔的玩伴这一说法呢?


慕容雪痕的爷爷慕容清风与叶正凌是八拜之交,两人出生入死几十年比亲兄弟还亲,慕容清风虽没有叶正凌般风光,但是其产业也决非一般企业可以比拟,只是慕容清风唯一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自己也在不得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下病倒,从此便再没有好起来,弥留之际将生还的孙女慕容雪痕交付给叶正凌,而慕容雪痕也将理所当然的在十八岁成年时继承慕容家近十亿美元的巨额遗产。


现在还只有十五岁的慕容雪痕已经可以看出长大后一定是个绝色美人了,精致无瑕的小脸,粉嫩如玉的肌肤,加上清脆动听的嗓音和发育完好的身材,绝对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而且她对音乐的造诣只能用天才来形容,十一岁就在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的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演奏自己创造的曲子,被一致认为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莫扎特”。


更重要的是经过文化艺术和音乐的熏陶加上严格的家教使得小小年纪的慕容雪痕温婉如水,被叶杨两家公认为是未来叶无道这个小皇帝的妻子,叶正凌对她可真是疼到心里去了,谁要是敢欺负这个自己钦定的未来孙媳妇,他一定饶不了那个家伙,就是叶无道也不行!


慕容雪痕,就是她在十三岁的时候献出自己处女身让叶无道这个对自己垂涎已久的色狼成为真正的男人,事后看着床上那鲜艳如夜间魅惑玫瑰绽放的血迹,她并没有丝毫的后悔,只是含着泪水低声呢喃着叶无道的名字。


叶无道将慕容雪痕按在床上,低头凝视着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看着那让人忍不住要咬一口的白嫩脸蛋,色心大起,贴上慕容雪痕的柔软的嘴唇,细细品尝着那只有他才知道的美味,双手也不甘寂寞的在她的身上滑动。


早就将自己一整颗心全部交付给叶无道的慕容雪痕主动将娇小的身躯贴向不知道该说是男孩还是男人的叶无道,她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总抗拒不了叶无道的挑逗。小手紧紧搂着叶无道,樱桃小嘴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在慕容雪痕并不大但柔嫩似雪的胸部流连许久后,终于暂时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叶无道松开手,重新坐在床上,朝衣衫不整脸带春意的慕容雪痕促狭道:“妈妈可是在等我们哦,到时候又只是说我一个人的不是,又怎么知道是某人勾引我的缘故啊!”


慕容雪痕整理好衣物,妩媚的白了叶无道一眼,娇嗔道:“谁让你不肯起床,还说人家勾引你!以后都不要理你这个没良心的大坏蛋了,大坏蛋叶无道!”


慕容雪痕这种妩媚到骨子里让人心颤的一面是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来的,在别人眼里她只会是个江南仕女图中那种抚琴的温柔淑女,只有在叶无道面前,她才会展露那不为人知的异样魅力。


这就像很多小说里所说的天生媚骨吧。


叶无道捏着慕容雪痕的小鼻子,笑道:“不理老公我你理谁去!不听话就把你当早餐吃了!”


两个人走下楼去吃早餐,其间免不了杨凝冰的一顿例行“教训”:“无道,早就和你说了一日之际在于晨,早点起来晨跑或者读英语对你是很有好处的,看看人家雪痕,每天都要早你一个钟头练琴也没说苦,你还嚷着太早起床!”


叶无道低头咕哝道:“晨睡倍于黄昏嘛,浪费了多可惜!”


他身边的慕容雪痕强忍住笑意,在桌子底下使劲按住叶无道那抚摸自己大腿的安禄山之爪,低头慢慢很淑女的用着丰盛的早点,他总喜欢将古人的东西刻意篡改变成自己的歪理,这次是把金圣叹的“午睡倍于黄昏”随意篡改,上次是在背着大人对自己做那种羞人的事情前将圣人的“生,我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者也!”改成“爱,我欲也,性,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爱而取性者也!”想到这里慕容雪痕小脸一红,小手紧紧的握住叶无道温暖的手。


导致社会主义好青年堕落直接原因的正在看报纸喝茶的叶河图一口将茶喷出来,这个儿子,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敢在她面前耍贫嘴,一个字,强!


“无道,你刚才说什么?”杨凝冰不愧是D省四大美女之一的“冰山女神”,就是眉头紧皱的样子还是那么迷人,完美脱俗的脸蛋,天生带着一股冷冷的默然,仿佛月之女神般寂清得近似冰点。


作为掌管一个中国重市经济大权的副市长,杨凝冰继承了她父亲的威严气质,是不露而威的那种,在家里虽然不会板起脸,但无意间流露的气势还是让叶无道在内的所有人感到一股压力。


“啊,刚才啊?让我想想!”叶无道眼珠子乱转,要是没有一个令妈妈满意的答案,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了,天才就是天才,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无比坦然道:“我是说妈妈你以后不要熬夜了,书上说熬夜是女人美丽的天敌呢!当然了,我想妈妈如钻石隽永的美丽和气质是不会流失的!”


叶河图再次茶水狂喷,好小子,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这么大义凛然,果然是自己的儿子。一旁的两个女佣也是笑的不行,慕容雪痕放开叶无道的手,任他在自己的腿上游走,带给自己一阵别样的刺激。


“少来这一套,你当妈妈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啊!今天的零花钱没有了!”看着儿子那可爱的虚伪的一塌糊涂的笑容,杨凝冰从心底里感到一种莫大的安慰,这个就是自己的儿子呢,都长这么大了,还会拍妈妈马屁了,虽然身居高位的自己对别人的马屁都听得腻了烦了,但对于自己的儿子,自己却是那么的欣喜。


叶无道一阵郁闷,狂吃早点,似乎是想将气撒在这些食物上。都说花钱如流水,这钱还没花呢,就如流水走自己手底下溜走了,不甘心啊!这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啊,不花钱,怎么钓美眉啊,现在这个世道什么都得谈钱,就连分手还他妈的有青春损失费,什么世道啊!!!


“慢慢吃,你和食物有仇啊!吃没有吃像,看有谁会喜欢你,长大后没人要可别指望妈妈会给你找老婆。”看着叶无道原本英俊此时却是皱成一团的脸,杨凝冰心里暗笑不已,脸上却是严肃的很。


这头小色狼会没有老婆?只怕天下所有男人都得去当光棍了!叶河图好笑的嘀咕着,以后不要女人太多哦!


慕容雪痕看见脸上明显写着不高兴的叶无道,心软的在他耳边小声道:“等下我把我的零花钱给你。”还没等叶无道高兴,低头用餐的杨凝冰淡淡道:“雪痕,不准把你的零花钱给无道!”这无异于最高法院判处叶无道死刑,叶无道无力躺在椅子上一声呻吟,为什么我的命就这么苦啊!


上天啊,用美女砸死我做补偿吧!!!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