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退役原创]长篇连载:恋上女下属(1)

gzh200294 收藏 12 225

最无聊的事情大概就是参加各式各样的会议了,虽然会议主办方的那位美女在主席台轻语慢言,但百般无聊的我还是忍不住趴在桌上睡着了,其实也是种无奈,业务部的经理不在,上面最后竟然让我这个行政部门的主管来参加这个新品发布会。梦境里我正和一群美女聊的不亦乐乎,被小李推醒的时候我还是一脸的茫然,似乎嘴角还残留着点点口水。

“怎么,会议结束了啊,可以吃饭了吧”

“吃饭?晕啊,老大,做春梦呢,看看你那一脸色咪咪的模样,拜托看看你的手机”作为我的助手,小李总是喜欢叫我老大,更少不了和我贫,当然我也一直把他当我的哥们看待,因为觉得他和我刚毕业的时候很相象,总是对生活,对工作充满了热情。

“呵呵,不好意思啊,睡迷糊了”

四个未接电话,还好来电提示方式调成了振动,不然今天糗大了,我可不想成为会场上新的注目点,恩?张涛的电话?这家伙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干吗?作为和我同时进入公司的死党,张涛已经是江北那家分公司的经理了,

“恩,张大经理,找我什么事情”由于是在会议上我不得不压低了声音。

“小子,做贼呢?声音这么低”电话里传来一阵阵吼叫,无奈我只得轻步走出会场

“别废话,我在参加一个该死的会议呢,什么事情,说”实在是受不了张涛的一番无尽的废话

“哦,没什么,我这边新来了个负责和你们总公司联系的协调,是个小姑娘,人事崔经理不在,他们让找你备下案”

“靠,什么事情怎么都让找我,恩,好吧,把她的基本资料发到我的信箱里吧记得给她申请个公司的信箱,”几句闲聊后我挂了电话,“搞什么,什么事啊,来个新人,都要找我,这行政主管做的都和地主管家差不多了”无奈中还是没忘记自嘲。

下午回到公司,泡上一杯咖啡,开始处理手头上的工作,最近杂七杂八的事情比较多,大概的理清所有的文件后,我习惯点上一支烟,惬意的窝靠在沙发椅上,每天的下午忙完工作后,我总是喜欢这样靠靠,抽上几支烟,想想问题,但今天似乎总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打开QQ,虽然公司里的即时通信要求使用MSN,但大多数的同事还是喜欢用QQ,相对于MSN冰冷的界面,QQ的可爱的小企鹅和各种自定义的头像更是充满着人情味,“哦,邮件,今天一直忘记收邮件了”猛然的想起还是让我不由的拍拍自己的脑袋,11封未读邮件,“GOD,哪来这么多的邮件”一份份的收发回信,时针已经悄然的迈向了5点,快到下班时间了,还有一份,张涛发的,我想起了上午的那个电话

“叶澄,呵呵,挺不错的名字,刚毕业啊,哦,小师妹啊”难得有人和我是同校毕业的,那天起,我开始留意起这个和我同校毕业的小师妹,张涛这家伙办事效率挺高的,新职员的邮箱都申请好了,orange?橙子,呵呵,对了,她的名字是有个澄字,鬼使神差中,我发去了份邮件:你好,我是总公司行政部的顾辉,以后将因很多工作事务与你联系,方便留下QQ号。

我可以向毛主席保证,当时我绝无任何别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我发出了这份邮件,其实我们与下属分公司的联系,大多是通过电话与邮件的。

忙了一天,累的快散假,回到家中,简单的冲了个凉,迷糊中倒在沙发中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很多时候我都佩服自己的这份睡功,不管什么状态下,我都能安然入睡,而且一睡便是第二天8点的闹钟才能将我从睡梦中拉醒。

当刺耳的闹铃开始第二遍响起的时候,我才很不情愿的起身走向卫生间,十分钟后焕然一新的开始整理仪容的我已是精神抖擞,清晨冲上一个澡能够帮我消除一切疲劳,更有精神能够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来到office,看看表,九点差一分钟,似乎我总是将时间掐的很准,打开电脑,挂上QQ,这是我每天工作的第一步,或者称习惯更为准确。

一个跳动的小喇叭,提醒我,有人要求通过我的身份验证,橙子?呵呵,分公司的那个小姑娘,通过请求后,一个卡通的橙子头像跃然出现在我的好友列表中,我的QQ里人不是很多,除了朋友、同事外,似乎没什么人了,这个卡通的头像在不多的头像列表中显得十一分的抢眼。

处理完手头最后的工作,发现电脑操作桌面右下角的QQ图标正在急促的闪动,点开后不由的一丝微笑挂上了嘴角

Orange:你好,我是叶澄,是总部的顾经理吗?

小丫头的胆大冒为让我感到暗自好笑,明知道公司里对即时通信工具的使用有着严格限制,她还敢向我,至少是她的上级主管发出聊天信息

看了下时间10点20,还有四十分钟才能够下班,闲着也是无聊,随手给叶澄回去了信息

落花飞絮:是的,我是,你是江北公司的小叶吧。

Orange:还是不要叫我小叶了,如果可以你可以叫橙子的。有什么和总公司方面的问题或者事务张总让我直接找你就可以了

很快叶澄回来了信息。

这个该死的张涛,什么有总公司方面的问题或者事务,什么是直接找我就可以了,我只是个行政部门的主管而已,竟然让直接找我,还嫌我的事情不够麻烦,心底暗暗的我将张涛诅咒上N遍。

落花飞絮:呵呵,当然可以,不过你也不要称我顾经理的。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经理的,部门中的同事更多的是叫我老大,这让我感到更能和他们融为一片,做一个好的主管需要的是能够和谐的搭建起领导与基层职员的关系,而不是整天板着冷冰冰的面孔对着下属吆五喝六。

Orange:那叫你什么好呢?你可是上级领导啊。

落花飞絮:和部门中的同事一样,称我老大吧。

我提出了建议,于是,我和这个网名叫Orange的下属开始了又一搭没一句的聊天,似乎涉及的范围包容了很大的范围,到下班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相互之间开起了小玩笑。

曾经一段时间也和现在一样,有时间就爱和朋友乃至陌生人聊上几句,那时候QQ软件刚开始出现,并引导着整个即时通信领域,快大学毕业的我们整天也是想着向校外的网吧跑,交上几个网友,对着另一个显示屏前的陌生人大吹海谈。时间总是这样匆匆,已经几年没有这样对着另一个陌生人这样谈天说地了,整天的忙于工作让我与很多的休闲娱乐分别太久,或者称橙子为陌生人似乎并不准确,毕竟我们也算是同事的关系,即便并不在一城市工作,即便两座城市间还相隔着滔滔长江和三百多公里的路程。

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平常的生活中又多出了一项事务,那就是和橙子聊天,我的QQ不再仅限与工作中的即时通信,橙子工作决定了她不用太忙,但我却就没有她这样的清闲,每天大量的文件要处理,业务部门的各种合同要审查,但不管怎样的忙碌,闲暇的片刻中,我还是会给叶澄回去一两条信息,虽然我知道工作中聊天是违反公司规定的,虽然作为行政部门的主管我更应该以身作责,每次我都以工作中的放松或是与下属公司的工作联系为理由安慰自己心中那点仅有的点点错误感。

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是将网络聊天看做是一种无聊的游戏,记得有人说过网友就是数字的虚拟中恐龙和青蛙的不负责任的相吹相擂。但我总觉得和橙子间的这种聊天不仅仅是网友间的简单的虚拟。

相识后很快聊天的话题范围开始扩展,从生活到工作,从哲学到思维,从人生到爱情,第一次发现原来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的聊天也可以这样的美好的,甚至我开始有天发现自己有点迷恋上这样的生活,工作+聊天,一个完美一天职业生活的开始与结束

公司的服务器崩溃了,听到技术支持部门的这个消息,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大量的邮件无法收发,各种管理系统陷入停止状态,整个公司赖以运转的基础都将瘫痪,不过这个时候我无暇顾及这件事情,因为胃病的原因,这个时候我正在医院听取那位两鬓白发的老医生关于饮食习惯的徇徇教导。

小李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快临近中午了,不过他告诉我,技术部门正在加紧恢复服务器的工作,对系统依赖比较大的业务部门现在已经开始使用电话与客户联系沟通,部门的同事都在协调处理日常工作。

刚挂断了电话,手机再次响起,那位正在对我大讲生活饮食常识的老先生对不断有电话打断他的滔滔不绝颇有不满,

一个陌生的号码,“你好,请问哪位”职业的原因让我一直很是懂得接电话的言辞礼貌

“我啊,老大,橙子啊”这大概是整个上午我唯一接到的能让我有点好些心情的电话

“上午没见你上线啊,试着给你的办公室拨过电话,他们说你去医院了,给了我你的移动电话号码,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啊”似乎小丫头对我有那么点的担心之意,没容得我说话,电话里已经传来一连串的发问。

“没什么的,就是老毛病发了,胃病了”

我告诉叶澄今天总公司的整个网络瘫痪了,有什么工作可以用电话联系的

“那好啊,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可要记好啊,有什么事情我给你电话的,你也可以打给我的哦,不许遗弃了啊”这个丫头现在是对我愈发的‘不尊重’了。

“还有以后吃饭要准时,饮食要规律,不许简单的解决温饱问题,少喝点咖啡或是浓茶,还有少抽点烟…………”

GOD,又是一堆的生活饮食常识……..不过这个时候我只能用一个接一个的‘一定’或者简单的‘恩’字来回答,不管怎样也不能对人家小姑娘的好意嗤之以鼻吧。

接完电话,看着那位微笑着,正等着给我继续教育的老先生,我不由的长叹一口气,看样子整个上午就要都在这里接受灌耳了。

终于离开了那种令人窒息的消毒水的味道,公司的正常工作还是没能恢复,难得有时间可以这样清闲,躲到休息室点上一支烟,一个上午没有闻到这熟悉的味道,虽然我没有烟瘾,吸烟也只是简单的吐呐,但浓浓的烟草味道更能给我带来思维的跳跃

“怎么,从医院回来了啊,怎么不给我个电话,一个人躲这里吞云吐雾”听这熟悉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公子,一个和我同窗7年,从高中一直睡在上下铺的死党,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当初毕业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去父亲的公司帮忙,而是跟他后面一起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他的,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和他老爹的商场名望,短短四年,当初一家小公司现在已然是一家有着数家分公司的综合性公司了。

“没啊,这不刚回来嘛”知道他的老习惯,掏出烟给他接了过去。

“不抽了,免得待会被查身上有烟味”公子无奈的摆摆手。

“怎么啊,怕回家被上政治课啊”我一脸的调侃,这位商场上的新起未来之星,居然被女友约法三章,当然这样的事情,也只有我知道。

“没办法啊,你啊,以后就别落得兄弟这样”犹豫一下后,公子还是点上一支烟。

“下个月初,你辛苦下,去江北公司去趟,那边最近有个比较大的单子,我怕张涛一个人摆不定,回来的时候顺道你可以回趟家,把你从伯父身边拉来,都四年多了,你我这几年都忙的不知道家是什么样了”

“这算工作安排吧,我的大经理,呵呵,没问题的,要我给你回家代为问个安吧”我笑言到。

“就算是吧”很少见到公子这样严肃的,只有每次谈到家这个话题,这家伙就有些失落,是啊,来到这个城市都四年多了,四年里几乎没有回家几次,都快忘记家是什么样子了。

沉稳的别克商务车在高速路上急驰,当初买车的时候公子给我建议买别克的,虽然耗油量大了些,但相对薄皮软铁的日系车来说,别克可是相当的皮厚肉实,而自动档的车更能带给人开车的乐趣,至于选了商务车则是我不是很喜欢卧车那种狭小的空间。

由于分公司在江北的那座城市,过江是当然的,咱还真是为祖国的欣欣向荣感到无比的自豪,想当初老爸第一次带我去南京长江大桥,那种自豪欣喜劲可是让我幸福的和花儿一样,转眼数年,单是这长江江苏段就数道彩虹飞架南北。

虽然我对这座城市不是那么的熟悉,但由于小李来过几次,在他的指引下,很快我们便找到了江北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这里环境很是不错,至少停车比我们那里方便多了。

“来了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我好安排下”张涛这家伙有点不满

“公子爷临时安排的,再说我只是来临时支援下,有什么好安排的,至于住嘛,我们就在你那里将就几天”我笑着打着哈哈。

“这不是问题,不过要给我付房租哦,其实这个CASE单靠我们江北公司不太容易搞定,你们来了我也好有个坚强的后盾,来,我给你们介绍下我这里的几位得力干将”这家伙还是和当年学校内的德行一样。

“怎么没见你给我推见的那个小姑娘”在和几位江北同事见面后,我没忘记我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

“你说叶澄那妮子啊”张涛接过我的烟后回答“前几天加班很辛苦,今天我给了她半天假,让她好好休息下,走吧,先去我那里安排下来,晚上为你们接下风,你小子可是难得来次”

张涛原本就是这座城市长大的,所以在这里置了房,三室一厅,一百七十来平方,我不由的感慨万千,就隔一条不是太宽的长江,这房价怎就差别如此的巨大,就位置,这小区环境还有这面积,放在我们那里,如果靠我自己的收入不知道何时能买的起。

张涛先回公司料理公事去了,留下我和小李,上午开车太累了,半依靠在客房的沙发上我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刚简单的整理了下,张涛就打来了电话,他很快就到,让我不必开车了,和小李去小区大门等他。我知道今晚我的胃又要被酒精糟蹋了。

整个江北分公司的主管级的人员都参加了晚上的活动,几轮下来,我已经是南北不分,只是迫于面子还在死撑,张涛这小子那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强将安有弱兵,他的部门经理们更是一个比一个能喝。

怎么回去的我是记不清楚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疼的甚是厉害,捧了一把水冲冲脸,面对镜中憔悴的脸色和可以与兔子媲美的红眼睛,我都怀疑我今天是否还有什么精神去工作。

“醒了啊,吃点东西吧”听到声音,张涛从厨房探出头来。是的啊,胃空荡荡的悬着,一阵阵的收缩让我很是难受。

冲澡后,撑起精神,驱车前往公司,今天将会很是繁忙,很多的前期工作需要整理,还有那个和我在网上神聊的橙子,她会是什么样呢?

“小叶,这么早就来了啊,这是总部的顾经理,认识下”正当我还在思付着该怎样和叶澄初次见面的时候,张涛已经向一个从大厅走向电梯的MM打招呼

“小叶?叶澄?”我还陷于精神游离的时候,那位很是漂亮的MM(至少让绝大数很是为之惊艳)已经向我伸出了右手,直到这个时候我还在发呆“你好,顾经理,我是叶澄”

“OH,叶澄啊,我是顾辉,初次见面,认识你很是高兴”从发呆状态中被张涛唤回的我很是手忙脚乱。

“接个电话,小叶,你带顾经理先上去熟悉下工作环境”张涛的电话很是时候的响了起来

“嘿嘿,老大,刚才你很是傻傻的啊”电梯里叶澄先发话了。

“啊?是吗?有吗?有的话那也是为你惊艳啊”我真是很佩服自己的脸皮。

“是吗?嘿嘿,那就先谢谢上级首长的夸奖哦”小丫头开始和我贫了起来“不过老大,你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帅哦”

“………………….”

“无语了吧?哈哈……..”

第一次交锋我就先输了半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