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山下

wcm008802 收藏 0 53
导读:贺兰山下


从地图上看贺兰山是南北走向的山脉,山的西面是沙漠,而东面却是塞上江南,一遍青山绿水的繁荣景象。



早起租车去西夏王陵,看过了耶律阿保机和完颜阿骨打,如果不去看看西夏李元昊定会遗憾终身的。三个人年岁相差近一百,都是带领游牧民族建立起帝国的开国君王,都或多或少地威胁过弱宋的存在。尤以西夏最让我着迷,据说成吉思汗攻下西夏后杀光了所有的党项人,所以这个民族就此结束了他们灿烂的一百九十七年,而现在当地的回族人与他们根本毫无关系。但又听说四川境内的丹巴还留着他们的贵族后代,以其惊世的美人谷而名闻天下。



走进王陵博物馆,解说员就开始重复西夏从建立到灭亡的整个过程,连着镇馆之宝也一一道来。黑水城缴获来的锁子甲与在哈尔滨博物馆看到的有些类似,只是回民似的开衫领多少都有着中亚的风格;鸟身的迦陵频迦小巧玲珑,象吉祥的喜鹊,佛祖造型的脸透着的是安祥与平和;托碑人是妇女身男人脸,青面獠牙下面是两个硕大的乳房,托着的碑文一面是西夏文,另一面是汉文,才让今人知道了那一百九十七年中发生过的故事。还有许多惊人的发现,如今都乘列在俄罗斯的博物馆内,学者们如果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神秘王朝的事情就不得不远渡他乡才能采撷到。



西夏是羌人一支党项族,因吐蕃的强大而内迁,唐时因镇压黄巢起义有功被赐姓李。但整个党项史也许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李元昊,年轻时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君王,开创了西夏王朝,三川口,好水川和定川寨之战,川川因战出名,战战都是宋军大败而退。为了表示民族的独立,发布秃发令,尽管那种发型并不好看;恢复本民族的旧俗,许多旧俗也未见得还能适应大伙儿。年年征战使得国内厌战,又与辽发生冲突,只好与宋求和,当时与辽,北宋三足并立,沿边设榷场互市,一时间欣欣向荣,百废待兴。可这位君王如大多数君王一样,功成名就之时却更感寂寞,霸占儿媳,死于儿子之手。听到这里,无不感慨上天的捉弄。



走出解说地,我们终于可以一睹3号陵墓,唯一开放的一座。天蓝得出奇,几片白云飘得很慢,背后的贺兰山,第一次看清全由石头堆成,原打算翻过它的念头从此打消,“踏破贺兰山缺”就时时念念好了。山下由土夯成的土堆就是王陵,象窝窝头,只是经过千年的风吹雨打,好象千疮百孔似的,孤寂地蹲在那里。前面是地宫入道,已经封死,不过表面的沙土还能看出部分的脚印。推说这座是李元昊的墓,想想这位英雄,一生女人无数,却依然安抚不了他孤寂的灵魂,才想着霸占自己的儿媳,只是那个时代的人们,尤其是半游牧民族,是不会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来约束自己的。更何况高高在上的英雄怎么会去考虑自己行事的对与非呢,完全信赖于自己的喜好。



想去更远处看看6号陵墓,哪怕是走到贺兰山脚下,同去的友人拉着我,中午的飞机还等着他去坐呢。



送走了友人,下午独自去看贺兰山岩画,终于能近距离细细看看贺兰山了,解说员告知沿着小溪谷就可以走到内蒙阿拉善左旗,听着名字就让我目眩神迷的。山谷口上刻着许多史前人类的岩画,有马,羊,猴等等,解说员说这里最早的人类可能就是羌人,而羌人的图腾是羊,可以从无数的岩画上看出羊角与羊胡子。还有一些面谱画象,眉间都刻着十字,说是远古时期的男女生殖崇拜,一横表示女性,一竖表示男性;又比如倒三角表示女性,而正三角表示男性。这让我想起《达·芬奇密码》里的圣杯传说,难道中外的远古人类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吗?我们无从查询,只能从遗留下的足丝马迹去猜想祖先们的幻想。而有一张椭圆形面谱看上去挺象乌龟背,听解说员在北美印地安人的岩画中找到过一块一模一样的面谱,证明印地安人的祖先与我们的祖先是一家人。我禁不住对着这岩画拼命眨眼了。一本《达·芬奇密码》让世人着迷了好几年,难道一块乌龟背似的岩画也要让全世界的人们浮想N年吗?



走到山谷另一头有一张更会让人目眩神迷的太阳神,一张圆脸,双眼圈,以及围着脸庞的几道光芒,据说是世界上研究图腾崇拜的学者们都会来此考察一番,不管是埃及的太阳神还是玛雅人的太阳神雕刻,都会拿此副岩画做比照的。忍不住爬到上面仔细端详了一番。解说员又在另一块岩画边上站定,说这副岩画边上配有西夏文,可看出琢刻的年代明显不同,远古时期的是山羊脸,两边配着长发垂笤,看起来就挺象李元昊削出的秃发,尽管两者相差最少都有三四千年。而配着的西夏文可能笔画太多无法流传下来,解说员即使反复讲解N次,我们也无法记下来。这里一定有些神奇的东西才会让古人们想着把这里当做祭祀地。



听完解说,我沿着小溪一路向上,穿过几个山凹,已经四下无人,大太阳下竟飘出黄豆大的雨点,我钻到岩石下躲了起来,旁边立着牌子说是灵石洞,有猎人遇两蛇,那天就打到猎物无数,洞里的石块上也刻着蛇,看看一笑置之,完全是现代人工雕琢吧。雨停了,我又沿着小溪直上,正准备踏出右脚踩着溪边石头,一条黄头青身的小蛇窜了出来,心一下紧了起来,瞬间收回右脚,蛇已经游到溪水里,昂着头时不时看看我,好象要确定我是不是会淌过小溪水。妈妈呀!你就是不盯我,我也不过去了。此蛇漂亮得透明,一定有毒!我捧着心口大口大口喘气,再不敢向前走,于是见着一丛一丛的草堆都怀疑会钻出那样的漂亮蛇来。只得小心翼翼地返回了小溪口。



终于见着人时才有些缓过神来。回头看看向望已久的贺兰山,禁不住朝着岩画问了句,老天今天要我发财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