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回忆,会使人不知所错的沉思在痛苦和快乐的回忆里。


早晨,天下起的蒙蒙细雨。心空空的,衡走了,回家了。可能他的这次回家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类没有像电视剧里的故事情节一样去送衡,因为类怕看到他,类的泪水会忍不住的往外流。类知道衡能理解她的做法,同样类也知道衡也不希望看到她这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衡高考考完了。他自己也对成绩有了底,是的他没有考到本科,但类相信他尽力了。但衡的父母并不是这样想,他们不能理解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没有考上本科。在衡快考试的时候,他的父母没有打过电话给他,衡不能理解。可类能理解他的父母只是不想~~~~~~~~~~~~~~~。有些事不说出来也许更好。


6月10日晚,衡陪类通宵了。那夜他们一直在网吧玩游戏。那夜他们什么也没有想,只想好好的玩,第二天类也没有去上班。完全只想好好的陪陪衡。类去了他宿舍,类在那睡着了。衡也睡着了。因为衡三天三夜没有睡了。他太累了。他睡的很死,类呢?没有什么睡着。晚上类回家了,衡打来电话来说他明天早上就要回家了。类问他为什么。衡说他妈妈叫他早点回去,说着说着衡就哭了。也挂了类的电话,这是衡第一次挂类电话,类可以理解衡,他只是不想类听到他的哭声,类也哭了。类也不知怎么安慰他,她只希望衡能坦然面对这个现实。一个让类也让衡无法面对的现实,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何要让一个这么好的人承受这么大的打击。窗户外下着大雨,类的心也在下雨,可能连天都觉得委屈吧!

在一个车水马龙,拥挤的地方。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走到了同一个学校。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同一个屋檐下读书。三年,他们从不知到熟悉。慢慢的他们的感情发生的变化。他就是衡,而她就是类 。


他们都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打扰谁。经过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地他们就认识了。衡那时不是个很高的人,而我们班的高个很喜欢欺负那些个子小的人,而我又是那种看不惯欺负弱小的人,我就为他打抱不平,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但我只是看不惯而已,没有别的什么。从那以后我们只是碰到相互笑笑而已。我想我生命中应该不会跟他有太多的关系,可命运捉弄人啊。确定我要与他有缕不完的感情。


起初我并没有太在意他,他只是我的同学而已。他在我眼里只是个弱小的文弱书生而已,他读书也不认真,可是每到考试他都能考出好成绩,就这一点让我不能理解了三年。但,他就是这样得,他的脑子好用啊。这一点让我佩服了很久,我只知道他喜欢写毛笔字、喜欢写些我自认为那些是厕所文学的文章。偶尔他也会给我看看,但,都是我抢得,要不他是死活不让我看的。因为我会笑他的,哈哈~~~~~~~~~~~


我每天,上班的路上总要经过一个废墟处,每天都有个老爷爷坐在那,守着那个属于他的,直得回忆的地方。凹凸不平的山凹整齐地堆放着零乱废石,但,对老爷爷来说可能是他生命的唯一吧!老爷爷每天都没有增加自己的劳动的业绩,每次的路过我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向着他的方向望去。总会想为什么!!!!他难道没有亲人了吗?他难道没有家吗?

总觉得老天不该给自己生命,不该出生在这个年代,一个好象不属于自己的年代。这个年代总有太多的不情愿,不想面对的、不想去做的、不想去听的,都要在这个年代去完成。

类,在她小学的时候就有个伟大的梦想,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实现的梦想、一个让她父母都不能理解的梦想。但,她每天对着天空发呆,望着天空,想着属于她的那个梦想。她总觉的总觉的梦想在未来的一天会实现。


类,也同样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一个有着大多数女孩同样有的幻想。她也是一个不甘心屈服的女孩,她有着跟常人不一样的思想。她觉得总觉的想法是对的,但没有愿意听她得。她为此感到不能理解。


在初二的那年,衡去了别的地方读书了。他转学了,这对类来说没有什么。可是初二的下学期不知为何衡突然又回来了。类不能理解,出于好奇她问了衡为什么又不在那读了。难道那不好吗?他的回答那类很吃惊,衡说她舍不得类。类望着天空不知自己该怎么回答,她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从此类的心里有了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不要接受的人。

那时的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与不喜欢吧!只觉得谁对自己没有敌意的、自己就喜欢跟谁在一起玩,这就是那个年代人所理解的思想。从此每次看到衡,类总觉得不自在,不知为何他们俩在也没有向以前那样有说有笑了。因为类怕别人说她,这可能就是类自私的一面吧!

类,的中学有着一群很好的死党,他们都是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但都有着同一个目标的人。类读书不是很懂,她就不喜欢读书,她觉得当时的政策跟古时候没有什么俩样,都是要考试才能去上学,她不是这样认为的。她觉得自己不比别人笨,自己只是不喜欢学书本的那些理论、呆板的东西。她不是一个很实际的人。


衡真得没书读了。这是在衡回去的第二天,衡告诉类的。当时的类真的很想哭,明明肚子很饿的她听到这个消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她不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因为她觉得衡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男孩,因为家庭的原因使衡不得不相信自己没有书读了,衡说他想的明白,其实他是很伤心的。类也很伤心,因为她说过如果衡伤心,类也会伤心。类衡矛盾,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试问参天,一个高中生没有读大学能干什么?为什么老天总是这么不公平,它给衡什么了,它什么也没有给衡。类想着想着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一个无法让类相信的事实。类也想过人要现实点,可当真正遇到了又不能去面对,想过逃避,那也不是决解事情的关键所在。

类曾今跟衡有过约定,可是衡辜负了类,他没有完成类给他期望。类只觉的自己的心在滴血。从那一刻起类做出了一个那亲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她想一辈子跟着衡。她也不知道这样行不行。类只是很想见到衡,想看看他。可是看了也会很伤心。衡说他在想自己的未来,类也在想她跟衡的未来。她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


类,总有预感,自己得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可怕的病。好向明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一样。她想着自己如果真的得了可怕的病,她最希望的是把自己有用的器官买掉,在把钱给衡,给衡的爸爸治病,这样衡就有书读了。这个想让类自己也吓一跳了,这是她最坏的打算。因为她想老天不会就这样抛弃她的,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

一个人的思想可以谋杀另一个人一生的幸福。类,她就是这样想的。这是她在去吃放的路上突然想到的,难到思想与思想就不能互相沟通吗?类始终想不明白。类想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消失,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去生活,这样就不会很累了。类脑子里运量着一个可怕的想法,一个她想都没有想过的想法。


生命给予类与衡什么。只有那还活着的生命?一个在他们俩看来没有灵魂的躯壳。这跟没有生命又有什么区别呢?类很累了,不想在想什么了。

冬去春来,三年的初中生活在他们俩看来是那么的短暂而漫长。他们也各自为了自己的梦想来到了同一座城市读书。但,类没有考上高中,她选择了中转。而,衡考上了高中,他去报道的那一天,类也在为自己读哪所学校而忙碌着。初中的生活就这样不了了知了。

衡在中考的前一天,他跟类说他喜欢类,很喜欢很喜欢,类说他们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不是属于同一个起跑线上的人,不可能会走在一起。类拒绝了衡,衡很伤心。其实类何尝不想跟衡在一起,衡真的不知道类在想什么。他只知道类很无情。只有类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不想害衡,因为衡是个有前途的男孩。


类,感觉天昏地暗,头都快炸掉了。她太累了,很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直到终老。每天都重复的同样的生活。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她把自己觉得最好的含姐介绍给了跟她在一起上班的同事。类觉得他们在一起蛮适合的~~~

衡,在世界的另外一角做着他不喜欢做的事情。他每天都煮饭,洗碗。去山里找草药。在想着他自己的未来,想着他该如何面对类,该给类一个什么解释。其实他不知道类已经理解他了,也理解他父母。


类说:“你们知道鱼为什么会在水里吗?因为她经常哭,泪水把她自己裹的喘不过气了,所以她只有呆在水里。其实她是很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的,她也知道如果她离开了水是活不了的,可她的心理有着强烈的愿望,她仰望蓝天:“蓝天啊,为什么我的命运就是这样,我要改变,我要改变。”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鱼终于有机会了。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偷偷的登上了陆地。她纵然不只死神离她越来越近了。在陆地上她遇见了她心目中的天使,天使也被这位美丽的鱼儿感动了,他给了她一双翅膀,这样鱼儿可以飞了。时间一点一滴地过了。死神也一步一步的逼近了,终于在鱼儿飞过花丛的那一瞬间~~~~~~~她走了。在也回不来了。这就是鱼儿向往陆地的代价~~~~~~~~你们会去尝试吗?我会~~~~~~~~~~~~~~”


类,很想跟衡说些什么?他们认识了六年,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恋人他们经历了很多,也感慨了很多,类怀恋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迷恋衡的一举一动。在衡面前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不开心的事,因为类觉得说了又能怎样,类怕跟衡说,类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还是不怎么了解衡,衡好像有很多事隐瞒了她,但类不会因为这而怪衡。 类只希望他们俩彼此都能相信对方,能让这份感情维持到永久。类希望在衡伤心的时候能告诉她,在类伤心的时候能听到衡的安慰。类的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不过份吧!类还清楚的记得衡对她的好,衡的一言一行。

类,心里平静了很多,没有那时的冲动了。想静静的等待~~~~外面的喧闹,好想跟类没有一点关系,类在想自己的未来是不是真的要跟衡在那个山村呆着。但,类就是喜欢衡,也不想离开衡。


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情那么不好,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类就会想到衡。有想到衡,类就想打电话给他。可不知道为什么衡又挂她电话了。类,真的很伤心。她不清楚为什么衡第二次挂她电话。类只想跟衡聊聊天,缓解一下内心的不快,可衡并没有安慰类。类在想是不是他们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了。


窗外下着雨,类的心在滴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不知道衡为什么挂电话,难道衡不喜欢她了。类心里很乱,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人的心情也会随之变化。

类,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情总是不好。不想跟别人讲话,也不想上班。不不知不觉类又想起了中专的生活,又想起了中专的死党,想起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现在出来工作了,感觉那么的无助,无奈。


类,不知道晚上吗最近老是想哭,可又哭不出来。烦都快烦死了。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又不知道找谁,自己都说不清楚,也很想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啊。

事情往往不像类想向是那么简单,类曾经想跟衡过一生一世可现在好像什么都没了。又回到了原来类一个人享受的孤独。


原以为生命中在也不会有熙的出现,可偏偏他就从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来了。慢慢地接近类,慢慢地让类接受他,始类不知所措。是接受还是放弃,可类好像觉得自己的心理已经不可能把他忘了。 熙已经在类的内心深处深深的扎下了根在也拔不起来了,类真的喜欢上他了,类觉得自己在犯罪,不该移情别恋,觉得对不起衡,毕竟衡给类相爱了六年了,难道他们俩建立起来六年的感情就比不上一个刚闯进来的陌生人吗?类在心理不断的问着自己,这是为什么??? 同样类是心理也很矛盾,类怕自己接受了又会很快的失去他,因为毕竟他们俩都离的很远。为什么他要闯进类的生命里,难道这也是老天的安排吗?是该接受老天给自己的礼物还是放弃呢?可能类的感情真的很曲折吧!类想上天总不会舍得让一个善良的女孩如此痛苦吧!


可类总担心她和熙的感情不可能长久,在跟熙的一个多月里,距离并没有使他们的感情变淡.而是他们都相互打电话给对方,这使他们彼此更加了解了.他们彼此心理都有着对方,那时的类整天都沉浸喜悦的俩人世界里.类的担心就在类打电话给熙的那个晚上,他们说了很多,可熙就是没有专心听类讲的话,他一直在玩游戏,这使类觉得熙很不尊重她.类开始怀疑他们的感情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类觉得跟熙在一起也是那么累,慢慢的类觉得她跟熙不合适.他们的性格一点都不符合,谈话也谈的很累,终于类决定离开熙过属于自己的生活,类跟熙说了,熙也说他跟类在一起很累,所以他也想放弃.也许他们俩真的不适合.但,就在类跟熙说的那一刻,类觉得自己又是那么舍不得熙,因为她已经把熙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她真的很放不下他们的这段感情,类的心理有种说不出的痛,总是很想哭,太累了.也许真的应该放弃,既然俩个人都觉得累那就不该去强求,放手吧!类的内心深处一直重复着这俩个字,可真的要放手的时候又是那么的放不下.


虽说跟熙在一起不是很久,可类很珍惜他们的这段感情,真的很珍惜.不知道为什么跟熙在一起类觉得每天都过的很快,很快.直到他们分开这几十天里,类的心理还是一直出现他的身影,真的忘不了.类觉得老天不该让她有感情这东西。这样类就不用每次都为这东西付出了全部,可每次的付出并没有得到什么圆满的结局.每次的付出只会让类更厌恶感情这东西,不在相信世上还有感情这东西;更不相信世上还有真的感情和那在书上才能看到的圆满结局的感情.类的心一死了.感情这东西给类的心理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痛.


每次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那一对对幸福的恋人,类的心就会很痛痛......类每天只有工作才能忘了那她在也不想想起的感情,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类还是会想起她跟熙的那段感情,那段那类永远都不可嫩会忘的感情,她真的很想熙了。自从他们俩分开后他们就在也没联系过.因为熙说过只要他们分开了,他就会从类的视线消失,永远也不可嫩那类找到他.类在心底一遍遍地重复着熙的名字,可熙在也不会出现了,他已经走了,离类越来越远了.在也不可能有见面的那一天了.


其实在类的 心底一直觉得对不起一个人,那就是衡,离开衡的很大原因还是为可熙.类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跟衡的六年感情就这样被熙的出现冲淡了。类觉得自己没脸在见衡了,也重不奢望衡能原谅她,她只有跟远方的衡说一声对不起,因为类管不住自己的感情.在说不管跟谁在一起类都会觉得很累.所以要放弃就把全部的感情都收回来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也许这样对谁有公平,类也不想在为了谁而苦苦的挣扎了。


类,想总有一天她要把自己的感情都写出来,这样也许自己埋在心理的感情就可以解脱了。类不想接受感情,不在的为什么她很怕,很怕。在一次的受伤。伤痕累累的她感到自己对感情很迷茫,不知该怎么面对。可能,致使类遇到了一个很优秀的男孩,类也只能把他深深的埋在心底。类不知道自己要封闭自己到什么时候,才肯面对那让她又恨又怕的感情。


类心理的伤痛随着时间而慢慢淡化了,她开始了她现在在生活,因为类想致使自己的生命不在有感情的存在了,自己也要好好的活着。因为这是上天赋予她生命,她不应该放弃,应该告诉上帝自己也可以活的很潇洒。


在坚强的类,也有想哭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类总 是那么想哭。控制不住自己,也许类真的觉得自己很孤独,无法面对她自己心理的那一片孤独的禁地。她不想独自面对,可又不知道谁才能给她安全。真的很累累,类只想自己静静的呆着,不想让谁打扰,可偏偏老天作对熙又开始跟我联系了。原以为自己可以慢慢的忘了他,可为什么?????


类不知道这次自己能支撑多久,是否能跟熙继续,这都是一个未知数。熙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自己呢?类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熙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吧并没有什么,可能是类自己想太多了。反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是类的平静生活又可能会变的凌乱起来。那天晚上熙打电话给类,类看了来电显示,自己也很惊讶。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会打电话跟自己呢?类心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高兴的是熙没有忘了自己,担心的是他们的感情还能不能继续,类怕再次受到伤害,那样她真的受不起了。不知道他是出现是好还是坏,但类都想去试试。因为来还是忘不了他,真的忘不了。类自己也很矛盾,本想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在碰感情这东西了,可真的 到来了。类又觉得自己放不下。虽然说类跟熙俩谁也没有谈起情字,但他们聊的很开心啊。类喜欢现在的样子,不用去担心什么。


隐隐约约,类好像觉得自己的生命快枯萎了。类怕去医院检查,怕听到自己得了什么绝症,怕???????为什么老天要让类去承受那不该承受的现实呢?不过类想,既然命该如此那谁能阻止的了呢?类也听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也相信有奇迹,可类自己的奇迹要谁陪着创造呢?心理想的那个人会不会跟自己共度生命的难关呢?满脑子的疑问不知谁能做答。


不过类想会慢慢好起来的,类也同样希望她跟熙还有机会在一起。因为她爱熙,不想放弃。看来类是不可能和熙在一起了,熙跟她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让类很伤心,很伤心.类真的很他.很怕他被别人抢走了,不在回来了。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不是类想要的结果,类不想要这样的结果.可能从他们分手的那一刻起他们来就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了。老天就是这样捉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那熙还打电话给类干吗,不是那类很痛苦吗?明知道类忘不了他们的那段感情却还要打电话给类,为什么啊。


不想跟类在一起干吗还打电话给类呢?类,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爱一个人真的有那么累吗?


这是类辞职的第五天了,对自己的工作没什么初步的了解。只想找一个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工作,没有什么牵挂,学自己想学的的东西,对自己的未来也有所了解。想跟着自己的这个思路,进行下去不知道可不可以,真的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满意。


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那么的想他吗?没有什么顾虑。每天晚上看完电视都想给他打电话,可每次都忍住了,因为他可能睡了 ,只好把这种心情埋藏起来。


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想尽快稳定下来,不想在这样整天无所事事,感想在多又怎样呢?还不是有很多的现实来约束。人总是要尝试着去面对和接受。就像今天这样无所顾及的跟朋友畅聊。这是很久都没有的事了。


向她们所说的很想找一个避风的港口。可哪有那么容易啊!你愿意别人还不一定答应呢?所以说真爱难求,不像现实社会找一个可以过一辈子的人就行了。那样是不是很残忍所以说人总要学着去面对,学着怎样去尝试。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的作用,对于不要去谴责任何人。好好的发挥自己在这社会的作用对谁都有好处的。喜欢这种文字的形式,真的很喜欢。它给我带来了痛苦的回忆和快乐的往事。没有冷落哪一件悲伤愉快的事。喜欢这种感觉,这总回味的感觉。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寻找快乐的,人在伤心无助时,总喜欢别人的安慰、被人的关心。可我不喜欢,我喜欢这总感觉。自己一个人静静的感觉也许是品尝了很多人世的辛酸吧!总会有一些感触。并不想让别人跟着自己承受太多。放开的想很多事,总会有很多收获的。


欠人的要还清,帮人的要继续。真的还没出现,所以过早的去尝试,对大家都是一种错,一种无法弥补的错。一种谁也无法接受不了的错。也许承受得起的人就 可能会放的开。


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望着天空,那种感觉真很好。恋爱的感觉真的很好吗?类,可不觉得,她觉得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很平静,很安闲。有了恋人就如同有了负担,也许类觉得自己说的有点点.......


最近一段,类也开始很孤单了。总想找个人说话,找个人陪自己。可,好象那个人离自己很远很远,没有结果的结局,是类和衡都没想到的.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