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弟弟很调皮(4)



夏天来了,太阳发威,喷着火一样的热浪,烧烤着大地,人们被他那可怕的炎热折腾得没有了生气。大人们下地劳动,屈背着腰,流汗烧烤,熬到中午,喝够水吃点饭,夹着席子到大杏树底下歇晌去了。这可是孩子们的‘黄金时间’,没人管束,像没王的蜂子一样,玩出了许多花样。掏麻雀、捉知了、偷瓜果……,可劲的造。


弟弟可不能错过这‘黄金时间’,偷偷的跑到南屋里,掀开盛面的大缸。这回儿他接受教训了,再不敢轻易把头探进大缸里了,拿来一个勺子,伸进去挖出面粉,和成面团,放进水盆里慢慢洗去白白的粉子,一会儿变成面筋,这面筋是很粘的,不敢用手去碰,被粘上是脱不掉的。不知他从哪里学了那些鬼点子,把面筋放在嘴里含着。找来一根竹竿上面插上一根铁丝,好了从嘴里揪出一小块面筋,粘在铁丝的头上,擎着竹竿就往树林里跑。哪知了早晨喝足了露水,劲头十足地引喉高歌,真的耳朵和它的歌声共鸣。弟弟高兴了,拿着晃晃悠悠的竹竿,慢慢把头上的面筋凑到知了的翅膀,一下把它粘得牢牢的,哪知了扑拉着另一个翅膀,发出更尖细的叫声好像在喊着‘救命’!不一会儿`他居然捉到满满一口袋,拿回家拱在灶旮旯里烧着吃。


吃痛快了拍拍肚皮,找个地儿歇息去了。妈妈歇晌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弟弟,屋里院子找了个遍,不见身影,大街小巷也不见他,急得全家团团转满头汗!撒开人马找人,水井、池塘、草垛、树上、山坳、沟渠….,哪里还有他的踪影!大家正在火急火燎的找人,我在妈妈的屋里好像听得轻轻的鼾声,循声侧耳细听,这声是从大躺柜里发出的,掀开柜盖一看弟弟蜷着在里面呼呼大睡,那脸上冒出满满的汗珠,顾不了许多,大声嚷道:找到了,弟弟在大柜里!


一场虚惊过去了。妈妈气得在弟弟的屁股上,给了两巴掌。我的耳朵特别尖,似乎听到南屋里发出唧唧声的耗子叫,跑到南屋一看,不得了,那个盛面的大缸,畅着口,地下扔着勺子,哩哩啦啦的面粉撒得满地,一只耗子,掉进面缸里,在里面又蹦又跳,本来是个灰老鼠,这下变成了白耗子,真是老鼠掉进面缸里,混充白胡子老头!这事儿被我瞒了下来,不然弟弟的屁股又要挨两巴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