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我们将如何与中国作战

1980229xt 收藏 5 16
导读:《大西洋月刊》:我们将如何与中国作战

《大西洋月刊》2005年6月号 作者:罗伯特·D·卡普兰 岳健勇 陈漫译

中东不过只是雷达屏幕上的一个光点,而美国与中国在太平洋的军事竞赛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特点,中国将比过去的俄国更难对付。

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任何国家的海军或空军对美国构成威胁,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陆军,无论是常规力量还是游击队这类反叛力量。这种情况不久将发生变化,中国海军正蓄势待发,准备深入太平洋,那时,它将很快与不愿意从亚洲沿海大陆架后退的美国海空军迎头相撞。不难想象出以下结果:过去数十年的冷战将重演,世界的重心将不在欧洲的心脏,而是在太平洋的环礁(此处上一次为人瞩目是在二战时期,美国海军陆战队曾在此发起猛攻)。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将会利用其漫长的海岸线以及可以延伸到远至中亚的后方基地,在太平洋地区反反复复地与我们玩不对称的游戏,中国最终将能够从其沿海和内地向太平洋里的移动舰船精确发射导弹。

在任何海上交战中,中国将拥有对美国明显的优势,尽管中国在军事技术实力上还比较落后。首先,中国有距离近的优势,中国军队是这场竞赛中废寝忘食的学生,并且学习得很快,它的“软”力量在渐增,这体现了它的某种非凡的适应能力。当无国家的恐怖主义分子填补安全真空的时候,中国则在填补经济真空,环顾全球,在那些像大洋洲陷入困境的太平洋岛国、巴拿马运河区以及偏远的非洲国家这样的不大相关的地区,中国人正在通过建立商业社区和外交前哨、谈判建筑工程及贸易协定等方式,间接地成为当地的主人。搏动着消费和好斗的能量、自恃其大部分农民不是文盲(与历史上其他国家不同)的中国,对美国的自由帝国构成了主要的常规性威胁。

美国应当如何应对在太平洋地区的挑战呢?为了搞清楚此次将发生在中美之间、可能延续好几代人的第二次冷战的动因,有必要了解有关第一次冷战,以及为那次冷战而设立的机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当前所面临困境的若干情况。这是事关军事战略和战术的问题,带有一些反直观的变化和发展。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同盟体系已经死亡。在一个需要轻型化及致命性打击的时代,由北约这种委员会机构来指挥作战已变得效率低下,发生在1999年的科索沃战斗,是在欧美关系和谐时期进行的一场针对一个“没了牙齿”的敌人的有限的空中战役,换句话说,这一仗本该打得很顺。但是,在这个当时由19国组成的同盟内部还是产生了裂隙。美国入侵阿富汗使北约组织实际上寿终正寝了,此后,尽管还在谈论什么基础广泛的联盟,欧洲军队不过是在已被美国士兵和陆战队平定的地区做些巡逻及开进驻扎之类的事,这更多地让人联想到了联合国的职责。今天的北约是美国和前共产党国家扩大双边训练的一个媒介,如在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波兰和捷克共和国的美国陆军,以及在格鲁吉亚的美国特种部队等等。北约的主体已变成了一个为一流竞赛联盟盟主的美军提供服务的农场系统。

需要了解的第二件事是,北约在太平洋地区的功能性替代物已经存在,并且发展良好,这就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即PACOM。不受外交官僚机构干扰的太平洋司令部是个庞大但灵巧的结构体,它的领导人很了解新闻界和政策当局里的许多人都不了解的东西,那就是:美国战略关注的重心已经在太平洋,而不是中东。PACOM很快就会和CENTCOM(美国中央司令部)一样家喻户晓,当前中央司令部因中东地区的冲突而闻名,对于美国军方而言,在布什政府的第二任期内,中央司令部的时代将开始消逝。

需要了解的第三件事是,北约自身(大西洋联盟)的活力可以通过太平洋冷战来激发,这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北约再次成为不可替代的作战工具应当是美国不可动摇的目标。在对华态势中,美国将寻求欧洲和北约的帮助作为战略牵制,同时作为一支力量巡航于比地中海和北大西洋更远的海域。这就是为什么现任北约司令官——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琼斯强调,北约的未来在于两栖远征作战。

现在来描述一下我们在太平洋的军事组织。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曾多次到过这一地区。太平洋司令部一直是美军最大、历史最久远和最有意思的地区司令部(它起源于1899-1902年打菲律宾战争的美国太平洋陆军)。它所覆盖的地域从东非一直延伸到国际日期变更线以东(包括整个环太平洋地带),囊括了世界陆地面积的一半,以及世界经济总量的半数以上。全世界六大军事力量,包括其中军事现代化速度最快的美国和中国,都活动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控制范围之内。太平洋司令部除了拥有数量众多的战舰和潜艇外,还有比中央司令部多得多的专门化部队。即便现在美军的地区司令部不再以过去那样的方式“拥有”作战部队,这些数据也是说明问题的,因为这些数据表明,美国已经决定把大量作战部队部署在了太平洋,而不是中东,中央司令部实际上是从太平洋司令部借用了部队来作战。

在最近几年,美国军方通过不动声色地与那些彼此间几乎没有订立安全协定的国家谈判达成双边性的安全协定,在火奴鲁鲁(檀香山)的太平洋司令部总部构建了各种类型的太平洋军事联盟。在这里而不是在迪奇里或达沃斯,正在举行着真正有意思的会议,会议的参加者是来自越南、新加坡、泰国、柬埔寨和菲律宾这些国家的军方官员,他们的旅费通常是由太平洋司令部来资助的。

假如欧洲大陆的德意志第二帝国之父奥托·冯·俾斯麦在世,他将会承认这个正在兴起的太平洋体系。2002年,德国评论员约瑟夫·越飞在发表于《国家利益》杂志上的一篇非常有洞察力的文章里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文章里,越飞认为,就政治联盟而言,美国越来越像俾斯麦的普鲁士,英国、俄国和奥地利需要普鲁士甚于它们彼此间的相互需要,从而使它们围绕着柏林的“中心”转;美国入侵阿富汗展示了这样一个世界,即美国能够为不同的危机构建起不同的联盟。越飞指出,世界上其他的大国现在需要美国有甚于它们彼此间的相互需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