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饮酒过度,醒来仍想呕吐。近来心情郁闷,总有感慨无数。

一人闯荡在外,起初觉得挺酷。如今回头一看,寂寞凄惨无助。

自小练文习武,觉得是个人物。没想老大不小,仍然没人光顾。

少年暗恋对象,早已嫁做人妇。那天遇见街头,孩子叫我叔叔。

周围女人不少,全是大姑大嫂。偶然有个例外,也是歪瓜劣枣。

身边光棍太多,整天饿得直吵。想要安慰几句,不知说何是好。

有人看我可怜,就想帮我去找。哪怕废旧材料,或许我也想要。

我若宁死不从,就被说成眼高。只好硬着头皮,前去看看罢了。

哪知世事难料,她们也都很挑。没钱没房没车,休想前来骚扰。

心中百思不解,为何世道变了。自幼所受熏陶,全部变成玩笑。

辛苦努力工作,到头全部白做。溜须拍马奉承,却能混得不错。

他们在家享福,我在宿舍苦读。哪知忙了半天,还是该我孤独。

作恶作威作福,那是人民公仆。心里要是不服,立马把你制服。

混混地痞流氓,那是国家栋梁。学士硕士博士,当你装腔作势。

在此商品社会,什么都得要会。不是贪污受贿,就是偷税漏税。

他妈就是不会,沦得如此惭愧。至此突然明白,老实其实不对。

朋友看到此处,是否已不糊涂。为何鲜花朵朵,都与牛粪结果。

苍天好生之德,让我求偶不得。老子把心一横,响应国家政策。

从此光棍终生,又能把我奈何?红尘洒家看破,全是前世的错。

管别人怎么饥渴,你家小爷我从此一心向佛!南无阿弥陀佛……[/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