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制服---海陆空大欣赏

元帅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军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准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少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官的外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官的皮外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非洲军团装甲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兰西绒的装甲兵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5装甲师1935年时的制服

(德军的第一种装甲兵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2装甲师军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24装甲师军官

(右边为胸前的鹰徽特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9年的装甲兵制服

(圆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军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上校

(左臂佩有库班战役纪念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中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上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军士长(40型)

左胸有坦克突击徽章,左臂佩有库班战役纪念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士

(第2套装甲兵制服、1937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德意志师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100装甲师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士兵夹克

(滚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侦察兵

(黄色的兵种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技术军士(步兵、42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技术军士(炮兵中尉、40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尉(36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官野战外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军士长检阅用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军音乐家阅兵用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山地师军官大衣

左臂上有山地师的标志——雪柔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尉

(夏装、束腰外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士(热带服装)

这套制服已被洗白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普通士兵(热带服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乔治亚-古罗马军团军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阻击手伪装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空军制服

上尉

(带白色滚边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制服

(非常罕见的佩空军领章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甲兵制服

(德国蒙斯塔战车博物馆藏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炮部队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官制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空军野战师军服介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上等兵(Gefreiter),德国空军紧急警卫队(Luftwaffe Alarmeinheit)。1941年夏,俄罗斯。

在1939-1940年的大战初期,德国空军很少投入到地面作战中去。但在对苏联开战后,随着地面部队在辽阔疆域上的不断推进,在德军战线后方孤立着数以千计的被打散苏军残余队和游击队,为了保卫通信线路不受破坏,空军利用地勤人员成立了紧急警卫队(Luftwaffe Alarmeinheit),这也是后来空军野战部的最初雏形。图中这名来自空军的通信部队的上等兵正在负责巡逻重要补给线和维修主要的通信线路,其身穿飞行制服(Fliegerbluse)。该制服最初配发给空军的飞行机组人员,后由于其舒适的穿着性,而推广至全德国空军各分支部队。图中为旧版飞行制服,无口袋及右胸的空军鹰徽(在1940年后,所有飞行制服开始加上口袋和鹰徽),无领章,但左袖上有臂章(Dienstgradabzeichen fur Mannschaften),上面的兵种色(Waffenfarbe)为柠檬黄(Zitronengelb),代表为通信部队。

2.空军列兵(Flieger),于克霍诺夫航空基地(Fliegerhorst Yukhnov),1941年12月。

这名来自飞行部队的列兵正在清扫克霍诺夫航空基地跑道上的积雪。在1941年苏军第一次冬季攻势期间,在该地区的所有空军以及部分党卫军部队都统一归属孟德尔少将(Generalmajor Meindl)指挥,抵御苏军的突破。这也是空军部队的首次野战行动。图中的士兵身穿大衣和飞行帽(Fliegermuetze),头戴民用头巾(由于德军1941年冬服的准备不足,所以从后方德国本土支援前线使用的民用衣物十分普遍)。空军大衣上一般有军衔和领章兵种色,但是翻领大衣则禁止有这些标志。

3.轻步兵(Jaeger),德国空军第1野战团第3营((III.Feldregimen der luftwaffe Nr.1)。那哥瓦(Nagowa),1942年1月。

这名列兵正在操作一门5cm口径轻迫击炮,身穿连帽2件式雪地伪装服( Schneeanzuege),这是德军为了暂时解决部队冬季伪装服的临时方案,由陆军和空军同时穿着,无军衔标志。袖上戴有我方识别条,颜色根据部队识别系统而每天进行更换。头戴1935年式钢盔。

图 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士(Unteroffizier),德国空军第4野战团第1营(I.Feldregimen der luftwaffe Nr.4)。1942年春,沃尔霍夫口袋(Volkhov)

随着俄罗斯季节的转变,德国空军地面部队又一次缺少非雪地地区伪装制服。图中的这名手持MP40冲锋枪的中士使用了帐篷(Zeltbann)来作为迷彩服。其由防水斜纹棉布制成。在帐篷下面是飞行制服。

2.信号兵(Funker),德国空军第1野战团第2营(II.Feldregimen der luftwaffe Nr.1)。1942年,霍尔姆(Kholm)

1942年初,德国空军将许多伞兵编入第一支空军野战团--第1野战团作为骨干。这些久经百战的老兵们在新部队中仍然自豪的穿戴着伞兵制服和标志。图中的这名信号兵穿着第2方案碎片迷彩跳伞服。该制服于1941年首次使用,在伞降时,扣子可从胯部一直扣到颈部。当着陆后,又可从腿部松开。

直到1943年初,空军野战师才统一了制服。

3.军士长(Wachtmeister),德国空军第2野战团第2营(II.Feldregimen der luftwaffe Nr.1)。1942年春,俄罗斯。

图中这名隶属于重火力连,身穿一件式空军作业服,由暗蓝灰或黑色斜纹布制成。作业服一般分配给空军机械工和负责飞机,车辆或武器维修的人员。在空军野战部队的防空连中很常见。制服上唯一的标志是领章上的饰带镶边(Tresse)和左臂上的军衔条纹。这件1937式作业服只在右胸有一个口袋,已代替早期的双口袋式样。

图 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孟德尔少将(Generalmajor Meindel),孟德尔师师长。1942年夏,俄罗斯

身穿陆军式样5扣热带制服。作为一名前山地炮兵,孟德尔头戴一顶山地帽(Bergmutze),但是以空军鹰徽代替了矢车菊帽徽(Edelweiss)。制服上佩带常规空军军衔标志,裤子为空军式样,山地靴(Bergschuhe)和绑腿。正在视察部队的孟德尔手持一把MP40冲锋枪。他首次在余克霍诺夫指挥空军部队作战,随后在斯塔拉亚罗萨(Staraya Russa)创建了空军野战部队,最后以他名字命名的师被改编成德国空军第21野战师。

2.少校(Major),孟德尔师,1942年夏,斯塔拉亚罗萨

孟德尔师的军官大部分是前伞兵成员。这名师参谋少校军官曾经参加过克里特战役,并且获得了一级,二级铁十字勋章以及伞兵突击章(Fallschirmschutzen-Abzeichen)。由于是1941-42年第一次冬季战役中的老兵,所以在制服前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下面是冬季战役纪念章。黑色负伤勋章说明他在对敌作战中受过1-2次伤。绣有“Kreta”(克里特)字样的袖章于1942年10月16日颁布,授予参加过该次战役的陆军以及空军人员,佩带在左袖袖口。他身穿的是5扣(图中只显示了4个)常服(Tuchrock)。银色领章边为军官使用,黄色兵种色(Gelb)代表其为飞行人员(伞兵,航空兵和地勤人员)。大盖帽(Schirmmuze)规定上不能在战斗时佩带。

3.下士(Obergefreiter),德国空军第2野战团第1营(I.Feldregiment der Luftwaffe Nr.2)。1942年夏,俄罗斯。

飞行制服配裤子(Tuchhose)和行军靴(Marschstiefel)为1941-1942年德国空军野战部队的主要制服。这名身穿常规空军制服的中士正在向师指挥部汇报前线情况。其1935式钢盔上罩着麻布套以避免暴露,飞行便帽(Fliegermuetze)被夹在皮带之间。左袖上的高炮技术兵徽章说明他是前防空兵成员,虽然现在的身份是步兵,但是他仍然佩带着这一标记。领章为中士军衔,防空部队的红色(Rot)兵种色加上3个翅膀。毛瑟Kar 98K步枪为德国空军野战部队基本单兵装备。

图 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中尉(Oberleutnant),第43轻步兵团第9连(9.Jager Regiment 43)。1943年1月,俄罗斯。

吸取了前一年冬天的教训,德军为1942年底-1943年初的战斗做了更充分的准备。新成立的德国空军野战师也得到了充足的冬季被服。早在1942年9月底,第13航空军就向仍在德国境内训练的部队下发了冬装。冬装可以穿在普通野战服的外面,而较宽松的冬靴可以使士兵们穿上2双袜子或者添入布块和报纸。各指挥官要求士兵们在开赴东线之前尽量的熟悉穿着冬靴。同时每个师只携带少量的后备冬装以减少运输负担。另外,第13航空军严令禁止各下属部队向前线携带任何未被批准使用的衣物(或者说不必要的衣物)和贵重物品(例如:戒指,手表,照相机和各种乐器等等)。

每个空军野战师成员都被分配以下物品:

5件汗衫

5条底裤

1根皮带

1顶1943式野战帽(原形是陆军山地帽)

2块头巾

1件大衣(配备给师内20%的人员)

1件勤务上衣(配备给剩下80%的人员)

1套飞行制服

1对编织手套

1条羊毛围巾

3块羊毛毯(25%的人员分配了4块)

另外,作战部队还可以额外得到1套冬季双面制服(包括1件上衣和1条裤子),1顶羊毛帽,1对长手套,1对毛毡靴和1对护膝。负责岗哨和后方勤务的士兵则可以得到皮毛帽,特大尺寸大衣和毛毡或草编,而这些部队如果执行侦察任务时还获得滑雪设备。同样的,工兵,摩托车兵和骑兵也分配了各自特殊的衣物。图中的这名正在俄罗斯北部作战的中尉身穿着新分配的冬季制服。

2.候补士官(Fuhnenjunker),第43轻步兵团第9连。1943年2月,俄罗斯。

其领章为下士军衔,周围饰有铝边。如果他在战斗中幸存下来,就可以在所在连内得到战地晋升。制服上最显眼的肩章和领章上的兵种色,德国空军野战师的兵种色(来福绿色)于1943年1月4日确定。所有的人员都以来福绿色作为领章底色,再根据各自兵种的不同配以相对颜色的边缘线,例如红色,粉红色和金棕色等等。图中的领章上的黑色边缘线代表炮兵。其身穿飞行制服,戴有二级铁十字勋章绶带,东线冬季章绶带和空军地面战章。头戴厚冬帽,下身为两面式冬装裤。脚穿草编套靴,这种“靴子”分配给部队中10%负责岗哨的人员。

3.轻步兵,第43轻步兵团第9连。1943年2月,俄罗斯。

这名列兵身穿全套冬装,除了靴子是以普通皮质制行军靴。其可紧裹的头巾内添有厚毛料,可以有效的在严寒气候下保护头部和颈部。此外还可以和白色面具相连。但是它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在战斗中的视野很差。

空军野战人员的单兵装备和陆军一样,不同的是金属器具(例如水壶,饭盒和防毒面具盒等等)都被漆成和空军相配的蓝灰色,到了后期才使用陆军色。同样的,空军皮具开始时为棕色,后为黑色。图中的皮带扣为士兵式样。

图 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中士,第43轻步兵团第3营。1943年,俄罗斯。

这名第21野战师的中士正在悠闲的读家信,东线的德军士兵在休闲的时候通常*雕烟斗和路杖打发时间。其背后墙上的德文是一段警告:“如果你想再看到家的话,记住走在伪装墙的后面。”他身穿空军野战师标准制服,头戴新式的1943式野战帽(M1943 Einheitsfeldmutze)。由于穿戴舒适性和多功能,这种帽子很快取代了其它款式的军官和士兵用制式帽。基于早期的山地帽和热带野战帽,空军式样野战帽前部有一粒扣子,可以将两侧的搭袢固定在帽檐上方正中央。上面绣有空军鹰徽和国家帽徽。

制服上没有领章,但是肩章说明了其身份为中士,旁边柠檬黄色兵种色为通信部队。纽扣孔上佩带了二级铁十字勋章以及东线冬季战役章绶带。

2.少尉,第6炮兵团。1943年,维贴布斯克(Vitebsk)

这名炮兵少尉正在为他的炮兵连观测炮击目标。为了隐蔽性,其制服衣领上没有军衔图案,并且盖住了肩章。唯一可见的标志是衣领上的铝光色边。

他头戴罩有陆军制式迷彩盖布的1943式钢盔。飞行制服上配戴有空军防空章和陆军步兵突击章。本来应该在1942年春将陆军勋章换成空军地面战勋章的,但是可能是出于老兵荣誉感的缘故,他没有这么做。另外注意其戴的是士兵式样的皮带。

3.炮兵(Kanonier),第6炮兵团。1943年,维贴布斯克

这名士兵正在协助校正观测数据。其头戴1943式野战帽,身穿双面冬季制服(图中为鼠灰色面),袖子上各有一粒口子用来固定识别臂条。他携带了一把MP40冲锋枪,这是由于前线观测员需要经常快速移动的缘故。

图 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炮兵营级军士长(Oberwachtmeiser),第5炮兵团。1943年,克里米亚(Crimea)

这名炮兵军士长正在检查刚刚运抵苏联南部前线的一辆3号突击炮。属于第5炮兵团第3炮兵连的反坦克部队。其飞行制服外罩有新式样的5扣4分之3长伪装罩服-有碎片和水纹两种图案。大多数为碎片式样。

制服领章上有银色饰带和代表炮兵部队中反坦克炮兵的骷髅标志,肩章为军士长,粉红色(Rosa)兵种色镶边代表装甲部队。

2.轻步兵,第22空军野战师。1943年,格罗斯邦(Grossborn)

1943年初,德国空军开始在格罗斯邦训练营组建第22空军野战师,但是组建计划后来被取消,大部分训练中的人员被送往第21野战师或者用于其它用途。这名士兵正在进行基本训练,其头戴1935式钢盔,左侧为空军鹰徽印章。帐篷(Zeltbahn)下为厚斜纹棉布制操练制服(Drillichanzug)。当1942年空军野战师首次开始组建时,第13航空军下令所有人员必须在训练时穿着操练制服,而正式制服只得在作战时才可以穿着。空军最高司令部同时还制定了另一套橄榄绿色的操练制服。此外基于经济原因,从1941年以后,空军开始以短筒靴(Schnuerschuhe)和绑腿部分替换长统行军靴(Marschstiefel)。空军部队绑腿为蓝灰色,而陆军为棕褐色或灰色。

3.连级军士长(Feldwebel),第37轻步兵团第1营。1943年,贝根(Bergen)

这名士官正在训练开赴西欧前的第19空军野战师士兵。他是空军“莫斯科”教导步兵团(Luftwaffe Lehr-Infanterie-Regiment “Moskau”)的老兵,在经过了东线血战之后于1943年调回德国本土组建新的野战师。身穿标准空军大衣,其衣领上有军衔标志,1942年10月,德国空军下令禁止士兵和士官在大衣衣领上佩有军衔。次年春,军官也被禁止这样穿着。其兵种色显示为飞行部队(空军教导团最初目的是进行步兵战术测试和空对地支援训练)

图 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欣姆普夫少将(Generalmajor Schimpf),第21空军野战师师长。1943年10月。

他身穿大衣,无空军将官的白色翻领,以白色领线替代。套在外面的披风上无白色领线,金色金属披风扣链为将官专。头戴1943式野战帽,并配有金色帽顶。

2.炮兵列兵(Kanonier),第22炮兵团第2连。1943年8月,雅典。

对于空军野战师官兵来说,在希腊服役无疑是最幸福的。在战争初期,第11野战师一直作为占领军驻守在巴尔干。大部分士兵主要是负责守卫铁路线和在乡间巡逻。而这名炮兵列兵负责守卫团的军火库。身穿空军热带制服和钢盔,这套制服分配给占全部空军野战部队30%的人员,但是这种钢盔由于太过笨重而遭到士兵们的厌恶。热带制服为5扣,4口袋,黄棕色开领上衣,配同色衬衣和领带。通常没有领章,以肩章或者左臂臂章识别军衔。下身为宽松的裤子,左腿处有一个大口袋。脚穿短靴和绑腿。

3.骑兵列兵( Reiter),第40轻步兵团第1连。1944年9月,卢卡(Lucca)。

1944年初,陆军将第20空军野战师改编为自行车部队,同时给予这些部队以骑兵传统的荣誉称号,这意味着所有的步兵营被改称为骑兵中队(Squadron),而军衔也相应对应骑兵标准,例如上尉(Hauptmann)被称为骑兵上尉(Rittmeister),轻步兵称为骑兵(Reiter)。

这名列兵身穿陆军式样的1943式野战服(Die Feldbluse Modell 1943),该款为1936式野战服的廉价经济版,其羊毛含量大幅减少,同时以人造丝成分代替(从1943年开始,德军大约90%的制服由再制旧毛绒和废羊毛料制成。其中废羊毛料的挑选多为德军制服的铁灰色,以避免再染色需要)。1944年7月,陆军下令第20空军野战师开始佩带骑兵的黄色兵种色。他头戴1943式野战帽,身上配有空军地面战勋章。皮带为空军士兵样式。

图 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上尉(Hauptmann),第17燧发枪兵营(Fusilier Battalion 17)。法国帕西(Pacy-sur-Eure),1944年8月。

这名正在抵御美军的上尉是少数仍在第17空军野战师内的空军空军军官之一。诺曼底登陆之后,大部分的空军野战师内的空军军官被陆军军官代替,而这些陆军军官也穿上正规空军军官服继续服役。图中的上尉头戴1943式野战帽,身穿飞行制服,蓝灰色裤子,脚穿绑腿和短靴。1944年7月,第20空军野战师开始佩带代表骑兵的黄色。而其他轻步兵(Jaeger)和燧发枪兵(Fusilier)则佩带代表陆军步兵的白色兵种色。

2.燧发枪兵,第17燧发枪兵营。帕西,1944年8月。

这名列兵身穿空军伪装罩服(Die Tarnjacke der Luftwaffe),这是第17空军 野战师的主要制服之一,由于其独特的特征,所以和容易被盟军情报部门辨认。头戴的钢盔上副有于1942年发布的伪装网(使用前后搭扣固定)。

3. 中尉(Oberleutnant),第14空军野战师。挪威,1945年5月。

唯一一支到大战结束时仍完好无损的空军野战师----第14野战师。1945年5月8日在挪威该师全体官兵一枪未发向英军投降。图中这名师属炮兵参谋军官身穿空军伪装罩服和空军常服以及马裤,头戴的大盖帽无帽冠硬挺线,这种做法未被正式授权,但由于很时髦,所以在年轻军官中很普遍。

以下是几个穿着实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