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举头望明月

风是美好的感觉 收藏 7 142
导读:[原创]举头望明月

当深邃的夜空中飘浮起一轮银白色的圆月时,那种感觉是不可言状的。置身于这样的美

景,你会怎样?我时常望着清高、孤傲的明月,进行无声的对话。这种爱好已不始于何时,或

许,也是一种天性吧。

最难忘的奇观是在某个晚上。我漫步街头,转过一个路口,陡然觉得前方一片亮丽,恍

如有一盏巨型太阳灯。抬头辨认,是月光,是明月披着的一轮硕大的光环,映亮了半边天。此

刻的月亮,似大慈大悲的观世音,顶着祥和的异彩君临人间,庄严肃穆。

我知道这就是月晕,也知道这在北方很常见,不稀罕。但我仍为她所震慑,仿佛自己随

之飘然游离于人间……仰着头走过这段路,直到月亮被一幢高楼挡住。但那圣洁的光环却久久

留在视野,更留在心底。

遗憾的是家乡很少见到浑圆灿烂的月亮,特别是八月十五。照理说,公正的明月,应该

赐予人间同样的光辉,但家乡时常不是阴雨绵绵,就是乌云团团,真吊人胃口。过中秋也只不

过是一家人聚在一起赏月饼。读大一(就在家乡)时开中秋晚会,我致开场白,盛赞今晚的月

亮很圆,很亮。大家一愣,我反手一指,在黑板上。引得一阵轰笑和掌声。为这个包袱,我得

意了好久。

又到中秋。夜晚,我慢踱于深圳街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领略了另一种景象。

举头望明月,真大,真圆,真亮,掩去了星光,显现一种博大的气派,远比家乡出色。

只是所谓月色如水却没有丝毫体现,因为灿烂的月色下更有五彩的世界。

深圳的夜晚,较白天凭添几多繁华,天天似过节,中秋之夜更加辉煌。钢筋混凝土铸出

的森林,象一株株圣诞夜的小纵树,牵着一根根亮丽的彩带(只是没有圣诞老人的馈赠了)。

街道上灯河流泻,串成两条翻飞的虹。这一横一纵的座标,勾出大都市立体的空间。幢幢大厦

上闪烁的霓虹灯更不甘示弱,积极参与光的竞争,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

富有变幻,拼命要在这一亮一暗的交替中钻进有钱人的记忆里去。

毕竟是中秋。在颇重传统节日的中国人观念里,这不是繁华所能替代的。大多数商店早

早关了门,好让职员们轻轻松松过上一个团圆节。酒店却都照常营业,并且门庭若市;大排档

里更洋溢着融融和气。因为,还有多少蓝领白领的打工仔打工妹,需要在今晚聚在美酒和欢笑

中共度中秋。团圆。一群群年轻人围坐在摆放有丰盛食品和月饼的桌旁,用家乡话(平时可只

能是普通话)放肆地交谈,甚至豁拳。湖南,湖北,四川……

街上仍有行人。或匆匆而过,或悠然信步;或三三两两,或孤鸿只影。

深圳大剧院前的小广场上,华灯明亮,与月亮互为映衬,附近的居民不约而同地散步到

这里,广场便成了儿童的乐园。间或有年轻父母用普通话呵责。他们可不顾,只操着粤话嬉戏

打闹,拎着红红的小灯笼钻来跑去,恰似只只萤火虫翩翩起舞。

剧院一侧树后的草坪,游人难至,有位年轻人坐在月光下,慢慢吃着盒饭,身边有一小

瓶酒,一部收音机,播放着似乎是中秋晚会的普通话节目。盒饭里有月饼么?他是在同家人遥

祝中秋吧?

剧院旁的荔枝公园,一圈矮树丛隔开了繁华。这里是打工仔的天下。园中有个荔湖,不

大,花草木石却齐全,还有座高高的拱桥,别有情趣。湖边没灯,湖水托起一泓月色,显得静

谧,温馨,空气都散发着一股柔意。沿着湖边,踩着草坪中的小道,情侣、朋友或坐或走,共

享一轮清月,真有一分与世无争的恬淡。僻静处,还有人在睡觉。许是打工仔在为生存辛劳一

天后,找块静土滤去烦恼吧。今夜,没准还能在梦中与家乡亲人过个团圆节呢。多么安详!若

不是有霓虹灯在半空中窥视,真不相信这也是深圳。

隐隐地,有清亮的笛声随微风飘舞,似曾相识,知道是情歌,却叫不出名字。柔和中,

带些哀怨,如少女盼郎归。幽幽思念,伴流光铺泻湖上。我忍不住想看看这位吹笛人。

寻音觅迹,但见清癯的月光下,一位不惑的中年人坐在湖边石上,执一支横笛,对着静

静的湖水,吹起一曲情歌。这是一幅何等奇特的图画!

我贸然走近,也在湖边选块石头坐下,细细体味。

笛声略带干涩,技法上并不十分纯熟,但中年人很专注,仿佛已融入自己的笛声中,对

周围毫不在意。一副老式黑框眼镜留住月色,隐现一张风霜历历的脸,和着一曲曲几十年前的

情歌、流行曲,愈发透出一种岁月虽逝,心境依旧的深沉。

我几个舅舅都曾是民乐爱好者,小时常听他们的笙、杨琴、二胡和笛子合奏,熟悉了一

大堆民乐曲调却难记其名,过了二十年,在繁华都市的僻静处,沐着月色聆听往事,不也是一

种机缘么?

念头一转,我又有些好奇:他也是来闯深圳的么?看他过得并不得意,为什么还要苦苦

支撑?笛声稍歇,响起了国人稔熟的《十五的月亮》,他这是在思念遥在家乡的妻子么?同在

明月下,他的妻子能听见笛声吧?!

或是兴尽,或是不愿过多流露心迹,中年人起身走了。人影没入黑暗中,又有一支曲子

飘出,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欢快,豪放。明天又将置身于繁华中竞争,他得鼓励自己去

面对。但正如"幽咽泉流水下滩",坚定中,总抹不去那丝淡淡的伤感。

我恍然明白了。深圳的月光不属于他,他的笛声,才是自己的月亮。所谓"我身本无

乡,心安是归处",既然闯了出来,便不该频频回首。但在深圳只有漂泊的身影,难觅心灵的

空间,找不到心安的归处,就只能凭横笛一支,寻找家园的月亮。

举头望明月,好大,好圆,好亮,比家乡的月有丰彩得多,但似乎有些孤独,在无垠的

漆黑里,独力撑起一团明亮。

真的很寂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