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招聘的外衣的骗子

whwwang200000 收藏 5 230
导读:披着招聘的外衣的骗子

昨天,跟一个做音乐的朋友一起喝酒聊天,推杯换盏到脸上泛了微红时,那伙计吐出一番真言:“我以前所在的那家做手机铃声的公司,有时候会用招聘的方法骗来一些作品——那些应聘者为了能进入公司,个个竭尽全力,他们得到的测试曲目都是各不相同的,所以一次下来,能顶公司员工一周的工作量。他们的用心程度,比在职员工要强出N多倍……”


一席话犹如晴天霹雳,炸开了近几日一直堆积在我心底的疑团,原来,我竟然被别人当作免费枪手使用了3次之多?!再联想起前不久朋友找工作的被骗经历,不由得义愤填膺,于是愤然拿起手中的笔,将我所见、所闻、所亲身经历的遭遇,在此罗列一二,以供广大求职的朋友引以为戒。


镜头一

我友张某,女,26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去年秋天去一家影视公司应聘群众演员。到了公司后,面试方轻描淡写地说:“外型气质还不错,但得试妆看是否上镜头,先让我们的化妆师给你上妆吧!”

张某兴高采烈地交出了自己的脸,要说那化妆师的技术还真不是吹的,比自己化得漂亮多了!张某美滋滋地自我欣赏着,面试人员也连说不错,还似模似样地拍了两张照片。然而,他接着说出的话却令兀自陶醉的人儿大吃一惊,“今天就这样,你回去等通知吧,现在请把 今天的100元化妆费和50元拍照费交上!”

张某虽感意外,但转念一想,既然面试人员说还不错,那就说明大有希望,如果真的可以当上演员,别说150元,就是500元也值。

张某心甘情愿地掏出人民币,然后满怀希望地回家等消息。

然而,任凭她望穿秋水,也没有等来意料中的喜讯。


镜头二

李某,女,22岁,不久前去一家房地产公司应聘销售代表。

当她随着6、7个人被带到一个经理办公室后,才知道由于应聘人员较多而分批面试,在她之前已经有一批人面试完毕,“竞争还挺激烈!”她想,但她对自己充满信心。

那个经理模样的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介绍公司概况和诱人的提成比例,要大家记住他介绍中的一些重要问题。在他介绍的过程中,他多次郑重声明,公司不会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向任何人收取任何费用,并提醒大家记住,不管到哪家公司应聘,都不要接受对方的收费要求。

李某感慨万分,真是个诚信而又热心的公司,能在这样的公司工作,肯定会感到温暖。

在那个经理挨个询问了一些在他滔滔时所提到的一些问题后,他们被一个一个叫到另一个房间。

李某进去后,只见那间小房间的全部家当仅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子的另一面,端坐着一个会计模样的人。互相礼貌地打过招呼,那人道:“恭喜你,经过初步面试,你已经被我们公司选中,但最后到底能不能录用,还得看你培训的结果,这个培训是在某某学校进行,为期一周,是为了取得房产销售方面的资格证书……”

李某一听,真的不错哦,还没上班先免费培训,就算最后不录取,那也学到不少东西呢。

笑意还没在脸上绽开,那人的话就及时飘了过来,“你得先交100元报名费,是替那个学校收的,你要想在房地产公司工作,不管到哪个公司,都必须得有资格证书!”

在李某的眼里,那些售楼小姐工作干净轻松,提成又高,她想,即使这家不用,我拿了资格证到别家应聘也用得着,既然必须有,那就学吧。她痛快地交了100元。

如果你以为到此为止,那你就太小瞧那个骗子公司了。

李某随后又交了学费、书本费、材料费共计600元,最后捧着一张资格证书被残酷地淘汰出局。

当她拿着这张资格证书去另一家面试时才知道,这张证书仅限那一家承认,想进入另一家,请看看另一家面试人员诚实的脸:“对不起,我们指定的是另一个学校,你这个证书没人承认的,你被骗了。”

“我绝不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无情的寒风中,传来李某内心深处的呐喊,悠远而凄凉!


镜头三

关某,男,27岁,凭着自己对音乐的痴情,由一个疯狂的音乐爱好者,成长为一个手机铃声制作人。

年前由于买房装修,关某辞掉了前份工作,过完春节,他满怀信心地投入到新的应聘行列,日益成熟的技术,使他胸有成竹。

很快,一家公司打来电话,说要他做一套指定铃声。一套铃声9个格式,关某一天内搞定,他很有把握地发了过去。

却没想到,那套他精心炮制的铃声,从此成了打狗的肉包子,一去无回。


镜头四

说说我自己。

3月初,投出一周的简历开始陆续有了回复,比较了一下,觉得一家杂志社最适合我。

那家杂志社,是以文摘为主,原创为辅,诗词做花边,短句作陪衬。

想我:散文诗词两手抓,偶有小说来插花。编辑策划均不怕,满腹豪情走天涯!

初试的时候,没有多说一句话,拿了一本杂志走人,任务是回家看完后,写一些关于这本杂志的建议或意见,再收集一些可录入文章就OK。

用了一天的时间,将这本杂志着实看了个仔细,从 中发现了很多问题,最大的弊端就是栏目的命名——两个字的有之,三个字的有之,四个字的有之……有一个栏目竟命名为“亲爱的”,我吐……

大刀阔斧,将栏目重新做了定位和命名,那个“亲爱的”大多是关于亲情、友情、爱情的书信,所以被我改为“爱在笔端”或“爱的轻诉”,其他栏目也都改为4个字,美观大方,相映成趣,寓意悠长。

至于可收录文章,嘿嘿,我的原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诗词方面,毫不客气地发上我的最新作力作——“占春芳·梅”;智慧散文,我有一篇关于佛理禅机的文章——“我对莲花宝座的诉说”,可以使人顿悟,传上;至于“亲爱的”这个栏目,我和老公的经典爱情,早已化作多篇优美文字,就拿那篇——“我是他今生拨弄的琴弦”吧,这可是被腾讯论坛反复推荐的。其他的栏目,我也分别摘抄编辑了一篇并注明出处,一并发了出去。

非常理所当然的,我收到复试通知。

但没想到的是,复试时理应谈的薪资待遇和岗位要求及工作作息等只字不提,却交给我一大堆工作。略作错愕后,我欣然接受,这分明就是在吩咐自己的员工嘛。干吧!

中午随他们原有员工一起吃了点东西——由于公司小,老总在内7个人围着一张会议桌(没有专门的餐厅和餐桌),我吃得极为别扭——这究竟算什么呢?算录取我了吧,我对于公司的要求和工资及试用期限一概不知;说没录用吧,我分明在工作!我初试后给她的策划和文章足以让她决定是否用我。

迅速吃完午餐,我立刻投入到工作状态,眼见着原有的两个文字编辑在伏案假寐,我却没有时间去感慨。

大约5:20,我做完了当天的工作交给老总,她略微吃了一惊,“今天的你全做完了?”我点点头。一篇1900多字的人物传记(用坚韧点亮星空——邰丽华的美丽人生),一篇1000字左右的时事要闻,20多篇故事的提炼精华(用自己的语言提炼,不可用原文中字句),我全部做好并打印了出来。

老总看着我,点点头,轻声说了句:“5:30下班,你回家后再做一个热帖子,关于网络游戏。”

稀里糊涂的,我回到了自己的家。

老公问我复试得如何,我说工作了一天,很累,回家还有事要做,但我却不知自己是否被录取!

第二天,我用自己家的电脑,自己家的宽带,上网拉了一些相关资料,然后立刻动手编辑并达到自己满意后发了出去,就此再也没有了那家杂志社的任何信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