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
123456787654321 收藏 1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也许有一天,随着普通话的普及,我们的乡音会逐渐消失,淡出文化与历史的舞台。但是,老人们说,不管普通话怎么普及,我们熟悉而亲切的乡音永远都不会消失。因为,这声音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融入子孙后代的骨髓……


老家与河南搭界,所以老家人说话满口河南腔。但凡听过河南方言的人都知道,这种方言是多么的“土气”。譬如管休息不叫休息,叫歇晌儿;管工作不叫工作,叫做(zhù)活;管晚上不叫晚上叫黑喽,等等。在老家许多少年人的心里,这乡音就像是一张劣等人身份证,时刻提醒别人,我们是一群来自落后、贫穷地区的农村娃儿。


所以,当老家的少年一旦有机会离开家,到外面上学、工作以后,马上就会急着撇掉乡音,试探着用蹩脚的普通话略带怯意地与人交谈。我也是这样。


……


正如少年人厌恶乡音一样,老人们也同样瞧不上普通话。他们管说普通话的人叫“侉子”,语气里明显带有不屑的味道。老人们固守着乡音,就像是固守住了这块土地上的文化与祖先,在他们眼里,“侉子”们通常是不懂人情世故、娇柔做作的“二百五”。不过,老人们最瞧不上眼的,还是我们这些从老家走出去的“侉子”。


老家有个流传甚广的故事,几乎人人都听过。……


这笑话是嘲弄我们这些忘本的“侉子”的,老人们一讲起这笑话就得意得大笑,在一旁围听的鼻涕孩儿也跟着笑。老人们趁机教训鼻涕孩儿,长大了可甭忘本。鼻涕孩儿们忙不迭如同捣蒜般点头,可是等这茬鼻涕孩儿瓜熟蒂落开始起粉刺疙瘩时,早就把这笑话给忘了个

一干二净,一旦出去打两天工,照样该韭菜的就韭菜,该坐碗的就坐碗。而老人们呢,只好把这笑话说给下一茬的鼻涕孩儿们听。


尽管知道老家人瞧不上“侉子”,但每次回家,我依然会倔强地操播音员腔,因为我实在讨厌那土得掉渣的乡音,讨厌那一出生就在生活、教育、就业等诸多方面比城里人差半截的现实。


在父母眼里,我变成“侉子”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并自认为这其中难脱他们教子无方的干系。因此,每次回家,父母都借故尽量让我少出门,少与邻人搭话。如果必须与别人搭话,但凡他们在场,总会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地主动担负起现场解释工作。譬如我要是跟爹下地做活,恰巧碰见二大爷锄地,二大爷问我啥时候回来的,我说:“昨晚。”我爹不是劈头盖脸给我一巴掌,而是在一旁做解释、打圆场,说:“娃在外边,周围全是侉子,娃不侉别人听不懂,侉多了就一时改不回来了,搁家多住两天就好了,就不侉了,就会好好说话了。”


不过,世间万事万物没有一成不变的。转眼,我离开家已有十多年,已从当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愣头青变成了一个一天不刮脸就显老十岁的而立之人了。随着离家时日渐久,对乡音的厌恶感也日渐消淡。偶尔遇到不遂心愿的事,或者太久不与家人联系时,居然还会萌生出一股想听听乡音的冲动。……


几年没回家,今年,终于得以成行。收拾好行装,乘上来时的火车,从辽东一路颠簸又回到了记忆中的冀南。……这熟悉的乡村风景在被我冷落多年以后,如今突然又觉得温馨亲切起来。一路走来,面对乡亲街坊热情的问候,久违的乡音也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像风吹土地般自然。我原以为,十多年不说家乡话,乍说起来肯定生涩、拗口,但却想不到会如此流畅,竟如顺山而下的溪水,又如随风飘舞的柳絮,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重拾乡音,爹娘最是高兴,至少他们不必在人前替我圆场了。重拾乡音,邻家的老人们却并不感到意外,他们会心一笑,那成竹在胸的睿智神情仿佛是在说:“孩子,你长大了,从村子里出去的年轻人都曾经撇掉过乡音,可是等他们长大后又无一例外地拾回来了。”


乡音,是我们这方水土的文化传承,是我们的根。


也许,在我们的血脉里就流淌着我们的乡音。这种乡音,与生俱来就属于繁衍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