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第二十三节

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二十三节

上回说道俞大鹏一跃成为整编七十四旗的主帅,俞大鹏得意洋洋的正要排酒会来庆贺一下时,参谋张耀武却对俞大鹏说大祸来了!

“什么大祸?”俞一听心中极不高兴了!

张耀武正色说:“公一不如关永征,江永仁能打能杀,二不如左永烈,陈永奇文武出众,三不如宋永濂,黄永杰能坐镇一方,四不如赵永复,戴永春那些心腹的十三太保;整编七十四旗原是蒋三铭的直辖部,今公得此位不过是因蒋一时失宠于“君候”(文扶经),如蒋氏东山再起,公必有祸!”

俞一听,对啊!忙向张耀武求救!

张微微一笑:“公如要坐正此位,必要礼求贵人!且此人在“君候”处可一言九鼎!”

“谁?”俞大鹏问!

““君候”边上有几位重要大员啊?”

“有“五虎上将”:叶希夷、方俊如、薜伯约、刘卓英和杨恩伯此五公!”

“公与何人有旧?”

“无!”

“何人最正直?”

“希夷公!直可惜他在西楚训军!”

“除此五人了?”

“有“八大金刚”:姚家庆、房修辞、杜祝同、沈调元、王大林、蒋三铭对了还有恽英杰与肖处云二位先生!”俞大鹏道!

“公认为恽先生与肖先生如何?”

“恽先生豪气干云,肖先生心思细密!且都是光明磊落之人!”

张耀武说道:“如果您为他们作了一件难作的大事!日后您要是、、、、”

“对!”俞大鹏一想;“人常说恽、肖二公是当世英杰,只重情义;如果我要是对他二人在公事上施上少许助力;他日有求必应!对了,近日他们在公事和私事上有什么要我出马的?”

张耀武小声的说着:“私事上没有!不过公事上、、、、、、、、”

--------------------------------------

三江口宝林城

俞大鹏命人召来当地名士、富贾开起了大会

俞大鹏趾高气扬的说道:“今日正是国家危难之时,我部驻防于此望大家同心协力共赴国难!、、、”

说着说着话锋一转:“我听说有人在国难时节,不尽心尽力,还破坏国之大计!”说着冲到江南名贾韩天德的二公子韩希武的面前“拍、拍!”给了两个耳光:“尔是什么东西!竟视恽英杰、肖处云二公的《告三江口军民书》中的条款如无物!对文中种种竟加以抵触!、、”

在一边的陈叔谋不由的大惊:老子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这私横的角色!

=======================================

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十二月 三江口金陵城中正候府内

文扶经正在宴请自己心里恨不得早死的政敌----韩文柏,众人一一上席,房修辞坐在韩文柏坐在对面正要敬酒!

韩文柏对着房修辞淡淡一笑:“你是什么身份?”

众者不敢言、、、、、、

、、、、、、、、、、、、、、、、、、、、、、、

亚伦西亚历九百三十四年十二月,鲁地之历城内某酒楼内

一位衣着白袍的英俊少年将军端坐于酒席上座,边上一位灰衣人一一介绍:“这位是慈航静斋的师妃宣小姐!”

“小姐果然是惊为天人!”

“这位是双修府的谷公主!”指着一位蒙着面纱的少女!

“公主亲来,我等受宠若惊!”

“这位是、、、、”

“久闻大名!”

“这位是、、、、

“、、、、、、

“这位是忠勇伯府的大公子韩少宗!”

少年将军不由的反问:“韩文柏的大儿子?”

“、、、是、、、”

少年将军站了起来,指着韩少宗骂道:“你是什么东西!家父五战吴松口,激斗当马关,损躯界碑关,吾虽说无家父惊世之功,但跟随老候爷出生入死也对得起忠良之后的称谓;你老爹误国误民,只知内斗,你虽说没有大过,可终日只知酒池肉林,获美得宝,与尔同在是吾房子扬之耻辱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