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情奴(写的不好,望有缘人添枝加叶,感激!)

威廉古堡 收藏 3 1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奴,世间最美的花……大都是有毒的……月儿,月儿她……”师傅的声音依旧平静,但我却永远也忘不了他那因痛苦而飘忽的眼神……

三月五日,惊蛰,书上载”东风解冻,蛰虫始振”

天山的初春还是冬天的延续,皑皑的白雪覆盖着耸立的山头,如情人的乳房,纯洁而又诱惑。师傅努力想再告诉我些什么,但我却听不见他的声音。阿月的眼里没有眼泪,她的眼里从没有眼泪。师傅慈祥的眼睛终于永远的闭上,胸口还留着血。我痛苦疑惑的望着阿月,为什么会这样……

山下的那只狼犀利的长啸,声如泣,孤独的天山显得更加寂寞。那夜雨很大,春雷震耳……

我从天山另一边的沙漠随师傅来到这里,只为能平静的生活。外面江湖险恶,我已厌倦。十年前,阿月被师傅从狼群里救了性命,带上天山,收为徒弟。阿月很美,象天山的云彩让人沉醉。十年间,我们三人相依为命,虽没有锦衣玉食的奢华,却也清净自在。师傅知道我爱阿月,但却从没有问起过我们的事情,这一直是我心中解不开的谜。我已准备告诉师傅我和阿月的事,但师傅却离开了我。

“再深的冰也有化成水的时候,不要难过,人总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都是天地间匆匆过客。”天涯低着头,一如往常咬着一根枯黄的稻草,他刚毅的眼神似乎比他的话更能安慰痛苦的灵魂。“师傅如果真的死了,我不伤心!只是他还活着,活在我心里,只是我却再也不能见到他!阿月也离开了,我却不难过,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相逢。”

阿月在师傅去腾格里的第二天清晨离开了天山,临走她留下一封书信,信上说要我等她,天山月圆的时候她就会回来。

我突然想起那个古老的传说,传说天山傍晚的天空会出现美丽的火云,看到的人觉得它象什么,他今生的归宿就是什么。阿月看见它的时候认为它象极了那玫火红的戒指,而我却觉得它就是天山的沙漠,没有一点生机,却又充满了悲壮的色彩。师傅说我这辈子注定要留在这里,就把那玫戒指戴在了我右手的中指。

“阿月象曼佗罗一样美丽,你却不要陷的太深。沙漠那边的胡杨不管再等待多少年,也不能把春风挽留。”

“你总喜欢低着头,象一只失去情人的母狼那样跟人说话。阿月哪里不好?你却告诉我她是有毒的曼佗罗。天涯,我想你太累了,每天咬着根稻草,你以为就可以留住天山雪的影子吗?自己失去的,就不要嫉妒别人拥有,你该休息一下了,快走,记住在我面前不要提起天山月,你嘴里从来都只有那棵发霉稻草的臭味!”

我转过头去,望着远处的雪,夕阳里传来驼铃清脆的声响,也许阿月正独自随着商队走向远方,我的眼里沁满了泪水。为什么这样,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难道古老的传说并不是子无虚有?阿月,春天来了,天山很美,你应该在这里。

天涯的拐杖敲在石上铿然有声,残阳照着这个沧桑的男人,象被屠杀的狼群一样悲壮。他轻轻而有力摇着头,凌乱长发随风扬起,仿佛长长的叹息。我知道不应该提起天山雪,这也许伤了他的心。

师傅静静的躺在天山,风儿吹过,那是师傅静静的诉说。“对不起,你把我养大,教我武功,伴我成长,而如今我站在天山,你却躺下了。师傅,不是徒弟不想替你报仇,只是太难……阿月已经离开了天山,也许不会回来,虽然她说过要回来,但外面的世界可能更适合她,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师傅你说是吗?”

天涯的客栈生意不错,常常有南来北往的人在这里补充干粮。窗边的那个座位还是空的,天涯说钱虽好,但这个座位他只为我们师徒留着。

“这个位置已经空了很久了,但今天你却不应该来这里,望日忌出行。”

“昆仑奴不是懦夫,可惜师傅和阿月不在,没有朋友的勇士不会开心。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不喜欢喝酒,醉了更乱,下月的这个时候我还会来这里,记得不要让我看见桌子上的烈酒。”

身后的剑离我的身体还有一寸,我没有躲闪,师傅说躲闪不是勇士所为,师傅还说要站着就一定要比对手更快、更准。

我的剑从来没有沾过血污,即便刺穿了别人的心脏。

“为什么他要把剑对准我?”

“望日忌出行。”

“看来你的脑子也和你嘴里的稻草一样发霉了!”

外面的月亮很圆,沙漠好象被霜覆盖了,很美,凄凉给我的感觉就是美!

春风象情人的手一样温柔,抚摩着我的脸,突然我闻见一股熟悉的香味,却一时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闻见过!

“你在等天山月,可惜今晚她不会来了,望日忌远行,女人总是太在意这些。”

“她一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她是一个守信的人,你也知道。”

“你清醒的时候会懂得欺骗自己,还是喝醉了好些。没有来就是失信,也许从今晚,天山月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山月,就象没有了你师傅的天山已不是那个平静的天山。”

“天涯,更需要你的是小昆仑,再多看你一眼我的剑都会发出声响!阿月说月圆之夜她会来天山,但天山一年有十二个晚上月亮都会圆!”

河畔的柳树已经吐出了嫩芽,不知道山下的小昆仑是否已经伤愈。体伤愈合比较容易,但心伤却找不到可以医治的药。我想我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健康起来。每次想起阿月,我的心都禁不住的抽搐,不知道她还好吗?现在和谁说笑?阿月你在哪里?要等多少个月圆你才会归来?只盼天山每天月亮都是圆的,但我也知道这只是欺骗自己。也许天涯是对的,我应该喝些酒。

“天涯,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

“你师傅说过沙漠里的人离不开酒。今晚我也很想喝点酒,天山雪去腾格里已经两年了!”

其实天涯和我一样,都是痛苦的人,痛苦的人总能知道彼此的心。

“她是微笑着离开这个世界的!”

“对,她以为她的牺牲可以换来儿子的生命,但她不知道儿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却舍不得自己的母亲!”

“她会在腾格里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天涯,你伤心的时候也不会落泪,跟天山月一样。”

“天山月没有伤心过,女人永远都不如男人坚强!”

“喝酒,醉了你就会把嘴巴闭上,不要再说天山月的不好,我的剑不允许!”

风雨过去,天山的花依旧美丽;饮水人消失,天山的泉水依旧清澈。月圆月缺的晚上,却没有了师傅和阿月的声音……

我被岁月无情的煎熬着,象一块早已风化的石头,憔悴的模样印记着时光的无情。从西到东,从南到北,我不停的走来又走去,象时间那样不给自己留下片刻的清闲。我知道一停下来,我的心伤就会发作。小昆仑远远的望着我,却保持着很远的距离,没有和师傅那么亲密。

小昆仑虽然不会说话,却比人更加坚强。师傅懂得狼的语言,小昆仑失去公狼的时候,师傅告诉我小昆仑既然不能舔拭公狼的鲜血,就要带着它的灵魂流浪。也许此刻小昆仑是要我象它那样,把伤痛放进心里,注定要留在天山,就要勇敢面对天山的寂寥。

“我等了一年,她还没有回来,我却在这里刺穿了十二个人的心脏。天涯,你说今晚她会来吗?”

“外面雨很大,今晚没有月亮。”

“很奇怪,每次来这里我都闻见一种香味,你好象没有养花的习惯。”

“我没有养花人的细心,但我知道这香味是从每个刀客的身上散发出来。”

“人身上?体香?天山月?不可能,他们肮脏的身上怎么会有天山月的体香?不可能,一定是你弄错了。”

“天涯,污辱天山月的手段好象高明了很多!”

我的手已经按住了剑柄,天涯的眼睛却转向了我的身后。

“没错,是天山月的体香,我身上也有。哼哼,昆仑奴,要不要过来闻闻,天山月不光脸美,其它地方也不错。”

我注意他已经很久,他吃饭的时候很慢,视线从没有离开过那只碗。我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刀客,他的杀气和冷静已经超过了天涯。

剑已刺向他的心脏,但还是慢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剑的冰凉。

“告诉我天山月在哪里!”

鲜血顺着我的手指缓缓流出,象春天融化的河冰。

“不是我杀了你,是你自己,你出剑的时候心已乱!”

心?是的,我的心先乱了。那一刻我想起阿月,她被人侮辱,我怎么能让侮辱她的人站在我面前?于是我出了剑,然而心里却并没有了剑的方向。我看着刀客依然冷静如初的脸,突然好羡慕他那颗静的好似死去的心。

“昆仑奴……”

“阿月,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不会失信的。你还好吗?”

“阿奴……”

眼泪已经流出眼眶。透过湿润的泪水,我看见阿月的眼睛好象天山秋天明月般清澈,然而这也许是我在尘世最后一次看见她了。没想到再见阿月的时候,竟是我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现在我才发现我是怕死的,死后就不能再见阿月……

“阿月,阿秋拉嘎……”

我闭上了眼睛,永远也不想再争开,阿月伤了我的心,我不能面对已经发生的事实,却又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阿月不再是一年前的她,那时她象天山的雪一样纯洁无暇,而现在……我宁可不要知道,不要相信,但一切都已经没有预兆的发生了,天山最美丽的雪已经染上了尘埃。当白色的雪背叛了太阳,就再也无法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我的心混乱如狂风扬起的沙,只有离开这个世界,也许才能得到往日的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许世间又过了几个轮回。隐约感到刺眼的光照在我的脸上。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天涯给我的感觉就象西方的残阳。一片酒壶在地上胡乱的躺着,那棵稻草的影子在石上拉出老长的影子,象刀客的剑,象阿月俊美的身体。

“我以为你死了,你却还活着。”

“阿月呢?你杀了她?她现在哪里?”

“月亮还会有圆的时候,但我想你是不会再去我的酒店等人了。”

“她在哪里?”

“你的心脏生错了地方,要不你早死了,天山月要杀你,只为你那枚火红的戒指。”

“我问你,阿月在哪里?”

“阿奴,你该醒醒了,她要杀你,你知道吗,她要你象一棵胡杨那样消失在天山,你为什么不替自己想想,天山月不值得你……”

“别再说了,天涯,如果你是我的大哥,就不要再说下去了。你不该救我的,我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你知道吗?阿月是爱我的,她见到我流血的时候,她的声音也变了,你说是吗,天涯?”

“没有结果的,受伤的永远都是你!”

天涯的眼神坚定而深邃,任何的争辩都苍白无力,我无言以对。春风再温柔也不能摸平天山的沧桑。我知道天涯的话是真的,他从没有骗过我,因为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他的弟弟。

我把头埋在手掌里,眼泪顺着指间的缝隙轻轻滑落,落在空中,停在世间,在冬天来临的时候结成冰,变成永远的忧伤,然后自己孤独的欣赏。

我可以原谅一切,却不能宽恕背叛。

我试着忘记,试着放弃。天涯说忘记是天底下最难做到的事情,开始我不相信,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天涯的睿智。天天想着忘记,其实就是对那些往事记忆的加深,伤疤一次次被掀起,流血、结痂、再掀起、流血……就这样重复着,永无止境,一如岁月的轮回没有尽头。

我不断的用剑划破自己,因为肉体的创伤可以暂时缓解灵魂的痛苦,那道道伤痕就象天山深深纵横的沟壑密布在我的身上。天涯看着我这样折磨自己,他心里也很难受,但他还是静静的望着我刺向身体的剑锋,咬着稻草沉默不语,他知道他也没有办法让我解脱。

“剑法又有长进了,你总能找到没有伤疤的地方出剑,只怕最后你会把剑刺向右边的心脏。”

“那时候你要帮我,我可能下不了手。”

“我答应你,你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你象一个勇士那样死去!”

不要以为他在说谎,我了解天涯,他不忍心看着我这样折磨自己,却又不忍失去他的弟弟。他也是痛苦的,原本沧桑的脸上又多了几年的苍老。

“我已经给你立好了墓碑,在你师傅的旁边,在那里你们可以平静的相伴。”

“生死对于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想再见阿月一面,我知道她还会回来,因为有些东西她放不下。”

“最近刀客经常来客栈,我告诉他们你已经死了。”

“谢谢你,天涯,我知道怎么做。你是我今生最好的兄弟!欠你的我来生还。”

“是我前世欠你的,我的债也该还完了。”

天涯给我一壶酒,那天我们都醉了,天涯还流了眼泪,而我却坚强的有些可怕。月如银钩,天山静如天籁。

站在墓前,师傅和阿月的脸都出现。那时侯我们很快乐,有说有笑,亲如一家。而如今阴阳两地,人各天涯,往事再难唤回。天山依旧是天山,岁月依旧是岁月,只是人不全,心已散,天意弄人,我们都逃不到是非之外……

晚风吹来了熟悉的香味,小昆仑又在仰天长啸。

“阿月,你终于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很多天了。”

“阿奴,你没有死!”

你不该带这么多人来,这会扰乱这里的清净,师傅和我都不喜欢喧哗。你需要的东西应该自己来拿走!”

“阿奴,你变了!”

“我没有变,你也没有变,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但你更爱那枚戒指!只是你选错了得到它的方式,如果你说你需要它,我会给你!”

“不错,我是爱你的,但我也不想失去那枚戒指,要得到总要学会失去!”

“你先失去了自己,从前你是纯洁的女孩,而现在每个刀客身上都有你的体香。为了戒指,你要杀爱你的人,连师傅你也不放过!我不能原谅你,我可以死在你的剑下,但师傅对我恩重如山!”

“你怎么知道师傅是我杀的?”

“师傅没有告诉你他教我学会了唇语,临死前,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你为何不杀我?还放我走?”

“因为我爱你,虽然我也爱师傅,但我还是出不了剑,我以为你会回心转意,你却没有!”

“对不起,阿奴,你为我付出了太多,而我却不懂珍惜!再原谅我一次,来生如果有缘相见,我会好好待你!”

第一次听见阿月哭,第一次看见阿月的眼泪,天涯说的对,女人总是脆弱的。

刀客的六把剑一起向我刺来,我没有躲闪,师傅说躲闪不是勇士的所为,师傅还说要站着就一定要比对手更快,更准。

我的剑从没有沾过血污,即便它刺穿了四个人的心脏。然而另外的两把剑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刺中我的要害。

但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天涯的剑也很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涯已站在了这里,依旧咬着那根稻草,倚着那根拐杖。

“天涯,前世的债你已经还清!”

我转过头,淡淡的微笑望着天涯。天涯也笑了,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见他笑。

突然我感到一阵冰凉,那是利剑刺进身体的感觉。

“天山月……”

天涯的笑容突然僵硬,瞬间惊讶后的愤怒已经烧红了他的双眼。

“阿月,我做梦也不相信,你的剑也会对准我!”

“原谅我,阿奴……”

天山月已经泪流满面。

“哈,可惜你又刺在了左边,拔出你的剑,我给你你要的结局,既然你决心不再回头!”

阿月松开了剑,她那美丽的手本不应该握着这凶残的东西!她颤抖着,象失去孩子的母狼。

“给你,拿去吧!答应我,天山要象以往那样平静!”

我把剑刺向自己的咽喉,天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最爱的人要我死,我就再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鲜血撒满了天山,最后的一瞥,我看见了阿月的模样。

月如银钩,沙漠如霜,狼啸如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