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 吴忠将军悲壮的最后一战

战场雄鹰 收藏 137 30760
导读:对越自卫反击战 吴忠将军悲壮的最后一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对越自卫反击战 吴忠将军悲壮的最后一战




1977年9月,曾经任北京卫戍区司令达7年之久的吴忠被任命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他上任后不久,中越边境地区形势日趋紧张。

1978年12月9日,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从北京受领任务返回广州,并且于11日主持召开军区作战会议,正式传达中央军委的作战预令。吴忠作为分管作战事务的副司令,在会上主动请缨到一线指挥作战。



吴忠的请求得到了批准,军区党委决定派他到广西龙州方向,统一指挥广州军区南集团部队,准备担负向越南北部高平实施主要战役突击的任务。



是去是留,吴忠陷入苦闷。

根据军区前指的战役决定,吴忠对南集团的作战方案进行了反复思考。他亲自带领各级指挥员到边境线上勘察,并指示部队和有关部门广泛收集情报,先后6次主持召开作战会议,对可供选择的几个主要突击方向的敌情、道路、地形反复进行分析比较,最后确定把主要突击方向选在布局关方向,组成强大的装甲突击集团,首先在布局关实现突破,然后在东溪撕开突破口,随即沿4号公路北上,直捣高平。吴忠把作战方案设想呈报军区前指后,许世友很快予以批准。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命令使吴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面临着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



吴忠到广州军区就职之前,“揭批查”运动已经进入清查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有牵连的人和事的阶段,曾经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吴忠也被列为了清查对象。他离开北京之后,北京军区成立了专案组,在经过严格的审查后,向军委和中央呈报了初步结论。1979年1月20日,中央军委下达命令:经党中央批准,免去吴忠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职务。此时,南集团部队的作战准备正进入最后的阶段。临战易将,乃兵家之大忌,况且吴忠的确是一员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广州军区和许世友司令员扣下了吴忠的免职命令。尽管如此,吴忠被免职的消息还是很快传到了前线,吴忠骤然变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人物。吴忠本人是2月4日得知自己被免职消息的。这时距自卫反击战发起只有13天的时间,他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就此离开前线,返回广州,为自己进行申辩,争取早日搞清问题,解脱自己。二是继续留在前线,继续指挥作战,等战争结束后再谈个人问题。但是这样做,他确有许多为难之处,不仅在职务上名不正言不顺,而且从个人角度讲,既然对他的审查已经开始,如果他不及时申辩,时间越拖后将越被动。



是去,是留。那些天,吴忠白天照常下部队检查战备,照常主持研究作战方案。只有夜深人静时,他独处一室,方一支又一支地抽着香烟,面壁苦思。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在前线,继续参战,继续指挥部队作战,挎着自动步枪步行指挥作战。1979年2月17日凌晨,隆隆炮声打破群山的宁静,道道火光划破黎明的天际,自卫还击作战在上千公里的战线上拉开帷幕。炮火准备之后,吴忠一声令下,南集团部队兵分数路,全线发起进攻。吴忠把南集团的指挥所移到了布局关前的一个高地上,距突破口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战役完全达到了出敌不意的效果。坦克纵队突破越军前沿阵地后,沿着乡间土路疾速前进,沿途击溃越军分队多次狙击,闯过几十处急转弯路段和数座狭窄的桥梁,强行翻越靠松山,如飞将军从天而降,于17日9时40分进入东溪。吴忠精心确定的突破方案获得完全成功,装甲集团的突破完全达到了预期效果。



第一梯队完成突破后,吴忠立即命令第二梯队投入战斗,向越军纵深不停顿地发起进攻。第二梯队部队以坦克为先导,步兵乘坐汽车跟进,如一道钢铁洪流,向越军纵深滚滚而去。越军指挥机构此时如梦方醒,终于断定中国军队的主攻方面在布局关方向,但是其主力已经在茶灵、朔江和复和方向投入战斗,在中国部队的强大攻势面前,根本无法也根本来不及调整部署。为了阻挡中国装甲突击集团的进攻,17日下午,越军在班翁地区炸开一个山区水库,倾泻而下的洪水很快淹没了装甲突击集团的必经之路,形成了一个长800多米、宽400多米、深1米左右的水障区。此时,南集团第二梯队只有100多辆坦克和履带车辆抢在水障区形成之前,强行通过。搭载步兵的汽车和炮兵、特种车辆均被堵在水障区的后面。越军的这一招完全出乎吴忠的意料。他看着山下拥挤的车辆和车上的步兵,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后猛吸几口,然后把半截香烟往地上一摔,吼道:“命令已经过河的坦克部队,不许停留,不许等候后续部队,一刻不停地向东溪开进,迅速与一梯队汇合,然后沿4号公路向高平猛插。”随后,指挥步兵部队下车,徒步通过水障区,向东溪疾速推进。



第二梯队投入战斗后,吴忠下令指挥所前移,向东溪开进。随行的郭世荣考虑到吴忠的安全,决定调一辆装甲车给吴忠乘坐,另外调两辆坦克一前一后担任护卫任务。吴忠闻言,眉头一皱,说:“老郭,你是打过仗的人,怎么现在也糊涂起来了。搞那些只能在战士面前耍威风、却中看不中用的玩艺儿干什么?”他让随行的警卫人员给他拿来早已经准备的自动步枪,把钢盔往头上一戴,说:“我们就这样进去。遇到敌人就打,没有敌人就走,这样最安全。”就这样,吴忠肩挎着自动步枪,安步当车,从布局走到东溪,又从东溪走到高平,再从高平走回了国内。自卫还击作战进行了1个月,年过六旬的吴忠硬是步行走完了越北山区的崎岖山路。兵临城下谁来担当攻城总指挥?我南集团部队到达高平城下时,北集团部队尚在边境浅近纵深与越军部队激战。20日晚,军区前指发布命令:南集团和北集团部队会合后,由北集团指挥员统一指挥攻城战斗。命令下达时,吴忠正准备率指挥所由东溪向高平开进,指挥攻城战斗。看完电报,他愣住了。电报中只规定了高平总攻的指挥员,没有规定吴忠协助指挥,甚至连吴忠的名字也一字未提。吴忠从13岁参加红军,经历的大小战斗不计其数,对作战命令的内容和含义早已经烂熟于胸。他后来说:“这道命令实际上解除了我对已经到达高平城下的南集团部队的指挥权。”吴忠再次陷入困惑和痛苦。怎么办?是原路返回,还是原地不动,还是继续前进。吴忠整夜未眠,抽光了整整一包烟。当晨曦初露的时候,他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重重写下了一行字:“当然应以党性参战。”他走出屋子,下达命令:“向高平前进。”大步踏上了通往高平的道路。21日中午,吴忠率领指挥所到达了高平城下的果冈,在听取情况汇报后,急电军区前指,建议不待北集团到达,迅速对高平城发起攻击。军区前指很快回电:同意吴忠的建议。于是,南集团部队于21日15时30分对高平城发动攻击。各路攻击部队奋勇前进,攻占山头,强渡河流,至21日傍晚,南集团控制了高平城南侧和东侧的几乎所有要点,高平城完全处于部队的火力控制之下。经过侦察、反复研究,吴忠认定高平总攻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立即发起总攻。于是,吴忠急电军区前指,许世友回电指示:不待北集团到达,部队于24日下午对高平发动总攻,任命吴忠为高平攻城的总指挥,统一指挥高平附近地区的所有部队。24日17时25分,吴忠一声令下,南集团的炮兵部队一齐开火,实施火力准备。高平城内浓烟四起,人员、车辆乱作一团。吴忠立即命令坦克和步兵部队出击,总攻高平。攻击部队兵分5路,似5把利刃直插高平城区。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守敌,占领了高平全城。



1979年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开始,中国边防部队开始全部撤回中国境内。”3月16日,南集团部队全部安全撤回中国境内。在1个月的作战中,吴忠指挥南集团部队转战越北山区,连克数城,歼灭越军近万人,胜利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



尾声:回国后,吴忠以豁达、坦然的心境,从容应对长达8年的审查,最终获得了组织的理解和信任。1987年6月18日,经中央军委批准,北京军区党委对吴忠做出最后结论:“经审查,吴忠同志1971年3月至1977年9月,在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北京市委书记(分管政法)期间,没有参与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吴忠同志在‘天安门事件’中的错误,是执行问题。鉴于当时的历史条件,经中央军委批准,予以结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