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那一刻,他身上的皮肤一块块脱落

baec2006 收藏 196 3241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烧伤的女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伟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昭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伟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昭勇

【金陵晚报报道】编者按:警服被烈焰吞噬,这一幕让所有人揪心。为了调解处理一起家庭纠纷,两个年轻的民警、两个鲜活的生命在突然发生的爆炸中被火烧成重伤。



孙伟华、王昭勇,一个23岁,一个儿子才1岁,都是鼓楼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队的民警。



7月3日,本报报道见报以来,两人的伤情深深牵动着读者的心,同时也引起市领导的关注。



受市委书记罗志军委托,南京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陈绍泽代表市委市政府,在市公安局局长孙文德等有关部门领导的陪同下,赶到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看望并慰问。



现在,他们的病情究竟严重到何等程度?事发几天来,两个民警的家人、单位、亲朋好友、包括社会各界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孙伟华的父母已经被单位“强制休假”,他们每天与王昭勇的妻子彻夜坚守在无菌病房外,以便随时打听伤者的情况。



昨天上午,省人民医院副院长马剑平专门就大家关心的伤者情况向媒体作了通报。从同事、亲人的口中,记者更进一步了解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感人细节。


“爸、妈,我上班去了。”跟往常一样,23岁的孙伟华像个大男孩般地走出家门;“亲亲,再给爸爸亲一下。”每天临出门前,王昭勇总要同1岁的儿子亲热一下方才舍得离开。



同为鼓楼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队的民警,每天他们就在那辆“派力奥”警车里接受警情下达指令,随时处置各种突发事件现场和犯罪现场。孙伟华去年刚从警校毕业加入警队,而王昭勇之前是部队军官,今年6月26日经过培训后,刚刚分配到鼓楼特巡警大队,两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冲劲。


>>>接警


7月2日中午12时15分,南京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裴家桥小区居民的报警电话:有人要跳楼自杀!几乎在同一时间,接警员通过电台向南京市公安局15号“110”巡逻车下达出警指令,要求正在湖南路附近的15号巡逻车迅速赶赴现场加以处置,车上当班的正是孙伟华和王昭勇两名民警带一个保安,3人驾车仅用2分钟时间便赶到现场。



按照指令,孙伟华等人在裴家桥小区2栋楼上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跳楼的人,正要与指挥中心联系时,周围群众跑来报告:“她们人又回到一楼了。”居民们所讲的“她们”其实指的是一对母女,老太叫徐秀珍,70多岁;女儿叫徐萍,也有50多岁。因为家庭房产问题,母女二人多次要求儿子露面商谈,可能是儿子忙于生意,一直不跟母亲和姐姐见面,家庭矛盾因此一直不能顺畅解决。


>>>劝说


孙伟华和王昭勇再次折返楼下来到母女俩的住处104室院墙外,铁门从里面锁上了,叫门又不开。“不能让母女俩在里面有什么意外。”孙伟华和王昭勇来不及多想,一前一后翻进院里,靠近房门,一股液化气气味迎面而来,两人推了推门,紧闭的房门纹丝不动。“你们在里面太危险了,快出来,有什么矛盾我们一起商量解决。”二位民警不但生怕房子里的人出意外,而且当天是个星期天,楼上楼下大部分居民都在家,液化气一旦爆燃所带来的后果谁都不敢预料。



里面的母女俩相信了一直等在门外的两个警察,门开了,所有人的心都稍稍放了下来,孙伟华和王昭勇一同进门准备先把母女二人带出来。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可怕一幕恰恰出现了。


>>>爆燃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屋里腾出一个巨大的火球,里面的4个人谁也没能躲过去。院墙外,目击群众在向后躲闪的同时,看到警服上燃着火苗的两个警察正把两个“火人”推出房门,两个“火人”正是母女俩,她们身上的火焰很快被扑灭。“增援,急需增援!”身上燃烧面积稍小的王昭勇身缠一团烈焰翻出院墙,一边自己扑打身上的明火,一边跑向巡逻车,让保安赶紧请求上级增援。



院子里,孙伟华身上的过火面积显然很大,他已无力像王昭勇一样翻过院墙,院子里又找不到水龙头,铁门又打不开,生怕房子里的液化气罐再次爆燃,没有人敢接近院子。孙伟华痛苦地嚎叫起来,声音里渗透着求生的本能,他希望能有一大盆冷水当头浇来,能减轻一点痛苦。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目击群众所能做的只能是继续报警。


>>>解救


增援力量终于来了,孙伟华的战友田野等民警驾驶75号巡逻车赶到现场,隔着铁门看到孙伟华为了自救,开始扒脱警服,田野心里顿如刀绞。“水、快找水!”田野几乎扯破喉咙地带头去接水。



孙伟华此时已经看不清眼前都有哪些人,当他听到“水”这个字时,他一下扑到铁门前,给他泼上水就有救了,等伤好了,还能穿上新警服,还能干警察。



一盆、两盆、三盆……,隔着铁门,从隔壁居民家接来的自来水一下一下往孙伟华身上浇。铁锤找来了,砸开铁门,孙伟华硬撑着跑出来,他要跑一跑,看看自己身体是否正常,而且借助冷风能让自己灼热的身体好受些。


>>>震惊


4名伤者被警车紧急送往医院,孙伟华就躺在自己的15号巡逻车上,之前接过无数警情的他再也不会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不过这个安排太过残忍,他几乎赤裸、一身焦黑地躺在15号巡逻车上。往中大医院疾驶的路上,抱着孙伟华的田野眼睛突然越睁越大,他几乎要叫出声,他看到,孙伟华的皮肤随着车辆的颠簸在一块一块地脱落,鲜红的血水不停地滴落下来。



“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马上就到了。”田野没办法阻挡战友的叫喊,只能一遍遍地劝,尽管他知道苍白无力,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车进医院,伤者直接被送进抢救室,医生一看孙伟华的伤情,根本没做任何考虑,迅速给他推了一针杜冷丁,他太需要了,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皮肤。因为医疗条件所限,当天下午,孙伟华和王昭勇被紧急转入江苏省人民医院抢救。


特大烧伤,还未过休克关


昨天上午,省人民医院副院长马剑平在通报中用了“特大烧伤”这个专业名词。



当天虽然是星期天,但院方调动了全院治疗烧伤方面的所有医疗力量,很多专家都是从家里赶来,一个专家抢救小组在短时间内迅速成立。



孙伟华95%严重烧伤经过详细检查,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孙伟华全身95%的面积被严重烧伤,其中,45%为深三度,50%为深二度烧伤,也就是说,孙伟华除了当时戴着警帽护住了头皮、下身穿了一条棉质内裤护住了裆部外,全身可以用“体无完肤”这个词来描述。



而王昭勇的伤势也不容乐观,全身烧伤面积达到60%,主要集中在四肢和胸、腹部。院方说,目前两人都没度过休克关,而这对于两名伤者今后漫长的治疗来说还仅仅是个开始。昨天上午,伤势略轻的王昭勇接受了植皮手术,手术完成得很顺利。



但孙伟华的状况目前并不乐观,由于在爆燃的那一瞬间,热浪灼伤了他的呼吸道,目前医生已切开了他的气管,为了尽可能地减少他的痛苦,专家组给他用上了“冬眠疗法”。烧伤病人最常见的情况同样在孙伟华身上发生,目前,他的头部肿如笆斗,面目全非,四肢肿胀到比正常人要“粗”上几倍。



今天上午进行大手术而烧伤面积如此大且程度严重的病人,省人民医院在以往的抢救案例中,病人的存活率几乎为零,因此医院正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院方为了完善抢救治疗方案,于7月3日夜里请来了上海长征医院和瑞金医院的两名国内烧伤科权威专家,连夜组织召开病情分析会。为了确保治疗方案顺利实施,院方又投入100多万元专门购置了治疗烧伤病人用的悬浮床。



据悉,今天上午,孙伟华将迎来一场大手术,因为他全身结痂,肌肉组织随时会坏死,极易发生感染,院方决定通过手术切掉他全身的痂皮,然后再植异体皮肤,通过植上的异体皮肤隔绝各种细菌,降低感染发生的几率,不过,一段时间内,待创口愈合后,植上的大量异体皮肤因排斥反应还会脱落。今天的这场手术费用至少在40万元以上。


“妈妈,儿子对不起您”


“儿子太年轻了,不晓得保护自己哎。”孙伟华的父亲孙进也是南京的一名警察,了解到儿子的负伤经过,孙进表示,尽管儿子这次伤得很重,但他支持儿子这种把群众的安危放在首位的壮举。



孙伟华的母亲看上去很憔悴,日夜守在病房外,“儿子还在中大医院的时候,他看到赶到医院的母亲,第一句话就是‘妈妈,儿子对不起你’。”



她在回忆起那天的景象时,眼泪止不住地流,陪在身边的几个好姐妹,拿着纸帕擦个不停,此时此刻,一切劝慰的话已是多余,所有人都在默默祝福她的英雄儿子。王昭勇的妻子孔志英显得“孤单”而沉默,王昭勇是外地人,家里还没顾上通知,而她的父母正在家里带着孩子,儿子才1岁,医院里空气不好,丈夫又在里面抢救,家里、医院,两头都惦记。



“当时我还在学校上课,丈夫单位打来电话通知我到医院。”一路上,孔志英一直在祈祷丈夫只是小碍,不会有大事,可看到脸部被灼伤的王昭勇时,柔弱的孔志英差点栽倒在地,丈夫的脸连她这个妻子也不认得了,“志英,这下我要毁容了,儿子看到我会害怕的呀。”孔志英在丈夫面前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声久久难抑。


战友同学都来了


昨天上午,鼓楼公安分局的会议室里,气氛从来没有如此凝重。孙伟华的战友来了,以前的同学来了,民警张宁没说几句,就哽咽地难以开口,只能掩面离座而去。



鼓楼特巡警大队大队长袁志刚说,自己也是上个月刚刚到任,大队巡逻出警任务非常繁重,他和孙伟华几乎没有太多交流,只有一次他们相遇在食堂,“大队长好!”孙伟华待人一向热情,临走时,“大队长,我先走了。”孙伟华跟领导、同事很有礼貌,在遇到犯罪嫌疑人和险情时却毫不手软。



今年4月20日凌晨,孙伟华根据指挥中心通报,一路围追堵截,个头只有1.70米的他只身一人将4名持刀殴斗的嫌疑人控制住;今年农历正月初七,正在巡逻的孙伟华接到“大庄村失火”的警情,他第一个赶到火场,在消防员还没到场的情况下,一个人冲进火场扛出2个液化气罐。



袁志刚到现在还记得赶到医院时孙伟华对他说的话,“大队长,当时我们要是不进去,整幢楼说不定要给毁了。”事后经警方查证,当事人家中因做生意竟然摆放了7只液化气罐。



孙伟华在警校人缘极佳,他身负重伤的消息传到省内各地后,7月3日晚上,30多名同学从各地赶来会集到病房外,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孙伟华,可他们的话听得叫人落泪:“虽然进不了病房,虽然无法替他分担痛苦,但我们代表全国警察在病房外支持他!”



据悉,这两天,裴家桥小区的居民们也自发赶到医院看望孙伟华,以表达对他的敬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