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学费再贵也得上大学!

wcm008802 收藏 7 241

有朝一日,随着身份等级制度被真正惟才是举的市场经济所冲破,附着在今天高考和大学制度上的一切腐败和不公正现象也必将灰飞烟灭,整个民族在应试教育和高昂学费上的无端耗散也必将终结。

山西榆社考生陈力(化名)高考估出600分后的一个晚上,其父陈东生(化名)服毒自杀身亡。亲人和乡邻都认为,他是不堪承受儿子读大学的经济重负才走上绝路的。陈力泪流满面地说:“早知如此,我宁愿不参加高考。我考上大学也不想上了,父亲走了,我是长子,得扛起这个家,得把弟弟妹妹抚养成人。”[详情]


类似“学费杀人”悲剧,近年来已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网易曾在去年12月6日推出《“学费杀人”全纪录》专题,罗列了2004、2005两年“学费杀人”的不完全记录。


虽然现在的大学和高考制度说起来天怒人怨弊端重重,但人们还是千军万马要过高考这座独木桥,不少家庭倾家荡产也要供孩子上大学,虽然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毕业后除了“端盘子”只能面对回家种田或待业在家的命运。一边是“学费杀人”,一边是就业寒流,一边是十年寒窗只为高考,强烈的反差令人深思。


我想起孤云先生新近一篇文章提到的事实:在美国,高等教育非常发达,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美国大约有一半左右的学生高中毕业后并没有继续上大学。只接受高中教育是许多美国青年的一种选择。因为从投资和回报的角度来说,高中学业足以使他们掌握面对社会和人生的基本知识和经验,而且许多工作机会并不要求大学学历。美国著名的沃尔玛连锁店的大多数店长,都是由只有高中毕业学历的人员充任,因为店长一般是从售货员等基层职位累迁上来的。也就是说,在美国高中毕业生进入社会并不一定会混得很“惨”,只要适当的努力,就能够得到足以过“体面生活”的工作机会和薪酬。当然,如果要跻身于所谓的“精英阶层”,一般也要具备足够高等教育学历。而国内高中毕业生除了继续求学外,只能大量进入“血汗工厂”。


孤云认为目前这种局面是整个社会的阶层流动渠道无序化所致。我理解他的意思,但我认为与其说是因为流动渠道的“无序化”,不如说是因为社会阶层流动的“身份固化”所致!中国大陆社会迄今为止还停留在一个极其落后的身份等级社会,正是因为社会阶层流动的身份固化,逼迫人们不管穷人富人,特别是社会底层的穷人不惜一切代价去上大学,否则全家人、甚至一个家族都难以获得鲤鱼翻身的机会。近些年来,大学腐败越来越甚,大学教育教学质量、大学毕业生就业状况每况愈下,大学的学费却越来越高越来越成为压在人们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但是人们对大学的热情丝毫不减,数以亿计的中小学生从小学时代开始,读书的目标就非常明确:一切为了大学!


既然大学教育面临着那么多的问题,既然越来越多的人上大学将面临着“产出低于投入”的投资亏本和尴尬,按理说,这样的大学和高考制度早该岌岌可危了。但时至今日,我们似乎丝毫看不到它革故鼎新的迹象。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一个不合理的社会身份等级制度,为不合理的高考和大学制度提供了最强有力的基础和支撑。打个即使不那么确切仍然简单的比喻:一个谎言往往要用一万个谎言来掩盖;同理,时下不合理的高考和大学制度也要通过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不合理的社会身份等级制度来支撑。


虽然从经济上的投入产出比来看,大学教育的含金量已经越来越小甚至有时呈负数,但在身份转换问题上,它却是一块至关重要的敲门砖。从农民到市民,它是这样的敲门砖,没有这样一块敲门砖,同样是工薪族,别人是“白领”,你是“农民工”;即使你腰缠百万元,也只是个“小老板”,而人家可能就是企业家。当然,也有个别身价千万亿万的富翁,不脱“农民”身份,也有“企业家”待遇,不过那种人凤毛麟角;从工人到干部,它是这样的敲门砖。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流落城市街头,是政府帮扶的对象,政府出台各种政策帮助你创业和就业;大学没毕业,同样一时没找到工作,流落城市街头,则是“盲流”,是“无业流民”,摆个小摊被人赶来赶去,是一些人、一些公权机关眼里的“犯罪嫌疑人”,必欲驱之而后快,甚至还有著名人士和法学教授呼吁恢复收容遣送制度,要把他们“遣返原籍”。


相关讨论:高投入低产出,大学生等于普通劳动者?


同样是二十啷当岁风华正茂的年龄,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前不久国家十四个部委煞有介事地要求全国省级以入省以下城市必须对大学毕业生开放户口,很显然,其他非大学毕业生自然可以“不在此列”。很多农村进城的人要想在城市拥有一个户口,以让自己的孩子和城市孩子站在公平的起跑线上,享受平等的受教育和高考权利,对不起,你的企业先连续三年每年缴一百万元税收来,或者至少买上一套政府规定面积或者规定金额以上的房子……


在一个社会,当身份歧视和身份准入成为无所不在的幽灵,人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首先求得身份的转换。很不幸,今日高考和大学教育就成了这样的“身份转换器”,乃至于其原本的培养合格公民、培养怀疑和创新精神、弥平社会断裂与鸿沟等功能却不断被淡化。有朝一日,随着身份等级制度被真正惟才是举的市场经济所冲破,附着在今天高考和大学制度上的一切腐败和不公正现象也必将灰飞烟灭,整个民族在应试教育和高昂学费上的无端耗散也必将终结。因此,探寻教育改革之路,当从社会入手,不能只盯着教育本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