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天下第一兵》谈如何创作一部吸引人的小说

夺回失去的青春 收藏 9 661
导读:就《天下第一兵》谈如何创作一部吸引人的小说

如何创作一部吸引人的小说

——与《天下第一兵》作者虎风商榷

答应了虎风兄写篇书评,却迟迟动不了笔。原因很多,世界杯的魅力让我昼夜颠倒,小说本身还没有充分展开让我感觉难以下笔,假如只是泛泛而谈,又恐有负虎风兄殷切相邀的本意。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昨晚看到了hcxy2000兄的《人生的选择》(评潭轩的《我错误的军旅生涯》),让我顿时眼前一亮,对了,书评何必一定要局限于作品本身呢?与作者探讨写作难道不也是书评的一种么?既然虎风兄不断感慨自身写作的局限,不妨把我多年阅读练笔后的一些感想与虎风兄交流。思路既开,便立刻动手拉了个大纲,趁着今晚有球赛的东风,逼出了下面这篇四不象。如有冒犯之处,虎风兄大人大量,呵呵。

一、 先来谈谈小说的文笔

一开始就抬出这个“大题目”,是因为我认为,文笔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是能否保证作品成功的最重要的前提。好的文笔,可以轻易勾起读者阅读的欲望,体验阅读的乐趣。金圣叹昔年曾有文境三界之说,今日小子斗胆,把小说的创作划分为五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心不至,笔亦不至:

这是写文的第一重境界,也是起点。有写的欲望,可心里对要表现什么却把握不定,文笔功夫不甚到家。任何人刚开始写作时都要经过这一阶段,只要有恒心写下去,一般都可以轻易突破这一阶段。在我看来,《天下第一兵》的第一卷《入伍》就大致处于这一境界,文字过于口语化,缺乏提炼,叙述的视角不时出现偏差(具体情况,在下面关于创作的细节里详细讨论)

第二重境界——心不至,而笔至:

写文的第二重境界。感觉《天下第一兵》的第二卷《下连》已臻此境,虽然主题依然略显模糊,但文字改观不小,一改初始的粗俗简陋,开始有了“小说味”,情感冲突,人物对白,都上了一个台阶,值得庆贺。但这个境界还不够,很多网络写手虽有此境界,但因为自身内涵的局限,往往驾驭不了故事情节,以至于最后草草了之,令人殊为遗憾。

第三重境界——心至,而笔不至:

创作到了一定阶段,心中渐有底蕴,会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创作中的诸多不足,所谓“眼高手低者”是也。相当多不错的网络太监作品,就是这样诞生的。咬咬牙迈过这道门槛,写手就能再上一重境界——

第四重境界——心至,笔亦至:

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尺方素牍,纵横自如。文境至此,足可开帮立派;风格样式,自是卓然成家。举凡网络实体界的知名作家写手,大都臻此境界。经过多年的练笔和退稿的磨难,能臻此境界者,多为意志坚定之辈。然此境亦为困境,惜乎作者芸芸,误认为至此文境即为大成,终生受困于此者,概莫能数。

第五重境界——心不至,笔亦不至:

虽和第一重境界貌似重复,却全然不可同日而语,是为文学创作之化境。心手皆不能至,概因心有穷,笔力亦有穷。白描素画,是为作一弦歌;酌文阅卷,自然知其雅意。于文字之外见其精神,得其韵味,行文至此,方臻大成。回顾文史,能当此境界之作品,多为一时之作,即使文学大匠,也只是妙手偶得之。

不知所云地拉扯了一通,不过是想让虎风兄明白,小说的创作,绝对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任何一个名家,是一下子就能达到第四乃至第五重境界的,列出后三境,是为了督促虎风兄能更上层楼,呵呵。

那么,如何逐步提高自己的创作境界?这就关系到小说创作的技巧问题了。

二、 谈谈小说创作的技巧

如何能让一部小说吸引人的同时,让人在阅读过程中有所思考?这显然要牵涉到创作的技巧问题,那么,有哪些方法可以让小说阅读起来更抓人呢?曾有网络作者归纳了技巧十法,我取其能结合《天下第一兵》者,简述如下:

1、 “横切悬念,倒叙事件”法

这是指作者为避免平铺直叙,在小说首段就设置提挈全篇、笼罩全文的悬念,故意给读者造成疑团,以激起读者产生兴趣读下去。

以《我错误的军旅生涯》为例,题目就设置了一个巨大的悬念,错误——为什么是错误?小说开头就塑造了一个无奈入伍的文学青年,这样一个怀着不纯目的而入伍的家伙,能在军营里一路走好么?这就叫作“切入悬念”,下面就等着作者“倒叙事件”——读者也就非读下去不可了。

具体到《天下第一兵》本身,就是寻找一个更好的写作楔入点,一本相册,或者一份人物访谈(比如对程队这个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兵”的访谈),都可以作为虎风兄你回忆的源起,比直接进入,效果可能要更好些,使小说避免了平铺直叙。

2、“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法

世界艺术大师卓别林曾有一句名言:“我总是力图以新的方法来创造意想不到的东西。假如我相信观众预料我会在街上走,那我便跳上一辆马车去。”(引自《卓别林——伟大的流浪汉》一书),这就告诉我们,创作结构要巧,首先要“出其不意”,这是第一步。但更重要的,是所叙述的情节,必须在情理之中。所谓情理之中,是指这种“出其不意”,与小说中人物性格的发展合拍,合乎客观规律,合乎生活逻辑。它不是荒诞的,不是臆造的。既曲折离奇,又要理所当然。

《天下第一兵》到目前为止的公开章节,可以说符合了情理之中,但似乎是过于平淡了,象一部老兵回忆录更多过于象一部小说。这是采用第一人称视角所必然带来的副作用之一,因为作者被主角的视角和感受所局限,无法展开来写,主角固然是形象丰满了,但故事情节显得单调,主角周围的人物塑造显得苍白。后面的vip章节还没有看,听一个朋友说主角终于遭遇到了入伍以来的最大波折,这说明虎风兄你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小说来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如果仅仅是真实地还原,恐怕是远远不够的。既然已经要出奇了,那么要小心的就是情节的合理性了,这需要作者精心的构思。

3、 “一箭双雕,一点两面”法

作者在写小说的过程中,就象一位舞台剧的导演,常常要指挥舞台上的角色运用这样或那样的道具。好导演会利用这个“道具”,不只让一个角色,而是使许多角色与这个“道具”有关系;不只让一方,而是让矛盾的双方都与这个“道具”打交道。这样,就可以从这个“道具”身上挖掘人物心灵世界,揭露生活的本质。

结合《天下第一兵》的创作,兵们的“提干”就是这样一件很好的道具,几部优秀的军营小说,火爆如《兵王》,平淡如《流年似水》,都很好地运用了这个道具,起到了深化人物形象的作用。但《天下第一兵》对于这个“道具”似乎运用的还不够,没有把兵们的竞争很好地体现出来,叙述的精力更多地放在了主角的训练上。下连后终于出现了一个算是反面人物的代表高山,可惜作者轻易放过了这个人物,只有在后面当主角面临进入教导队时,才让高山又重新冒出来一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人物形象的丰满,必须要有一个互动的过程,而作品中,这样成功的互动实在太少了。沈老兵算是作者塑造得比较成功的一个形象,就因为他与主角几次的互动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作为一部小说来讲,能塑造出让人过目难忘的反面角色,同样非常重要。

4、 “欲扬先抑”和“欲抑先扬”法

这是一种相当常见的创作技巧,但很实用。作者把自己准备着力表现的人物,不妨先压一压,就如伸出去打人的拳头,先缩一缩。这样,击出去,更有力;而准备贬低的人物,则不妨先让他“威风威风”,然后让他从“威风岭”上掉下来,便“摔”得更惨。这样的写法,最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欲望,在一抑一扬的转换过程中,产生独特的阅读快感。

《天下第一兵》里的主角实在是太幸运了,一入军营就得到了程队的赏识,让主角一路走得很顺,甚至还逐渐产生了自满的情绪,这从虎风你的叙述里可以清晰地感受得到。作为回忆录来说,这样的写法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可能忠实地记录了虎风你当年的心理历程,但作为小说,就显得不够富有戏剧性了。文似看山不喜平,很多读者会因为剧情的平淡而丧失了进一步阅读的欲望,往往等不到剧情的柳暗花明之时就已经放弃了,这对于一个认真创作的写手来说,将是很遗憾的一件事。

写作技巧关系到一部作品的可读性,因而是必须要有所把握的,如果能结合剧情和人物的需要,熟练地运用前人总结的技巧,会使作品的可读性有一个质的飞跃。

写到这里,肚子的存货似乎已经不多了,真是有些羡慕hcxy2000兄的博学与文采,洋洋洒洒,信手拈来皆文章。关于创作其实我也是一个门外汉,班门弄斧未免有些贻笑大方了,不若就此打住。有些对作品具体的想法,留待来日再细细评述吧。

2006年7月9日凌晨

草就于世界杯三四名大战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