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英国高等法院的判决说起

hcxy2000 收藏 9 261
导读:[原创]由英国高等法院的判决说起

这几日讨论区两篇文章比较火暴,一篇是“云大风轻”兄的《浅谈抄袭》,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1385125_1.html一篇是“江南疯子”兄的《由铁血网“文抄公”现象想到的》,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1385714_1.html

两篇文章不约而同地说到了一个问题或者现象,就是作者写作时对他人文字的使用。

在展开讨论以前,我们先看看BBC的以下消息:

“2006年4月,英国高等法院裁定,作者丹•布朗没有抄袭《圣血和圣杯》,这一判决完全是“意料之中”。因为概念是没有版权的,任何抄袭的指控必须建立在表述这一概念的方式上。在这一案件中,原告称,《达芬奇密码》一书采用了《圣血和圣杯》(The Holy Blood and the Holy Grail)一书的主题构思。虽然法官说,布朗采用了《圣血和圣杯》一书的某些语言,但他驳回了原告的抄袭指控。”

对于这个判决,业界认为他的重大意义,就在于“概念是没有版权的,任何抄袭的指控必须建立在表述这一概念的方式上。”这句话。

我一直记得,我中学一位曾经当过“臭老九”的老师,某一次在课堂上给我们讲的一句话:“天下文章一大抄,全靠浆糊和剪刀”。

话虽然戏谑,但是现在一想,却觉得正确无比。“抄”,抄什么?抄文字表述,当然时应该被批判的,可是如果“抄”的是概念,“抄”的是技巧,“抄”的思想,“抄”的是文体,“抄”的是文风,你能说作者还是卑鄙小人吗?

从西周的礼官采风,有了《诗经》,从曹氏三父子的四言,有了南北朝的赋,唐朝的诗、宋朝的词,元朝的曲,甚至你能否定诸子百家的理论不是“抄”来的?

所以这种现象我认为由必要认真讨论一下。

其实我认为所有的文章,已经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相互的作用影响。这种影响,都归纳于一个字“抄”。当然其中还分什么“借用”“引用”“改编”“创造”等等。

人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也不可能有两个人完全一致的生活,但是不代表有完全相类似的生活。同样,所谓的写作,是作者通过文字的组合,想向读者展示自己的某一种思维,思想。而这种过程,必然涉及作者本人的生活经历和世界观修养,以及本身的写作能力。

各种作品中主角、配角、跑龙套的,都是作者创作的,和人的生活没有复制但是有相似一样,这些人物、事件、环境、心理活动虽然不一致却也有相似的地方。

是个人,他就必然在有意无意之间都在学习,而作者当然是人,所以他也无法避免这样的过程。而这样的过程,对于写作是至关重要的。

每当作者感觉到某一处描写自己很不满意的时候,他会怎么办?我想不外乎几种办法,一个是请有关系的熟人修改,一个是借用已经有的其他作品的相似描写。

对于第二种方法,好的作者,不是生搬硬套,而是进行加工,把这种借用,加工成自己的东西。比如,台湾作家琼瑶,子阿她的作品里,大量引用了唐诗宋词,我们每一次看,都觉得似是而非,仔细翻看资料,才知道这个家伙原来把几首诗词剪辑成一首。当然这个样子的剪辑,并不是胡乱而为,有时候更能表达作品的一种氛围。

另外的一种加工,是广大作者普遍使用的,那就是直接“引用”。但是当“引用”不注明出处的时候,就变成了“抄袭”。事实上我不是太同意《现代汉语词典》对于“抄袭”的定义。

《现代汉语词典》对于“抄袭”的定义是这样说的:1、把别人的作品或语句抄来当作自己的。2、指不顾客观情况,沿用别人的经验、方法等。

我同意第一个解释,但是我认为第二个解释少了“作为自己的经验、方法等”几个字。少了几个字,意思可就完全变了。

比如《射雕英雄转》里面,黄蓉面对书生时用的嘲弄、对联、元曲等等情节,实际上,这些内容并不是金庸先生自己的:

黄蓉问:“七十二人中有老有少,你可知其中冠者几人,少年几人?”这一段的描述内容,其实来自于北齐优人石动筒问国学博士的那一段话。

那个谜语,来自于《续太平广记》里面,明隆庆辛未会试,江阴袁舜臣赴京赶考时题诗于灯笼上的灯谜。

两个对联,前者出自《评释巧对》卷六,后者出自《古今谭概》中记载的明代状元唐皋出使朝鲜,其国君出句,唐皋对以下联。

至于那个讽刺孟子的歪诗,更是出自冯梦龙的《古今笑》记载的:“李太伯贤而有文章,素不喜佛,不喜孟子,好饮酒,一日有达官送酒数斗,太伯家酿亦熟。一士人无计得饮,乃作诗数首骂孟子,其一云: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必纷纷说魏齐?”

说实话,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里,对于金庸的这些描述,感到很新奇,大为佩服。后来无意中看了冯梦龙的《古今笑》,发现了上面的内容(说明一下,冯梦龙的《古今笑》其实是一个“汇总集”,上面的典故它都有收录),心情很是不爽,为什么呢?因为金庸没有注明出处,搞得现在大家都以为是他的原创。

初中的时候,看的当然是盗版,对于书里面没有注明出处,也认为是自然的,可是当1994年5月我千辛万苦购买了三联书店出版的《金庸全集》里面,依旧没有注明出处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非常愤怒。

是的,非常愤怒。

他的这一行为,算不算“抄袭”呢?各位自判。反正我是认为他属于“抄袭”。

偶尔的瑕疵当然不会掩盖作品的伟大,尤其是大家对作品的认可在前的时候。所以说如果金庸注明了出处,尤其是如此经典的引用的出处,那真是太完美了。

如此,我们能说这样的引用不好吗?当然不会。

第三种加工方式,就是“模仿”。模仿是初学者的必经之路。我们当年上学的时候写作文,又有哪一个不是从模仿开始的?甚至到了高考作文,也是这样的。要不然为什么每一年社会上都会有什么《高考满分作文集》一类的书籍出版流行?

几十年前,在香港和台湾,大量出现的武侠小说,你能说她不是在相互模仿吗?梁羽生模仿《七侠五义》的格式,金庸模仿历史小说的模式,古龙模仿西方侦探小说的模式,陈青云模仿《蜀山剑侠》的模式,更有温瑞安模仿古龙和金庸混合的模式,难道说你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对吗?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虽然“会吟”,可毕竟还是他人的作品。我们提倡初学者模仿,但我们更希望模仿以后好的结果。

前面讲过,“模仿”是一种学习的过程,并不是“创作”过程,在模仿中探索,在模仿中提高,在模仿中形成自己独有的内容,这才是“创作”的第一步。这也是每一位作者成长的过程。

我们当然鼓励上面讲述的,关于“抄”的模式,我们同样也理所当然地批判“抄袭”、“剽窃”、“照搬”、“剽袭”等下三滥的关于“抄”的模式。

对于后面的下三滥的关于“抄”的模式,我这里不准备详细说,因为已经有无数的例子对它们做了无情的批判,最近的一例就是网上爆炒的“花儿乐队”的抄袭行为。

把他人的成果,据为己有,它所带来的后果,就是把他人的荣誉,据为己有。“冒领军功”是整个人类社会所共同谴责的,而这种谴责,贯穿于整个自然界,贯穿于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开始的整个发展历程。

所以,对于作者,我们应该提出忠告,而作者本身,也应该时刻保持清醒,对于他人作品,自己应该怎么用,必须慎之又慎。

最后,我也要说,在这篇文章里,我同样也运用了一些的“引用”的手段,注明了出处,算不得抄袭。

全文结束。

题外话:写完以后再看一遍,似乎是回到了中学时代写议论文。18年没写过了这样的作文了。感觉还可以。不过我的老师在的话,她最多评个“优”,似乎我永远得不到她老人家的“优+”。这篇文章也算是祭奠我的这位对我影响异常之大,甚至超过父母的老太太吧。愿她老人家在天堂过得快快乐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