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第一篇(传奇前篇)—神秘三尊

“传奇”第二篇——英雄的诞生


随花西远,天国花园。自从离开比奇省后我心情深感疑重,我怀疑人心的堕落,怀疑三尊的传说,甚至于怀疑我这片大陆上是否还有正义。在人类理性与理想上复盖着的这一层厚厚的贪财贪婪是否能揭除呢?


重新慢步走入丛林,太阳的光芒穿过丛林树枝零零星星的射在我的身上。早上的森林空气真是新鲜洁净,不带任何一点的混杂气息,在这样明媚的早晨,我打了个懒散的动作,昨天的不快之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重新拿起我的锄头去寻找金矿,作个有钱人。今天的人好多啊?从我面前连续不断的经过了几十个人,都是向着同一方向行径的。我感到奇怪,也随人们一起走,没多会,就来到了一个气势磅礴的巨大山洞前,洞口上方赫然写着四个醒目的大字“尸骨全洞”,我大喜,终于找到了我梦寐以求想到来的这个地方银杏山谷的尸骨洞。我豪不犹豫的拿起锄头就进入了山洞,一进山洞,阴森恐怖的气愤袭卷而来,黑黑的洞壁上的几盏昏沉的燃油灯没有半点生气,更吋托了洞内的可怕。远处传来了僵尸怪异的骨肉磨擦的声音,蝙辐拍大巨型翅膀的风声和杀人毒蝎子的怪叫,还有几个战士被杀死那一瞬间的哀叫。


但我没想这么多想,毅然拿起刀和工具冲入洞口纵深地带。刚没走几步,就看到和我一样的一些低级英雄在慢慢做矿工挖金子赚钱,冷不防还会出现几个尸骨未寒的僵尸出来取你小命,所以我不敢怠慢,边挖矿边观察四面是否有敌人来袭,正当我挖的起劲时,有个穿着打扮豪华身穿黑色铠甲的中年武士大步风尘仆仆的来到我面前,开口就说:“喂,这是我的地盘,你走开,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我当时一听就火了,凭什么?这又不是你家,大家都可以为什么我就不行?我当时就反驳,他一听顿时恼羞成怒,拔出一把巨大的裁决之仗对我面前挥舞。转眼间他失展了一套极快的攻杀剑术,我迅即已一招诱惑之光将剑气引开,随后开起魔法盾自卫,但对方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我怎么躲也还是遭到他的打击,随后他又出了一招刺杀剑术,我小腿被刺了一刀,还没站稳,他又以一招野蛮冲撞将我撞了个四脚朝天,最后他一声狰狞的笑声,身体外冒起一股烈火,我一看,顿时就知道他想出那招法师的必死记“烈火剑法”(能够召唤火精灵附在剑上,从而造成额外伤害)我见势不妙,遂拔腿就往外跑,但是他好象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两眼喷火的在后面穷追不舍,在我逃跑的时侯我转头看了一眼他的腰牌,上面写着“龙城飞将—乔戈里。”


龙城飞将—乔戈里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会如此霸道!!!我真想和他来场一对一的决斗,但我深知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与此等高人相拼,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完,我随便以一招雷电术将其定于原地一秒钟,在从包包里那出那仅存的一个地牢逃命卷快速的逃离了这个事非之地。很幸运,刚逃出来就飞进了比奇城,要是飞到哪个角落的话还得在花时间跑回来,这点足力总算可以省了。走到小溪桥上,看到很多人在招收徒弟,我也很感兴趣,就前去打听,原来作人家徒弟的师傅会带着去练功,还有钱那,真有这种好事?那我也去试试。很快,我找到了一个理想的人,他叫燕双鹰,看穿着打扮决对是个富有的家伙,拿的武器也是最好的屠龙刀,碰到这样的师傅真OK了。我慢慢走到他身边,故装不懂事的问他:“你好,我想拜师学艺,将来杀尽兽族,请收下我吧!”燕双鹰转过头来,看到一身破烂衣服的我,皱了皱眉头:“你多大了,想要学艺可以,但我有话在先,将来你不能拿着高武功就以大欺小,”我一听,当然是满口答应啦!随后我马上以拜师的传统礼节仆獤一声下跪珂了三个响头:“师傅大人在上,请收小徒传奇三拜,一,二,三。”


燕双鹰见我如此有诚意,当时就心猿意马,神昏颠倒了:“呵—呵—好徒儿请起,见你如此真诚,为师就赐你法名‘紫霞郎’,今后就在我的门下专心习艺,别辜负为师的一片苦心啊,来来来,先给你点生活费买东西吃去,”随后他在我的钱包里塞了五万块金币,我当时真乐死啦,总算也成有钱人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没等燕双鹰师傅在次以师傅高帽自居,我就跑开了,展转了几家店家,买了不少药材,衣服,兵器和防卫武器,把身上的破烂装备焕然一新,穿着刚买的装备走在比奇街上有种难以言欲的心情,又兴奋又新鲜。这时,我来到了一家客寨,里面的人不多,但多数是高手。我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在我对面坐着四个人,他们正在商讨攻城大计,只听一个叫扬小七的武士对其他三个人说道:“奇有此理,我们影子军团建军三十年,可却总是屈人漓下,沙巴克之主现被新建的一支叫铁血军团的新组织霸占了,城内还发布公告,不准外军团进入,只准本军团的成员可随意而来去,把我等视做什么人了!!!”一个穿法师道袍的占士拍案而起,大哄道:“我宋海丰英雄一世,却被此等后学之士所欺,真气煞我也,虚竹,老扬,你二人也是老影子了,怎么不说话,难到就干心这样被人当鸟耍???”这时虚竹慢慢的站了起来:“阿弥驼佛,善哉善哉,出家人不好勇斗狠,和气为贵”老扬一听,立马站起来:“虚竹师傅,此言差矣,我等向来不与任何军团争一时之长,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人家现以爬到我们头上来撒尿了,士可忍,殊不可忍,该出手时还是得出手啊,老大缥缈虚影就是因太为人谦和,而变得人人以为我等好欺,”“就是,老扬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我们这就去找老大缥缈商讨反击大计,”宋海丰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去,扬小七见状,摇了摇头,付了帐也和其他俩人一起走了。


我在这一刻感受到气氛的严肃,风逸狂,倚天笑,隐隐觉得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