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高考也许是我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虽然高考的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是回首那一段时间,那样的生活方式却让人很难忘。99年高校扩招以前,大家基本上都是谈高考色变,也天真的认为高考的成功与失败就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我所在的中学是整个城市唯一的一所省级重点,同时我们那一届又是第一次单独招生的生源。所以,几乎所有老师和学校领导都对我们抱着很大的希望,当然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中,我们自然没有让他们失望,平均每个班都超过90%的入学率,重点大学的比例也是历年来最高的。我不算是成绩优秀的,在那个时候自己梦想着去好的学校,可是很快就发现这些学校的分数线和我能够达到的分数线还有不少的差距,所以接下来就是在苦苦思索自己的未来,是选择地区还是选择专业,但是结果却是非常有戏剧性的,既没有选择地区,也没有选择喜欢的专业,来到一所普通大学。

在高考前的那一段时间,也许是因为我自己的成绩高不成低不就,所以高考前并没有很大的恐惧感,只是有些来自父亲的压力和母亲的期待。即便是这样,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同学和老师的极度压抑的气氛,似乎即将到来的高考就是将人分往天堂和地狱的评判,不过依照中国的教育制度也确实如此。

感谢上天,1996年7月的7,8,9上午在我们考试的那几天,天气很凉爽,这个对每个人的发挥都有很大的帮助。当我拿到第一张考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在即将完成答题的是否看到试卷抬头“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的字样的时候才有了一丝高考的紧张。5张试卷决定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命运,也决定了周围很多帮助我的人的生活。

说实话,我非常不喜欢高中生活,因为繁重的考试和学习将自己的所有时间全部占据,我觉得自己在高中唯一的非学习收获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踢足球,并开始看足球,进而在大学里有了自己的爱好。高中里的同学关系也似乎很冷漠,因为大家的目的都很明确,高考!所以10年后的今天,很少有高中的同学组织活动或者经常保持联系,现在想想,我的高中同学中只有ZX还有过联系。也许是因为我的交际能力太差了!

为了高考这个目标,不仅仅是学生就连老师也使无比的紧张和压抑,因为老师的收入与升学率是直接挂钩的。老师也是人,不会像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他们也希望通过提高升学率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可惜在这漫长的应试教育模式中,老师们也总结出了一系列的工作方法,而这些工作方法是牺牲不少学生的未来作为代价的,比如很多老师在发现有些学生考上大学有困难得时候会很自然的放弃对这些学生的教育,转而把注意力和精力放在那些临界的学生身上。如果按照现在我所在的这家公司的管理制度来看,这个就叫做渎职,说严重点就是误人子弟,可是这就是我们高中的潜规则,老师也很无奈,或者说这个社会在任何地方、任何时机都回淘汰一些运气不好的人。

从99年起,也就是我们上大学三年的时候,国家开始扩招并开始收钱(其实在我们那个时期已经开始收钱了)。不幸的是这几年的教学质量却严重下滑,更加不幸的是仍然有很多人把高考看作人生的分水岭,结果现在铺天盖地的在报道各个大学的毕业生应该理性面对就业压力。国家在大学的各种投入,每年上千亿;各个家庭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本拿出来培养一个大学生,现在却面临着“理性面对就业压力”,也许是学生和家长们不理性了,但是我倒是很希望国家不理性一次,毕竟每年的教育投入并没有达到必要的成就。

我的高考已经过去10年了,10年,弹指一挥间。现在的高考已经变更到了6月的7,8,9三天,依旧有不断的人从高考这座桥上掉进水里或者安全通过。只是掉到水里的人发现水并不会把人淹死,过了桥的人发现前面还有更多的桥要过!

祝福每个参加过高考和将参加高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