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长篇连载  烈火  第一章上

zlfmhl 收藏 25 406
导读:[乌龙山原创]长篇连载  烈火  第一章上

当人类完全进化掉了自己的躯壳,只以意识状态游荡在宇宙的各个角落,光速不再是理论上的可能。人类生存的重点已经不存在繁衍生息的问题,因为永生早就成为现实。不过即便这样,我们仍然有一种无法克服的疾病,那就是----神经病。

--------以上是我的疯言疯语,以下也是。


21:55分,离画展大厅关门的时间还有5分钟。展厅里面只剩下稀稀拉拉不到 10个人,其中大概8个都围在同一幅画的前面。这幅画的名字叫《生命的尽头》,画的是一个被雾气笼罩的小镇子,作者是谁已经无从查证。关于它的来历大概传说着十来个版本,不过大体上都说是一个出家人圆寂前画了这幅画,并在里面注入了自己的精神。由于它的神秘,这几年被炒的沸沸扬扬,身价倍增,是这次画展的主打作品。

这个时间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一定是真心喜欢画作的人,又或者被传说深深迷住,一心想从画里面探索一个究竟出来,大家全都聚精会神的凝视着这幅画,偶尔和旁边的人小声议论点什么。

胖子也跟着众人挤在这幅画的前面,不过他时不时打个哈欠。东瞅瞅,西瞧瞧,心思全然没放在画的上面,到象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21:57分,一个清洁工打扮的人从卫生间里出来,不经意地向胖子看了一眼。胖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活动活动脖子。这时大厅的广播开始清场:“今天闭馆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22:00保安系统自动开启,请大家立刻离开大厅。谢谢您的光临,欢迎下次再来。”

人们差不多一起发出了惋惜的声音,可以看出,所有人都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听到了广播,没有办法,只好依依不舍地退场。胖子跟在最后,笑嘻嘻地走到门口,来到一名保安面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辛苦啊,这一天恐怕你累得够戗吧。”那个保安看胖子满脸笑容,和蔼可亲,于是回应到:“可不是,站了一天,腿都该折了。今天是画展最后一天,人出奇的多啊。”

“呵呵,不容易,不过马上就可以歇歇了。”胖子边说边往门外看去,只见一辆武警的军车徐徐开动,越来越远。

“一个礼拜了,主任天天特意嘱咐,千万别出漏子,要不所有人加在一块也赔不起,呵呵,”保安笑笑:“幸好这就过去了,一点乱子也没有。”

“了不起,一看兄弟就非常敬业,累成这样都没有怨言。不过我保证,以后你再也不会这么辛苦了。”保安还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正要开口询问,突然看到胖子手里多了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他吃惊地张大了嘴。胖子手疾眼快,没等他发出任何声音,对准心脏就连开了三枪,他的身子一阵扭曲,然后象一滩泥一样委顿在地上。

胖子扭头转向门口另一端的保安,只见那个人目光呆滞,没有任何反应。

“他奶奶的,速度到快得很,”胖子把枪往腰里一别,继续说道:“石头快出来吧,时间差不多了。”

“哈哈”一个笑声从那人身后传来:“我比你还早了半秒钟呢。”那个人的身体应声倒地,露出了躲在他身后的清洁工。

“看把你手痒痒的,连我的活都抢。”胖子说。

“怎么就是你的,老大吩咐过,叫我四处照顾着点,看谁干活吃力就帮一把。我看你要完蛋,随便一出手就帮你解决了。”

“切,我会完蛋?下辈子也不可能。本来打算等你遭了难拉你一把,既然这么说,我只好见死不救了。”

石头笑着回答:“估计你没机会了,象我这么机灵,从来都是我救人,不用等人来救我。”

胖子也笑笑:“你就吹吧,到时候牛皮吹破了你哭都来不及。”低头看了看表,一手拉住石头,接着说:“门要关了,我们站在门外说话。”

两个人出了大门口,几秒钟后,大厅的灯光一起熄灭,大门也‘吱呀呀’慢慢合拢,胖子问石头:“别人都准备好了么?”

“没问题了,林子和137十分钟以前就进了监视室,估计录象带已经消灭完了。小心和杀手正在查看这里还有没有活口,就等到小狼破坏了他们的保安系统,我们就可以大模大样的把画取走,明天早晨才会有人发现。”

“这样最好了。” 胖子点了支烟,悠闲地抽了两口,“咱们给小狼掐掐表,老小子吹牛说一分钟就可以搞定,要是超过一分钟,回去一定羞辱他一番。”

石头嘿嘿一笑,说道:“我猜一分钟他肯定不行,这次又落下话把了。”

“他的话把多了,估计老小子脸皮跟这个玻璃差不多。”说罢敲敲展厅的大门。

两人朝左面大街望了望,远处十字路口只剩下黄灯一闪一闪,没有任何动静。

“这幅画今天你看了没有?”石头把话题转开。

“恩,看不懂,左看右看就知道里面画了个小庙,有几个人飘飘荡荡的好象鬼。”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老大看上的东西应该不会差。他说如果这次能得手,以后我们就可以洗手不干了。”

“恩,老大从来不开玩笑,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是真的。你看今天的这个场面,连武警都出动了。”

“保安人数是平时的三倍,系统也是最新更新的。”

“哼哼,自从出来跟老大混,大买卖做了也不下十次,每次都顺风顺水,连一个弟兄都没损失过。这些狗屁保安再多三倍也还不是一样,费几颗子弹而已。”

“呵呵,一来是老大调度得当,二来有伊万那小子作狗头军师,三来有胖子这种猛将冲锋陷阵,自然是手到擒来,毫不费力。”

“四来有你这个机灵鬼油嘴滑舌,他妈的,这个马屁应该当着老大的面拍。”两个人嘿嘿地笑在一起。

这时对面街角一辆面包车急驰而来,胖子扔掉烟头,一挥手,“车来了,我们准备动手。”随着话音展厅的大门砰的一响,向两边分开。胖子还是没忘了看表:“他妈的,两分半,这条死狼。”

面包车‘嘎’的一声停在台阶下面,车上又下来两人,他们是马克己和红色代码。胖子冲他们点点头,转身大步向展厅中央走去。

大厅里的灯光重新打开,从东西两个角落走出来四个人,自然是林子他们几个,看到胖子等人,伸手做个OK的手势。胖子走到那幅画跟前,并没急着把画从墙上摘下来,掏出一根电笔在画框上来回试了试,见没什么问题,双手抓住把画从墙上摘下来,众人一声欢呼。胖子举起画大声说:“走,我们回家给老大报喜去,哈哈。”大家起着哄朝门外走去。


锄奸面前放着一杯刚刚沏好的西湖龙井,打开茶杯的盖子,一股清香随着水汽慢慢升起,他很喜欢这感觉。就在香汽和水汽同时扑面的刹那间,可以产生一种平时绝不会有的平和,这种平和使他有一秒钟的时间忘记一些烦恼。

能够坐上今天的位子确实很不简单,当初和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早已伤亡殆尽,想起这些不免有些伤感。他常说自己吉人天象,有几次都被逼到了绝路,命悬一线。所幸老天在这个时候总给他一丝生机,加之他为人十分机敏,每次都把机会牢牢抓住,否则乌龙山老大的位子恐怕早就换人了。当然除了运气,他的能力也毋庸置疑。把这群桀骜不驯的家伙紧紧聚在自己周围,即使有些摩擦也被他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及时调解,从没有发生过大的不愉快。

锄奸下手坐着的是伊万,他的性格死板得就象乌龙山的帮规,从来不苟言笑。金丝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倒是深邃而又智慧,与他呆板的表情有些不相称。他的思维极为周密,经他手制定的计划从没出过差错,是锄奸的一个得力助手。

小狼是山上的电脑专家,号称天下没有进不去的系统,没有黑不了的网络,此时正悠闲的翘着腿玩起了连连看。身旁坐着他的老婆颓废,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发起飚来,连锄奸都要让她三分。从小学过几下散手擒拿,单人格斗被大家一致推举为山上第一,三天不打劫手就痒痒。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大家死命地把她拦下,就算是挺着肚子也得跑到一线去。只要她在场,亲手把画从墙上摘下来的差事是绝对轮不到胖子去做的。

楚云飞和423两个是刑堂的正副主管,在担任这个职务之前,他们暗地里较劲较了几年,都想把杀人最多的头衔抢到自己名下。不过几年下来谁也没能赢了对方,反而不由自主地沾上了满身杀气,普通人即使对他们并不了解,离他们近了也觉得不寒而栗。所以山上的兄弟在违反帮规之前,想起两个人的心狠手辣无不胆战心惊。自打他们上任以来,违反帮规的事情骤然降低了七八成。

会议室的角落还坐着一个年轻人,他和伊万一样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戴整整齐齐。和刑堂的两个主管相比,少了几分英雄气概,却多出一些清秀文雅。他是山上最近招收的一名兄弟,名叫云大风轻。去年刚刚拿下了剑桥的管理学硕士,在山上他的学历应该是最高的了。尤为难得的是他自幼受着家学的熏陶,对古玩字画颇有研究。十五岁时出国留学,八年间游遍了欧美各大博物馆,对里面珍藏的身价上千万的艺术品无不细细品味。一般的赝品他只要用眼角一瞥,就可以分辨得清清楚楚,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个制造赝品的一流高手。

乌龙山表面上是一个网络公司的下属单位,养着几个写手给主公司提供原创文章。实际上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黑社会帮派,帮主以下设立四个香堂,除了前面说过的刑堂,还有财务公司,负责赃物出手,马克己任主管;培训部,负责传授新来的兄弟一些必要的技能,由颓废担任教官;人才交流中心,主要职能是招收一些具有特殊才能的人上山落草,负责人是137。由于山上人才济济,这几年着实做了几比大买卖,实力非常雄厚。

锄奸压了一口茶,环顾一下围在会议室大桌子周围的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出动了大批人马之后,他心里总有一些不塌实,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可是从没有过的现象。风风雨雨十几年,大场面也见过几次,哪次都可以气定神闲,即使最危险的情况也没有丢过风度。

“莫非已经老了?”锄奸心里想。张开手掌,伸出五根手指。他的手仍然稳定而有力,就象他自己一样,任何打击也不放弃信念。“绝不能在手下面前表现出一点紧张。”他提醒自己。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了胖子的声音:“老大,我们得手了,马上就可以回家。”

“哦,有什么麻烦没有?”

“没有,一切顺利,兄弟们下手都麻利得很,什么漏子都没有。”

“那就好,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这次可不比往常,千万不能大意了。”

“知道了老大,放心吧。”

锄奸挂了电话,抬头看见屋里所有人都看着他。他清了一下嗓子,说道:“胖子他们该回来了,楚楚你去公司门口接接他们,顺便看看留没留下尾巴。”

楚云飞答应一声,站起身走出会议室。会议室的门还没关好,锄奸的秘书淡烟微雨从外面进来,她只有不到二十岁的年纪,长相清秀。进来后伏在锄奸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只见锄奸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买主已经来了,就在楼下的大厅等着呢。”锄奸对大家说。

众人听见,齐刷刷地抬起头。

“这好象不合规矩吧。”423说道。

伊万向淡烟微雨问道:“来了多少人?”

“只有一个女人,没有武器,她自称叫桂树阴影。” 淡烟微雨回答。

“恩,你先安排她去接待室,告诉她货现在还没有到,等到了马上通知她。”伊万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 淡烟微雨答应着出去了。

伊万看着会议室的门关好,扭头向锄奸问道:“大哥见过这人没有?”

锄奸点点头说:“见过,就是她和我谈的生意,当时林子和137也在场。”

“这个事情有些奇怪,就算她不难知道我们动手的时间,不过这么心急的也很少见。”伊万沉思了一会,又说道:“应该告诉胖子,让他们今晚先别回来,把画拿到别处去。”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又一次打开,“大名鼎鼎的乌龙山就是这么对待客户的么?今天可是领教了。”众人随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女人站在门口,神色冰冷,尤其是那双眼睛冷得几乎可以冻冰。

淡烟微雨神色尴尬的在她后面,说道:“她非要来这里,我拦不住。”

423腾地站了起来,掏出枪对准了那女人的太阳穴,说道:“如果客户不懂礼貌,我们也不会太热情。”

“呵呵,好厉害的刑堂主管!一世威名,原来只会用枪来吓唬女人。”

“女人也分很多种,只有傻子才会当你是普通女人。今天不把来意说清楚,恐怕你走不出这个门。”423毫不客气。

“哦?我的来意还不够清楚吗?谈好的生意,你们替我偷画,今天我就是来取画的。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主管大人。”

“哼,我们好象没见过面吧,不用介绍就知道我是谁,看来你对我们了解得很啊。”

“我要雇你们做事,不了解清楚怎么知道你们能不能胜任,这是人之常情。莫非主管大人经常叫不认识的人替你做事?那可有点危险啊。” 桂树阴影把头又转向锄奸,“你说呢?老大先生。”

锄奸冲423摆摆手说:“把枪先收起来,我们是主人,理应让人三分。”

桂树阴影得意地冷笑一声,说道:“老大就是老大,比什么狗屁主管要有气度得多。”423因为锄奸发了话,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收了枪,回到座位上。

锄奸继续说道:“不过礼让归礼让,必要的规矩还得遵守。在搞清楚阴影小姐真正的来意之前,那幅画还是由我们保存几天的好。”转向淡烟微雨:“你去给胖子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他今晚不必回来了。让弟兄们痛痛快快地玩一宿,想去哪里都可以,明天我去给他们付帐。”说完掏出手机扔给淡烟微雨,会议室里是没有电话的,一来时间紧迫,二来也是故意在桂树阴影面前打这个电话,好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

没想到桂树阴影一点也不在乎,顺手拉把椅子过来,大咧咧地坐下,用鼻子说道:“哼,时间刚刚好,如果早一分钟的话也许能打出去。”声音很小,众人都没注意到。

淡烟微雨拨通号码,把电话放在耳边,几秒钟后她迟疑地抬起头。不过很快就换了另一种表情,对着电话说道:“喂,胖子吗?经理说今晚不让你们回来,可以随便去玩玩,明天他去给你们付帐。”又几秒钟,她用非常严肃的口气说道:“经理就是这么嘱咐的,你少问这问那的。”说完毫不犹豫地挂上电话,快步来到锄奸跟前,俯身把电话还给他,两个人的距离非常近。

桂树阴影有点诧异地看着淡烟微雨,淡烟微雨此时正背对着她。把电话轻轻放在锄奸面前,直起身又快步走出会议室。

锄奸目光移到桂树阴影身上,说道:“阴影小姐,今天会面就到此结束吧。要是过几天我们查不出小姐有什么恶意,画还会完完整整地交给小姐。423你送这位小姐下楼,记住,一定对她客气一点。”

423答应一声,站起来缓部步走向桂树阴影。离她不足50公分的地方停下,说道:“小姐请你起来吧,今天你不受欢迎。”

桂树阴影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看到一只大手朝自己脖子砍来。她反映也够快,猛得往后一仰,躲过423的这只大手。然而423的攻击只是掩人耳目,就在桂树阴影往后仰的同时,还想踢出一脚还击,却觉得后脑被重重击中,扑通摔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出手的正是颓废。

原来锄奸的话是暗语,所谓‘客气一点’指的是制服敌人,但要留下活口。指名423却是让他打掩护,真正动手的另有其人,这种安排着实防不胜防。

只听锄奸说道:“快看看你们谁的电话能打出去!赶紧通知胖子不要回来!我的手机被停机了,小雨没有打通。”这三句话说得甚是郑重。其实大家已经差不多都猜到,因为刚才淡烟微雨说话的语气和平时大不相同,而且她和胖子的关系非常好,不可能用那种语气说话。

大家七手八脚地纷纷拿出电话,过了一会,伊万缓缓说道:“看来大家都被停机,这次要有大事发生了。”颓废仍然不死心,弯腰去搜躺在地上的桂树阴影。伊万又说道:“好了,不用在她身上找,我们停机就是她搞鬼,怎么可能带个电话来让我们打。只是楚楚对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他现在恐怕凶多吉少。”

众人一阵沉默,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对手居然有能力使每个人的电话停机,时机又捏拿得如此准确,只等胖子来过电话之后不到5分钟。这时他们离公司还有大概7、8分钟的路程,不出特殊情况是不会再打来电话的,单单这一手就让山上的人们一筹莫展。而对手是谁,桂树阴影代表哪一方的利益,这些最基本的资料却还没有搞清楚。在交手之前已经落到了下风,大家只觉得陷入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

还是伊万先开口:“我敢肯定我们被重重包围了,只等胖子回来他们就发动进攻,好把我们一网打尽。只是不明白这个桂树阴影为什么会上来打草惊蛇,难道她以为大局已定,不怕我们有所防备?或者靠自己有点功夫想羞辱我们一翻?”

“那么她没想到被我们制伏后可以用她做人质,她的安排岂不是前功尽弃?她这么做也太狂妄了吧。”小狼说道。

“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一翻好意我们也不得不收啊。”颓废有点得意地说。大家的心思差不多,看桂树阴影的一些做派,可以肯定她在对方阵营里绝非等闲之辈。手里有这么一张好牌,就算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总还是有一线转机,不至于坐以待毙。

众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锄奸突然插口说道:“即使有她做人质,我们的处境也不会好多少!”

“为什么?”大家几乎同时询问。

“我只是根据情况猜测,”锄奸回答,“我想这个桂树阴影和包围我们的人不会是同一条路上的。”

“何以见得。”伊万问道。

锄奸继续说道:“两个月前她找到我,说希望我们帮她搞到这幅画。当然那个时候她的态度绝非象今天这样跋扈,只是问她一些关于她的来历方面的问题,她总是推脱说不方便。我看她过于神秘就打算拒绝了这份生意。刚要抬腿走人,她一把拉住我说:‘不是我故意隐瞒什么,而是实在有难言之隐,请山上的弟兄们多多担待。下面我拿出三样东西,如果你们觉得我还算有诚意,请一定帮我这个忙。’”

“我听她这么说,心想不妨看看她会拿出什么东西,于是答应了她的请求。她拿出的第一件东西是一张两亿美圆的支票,”

“哦!?”大家一声惊呼,显然是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呵呵,”锄奸笑笑,接着说:“我当时的心情和你们一样,也是大吃一惊。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的人放到全世界也不会太多。大家都知道小狼对世界上身家超过亿圆的富豪们做过很详细地调查,他们身边有什么人我们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对她居然没有一点线索可寻,这让我感到有些蹊跷。第二我以前也听说过这幅画的一些传闻,虽然说价格不菲但远远不值这个价钱。”

“恩,”云大一直没有说话,这次开口说道:“我记得前年的拍卖会它卖了2500万,这两年就算升值估计也超不过5000万,她肯出两亿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不错,我也这么觉得。”锄奸点点头,“所以看到支票后更加重了我拒绝生意的心思,可以说根本就不想接了。出于礼貌我问她后面还有什么,她就带我去看了第二件东西。”

“那是什么?”小狼问道。

“是她给我们提供的武器,其中有MP5/10N 冲锋枪、XM312 12.7毫米重机枪、Xm109 狙击步枪,这个虽然没有两亿美圆的震撼力大,不过也够可以的。”423对武器非常精通,听了身子微微一颤,他知道就算美国的特种兵也未必能把这三样装备齐全。

锄奸用脚踢了踢会议室的大圆桌,说道:“现在它们就在这桌子的夹层里,我想如果拿着这些东西去打劫未免太过招摇,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直没有拿出来。不过过一会它们就能全部派上用场了。”众人一阵沉默。

锄奸停顿了几秒种后,继续说道:“如果单单只是这两样东西,我们就不会象现在这样被动。她拿出第三样东西的时候,我知道这生意我是非接不可了。”众人把目光齐唰唰地转向他,“她的第三件东西是我们已经丢失多年的帮主令牌。”

“你指的是天然刻字的那块石头吗?”颓废问道。

“就是它,真难为你时隔这么久还能知道这件事。在坐的除了我和伊万是在它丢失之前上的山,别人都在那之后了。”

“我只是听谁议论过它,说我们山上曾有过一件稀世珍宝,但后来找不到了。本来以为那是传闻,没想到还确有其事。”颓废解释道。

锄奸点点头,接着说道:“那是在我们的组织刚刚成立不久,山上的几个元老在云南偶尔发现了一块身上的纹路好象小篆体的‘令行禁止’四个字的石头。它本身只是一块卵石,被流水打磨成菱形的样子。菱形的卵石很少见,大家也怀疑它是经过人为加工过的。但仔细的研究后,发现确实是天然形成。最神奇的地方在于那四个字的上面还有一条飞龙盘旋,而且可以缓慢地移动,姿态在一个星期大概就有一毫米左右的变化。当时那些还没过世的前辈们认为这是天下奇珍,都不舍得出手,于是留下来成了帮主的信物。”

云大露出了向往的神情,他对这些东西委实有着极高的兴趣。

“20年前,我刚刚加入组织,对那块石头感觉很是新奇,曾经细细把玩过一翻,所以对它比较熟悉。后来一次行动失手,山上元气大伤,元老们伤亡殆尽,老帮主飘零生死不知,这块石头也随着他下落不明。那之后我接手老大这个担子,十多年来事事小心谨慎,不敢出半点差错,总算把乌龙山恢复了几分当年的规模。”顿了顿,“不过这次也许我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锄奸的语气仍然很平静,在他身上永远体会不到大战在即的那种紧张。他这么说是想打探一下弟兄们的士气和斗志。

“现在就做最坏的打算唯时尚早,最后结局我们还不能预测。”伊万说道。

“就是,说这话可不是老大平时的脾气,还没打怎么能够知道输赢。还是接着给我们讲讲令牌的事吧。”小狼夫妻两个同时说道。

锄奸听到这些话,心里有了一些把握,继续说道:“那天桂树阴影拿出的第三件东西就是这个令牌,她当时对我说:‘这是我先人留下的一个物件,锄奸先生想必不会陌生。’我接过令牌仔细观察,的确不是赝品。那条龙的形态与十多年前已经大不相同,几乎完全伸直了身子,不过我仍敢肯定这确实是我以前见过的令牌。我当时的心情难以形容,看着这块曾经代表乌龙山最高权力的石头,既激动又矛盾。我诧异地问她:‘难道你是飘零的女儿?’她回答说:‘这确实是我的难言之隐,真的不便明说。不过就算我不是他的女儿,和乌龙山也有极深的关系,请锄奸先生一定要相信我。那幅画与我干系重大,志在必得,两亿美圆算是定金,事成之后这块石头才是真正的酬劳,不知道先生是否可以答应。’”

“原来是这样,换了是谁恐怕都不会拒绝。”这次是423开口说话。

“事情的原委大概就是这样了,现在我们能肯定的是桂树阴影绝不是老帮主的后人,还很有可能老帮主就死在她手里,否则她不会有那块令牌。其实她单单拿出令牌已经可以让我们答应她的要求,两亿美圆虽然数量多点,我们还能够勉强理解为她不了解我们的心思,担心令牌的分量不够,拿出来加大砝码。但是送我们武器这一节却做的非常多余,所以我认为她的行为是为了挑起我们和另一组织的冲突,而且更希望我们两伙人马能拼个两败俱伤,她好从中渔利。令人不解的是她为什么会自己跑来送死。”

伊万听锄奸说完点点头,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相信我们会有很大的可乘之机。”

锄奸知道他一定能想出高明的办法,听到这话到没有什么惊喜,用眼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按照常理估计,桂树阴影肯定不会把提供给我们武器的事跟我们的对手去讲,否则她坐山观虎斗的计划基本上就得落空。而我们的对手之前也一定对我们做过一翻详细地调查,关于我们的能力以及势力范围不说了如指掌也应该大体上有所了解,不然他们不会贸然出击。只要能够知道我们的一些基本情况,就该知道我们绝对无法搞到这些世界顶尖级的家伙。然而我们现在拥有这些东西,对手不可能想得到。我以为一上来先用这些东西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趁他们阵脚大乱再组织大家全力突围,我不敢保证没有伤亡,但可以肯定大部分兄弟都能够安然无恙。”伊万说完看着锄奸。

“桂树阴影难道不能提供给他们更多更好的武器?”锄奸问道。

“不可能!”伊万回答得很干脆。

“为什么?”锄奸又问。

伊万想了想,反问道:“如果让我们拿着比现有的家伙厉害三倍的武器去围剿一个实力和我们一样的组织,老大你有没有把握?”

锄奸摇摇头:“没有。”

“为什么?”

“因为时间上受限制。”锄奸说。

“不错,从打响第一枪算起,十分钟后不管达没达到目的都必须撤退,否则等到警察的大部队来到想全身而退恐怕就来不及了。所以桂树阴影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就一定得找一个不怕警察的组织,这样的组织只有一个……”

话没说完,颓废立刻接了下去:“就是警察自己。”

“对,我相信桂树阴影不会傻到去给警察提供武器的程度。”伊万回答。

锄奸低头沉思,很快又抬起头来说道:“那么桂树阴影就不存在什么坐山观虎斗的计划,她大可把我们的情报透露一些过去。”

伊万微微一笑,说道:“本来我也有这种担心,但刚刚想通了一个问题,就是桂树阴影为什么会自己跑来送死。”

“说说看。”锄奸一直关心这个问题。

“我们首先分析一下桂树阴影身上的第一个疑点,她为什么会有我们的帮主令牌?这个想必不难解释。老帮主当初大意失手,被警察围堵得无路可逃,虽然后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我想凭他的性格当俘虏的可能性很小,多半是被某个警察打死了。那么这块令牌很可能就落在某个警察的手上,出于贪心那个警察或许没有把令牌上交,而是据为己有。事隔多年,那个警察已经飞黄腾达,这样难免有和他意见不和的同事,我想与他意见不和的同事,就是今天带头来围攻我们的人。如果他带领着大批人马前来,最后反而被我们突围成功,那么他就算不受处分也很难再有资格和别人抗衡。这样就可以解释桂树阴影的第二个疑点,为什么会自己送上门来?她是怕我们真的撑不住,自愿过来给我们做人质的。”

“哦?会是这样?”几乎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球,这个推论委实不可思议。

“我想是这样,她既然敢来给我们做人质,一定有过人的能耐,否则就是一心前来送死。你们检查一下,如果她是真的晕了过去,就说明我的话是错误的,反之足以证明我的话完全正确。”

众人不由自主看向还躺在地下的桂树阴影。

“哈哈哈哈,好厉害的伊万,”只见桂树阴影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轻轻拍拍身上的尘土,“居然被你想到这一层,你差不多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物了。”

“哼,过奖,你们的计划也很厉害,居然把我们都当成了棋子。”伊万怒视着她。

“人生岂能事事如意,偶尔被当做棋子也可以调节一下情绪,你们不用感激我,但大可不必恨我。” 桂树阴影说话时总带着明显的轻蔑神态。

“被当做棋子虽然不太舒服,不过现在我们完全没必要为自己的安全操心了,这样一付重担你一个人挑起来恐怕不会轻而易举,看来把别人当成棋子也不是什么好事。”伊万反唇相讥。

“呵呵,” 桂树阴影轻轻一笑,“我说你厉害是因为在完全不知道内幕的情况下能够做出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别以为你的猜测全都正确。当你了解内幕之后,你会发现你的错误很严重。”

“哦?”

“不要不相信,这个谜语你真的没有完全猜对。我的确没把你们拥有世界上顶尖的常规武器这件事向别人透露过,原因嘛大概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你们的实力差得太远。外面包围你们的是200多名装备精良的武警,具体什么装备我不说你们也应该知道,我送的那几件东西除了能多杀几个人之外根本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胜算简直微乎其微。

桂树阴影继续说道:“你把武警猜成了警察虽然有些出入,但大方向还是对的,所以这个也给你加点分,不过最重要的问题你却猜错了。”

“是什么?”

“就是我今天来此的目的,关于你们的安危我不会替你们操心,能否活命还得靠你们自己。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她的身体突然冒出一股青烟,紧接着每个人闻到了刺鼻的臭气。只见她就象一只正在熔化的蜡烛,从身体的各处慢慢渗出黄绿色的液体,脸部开始变形,本来一副美丽的面孔变成象恶魔一般得丑陋。熔化的速度逐渐加快,青烟化做浓烟,半分钟后,她已经成为一滩泥水,‘扑哧、扑哧’冒着大大小小的泡泡。又半分钟,那滩泥水全部蒸发,会议室里弥漫着难以形容的恶臭,颓废开始呕吐,其他人则是目瞪口呆。



已评定为原创贴,等全篇终结后给予高级精华——我在等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