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稻草小肥羊

其实我是个没良心的。离了家不想家,去了国不念国。不过来加拿大差不多两年,才发现有些东西是编在基因里的,偶然要跳出来闹腾一番。对中国人来说,最严重的就是胃了。小爱想念爱尔兰,比我想念中国要多得多。他想的是都柏林一起的朋友们和邓尼高乡下的家人,他的胃可乐不思蜀,反而回了国不时的要闹腾一下。我在国内的时候还年轻不懂事,朋友不算多。偶然从香港去一趟深圳,出租车里的流行歌和墙上的大标语都已经给我足够的“二次文化冲击“。只是巴蜀风的辣子鸡,粉蒸肉,勾得我每一两个月就勇闯罗湖大关。在馋的驱动下,我也算有了乡愁。


住在多伦多市中心,比香港有更多乡愁酝酿发酵,虽然多市的唐人街饭馆和超市已经好到可遇不可求。可人总是贪心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吃着烧鹅想乳猪。广东菜不是问题,又想吃四川菜,北方菜,新疆菜。。。苦于没有车也不会开车,只能与北面和东面的华人聚居地遥遥相望兴叹。毕竟转车一小时只为吃顿饭有点儿吃不消。


最后一根稻草可以压死骆驼,最后一点乡愁可以打消懒惰。打消我的懒惰的最后一点乡愁是看到明报上“小肥羊“的广告。于是车马劳顿,地铁转公车转溜腿儿,辗转一小时才到。到了门口,已经快饿趴下了。


“小肥羊“据说火得不行,在世界各地开了上百家分店。多伦多现在有一家,还有两间正在准备。小肥羊的形象设计并不出众,深绿色的店招上,一只圆头圆脑浓眉大眼穿衬衫的羊羔脑袋。卡通形象用在火锅店上,作“my glad to be eaten"状,窃以为并不高明,不如“东来顺““全聚德“,板起了脸拿中国文化唬人,效果更好。店里挂着马头琴,还有两排共六个铜底红字金牌——不是宋高宗召岳飞回京的金牌,而是国内略有头有脸的餐馆里都有的“中华老字号“,“食品博览金奖“的牌子。异常整齐划一,似乎是轻工业部,食品卫生部,中华美食协会,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各各串通好了,统一格式和标准发放的牌匾。


食物很简单:火锅任食,加海鲜多三块,牛羊肉要让堂倌从厨房拿来,别的菜和饮料自己去取。可以点鸳鸯红白汤大锅,也可以“照顾国际友人“一人一个小锅。锅底的香气非常之浓,爱说,象他妈妈的咖喱味道。很多香料放在一起炖煮,最后都多少有点象咖喱吧?小肥羊用的是新式砌在桌上的电磁炉,没一会汤就滚了,咕嘟嘟冒香喷喷的泡泡。清汤锅里可见有青葱红枣,红汤锅里不用说是辣椒花椒和油。两边都有无数肥厚的大蒜瓣。小肥羊的汤底,听说配方极神秘。先把生蚝北极贝扔下去,拖一拖就吃,鲜美无比。羊肉名不虚传,粉红粉白的,堆得玫瑰一般。肥牛比起来,色相总不如。我是只吃过羊肉没见过羊跑的人,却觉得羊肉真的是极嫩极鲜。小爱从小见惯风吹草低见牛羊,却不怎么分得出这一家的羊肉和肯辛顿市场的四川火锅的冻羊肉有何分别。只要有蒜泥酱油,大盘的肉,大锅的辣汤,他就很高兴。只是他见我吃得高兴,也不免替我更高兴三分。自选的格子里有生肠,腰花,红肠,鱼蛋,牛丸,西洋菜,白菜。。。明显是迅速吸收广式打边炉的风格。多伦多的华人来自天南地北,当然要尽可能的吸引客源。


隔壁桌的是一个胖男孩和一个瘦女孩,跟我们差不多同时进门,同时拿到座位。两人都操北京口音,象很多北京口音的人一样,特别能侃。侃海鲜,侃羊肉,侃世界杯。那男孩杯箸间天下足球方圆事皆在掌握中:“德国最强是防守,荷兰最强是进攻。。。最好看的球赛嘛,最好看的,我告诉你,是英国-超-级-联-赛。。。我早就不看中国足球了,真的,早不看了。““美国的足球踢得不行,他们说足球,就是橄榄球。那都什么呀,一堆人扑上去打架似的。。。上次出线了,那当然,北美洲一共就俩国家,加拿大根本就没有足球队,美国能不出线吗?墨西哥?墨西哥是中美洲,中美洲不是北美,墨西哥年年出线,很强的。。。“我一边扒拉着碗里的羊肉和西洋菜一边听前后左右的邻桌,高矮胖瘦,面长面短,神吹的,闲聊的,话家常的,没话找话的,插科打诨的,全是我熟悉的语言。虽然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的观点我也全不苟同,还是不由得满怀舒畅,放松自在,觉得象大海里的一滴水而非一滴油。对面的小爱也在着忙寻找他刚丢下去的肉丸子,旁的人说什么不过是他的背景音乐罢了。他走在哪里都是特别显眼的一滴油,穿得花里胡哨,只有在忙着吃的时候才安静。吃相又粗野,一不留神,可能甩隔壁那位一脸热汤。爱尔兰人跟北美国家没有语言障碍(虽然经常有人说小爱的口音极性感),在味觉上也无甚乡愁。家乡烹调乏善可陈,数恶倒是一堆。多伦多有希腊街,意人街,日人街,韩人街,可没有爱尔兰街。小爱说:在哪里都能喝一杯。他也想家,不过不是通过胃去想。我不无悲观地想:他想我才是第一时间通过胃去想。


小肥羊价钱不便宜,按照中国式的管理,10%小费已经打入账单;亦是按照中国式的管理,每位收两块钱茶位。最后埋单每人25块。管理者仍然摆脱不了原材料情结,装饮料的杯子小于本地最小号的咖啡杯,只比茶钟大一点儿。宁可让客人多跑几趟,也不想浪费此处根本不值钱可乐柠檬茶。我们俩吃得无比饱涨,一路颠簸回去也没消下来。到了家洗过澡,就沉沉睡去,早上我做了奇怪的梦,梦见回了国,跟家里人在济南的馆子吃饭,须臾上来一大堆大海碗,红焖肘子里煮饺子,红烧排骨里煮饺子,蕃茄鸡蛋里煮饺子。。。我不停地吃啊吃,全桌的人都在看着我吃啊吃,我就是不饱。甚至记得肘子盘里的饺子是用炖肘子的汤拌的馅,汁液十分浓稠香甜。问小爱做了什么梦,他梦见我们又被外星人追杀了,结果没买票溜进了一个公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