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咳,牛郎?织女?

真不知牛郎过的怎么样了,真的好想他呀!真不知织女过的怎么洋了,真的怀念她呀!

打小我就认识他(她)们。男的买苦力,女的买技术。好让人羡慕呀。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有顶梁柱,还有小棉袄。更不必担心计划生育。

怎么突然就成了神仙?害苦了你的朋友,眼巴巴直望天:

那里?那里?被爱的你们在那里?

苦么?累么?还向以前有块地吗?

男儿?女儿?是否已经有了儿女?

欢那?爱那?是否还是哪个伴儿?

唉!眼巴巴呀,眼巴巴——

咳!七月七呀,七月七——

揪我的心,昏我的头,

叫我眼珠子在天河上游,

年年在葡萄架下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