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希特勒的两次痛哭

腓特烈二世的传记令希特勒泪流满面



当盟军的飞机和坦克要将德国夷为平地时,希特勒却躲进了墙体厚达4米的地下掩体中。这个巨大的地堡占地约250平方米,它拥有20个左右的房间,深藏于旧总理府地下8米深处。



在这里的两个月里,希特勒防弹衣不离身,他的追随者和谋士们一直相伴左右。这个杀人魔王一生的经历颇为传奇,而在这里的时光,恐怕是他一生中最特殊的。



希特勒是1945年2月住进这里的。他的住所在不久前因为盟军飞机的轰炸而毁于大火。总理府地下有一个巨大的防空洞,即所谓的外堡,它以下2.8米则是地堡的主体,内外由一段极陡的台阶相连。一道防毒气的钢门可以完全堵住入口,室内的电机则可以不停地为里面输送新鲜空气。顺着主堡的过道向前走一段,就是希特勒的房间。在这里,一条宽宽的红地毯、一些价值连城的油画以及昂贵的沙发,表明元首曾在这里生活过。他的办公室大概只有9平方米大,小得如果要穿行就得把椅子折叠起来。



希特勒每天中午才起床,然后同将官们开会,会议通常要一直持续到深夜。凌晨,疲惫的秘书们还必须将会谈记录整理出来。



希特勒曾寄希望于斯大林和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上所结成的不稳定的同盟关系破裂。他相信,只要给苏联一次沉重的打击,西方就会认识到,只有他可以给斯大林和共产主义制造障碍。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每天为他的主子读一点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的传记。这个国王在1756至1763年的七年战争中一度陷入绝境,曾考虑过以自杀来作了结。但俄国伊丽莎白女皇出人意料地驾崩,其继任者最终同腓特烈二世缔结了和约。在朗读时,希特勒总忍不住泪流满面。



当4月12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去世时,他为这一“奇迹”而欢呼。“看这儿,你快读读!”他一边叫着一边在施佩尔面前挥动那份传真。我先前预料的奇迹发生了。现在谁说了算?我们还没失去这场战争!”



希特勒的美梦没几天就破灭了。4月16日凌晨3点左右,苏军下达了最后攻击令,苏联坦克从南北两个方向进逼柏林。 末日来临时,希特勒号啕大哭



苏军的攻击让希特勒在4月21日这天早上提前惊醒了,当他得知噪音是附近手榴弹爆炸的声音时,不禁呆住了。人们听到他喃喃自语:“苏联人已经这么近了?”他让人接通了空军参谋部,斥责空军的无能,接着又狂喊:“应该把空军将官们都绞死!”党卫军队长菲利克斯.施泰勒下属的一支杂牌部队受命在柏林北部展开阵地战。希特勒强调,要“让苏联人遭受历史上最沉重的打击”。施泰勒的进攻最终没有打响,希特勒明白,自己彻底失败了。



4月22日,他突然中止了日常的会议,将官员们叫了出去。接着,他从身上摘下自己从不离身的彩笔,放在沙盘上,然后开始号啕大哭。部下的无能、背叛和卑鄙的举止让他痛不欲生。他用拳头猛砸桌子:“战争输了!”



“我不希望我们活着落到苏联人手里”



4月26日,希特勒的空军上将罗伯特.里特.冯.格莱姆和女友兼飞机驾驶员汉娜.海彻以及同伴施托尔驾机飞临柏林,他们是接到希特勒的指令飞来的。突然,地面上有人向飞机开火,飞机中弹了,格莱姆受了伤,海彻尽了最大的努力让飞机安全降落在地面。他们最终平安到达了地堡,希持勒接见了受伤的空军上将:“世间还是有忠诚和勇气的。”他任命格莱姆为新的空军司令。



格莱姆请求留在地堡里,元首允许了,并给了他和海彻两片毒药:“我不希望我们活着落到苏联人手里或让他们找到我们的尸体。你们回头请自便吧,它可以让尸体面目全非无法辨认。”格莱姆特别激动:“我太荣幸了。”



渐渐地,地堡里的气氛异常起来。每个人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弗赖塔克回忆道:“我们应该怎样处置自己呢?是服用氢化钾胶囊还是给自己一枪?”



据柏林历史学家理查德.拉科夫斯基估计,1945年,有数以万计的德国人自愿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当希姆莱投降的消息传来时,希特勒暴怒了。在最后的日子里,他还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愤怒过。当年,他凭借着那句“忠诚是我们的宗旨”的口号而上台,而如今发生的一切让他的脸显得特别狰狞。尽管希姆莱不值得信任,但他提供给希特勒的毒药还是可靠的。希特勒让自己的医生带着爱犬“布隆迪”去外边试验毒药,“布隆迪”很快毒发身亡。



“我可不希望我的尸体被放在博物馆里展览”



以前,希特勤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愿娶爱娃.布劳恩。而现在,在这个非常时期,他却一再盛赞这名女子的忠诚。戈培尔领会了主子的意思,便着手去为他们做结婚准备,办理结婚证书。婚礼由负责这一地区民事的官员瓦格勒主持,希特勒和布劳恩在结婚证书上签了字。“现在你可以叫我希特勒夫人了。”布劳恩小声对希特勒说道,言辞间透着幸福。人们用香槟、面包和茶来庆祝,气氛很热烈。



次日早上,苏军攻占了附近的地铁站,这里离外堡只有百米之遥。这天的午饭有意大利通心粉。饭后,希特勒叫来了副官,也是党卫军冲锋队队长的奥托.根舍,告诉他:“我不久会自杀,布劳恩小姐也会一同赴死。”希特勒请求他把自己的尸体烧掉:“我可不希望我的尸体被放在博物馆里展览。”



希特勒曾说过,他将在“我们军队抵抗到最后的那个营中”倒下。现在他要食言了。下午3点15分左右,他携妻子站在地堡的走廊上,向戈培尔及其他人道别,同他们一一握手。爱娃.希特勒微笑着,然后略有些哽咽地对大家说:“代我向我美丽的巴伐利亚问好。”然后,这对夫妇便一同消失在希特勒房间的门口。大门关上了。



随后发生的事大家都能够想象得到。4月30日这天中午,估计有二十多个人亲眼目睹了上述那一幕。从这些人被捕之后的供述中,能大致还原这一事件的概貌,然而有些细节仍扑朔迷离。例如,当时人们究竟听到枪声了吗?是谁站在门口担任警戒的?如今我们惟一能确定的是,一段时间后,两道门被逐一打开,人们看到了枪击身亡的阿道夫.希特勒和毒发而死的爱娃.希特勒。



希特勒是以何种方式自杀的?他是坐在沙发上还是椅子上死的呢?他是往自己嘴里还是对着太阳穴开的枪呢?



1956年,贝希特斯加登地方法院宣布,希特勒是“对着自己的右边太阳穴开了一枪,结果了自己的性命”的。



然而,人们仍存在疑问。



党卫军头子孟克1945年后披露了副官根舍的一份报告,认为希特勒命令其仆人林格执行了将自己射杀的命令。党卫军队长之一,也是安全局局长的约翰.哈腾胡贝尔的说法听起来比较可信。他在苏联监狱里招供说,林格曾在希特勒死这天告诉他,他(林格)“执行了一生中最艰巨的任务”。哈腾胡贝尔认为,林格是在元首毒发后将他射杀的。



然而林格对此却一直不承认。他说所谓“最艰巨的任务”,是将希特勒的尸体抬出来,由自己烧掉。一些当时在场的人,如接线员米施也都认为这种情况更合常理些。



下午3点40左右,人们把希特勒的尸体从地堡里抬出来,抬到总理府的花园里。这时,外边苏军的火力很密集,因此人们迅速放下尸体,往上边浇了200升左右的汽油,然后又迅速逃回到地堡的通道处。透过门缝,鲍曼将一张点燃的纸片扔到尸体上去,尸体便着起了火。这时所有的人都面朝外,一起举起右手行礼,高呼“希特勒万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