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雨把我的草帽冲走了

大雨把我的草帽冲走了,上面有姐姐编织的小红花。

我的头发湿漉漉的,有雨水从我的脸颊滑落,凉凉地;低下头,看到水洼里的影子,像是在哭。

回去的路上,绕进那片小树林,林子里长着尖嘴巴的鸟儿很夸张地叫。

我心里怕得要命。

我说,妈呀。

然后摘几片又大又绿的叶子贴在脸上,慌忙挤出几个笑脸。我想待会儿我回去了,把这个表演给三石和姐姐看,他们一定会笑话我的。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围着那几棵大杨树转了好几个圈。因为我不知道是该再转几圈还是回去给他们表演我的贴着叶子的笑脸。我觉得我肯定会给他们表演的。

姐姐的肯定会用手指比划着羞我了。

那三石呢?我突然想不起来三石会怎么样了。

原来,三石走了。

三石那天起床后告诉我,他梦见了大朵大朵的凤凰花,那地方真是美极了。当时我仰望着他的脸,简直羡慕死了。

我跑去告诉姐姐。

那是魔症,是妖怪变的。姐姐一本正经。

我慌乱的跑回去找三石。三石已经不见了,还有他的小挎包。不过,我发现了那个绿色的水葫芦,三石的。我有点得意,我最喜欢那个葫芦了,装水喝,凉快极了。还可以挎在腰上,神气得跟什么似的。

一会我又难过起来。

三石怎么连水葫芦也不带着?他又不会张口向人要水喝。真是可怜。他口渴了怎么办?他口渴了会回来了吗?

或者拿了他的水葫芦再走?

真可怜。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就跑。

我一边跑一边又想,刚才那只怪叫的尖嘴巴的鸟会不会跟着我,忽然落在我的肩膀上,用它的尖嘴巴啄我的鼻孔。姐姐说的。有的尖嘴巴的鸟会以为你的鼻孔是树洞,会把它的嘴巴探过来找虫子吃。

我用手捏了一下鼻子。

唉,我怎么遇不见出来采蘑菇的兔子呢?他们会不会成群结队地挎着篮子向我要东西吃?那么,我要不要把挖出来的萝卜给他们呢?

如果那样的话,那些兔子们肯定是妖怪了。

咦?我的萝卜呢?我的篮子呢?

我发现我要难过得哭了。

我丢了我所有的东西……

我也不害怕那个怪鸟和成精的兔子了。我只是难过得要命。我丢了我所有的东西。

我丢了我所有的东西……

我一边念叨着一边流着眼泪。我打赌眼泪掉在路上小水洼里时一定溅起水花了。

我想要我的小花篮子。

那天,太阳毒辣辣的,晒得我的头皮疼。我偷空跑出来。先偷了王老二的白腊,被他的阿黄好一阵子追,跑丢了一只鞋。然后去小河边的柳树上折柳枝,划破了衣服,肚皮都划出了血道子。又跑到一个坟地里折桑条,弄得一身的蒺藜。

然后又央求姐姐给编的。姐姐的手艺真好,不过这个还是花了她好几个晚上呢。

当然,我做这个的时候还有三石跟着呢。三石有点懒,他什么都不做。他始终惦记着我的篮子呢。

唉,我又想起三石那家伙了。

三石,你还回来拿你的水葫芦吗?可是,我的篮子也没了。

我总忘不了三石那家伙,虽然我现在有了他的水葫芦了。

我想,如果三石在的话,现在我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吧。

三石可真是个好家伙,三石会帮我留住我所有的东西的。

我该去哪儿找我的篮子呢,三石?

我总是记不清方向。这里又是树林子,我连左右都不知道了。三石说,当你找不到方向时,你记左右就行了,那样会容易得多。三石,可是你告诉我我又该怎么找出左右呢?

我的篮子是在左边还是在右边呢?

我还是很难过的往前走。路边的草被我踩得乱七八糟的。

什么时候我贴在脸上的叶子也掉了。是我在想三石那家伙的时候?还是想那怪鸟和成精的兔子的时候呢?

哎呀!林子里还真是有蘑菇。姐姐,还真不少阿。我突然发现姐姐也不在我身边啊。那我要不要回去叫她过来一起采蘑菇呢?我忘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我忘了我的草帽,我忘了篮子,我忘了萝卜,忘了三石。

我记得,姐姐,有蘑菇。

这时,我手里的蘑菇已经拿不下了。我捧着那些蘑菇,用鼻子闻了闻,又用舌头舔了一下,然后张嘴咬了一口。

味道怪怪的,哈哈。我说。

我脱下我的小褂,包起了很多蘑菇,往前走。踩着湿湿的小草和落下来的树叶。

想不起来要难过了,只是想着要往前走。

风起时,叶子上的露水掉在我的光光的脊背上,这让我感觉有点冷。我搂着我的蘑菇,死死地。然后一个劲儿的打颤。

怪鸟消失了。林子里只剩下树上的叶子在不停地动。静静的。

我记起了林子里是有个看林子的老头的。

老头有一张很老的脸。姐姐说那是寂寞。不过我和三石只觉得那张脸很是吓人,还有他的花白头发和胡子。

我和姐姐去那儿讨过水喝。姐姐说老头待人挺和气的。我不觉得,因为我和三石偷过他的鸽子。没偷着,看到他很生气的样子。

老头有个二胡,吱吱哑哑地响,听得久了,鼻子会发酸。三石说,那天他见老头拉着二胡哭了,周围停落着一大片灰黑的鸽子。

我不大相信,因为老头那张脸,那些令我耿耿于怀的鸽子。可能还是因为三石那家伙吧,他总是不能让我相信他。

对了,三石。现在我该怎么办?

今天的林子为什么会这么大?那个老头儿呢?他的房子呢?还有,那群鸽子呢?

我搂着我的蘑菇,胸前弄得湿湿的,怪难受的。

三石,我喃喃道。

林子到头了,前面是一片水池,水池里开满了红莲花。

那里面还有红色的,金色的鱼呢。看得我眼花缭乱。

我放下蘑菇,蹲在水池边看红莲花和金鱼。

雨后的红莲花的颜色和味道让我感觉发冷。我双手环抱在胸前,一会儿看水里的鱼,一会儿看我的满是泥泞的脚趾头。

这里是不是也和三石的梦一样?

只不过我没有像三石那样沉迷。我意识到我还得回去。

我已经丢失所有的东西……

现在,还包括我自己。

风儿吹,树儿摇

不听话的孩子往外跑

河里的鱼儿来回游

天上的风筝到处飘……

漫漫地,我念起姐姐常常哼起的歌儿。开始像是对池子里的鱼儿讲故事,最后干脆站起来朝林子深处大声喊叫。

风儿吹,树儿摇

不听话的孩子往外跑

弟弟前面走

姐姐在后面叫

当心路上的大马车

当心河上的石板桥……

终于,当我喊得小脸通红,眼泪汪汪的时候,林中飘来了一个红色的身影,紧紧地抱住我!

还有我的草帽、篮子、萝卜。

“姐,我有一大堆蘑菇

和一篮子萝卜。

姐,我遇见了一只长着尖嘴巴的怪鸟,

我碰见一群要欺负我的兔子。

你看,姐,

前面的花,还有鱼。

你说三石会不会找到他的花?

那他还会不会来拿他的水葫芦呢?”

我使劲攥着姐姐的手,让她拉着我回去。

“弟弟,你又在说胡话了

咱们回去了

那以后,我不能来找你的时候

你该怎么办呢?

我以后还能找到你吗?”

我不知道,我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