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接触的朝鲜人和韩国人(这才是真实)发贴者:东望常咨嗟 2006/06/30 17:36 来源:社会-祖国论坛 点击:4196次

一直以来,我对朝鲜人和韩国人报有一种同情感和钦佩感。历史上的烽火奴役,现实中的骨肉分离。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战争威胁着三八线南北的人们。但韩国人在一片废墟中,建设起不俗的经济成果。而北方的朝鲜人也在强邻四环的情况下,生存了下来。我的父母曾经为卖花姑娘留下过泪水,我的女友也被蓝色生死恋而打动。当时的我对这个小而倔强的民族报有深深的敬佩之情。但是这些美好的印象在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被彻底粉碎了。

媒体上的事情,离我太远,就说说我周围的朝鲜人和韩国人吧。我现在还在读书,班上有不少韩国人,有段时间甚至出现过朝鲜人。韩国人中,有个姓郑的男生跟我比较熟悉,他是汉城人,家里开设着一所大学,江陵大学,就是蓝色生死恋中幼时外景那个地方。他年龄比较大了,当过兵,在韩国拿过一个学位,这次来中国是学习人类学,所以我叫他老郑。

平心而论,老郑是一个不错的朋友,对人很热情,也很豪爽,因为年龄比较大,很照顾小兄弟小姐妹。这一点跟东北人很像。所以开始的时候,我跟他比较谈的来。他也不喜欢日本人,有一次在餐厅还差点和日本人干起来。当时小日本一帮人旁若无人的大声喧哗,还强灌一个女生喝酒。(全在说日语)这个女孩子我不认识,但是老郑认识。老郑挺身而出帮那个女孩子,我拉他,说干吗啊,一群鬼子。他用不流利的汉语说,那个是中国人。当时和我们一块的有几个学工科的兄弟,大家全站了起来,我把老郑按下,说你慌什么,中国男人还没死完呢。接下来我们哥几个就上去了,故事也没什么新奇的,就是来了一次全武行。打的小鬼子至今看着我们饶着走。从此以后,我和老郑的交情就更铁了。

但到了02年世界杯的时候,我看见韩国人卑劣的表现,难以忍受。当时是在和老郑一起看球赛转播,本来说好为韩国队加油的。当看见一群痞子的无耻表现后,我喝起了倒彩,最后干脆为西班牙加油去了。老郑火了,拉住我,很凶的问,为什么不为韩国队加油。我说我不会为痞子球队加油。他接着说了一句话,让我埂了半天--“不是我们你们中国人能够进世界杯吗?!”我确实有点无语,几秒钟后摔杯子而去。当晚我在帖子上大骂中国男足一顿,但是又无可奈何。这件事情虽然不大,后来也就过去了,但是我和老郑的关系开始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到了当年8月,我们两个跟着导师去郑州开会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些原来看不到的东西。

02年8月中国社科联在郑州召开了一个全国社会科学工作会议,主要议题是当今的学术建设问题。本来风平浪静,但当20号,一个中宣部的一个副部长做了一个<<加强学术上的国防意识>>的讲话后,我才对现在的韩国人的朝鲜人有了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

说来也巧,那天我导师知道这个会议是官员做报告,比较厌烦,就带了老郑去逛铁塔和大相国寺去了,让我帮他做会议记录。我还老大不愿意。很勉强的听了下去,不想却听到了很多我们平常无法接触到的真相。

这个副部长告诉我们,现在在半岛内,也就是韩国和朝鲜有一种共同的思潮,就是大朝鲜族主义,他们认为朝鲜人是优秀的民族,勤劳勇敢,善于创造。但是狭小的国土面积,很难容纳数千万的人口,所以在其知识界,工商界,军界,乃至政界都有开疆拓土的主动意识。而他们的目标和日本人如出一辙,就是我们的东北。

韩国的宣传机器,对这个理念大加阐释,最为大家所熟知也最为露骨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失忆2009>>。韩国人中,有一种理念,或者说来自一部朝鲜族的史诗(名字待考),认为中朝边境应该在辽河,而东北的只要是白山黑水的地方都是他们的。中国的人参不是又叫高丽参吗?而高丽正是他们的精神寄托!现在不少的韩国人和朝鲜人(特别是年轻人)都做着这样一种梦,就是光复高丽帝国的光荣,从懒惰的中国手中夺回原本祖先的土地,为新世纪的韩国和朝鲜取得生存空间。

朝鲜的意识形态中,也充满着这些宣传,“金日成将军”的伟大事业是什么?可能中国人没几个知道的。这个副部长告诉我们,其中有一条就是恢复历史上的高丽王朝的版图,使朝鲜民族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在平壤,金日成修建有祖国光复阁,一来纪念抗日的成功,另外则是面向北方。

副部长还说了很多,意思就是让我们的学者提高警惕,要注意韩国人搜集东北文物的动机,此外要通过各种渠道去批驳韩国或者朝鲜学者的谬论。都是些官样文章。我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老郑是散会以后才回来的,问我会议说的什么,我一时不好说。我当时觉得可能是中央那些官员们神经过敏了,情况也没那么严重。像老郑就应该没有那些疯狂的想法,有些民族主义很正常,像我也一样。 但后来我和他进一步的交流,我发现我错了。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我和老郑陪着导师坐一个桌子。同桌的有一位来自辽宁大学的先生。闲谈间,这位先生说起了东北的现状,老工业基地的工人们的困境,骇人听闻的腐败,使席间的我们不禁默然。就在这个时候,老郑感叹了一句,“东北,多好的地方啊。要是当时我们没有丢掉就好了。”那位先生拍案而起,丢了一句“高丽棒子”,拂袖而去。导师教训了老郑几句,大意是东北还轮不到韩国人来说三道四(我导师是满族)。老郑沉着脸,但是没有反驳导师的话,我看的出来他肯定是不服气的,但因为韩国的尊师重道的传统,使他不敢和导师当面顶嘴。(这个不得不承认,韩国人比较完整保留了我们的儒家传统)

这场风波,使我和老郑的关系产生了一些质的变化。虽然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大哥,但是对于根本性的前提性的认识的对立,使我和他的关系开始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颤音。

我开始回想他关于中国的一些评论,发现他有着这样一种观念,他只崇拜古代的中国人,特别是隋唐的中国人,他认为中国的精神在宋代就死亡了,程朱理学的兴起,扼杀了中国的锐气,也就扼杀了中国的创造力,元代残酷的统治使汉族人开始奴化,明朝的短暂复兴又难逃中国文明自身的缺陷,最后清代的统治使汉族的文化彻底的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短视主义,中国人不再关心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又是一个民族必须的。中国人只关心眼前的口腹之乐,眼睛只看着脐下三寸。随后长大百年的乱世使中国的精神开始东渡,南下,以至于韩国人终于喊出了儒学在韩国的狂言。

老郑有一次在酒后,说了这样一些话,“如果我们韩国有中国这么大的地盘,日本算什么,全亚洲,都是我们的”。“你们中国人简直是在糟蹋你们祖先的财产,简直是最大的不孝”。从此,我对老郑的大朝鲜族主义开始警惕,但当时我还是觉得这个可能是一部分人而已,但后来03年7月发生的事情让我发现这个倾向很可能是韩国或者朝鲜国内全民性的。

03年7月是朝鲜战争停战50年,在一次讨论课上,我们一个老师无意中提到了朝鲜战争,也按照我们惯常听见的舆论基调,评价了这场战争。老郑按耐了很久,终于举手要求发言。老郑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就是你们中国的霸权行为!”老郑用相当激烈的言辞,说了很多,起码半个小时。他说,当时朝鲜进入韩国,是统一行为,但是它没有能力,而且违背联合国协议,所以被联合国军赶回北边。他们大韩民国是朝鲜半岛的合法政府,汉城是朝鲜半岛名正言顺的首都,所以他们统一半岛是天经地义的。而且有美国的承认,本来已经成功了,但就是中国出于传统宗主国的霸权意识,用强权阻碍了半岛的统一,造成了长达半个世纪的骨肉分离,“你们看见那些南北离散家属吗?这些都是你们中国人干的好事!”

我们当然用我们的观点去驳斥他,但谁也说服不了谁。老郑最后甩了一句话,“你们救了北韩,金日成肯定应该感谢你们,但是他们为什么把你们赶出去?金日成是个恶棍,但是我们韩国人纪念他,为什么,就是他没有把北韩变成你们中国的殖民地。就这个,他是我们的民族英雄。”说完他就愤而退场,以示抗议。听说他还去了学校主管部门抗议,但是因为抗美援朝是中央定的调子,因而没有下文。

我听了他的话,发现这个似乎可以作为长久以来中朝关系微妙的一个注解。其实也不高深,只是我们不善于换位思考而已,这个可能也是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个特点。

03年10月发生的西安事件,暂时使我和老郑的关系缓和,日本人作为中韩共同的敌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看见有些朋友认为韩国人媚日,其实这个是一个误解。至少不是一个主流倾向。在中国不是也有很多哈日的吗?不可否认,日本的音乐和流行元素确实领先中国和韩国,在相当一部分年轻人中,他是不会区别这个姓中还是姓日或韩。他们只喜欢炫,喜欢HIGH。所以大可不必过于忧虑。在韩国人中,仇日的比重很大,因为日本的统治暴力才真正深入了韩国人的骨髓中去。这个不是几部电影,几首歌曲就可以抹杀的。这个在韩国精英阶层中,特别明显。老郑拉着我要去找日本学生的晦气,但因为学校的严密保护而未能成行。老郑对此很不屑,“你们中国对外国人就是比对中国人好。”

03年底,我到东北去了一次。本来想到边境去看看,但因为军队进驻,而没能去成,但在一个东北师大的老师那里,看见了他的收藏,才对中朝的矛盾有了一些感性体会。这个老师喜爱摄影,他偶然间拍摄了一些照片,真实的反映了现在的情况。

现在到东北旅游的韩国人特别多,(朝鲜基本没有,主要是经济原因,当然逃北的除外),韩国的年轻人们很多在头上绑一个头巾,跟日本人一样,写着“还我河山”,身上也挂有一根绶带,写的也是“还我河山”,照片上鲜红的字迹,触目惊心。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很多,我就不多说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验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