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第十九章 请求归队

hcxy2000 收藏 1 108
导读:青山为证:第十九章 请求归队

一路有惊无险,马不停蹄地向南赶到了洪洞县才算安宁下来。

李德明他们也总算是有一点独立团的消息了,从认识的李副官那里,他知道了一些消息,就是邓长官已经和二战区长官部商量好,所有的川军南下到这里集中,整编。

这一天,李德明正和柴万红坐在一棵树下面无聊地说着话,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很是舒服。李副官跑过来对他们说喊道:“让我好找。搞快,你们独立团到了。总司令都没有让林团长久耽误,叫他在驻地等你们。”

看着李副官,两个人愣了一会,忽然醒悟过来,李德明大叫一声,跳起来,拉着柴万红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骚鸡公,李猫,你们几个虾子在搞啥子,快点,快点。”

闻声站起来的几个人惊讶地看着他们,营地其他的士兵也奇怪地看着他们。

“团长回来了,准备归队。”李德明喊了一声。说完开始动手整理服装。

“独立团回来了?”赵丞稷不相信地问了一句,却没有人回答他,所有的人都在整理军容。看到这些,赶紧忙开了。

“权娃子,看看我的帽子带正没有。”李自新动作很快,站在那里问张权生。

“好了,端端正正的。”

忙活了一阵,八个人站成了一排,李德明站在他们前面,十分满意这些兄弟们的军容。定了定神,喊了一声:“全体都有,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向左转,齐步走。”

这样的口令他不知道喊过多少次,可是没有哪一次有今天这般喊得如此精神。所有的人也从来没有觉得今天的口令是如此的悦耳动听。

已经有旁观的士兵知道他们这样干的原因,看着看着也有些感动,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于是,九个人的队伍就在其他人的掌声中,来到了独立团的驻地。

驻地,林修然带着所有的官兵也是排得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口,亲自迎接自己的手下。

“立-定!”随着李德明的口令,九个人整齐划一地站在军官们面前。李德明双手握拳放在腰上,小步跑到林修然面前,大声报告:

“报告团长,敢死队顺利完成任务,请求归队。”

“同意归队!”林修然说完,还想说什么,却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李德明,哽咽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从电报电话里面已经知道李德明他们的情况,林修然已经高兴得哭过一回,可是当真看到这些完整的活生生的士兵,他仍旧忍不住落下泪来。他这一带头,一下子如同一计催化剂,周围的参谋也好,士兵也好,跟着就哭起来。

受到如此隆重的欢迎,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兄弟,九个人哪里还忍得住,围着团长林修然就哭出声来。

哭了一阵子,李德明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在人群里找自己排里的兄弟,却是一个也没有看见,心里“咯噔”一下,忽然变得空空如也。

看见外甥的举动,林修然叹了口气:“明娃子,独立团全体官兵都在这里了。”

恍如晴天霹雳,小三千人的独立团,才几天的功夫,就只剩下600来人了。苦苦等了十几天,他们终于等来了独立团,可是那种归队的喜悦却霎时间被残酷的现实冲得无影无踪。

独立团彻底被打残了。不要说李德明所在的连,就是他所在的营,也只剩下参加敢死队的9个人了。

归队的几个人直愣愣地看着身边的兄弟,身子微微发抖。

李德明心里明白,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全独立团都在欢迎他们归队呢。赶紧说道:“兄弟们,我们今天归队了,大家不要哭了,高兴点。赵丞稷,你带着他们把我们的装备和给团长的礼物全部抬过来。”

也知道李德明的意思,答应了一声,赵丞稷带着人执行去了。

没等多久,他们就回来了,顿时把所有人惊讶得张大了嘴,这些装备也太好了:二十多挺捷克造、歪把子,十来个掷弹筒。五门迫击炮,几十支三八大盖……

李德明拿起一把日军的佐官刀,双手举到林修然面前:“团长,这是一把小鬼子的佐官刀,是我们敢死队全体官兵送给你的礼物。”

林修然接过军刀,端详了一阵。忽地把刀拔了出来,忍不住称赞道:“狗日的,果然是个好东西,你们可以嘛。不但缴获了这么多玩意,还救了总司令一命。”

“小意思,应该的。”李德明笑着说道:“还有一把佐官刀我自己留下了。我们炸完鬼子的炮兵阵地后,遇到了八路军129师,那个师长就是你经常给我说的刘伯承。机缘巧合,跟到他们打了鬼子一个伏击。走的时候,刘师长交给我一把佐官刀,让我送给邓长官。后来我们也主动伏击了鬼子一回,还干掉了鬼子的一个军火库,这些东西就是这样缴获的。可惜我们人少,只能拿这么多。”

林修然点点头,命令军需官把武器入库,拉着李德明:“走,到里头去,把你们这些天的龙门阵好好给我们摆一摆。”

在指挥所,刚开了个头,电话就响了,是邓长官打来的。林修然接电话满脸都是笑容,看得李德明心里直奇怪。不知道自己的舅舅遇上什么好事了。

等林修然放下电话,一个参谋笑着问道:“团长,啥子喜事,看把你笑得,是不是要给我们换装备?”

林修然没有回答,而是对李德明问道:“你们是不是救了一群中央军的俘虏?”

李德明一拍自己的大腿:“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给搞忘了。怎么,邓长官有什么吩咐,是不是他们也要归队了?”

“他们是要归队,但不是回14军。”林修然笑了:“刚才邓长官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个事。你带来的那些中央军官兵,说当过俘虏,不愿意再回去给卫立煌卫长官丢脸,都愿意留在独立团跟到你干,他于是征求了卫长官,他听完原因以后,就同意了这些官兵的意见,现在他们正在往这边赶。”

“太好了!”李德明一下子笑了,部队急剧减员,这些兵来得正是时候。

有了这个小插曲,他的叙述更加流畅,唠唠叨叨半天,总算是把一路上的经历说完了。不仅是林修然,就是那些参谋,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一阵感叹。

“你们几个出去接一下那些中央军的兵。”见李德明说完,林修然对其他人说道。大家都清楚这是因为林修然有话要单独对李德明说,便知趣地离开了。

“舅舅。”等所有人都走了,李德明轻轻喊了一声。

这一声称呼,林修然一下子鼻子发酸,伸手摸了模李德明的脸:“你瘦了。”

“瘦是瘦了,但还算活着。倒是舅舅你这阵子太操心了。”李德明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舅舅的模样和母亲很像。

“你现在的样子,我也算是给你妈有个交待了。有时间给家里写封信,莫让你妈老是担心。”林修然心头既是激动,又是害怕。自从李德明加入敢死队以后,他几乎每天都梦见妹妹在向自己要儿子,尽管,他知道妹妹是不会这样做的。

一老一少,就这样一句话也不再说,只是默默地感受久别重逢的亲情。

接到那些中央军的官兵已经来了的消息以后,林修然陪着李德明从团部出来。

19个人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赵丞稷等人也站在一边。林修然推了李德明一下,他点点头走到他们面前,静静地看着他们,却不说话,这些兵也静静地看着他。

李德明忽然举手,向他们敬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军礼,这个动作让整齐肃静的队伍起了一些骚动。

“我,感谢大家对我们川军的信任,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战友,就是我的兄弟。

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川军穷得很,武器不行,服装不行,但是我保证,有我姓李的吃的,就决不让你们挨饿。”

林修然在一旁听着,暗暗点点头,这个外甥十几天的历练,终于成熟起来了。

19个兵愣了一阵,忽然一下子就跪了下去,顿时搞得李德明有些不知所措,上前想把他们拉起来,却没有成功。这时一个兵带头说:

“李队长,我们就是来跟你打鬼子的,不是来享福的。以前糊涂,当了俘虏,你大恩大德,不嫌弃我们,还收留我们,感谢你给了我们机会,从今往后,火里来水里去,决不给川军丢脸。”

说完,所有人都站起来,一齐向李德明行军礼。

“好兄弟!”李德明喉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堵住,停了停,往边上闪了一步,指着林修然说道:“这就是我们独立团的林修然林团长。”

“长官好!”兵们再一次敬礼。

林修然上前一步,举手还礼:“啥子都不说了,只要是打鬼子,我林某人就举双手欢迎。现在听我口令,立-正,稍息,解散。”

那边的赵丞稷等人听完马上上前,一边和他们说笑,一边帮他们拿行礼,几天来朝夕相处,大家伙早就熟悉了、

第二天,李德明带着赵丞稷等人,拿上烟、酒,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山头,齐刷刷地跪在被枯草染成黄色的地上,面对着东北方。他们要在这里祭祀那些先他们而去的兄弟。

他们已经知道独立团的战斗经过了。

营长张宏斌在撤退的时候,被敌机炸死;连长在掩护的时候,重伤不退,最后举抢自尽;那个要和他比试的周华亮排长,面对日军,从容地拉响了手榴弹……

点上纸烟,倒上酒,李德明举起杯子,说了一句“兄弟们,哥几个来看你们了。”就泣不成声,手也微微地颤抖起来。

李自新接过酒杯,双手举起,大声说道:“胡娃子,你狗日的狠,就这么走了,欠老子的两个大洋也不还了。龟儿子想得美。老子给你娃明说,两块大洋,利滚利,到现在已经有一百了。

听说小鬼子要帮你娃还,前阵子老子找小鬼子要,才给了三十二块,还有陆十八块。你娃给老子等到,要不回来,老子就到地底下问你娃要。所以最好你娃现在就做好准备。”

说完,手一斜,杯子里的酒倾泻而出,那原本干燥的眼眶,也被泪水浸得润润的……

赵丞稷上前端起第二杯酒:“周排长,你放心,我们二排干掉的鬼子,包括我在内,已经超过一排了,你就放心地给兄弟们说,看见一排的人,就让他们说‘我服气了’”

这话一说,李德明更是止不住泪水,抢过赵丞稷的杯子:“周华亮,周排长,你听到,我李德明说到做到,现在就喊!”定了定神,亮开嗓子,使劲对着天空喊道:“我服气了,我服气了,周排长,你听到莫的?”

一仰脖子,杯子里的酒灌了下去,伏在地上痛哭。

张权生一边哭一边倒酒:“兄弟们,听说这山西的汾酒很不错,可惜老子无能,找不到,只找到这些,比起我们四川的酒差得不是一两个档次。倒也缴获了一些小鬼子的所谓清酒,龟儿子那不叫酒,就是些醪糟水,不好喝。兄弟们,等老子有命回去,倾家荡产,也请大家喝五粮液。”

几个人都说了,轮到柴万红,柴万红半晌没说出话来。

数百个晋绥军的兄弟,在溃逃当逃兵的路上遇见了川军,五十多个不愿意打鬼子的兄弟被自己亲自下令吊死了。那些觉醒的兄弟们,现在一个都没有了,人各有志,自己到底做得对不对?

猛然间,他站起来,举着酒,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其实他根本不是在唱,而是在吼。

李德明这些四川人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音调,他们并不知道这就是秦腔,但是他们依旧可以感受到那声音里面的凄凉和悲壮……

他们谁也不知道自己还会有多少时间就可以和兄弟们在一起了,他们此时的耳边只响起出川的时候,邓锡候司令在成都的一句话:

“川军出川抗战,战而胜,凯旋而归;战如不胜,决心裹尸以还!”

“决心裹尸以还!”李德明不由自主地念出了口,李自新等人也跟着念出了口,他们站在山顶上,对着旷野。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祭祀完兄弟回到营地,就接到部队整编的命令。

事实上,进入山西,和日军交战和周旋才40多天,整个22集团军已经减员过半,所属的41、45两个军根本找不出一个完整的师、团、营编制,都是残破不堪。例如,仅41军在娘子关和正太线一带的战斗中,伤亡和失踪的官兵就超过了3千人。

有鉴于此,再不进行整编,川军将再无一点战斗力了,而且也无法有效进行指挥。于是川军第22集团对全军进行了合并整编,按照每旅的两个团合并为一个团的模式重组了部队。虽然原有番号继续保留,但是这样一来,每个军实际上只有一个满员师,所谓的旅,也不过是只有一个团。整个集团军整编后的实际兵力,不过两万人左右。

就是这么两万人,依旧没有得到二战区的一点装备和服装补给,一多半的人还穿着出川时的单衣和草鞋,此时的山西,已经下过好几场雪了,小一点的河上面,也早已结了冰。

这样的情况下,部队的士气更加低落,就是例行的操练也几乎无法进行。

独立团同样的番号保留,但是归入了邓锡候长官的军直属大队。

李德明现在是营长,还是邓长官钦点的。连升两级,每一个人都在说是因为他救了邓长官一命,他听在耳里,也不分辩,一笑了之。

部队安定了,他却无法满足当初向赵丞稷等人许下的“逛窑子”的诺言,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驻地太小,没有青楼。最后是请大家吃了一桌酒席,才把这事给摆平了。

喝完酒,醉醺醺的一行人回到营房,一进去就发现不少士兵在交头接耳,看见他们进来,立刻停止了说话。

“龟儿子在咬啥子耳朵?”李德明感到奇怪,这样的情况他已经是第三次遇到了,叫过说话的几个人,张嘴问道。

几个士兵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看我我看你的。

“求,扭扭捏捏的,像个婆娘似的,说。”李德明有些不高兴了,提高了嗓门。

“营,营长,”一个兵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听人家说,我们这一回打败仗,就是因为我们川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啥子喃?”如同一枚炸弹炸响,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赵丞稷更是一把提起那个兵,恶狠狠地等着眼睛:“你娃说啥子喃?”

“赵连长,放下他,等他说。”突如其来的谣言让李德明的酒醒了一大半,此时反倒是冷静下来。

“就是,骚鸡公,发那么大火爪子,听听他狗嘴里吐得出啥子象牙。”一边的李自新也拉了拉赵丞稷。

“哼!说,快点说。”赵丞稷不甘心地松开了那兵的领子。

“营长,这个不是我说的,是,是我听到的。”被这么一吓,那兵竟然哭了起来。

李德明心里一阵烦躁,挥了挥手:“老子未必然不晓得你是听说的蛮?哭,哭你妈的求,快点说,还有啥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