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了什么是神圣”,刚刚从西柏坡入党宣誓归来的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专业04级学生钱刚,谈到在党中央的旧址里举行的宣誓仪式时说:“这在其他地方绝对感受不到。”去年一年,有近75万青年人像钱刚一样,以学生的身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加入党组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接受全方位的考验和考核”,钱刚说,“但这是值得的,这是社会对个人认可的一部分。”中组部的统计表明,2005年全国共发展共产党员247万名,而学生中发展党员占到当年新发展党员总数的29.7%。


据报道,现在大学生中流行着一股“入党热”。大学生踊跃入党,着实让人欣慰。作为当代优秀青年,大学生理当有崇高的理想。把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实现自己人生的一个理想,无疑是人生旅途上迈出的最重要的一步。有了这个理想,就有了人生的指路明灯。而实现这个理想,无疑融入了人才锤炼的最好熔炉;实现这个理想,无疑坚定了前进路上的方向;实现这个理想,无疑找到了价值判断的更高标准;实现这个理想,无疑将使生活更富有意义。这从朱德“找党”成为美谈就可以得到充分说明。


出生贫苦的朱德,青年时代,目睹民不聊生、列强凌辱的现实,立志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寄希望于辛亥革命、护国战争,但这以后的中国又陷入了军阀无休止的混战,他失望了。1922年初夏,朱德毅然放弃了云南省警察厅长的职位,开始寻找党组织。他先从云南来到重庆,拒绝了杨森给他的师长官衔。毫不犹豫地登上了一叶扁舟,顺长江东下,去上海找党组织。到了上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十里洋场,使他更坚定了寻找党组织的决心。几经波折,他终于找到了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陈独秀。但是十分遗憾,陈独秀对他十分冷淡,拒绝接收一位旧军队的将军。但朱德并没有因此心灰意冷,更没有因此而惆怅与失望,他毅然决定到德国去,到马克思的故乡去。在柏林,他找到了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的负责人,比他年轻十多岁的周恩来。36岁的朱德,恭恭敬敬站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迫不及待阐述了自己的夙愿。周恩来感动于朱德的执着,于1922年10月,介绍朱德入党,帮朱德实现了美好的愿望。从此朱德开始了崭新的政治生命,尽心竭力地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浴血奋斗,成为新中国的开国元勋。


马克思说:“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它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的牺牲;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因此,无数有志青年无不把实现共产主义作为终生的奋斗目标,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人生的价值取向,在风云变幻的时代大潮中把准人生的航向,为人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雷锋、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等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数字是最能说话的。去年,学生中发展党员占到当年新发展党员总数的29.7%,不仅说明了当代青年明辨是非和抵御诱惑的定力在不断增长,而且透视出时代青年精神上的崇高追求,让人明了一个基本的事实,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依然是有志青年的人生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