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军团后裔,你在中国还好吗?

庞涓 收藏 69 11414
导读:罗马军团后裔,你在中国还好吗?

在西北古村,一些当地的人却长了一张外国脸。他们是谁?来自何方?为什么来到这里?甘肃古罗马军团后裔千年悬案一直论争未果,是真是假,扑朔迷离。


6月中旬的一天,记者踏上前往甘肃省永昌县的长途客车。卖票的车老板就是一个永昌人。双颊发红的她,说自己以前并没有听说过什么古罗马兵团后裔的事情,只是这几年县上抓旅游搞宣传才知道的。


到永昌,一下车,记者便看到前面三叉路口的中心矗着高大粗壮的三人雕像,中间的男子高冠长袍是汉人风格,左右两旁的一男一女则满头卷发,男子身着类似古罗马士兵的头盔铠甲。下面的石基上刻着“骊蚠怀古”四个大字,雕像后的石碑上刻着古罗马军团来到骊蚠县的原委。


“我以后有了孩子,孩子可能就长得不像欧洲人了”


关于昔日骊蚠今日永昌的报道,已有很多。


3月12日有文章描述,这些有欧洲人体貌特征的当地居民高鼻梁,深眼窝,蓝眼珠,头发自然卷曲,胡须、头发、汗毛均呈金黄色,身材魁伟粗壮,皮肤白皙。


匈牙利《欧亚新闻报》去年11月8日的报道介绍,从骊蚠村(原称“者来寨村”)附近古墓中挖出一些体貌特征与亚洲人有明显区别的骨骸,共有100多具,均完好无缺。骨骸的骨骼扁圆,体形高大,男性身长一般都在180厘米以上,女性多在160厘米左右。


带着这些记忆,记者漫步永昌街头,发现有人轮廓分明鼻梁很挺,有人头发打卷,但集诸多欧洲人外貌特征于一身的人却根本没有。


在一家小餐馆,记者无意中发现,临桌的小孩子有些与众不同:短短的浅栗色头发柔顺地贴在头上,相对当地许多黑里透红的脸蛋来说,小男孩的脸很白净,额头两侧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向县城居民打听有关古罗马军团的事,不论男女老少,他们都能说上一点,但大多数人是从近几年的电视新闻里知道的。据他们介绍,这些长相和他们不同的人大多是农民,平时不太进城,主要散居在六坝、南坝、骊蚠城周围的者来寨、杏花村、河滩村、焦家庄等几个村落。


记者见到了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罗英。罗英出名是因为他曾去北京找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明辉教授鉴定自己的DNA。鉴定结果证明罗英有46%欧洲血统,可能与古罗马人有关,为此他有过多次在当地电视节目中露面的机会。


身高174厘米的罗英,鼻梁直挺,鼻尖内勾,眉毛浓密,眼睛底色泛黄,有着漂亮的双眼皮。罗英同时提请记者注意他深陷的眼窝,赤褐色的头发和浓密的络缌胡。


罗英说他大爹(大伯)、舅舅也有些外貌特征比较像欧洲人。他对自己是古罗马兵团后裔的说法半信半疑,开玩笑说:“我以后有了孩子,孩子可能就长得不像欧洲人了。”


“比萨是什么我不知道,葱油饼子是常吃的”


租辆出租车,记者奔向不通公共汽车的骊蚠村(原称“者来寨村”)。


在村庄里清一色土坯房的映衬下,只剩下一块大土疙瘩的骊蚠古城墙显得毫不显眼。铁链围起的古城墙,约2米高、2米长,上面满是尖镐挖过的痕迹。


在骊蚠村见到一位小姑娘张小丹。她栗色头发,圆脸上洒着浅浅的小雀斑,瞳孔在阳光下有点泛蓝,除了黄皮肤,看上去真有点像欧洲女孩。张的父亲介绍说,小丹的姐姐小时候头发金黄,长大后慢慢变黑,现在看上去是栗色。


村里人称老宋爷的宋生义老汉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正端着碗准备吃早饭。他脸型狭长,鼻梁高挺,蓄有棕黄色的胡须。对自己是否是古罗马兵团的后裔,老汉表示“说不上”,但他记得八几年的时候,有几十辆外国人的车停在者来河西的沙沟,一群人到村里来探访,还去看了附近的古城墙。


老宋爷说:“以前我们这个地方挖出的坛坛罐罐多得很,现在我家里还有一个,老伴拿它盛油了。”当问到有媒体称当地人有吃比萨饼的传统时,老宋爷笑了:“比萨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吃过,但葱油饼子是常吃的。”


采访中,有人介绍说还有一个外号叫蔡罗马的人长相非常像欧洲人。记者寻到他的家,不巧他外出打工了。村小学的张俊生老师介绍说:“有段时间蔡罗马可风光了,外国来的记者找他去上海,来回坐的全是飞机。他家里还有他和外国人一起照的照片。”


在县文化馆工作的宋国荣,一米八几的个头,一头黄褐色的齐肩卷发,狭长的脸型,高挺的鼻梁。原本是一个普通农民的他,由于对骊蚠文化的悉心研究且长相酷似欧洲人,被安排到文化馆专门负责骊蚠文化的研究和对外宣传。在他的电脑上,记者看到了长相酷似欧洲人的一些居民的照片,除了高鼻梁、深眼窝、黄胡须、卷头发之类的特征外,有人眼球呈灰绿色,有人呈蓝灰色。宋国荣的电脑桌面就是一个满头金发的小姑娘的照片,完全没有黄种人的特征。宋国荣说,据他们刚刚完成的普查,类似外貌的小孩还有十几个。


骊革干真是古罗马残军的定居地?


骊蚠县真是古罗马残军的定居地?众多学者对此争论不休,媒体也炒得沸沸扬扬。事情起源于一个史学谜团:


公元前53年(西汉甘露元年),古罗马帝国三大执政官之一的克拉苏为了争夺权力,率7军团约4万多人向东远征安息(今伊朗),在卡尔莱(今叙利亚的帕提亚)遭围歼,兵败,仅第一军团大约6000人突围。之后,这支成功突围的罗马军团就从史学家们的视线中神秘消失,成为罗马史上的一个谜团。


有学者认为,这支突围的古罗马军团几经艰辛辗转,最终来到中国,西汉政府为了安置他们,在今天的甘肃永昌县设置骊蚠县。


永昌地处甘肃河西走廊中部,为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我国古代很多文献资料中,都有对“骊蚠”,或读音相近的“犁轩”、“犁蚠”等地名的记载。


据《汉书·陈汤传》记载,公元前36年,陈汤在讨伐郅支的战争中发现一支奇特的军队,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盾牌方阵,使用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御方式,这些战法是罗马军队的独用战术。有人认为,这是证明这支军队就是卡尔莱战役中溃退并失踪17年的古罗马残军的最好证据。


支持这种说法的另一个有力证据,是西汉河西地区的版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骊”的县,同时还修建了骊蚠城堡。按照西汉的建县原则,以方圆百里为标准,人口多则可不足百里设县,人口少则可百里以上设县。骊蚠县与番和县仅相距8公里,此处又属地广人稀之处,那么一定发生了重大事情,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另建一个县。


西北民族大学已故的中亚史专家关意权教授,曾对该历史课题做了大量深入的研究。关教授的长子关亨回忆父亲时说:“他查阅了大量史书、县志和地方志,秉着先求证后印证的原则,多次去河西走廊、者来寨等地实地考证,并得出结论,骊蚠城是古罗马的雇佣军受汉朝政府收编、驻扎地,这是不可置疑的。”


兰州大学苏联史学者陈正义教授对这个史学谜团也颇有研究,著有《骊蚠绝唱最后的古罗马人之谜》一书。陈正义表示:“我现在对这种说法越来越有信心。否则的话,这么多外貌特征像欧洲人的当地居民,还有汉代古城墙,以及卡尔莱战役、陈汤发现奇怪的军队与西汉设骊蚠县三者的时间如此接近等等,各种事情的巧合怎么解释?可以认为骊蚠人不一定就是罗马人,但骊蚠人应该与古罗马军团有关,是混合了许多民族的一个群体。”


持反对意见的兰州大学教授刘光华在《骊蚠是西汉安置罗马战俘城商榷》中指出,《史记》中的“黎蚠”与公元前2世纪末这个时代有关,西汉武帝时大秦国与犁蚠无关,西汉末、东汉时大秦才能称为犁蚠,因此,公元前53年卡尔莱战役中失败的罗马残兵,根本不能被称为犁蚠人。他认为,汉昭帝元凤3年(公元前78年)春,汉军俘虏匈奴右犁汗王部“数百人”,为安置这几百人,汉朝在张掖郡设置了骊蚠县。


为什么永昌县有那么多人长得像欧洲人呢?刘光华认为,古代中亚各族不断通过河西地区往来,在河西地区散居和聚居都很平常。在这些地方发现有欧洲人体貌特征的人,可能与中亚各族定居河西有关,他们未必就是古罗马人的后裔。


这个问题似乎只有等兰州大学的科研人员通过DNA鉴定来揭开谜团了。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谢小冬博士等科研人员,2005年在者来寨村的91名志愿者身上采集了全血样本进行实验。谢小东对自己的实验结果很低调,没有对记者的提问做正面回答:“实验结果其实早就有了,只是还在争取得到同行的认可,文章没发表出来的话不能说。”


谢小东说:“根据实验结果,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人的基因与维吾尔族、古匈奴(如蒙族)的基因相差很远。然而,DNA鉴定结果并不能直接说明这些人是不是古罗马军团的后裔,只是划出一个大致范围,再结合人文、历史等各方面知识做出推测。”


但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份鉴定结果表明,永昌县这些长相似欧洲人的居民基因与西亚人,如土耳其人、伊朗人、北高加索人等有较近的血缘关系。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