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死的窝囊透顶的几个日本将军

wweic 收藏 265 47822
导读:二战时死的窝囊透顶的几个日本将军

现在不少现实主义者对当前的抗战片嗤以之鼻,原因之一是认为把日军描写的过于无能,看着痛快是痛快了,可毕竟给人一种YY无限的感觉。我虽然厌恶日本人,却也不得不同意这种看法,二战时期日军确实是亚洲最精锐的军队,不论国军共军,与他们作战时死伤倍于彼是正常现象,用约克公爵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二战时,德军1个师抵得日军3个师团,而日军一个师团抵得国军3个军。”即是要杀死1个日兵,起码要付出3~4条中国人性命的代价。按传统中国人的说法,有这么多对手给自个垫背,死的不亏本!

然而,情况也不是一概而论,抗战中日军伤亡比国军大的战役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也有许多日本人死的很是亏本,甚至窝囊,据我所知,符合“死的窝囊”的日本将军级别的军人,起码就有3个:

说到这,可能有人急着要举出例子来了:“阿部规秀,被土八路一迫击炮送上了西天。”恩,我觉得这不算,至少他也是在指挥突围的时候被打死的,算是死在战斗中,够不上“窝囊”的定义,抗战时被土八路做掉的日军将官又不止他一个,我举的这3个例子,可都是死在非战斗时期的,那才叫死的“冤”那!别急,天热,喝口茶,听我慢慢道来

一:钢盔送了他的命:饭冢国五郎

饭冢国五郎,1909年5月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同年被授予下士官军衔。1937年晋升步兵大佐,任一O一师团一O一联队联队长。陆军少将。

这饭冢国五郎,参加过武汉会战,面目狰狞可怖,满脸大胡子,凶狠的很在日本国内,他的名气可不比阿部规秀小多少。有段日子,东京各大影院一个劲地播他的战场录影,被称之为“军神饭冢国五郎”,你说牛吧。

可谁会想到,堂堂“军神”,来中国战场1个多月就被打死了,而送他命的,竟然是一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钢盔。

钢盔嘛,我们在抗战片里看都不爱看了,绿色的,和半个西瓜一样,它的目的嘛,我想大家都清楚,减少横飞的弹片对人脑部的伤害,而且它的表面是弧形的,子弹要打偏一点,可就从上面滑过去了。

可有的时候钢盔对日本人来说,却不是守护神,反而成了催命鬼。因为钢盔并不是打不穿的,特别是正中,是最脆弱的。诺门坎一战,苏军神枪手专往日本人钢盔正中那个小红日打,因为红色在太阳照耀下最耀眼嘛,于是戴钢盔的日兵可全成苏联人的活靶子了,死伤要比不戴钢盔的多上N倍,弄得日军此后不得不取消了那个红太阳。当然,这饭冢将军虽然是被钢盔送的命,但是我说了,他是送的窝囊命,自然不是那红太阳搞的,而是钢盔面。

这又是咋个名堂呢?却说庐山一战,饭冢联队对上国军160师,这也是国军的精锐部队,庐山地势又险,守方大占便宜,饭冢虽勇,却也无可奈何,双方对峙了好久,都死伤惨重,却没个结果。饭冢正郁闷着呢,富士山来了几个日本记者,要拍下军神大人的英姿回国内宣传那,饭冢杀红了眼,头脑又简单,给他们一吹,头昏到不知所以,居然挑了个离160师指哨所不远的地方作为拍摄地点。

要说单哨所在附近还不严重,毕竟阵地目标多了去了,但那些个记者为了突出饭冢“酷哥”形象,给他扣了顶代表“大日本荣光”的头盔,偏偏那天太阳又大,头盔上的光给一照,折射的厉害,刚好射进了对面哨所国军士兵的眼内。

这饭冢将军这时真是不知死活,居然在记者的摄象机面前又挥刀又哇哇怪叫,显得我是鬼子我怕谁的样儿,对面的国军哨兵可气歪了鼻子了,你个小鬼子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装B装成这样,明摆着不把我们国军士兵放在眼里嘛。枪打出头鸟,崩了丫的。

要是那天那哨所就那几个哨兵倒也罢了,他们的手里的老式步枪射程不够,正干生气呢。也是这饭冢该死,刚好几个国军老兵经过,也看到了那二五八万的鬼子联队长,他们手里拿的可都是日本造的三八大盖,射程和准心都好着呢。看你这叼样,没得说,马上举枪,瞄准,“砰”的一下,那饭冢正得意洋洋地背对哨所那,子弹打他后心钻进去,穿过了他的心脏,“帝国军神”还没明白咋回事就见阎王去了。

俗话说,军人该死在战场上,“马革裹尸还”,这饭冢军神是“马革裹尸还”了,可却是在摆酷的时候死的,还是被一顶日本钢盔和一支同样是日本制造的三八式要了命去,你说这算不算死的最窝囊的一个“军神”?

二 怕死判官偏找你:酒井直次

酒井直次,191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3期,1920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32期,1937年来华参加作战。这家伙执行三光政策是不遗余力,他甚至怂恿部下奸淫中国妇女,按其“功力”评选3个等级,真是不折不扣的畜生!


这家伙是死在进攻途中的,按理来说应该算死在前线,为什么说他死的窝囊?很简单,按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来看,他是个十足的怕死鬼!但死神却偏偏“关照”他!

前面说过,什么事都不能一概而论,日军也不是百分百的武士,贪生怕死的同样不在少数,酒井直次虽然残忍歹毒,但同样是其中之一,湘赣之战,酒井率部队从萧山出发,向衢州方向进攻,以“摧毁中国东南地区供美军使用的航空基地”。5月27日晨,他向兰溪进军。

没想到,没走出多远,前面“轰”,“轰”响成了一片,中国军队伏击了?NO!NO!是日军最怕的“铁西瓜”阵。当然这绝不是象电影里演的那样是游击队干的,而是正牌国军的杰作。原来国民党第21军军长陈万,预先料到日军的行进路线,派了独立工兵第8营,在步兵的掩护下,强行军赶至兰溪江东岸,埋了几十个地雷群。日军没准备,顿时被炸了个晕头转向。

酒井见势不妙,赶紧派出工兵联队去清扫地雷,哪知这些工兵也不是什么硬骨头,被炸死一大堆后魂都没了,没继续反复检查就报告地雷已经清理完了。酒井信以为真,就继续前进。

怕死鬼往往在战场上想找的是能帮他挡枪子的,菲律宾之战中,日军轰炸机群一次碰上美国舰载机群,象一群羊被赶到老虎群里,被吃掉了一大半,那个空军副联队长为了逃命,居然命令6架零式战斗机保护自己突围,他是逃回去了,可6架战斗机被美军打下5架。5条人命换了他的一条命。这个酒井中将虽然已经接到了工兵报告,可依旧不放心,他的“安全措施”做的更绝:工兵小队在前边开道,尖兵分队跟进,最后才是是师团本部。这还不算,他还命令,日军军官簇拥在他周围,象群星拱月一样,您说保命拉了整支队伍给他做肉垫子,这酒井中将“求生欲望”不可谓不强啊。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你怕死,死它偏找的就是你!上午10点多,日军通过兰溪路口的时候,前面工兵小队和尖兵小队全安安全全的过了,酒井以为没事,也大摇大摆地放马前行,还没踏上两步,只听“轰”的一下,马蹄子不偏不倚,踩铁西瓜上了。

唉,机关算尽,找了一大堆人保你,可就偏偏就是你踩上了地雷,这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么?也真是天亡酒井,疏忽大意的他把队里的军医全派别处去了,附近又没医生,等最近的军医赶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无药可救了。没一会,酒井便就一命归西了。

这也算恶贯满盈的他应得的下场吧。

顺带一提,那位拿5个飞行员换自己狗命的日军空军副联队长也没好结果,回到基地他的“事迹”已经传开了,一位参谋长用佩剑结果了他。

真是越怕死,判官越找你!

三:反水的马倌:楠木实隆死不瞑目!

楠木实隆,日军驻满洲国最高顾问。陆军中将军衔。

要说死法,这3鬼子各有各的特色,可论窝囊程度,还是这位楠木顾问当仁不让,因为好歹前2位饭冢国五郎和酒井直次都是死在前线,而且都是死在正规军手里,这楠木中将却是死在大后方“满洲国”,而且还是死在他们当狗一样使唤的伪军的一个最低贱的马倌手上,可以说死都没脸说是怎么死的!

1943年6月12日,楠木实隆在伪满军事大臣邢事廉的陪同下来到了五顶山。开始了检阅。日本驻满洲最高军事顾问兼陆军中将,这气派可不小,几千鬼子骑兵做他的仪仗队,在前面开路,他耀武扬威好不威风。哪知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上午10点,楠木来到了五顶山的小西河子坡,来到半山腰,这马上不去拉,楠木正眼都没看马夫一眼,就示意扶他下去。马夫是照办了,接下来的事情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个叫常隆基的马夫刚一扶楠木中将下马,立刻反手“啪”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楠木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马夫会打他耳光,顿时蒙了。常隆基可没停手,顺手从马粪袋子里抽出了事先藏好的手枪(这藏的可真有创意),对着楠木胸前的金色勋章“砰”“砰”就是两枪,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发到地狱里去了。

别说楠木是不知所措,当时在场的所有日伪军可都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情况,一时全楞住了,常隆基乘机飞身上了楠木的马飞奔下山而去。

小小一个马夫怎么会有这样大的胆子呢?原来常隆基本是东北贫苦农民,平日就没少受日本人和狐假虎威的伪军的气。他当兵也不是自愿的,是被抓壮丁强抓来的,那时日本军人对伪军象狗一样对待,打骂是家常便饭,常隆基因为长得比较白,平时就被日本军官看不顺眼,没少挨毒打。日军对伪军考核相当严格,常隆基不笨,可被打怕了,一看到日本军官就腿软,原本准备好的东西一下全忘了,老是不及格,这自然遭到日本兵更加凶狠的暴打,他的长官黄凤祥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常隆基还不给打死啊,于是他赶紧把常调去做了马夫,从此常隆基才摆脱了苦日子,可黄凤祥怎么也没想到,在常隆基的心里,早已深深地埋下了对日本人的无比仇恨。终于借机做出了这件壮举。

常隆基打死楠木实隆后,遭到大批日伪军的围捕,他拼命逃到松花江边。但那里早已被上千日兵包围,常走投无路,为了不被抓住,他毅然投江殉国,有人听见他在跳江前自言自语:“我我就是要扇他一个嘴巴子!我他妈地扇死他!”

残忍的日军把常隆基的尸体捞了上来,挖心祭奠楠木中将。并造谣被常打死的是一个伪军军官,楠木只是受了轻伤。但作为抗战中死的最窝囊的日军将军的历史事实是永远也抹不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