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福的长度

最初的幸福是长长的。

像冬天里的炉火和炉火上烤着的红薯片,又或者外婆床前那个神秘的粗瓷大瓦罐以及里面总拿不完的糖果饼干。像我家门前马路旁那辆破旧的架子车(那是我们想象中的航船,我对远方的渴望或许就源于此),夏天里的流荧或者的冬天的雪,母亲带回的映山红花儿还有父亲带回来的有着木柄的冲锋枪。。。。。。

那时侯,幸福无所不在,因为我一无所知。

后来的幸福也并不缺乏。一次郊游或者一场不曾预期的电影,每个周末或者某个突如其来的假期,一次轻松的考试或者体育课。。。。

那时侯,幸福常常光临,因为我懵懂年少。

再后来,幸福的要求慢慢苛刻。像去看戈壁,考上大学或者有自己的工作,也许有很多钱也不错,要不做个图书管理员也行。。。总之幸福的翅膀越飞越高,凌驾于我小小的可怜的想象之上,不那么容易够到了。

我承认,在清晨的阳光下看到某个女孩或者在生日烛光里听朋友们喧闹,又或者听羞怯而快乐的声音读出我随手写出的诗歌。。。。

那时候,幸福似乎不曾走的太远。

今年的某天晚上,大醉而归。拿起电话问人家一个蠢问题。电话的那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宁静,说:这个问题,不问了好不好?这么久了,说了也没什么意义的。

我回答:是没什么实际意义,不过。。。我想幸福一秒钟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