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日本和欧盟的大使进行紧急接触后,中国出人意料地在安理会宣布了自己支持的安理会改革方案。这个方案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其中提到的各方的支持,但不少国家因为当前时期比较敏感,以及同这些改革方案中提到的国家有这样或那样的利用冲突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当天的安理会会议没能就此达成一致。但第二天一早,该方案是否应该提交联合国大会进行审议这个问题作为一个正式提案被正式提交安理会审议,俄罗斯和法国投了弃权票,中国赞成,美国和英国投了否决票。虽然结果早就可以被预料,但日本、印度和德国依然对此表示了遗憾和不满。当天美国要求日本加派反潜巡逻机到南部海域的照会遭到了日本明确的拒绝,对于美军反复要求的派出自卫队扫雷舰艇到台湾海域扫雷也只是象征性地派出了两艘扫雷舰在台湾以东的公海上转悠。

中国政府宣布人民币开始实施彻底的对于一揽子货币进行自由浮动,将同美元的模糊的盯住关系终结,该决定实际上在私下里同德国也颇有关系。在欧洲外汇市场上,一些与中国银行有业务关系的金融机构有掀起了新一轮的抛售美元国债的风潮,造成了美元的大幅度波动,引起许多投资者的恐慌性抛售。美联储和美国政府联合发表声明重申了美国对短期无记名国债的义务不可动摇,试图以此挽回投资者的信心,但根本无济于事。美联储被迫一次提高美元的利率一个百分点并动用联邦储备来偿付蜂拥而来的债券。有华尔街的分析家悲观地认为,美联储这种行为是在急性自杀和慢性自杀间进行选择,这些措施如果还不能挽回投资者的信心的话,美国高达数万亿元的财政赤字一旦造成政府信用崩盘,美国将在一夜间一贫如洗。美国总统亲自打电话给英法德三国元首商议应对美国国债危机,在四国联合声明将不会坐视美元国债崩盘的第二天,美国的外汇市场才稍稍稳定了下来。

除了正在利用其巨大的外汇储备扰乱美国的金融市场外,中国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外交努力。除了俄罗斯等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发表声明支持中国的统一行动外,四十余个亚欧小国也纷纷发表声明表示支持。委内瑞拉和伊朗还大张旗鼓地派出了六七艘挂着该国国旗的万吨级油轮向中国港口运送石油,浑然没有把美国的禁航令放在眼里。中国政府紧急雇用俄罗斯专机运抵伊朗的二十枚反舰导弹和一个营的KS-1防空导弹系统的试射也让伊朗在霍尔姆斯海峡的演习达到了高潮,巴林、卡塔尔等海湾小国都紧张不已,除了自己的部队进入高度戒备外,也连续要求美军的第五舰队增派舰艇。

在台湾,“台湾人民民主自治委员会”正式在高雄挂牌成立了!委员会成立之初就宣称自己是为了帮助台湾百姓实现民主自治,恢复台湾正常生产生活,进而改善民生为最高宗旨。对于两岸目前的战争,委员会表示是一个国家内的兄弟之争,委婉地承认了一个中国原则,并主动表示愿意就台湾未来地位问题同大陆进行建设性的谈判。而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台湾民主的担忧,委员会则表示将尽一切努力维护台湾的民主,不会改变以前的民主成果和法律体系,并对美国的援助表示了感谢。这样左右逢源的说法,在中美两国都没有引起很大的不满。

委员会主要成员都是在台湾有很大政治和经济影响的人士,其中也不乏国民党、民主救国党和民进党退党人员的身影。这些人士多有在台湾基层从政的经验,很快就将南部的混乱秩序扭转了过来。台湾民众在前一段的乱局中被搞得眼花缭乱,连最基本的市政设施都没有人去维护,现在自治委员会主动担负起了南部的正常行政工作,让台湾民众心中稍稍有了点安慰,使得委员会得到了绝大多数的南部民众的支持,孤悬在北部的台北市区内的台北市行政当局也专门发电报对自治委员会表示了支持和欢迎。

面对台湾民众普遍接受了新自治委员会的现实,以及主动要求同大陆进行和平谈判,无论是美国还是大陆都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了谨慎的欢迎,但都认为目前自治委员会提出的谈判纲领是非常模糊和不成熟的,表示要在积极接触的前提下保持观察后才能确定具体谈判事宜。欧盟、俄罗斯和韩国等国家则对台湾自治委员会同意在一个中国原则下进行和平谈判表示欢迎,布鲁塞尔甚至已经开始在欧盟总部大楼内准备出了一个大型的会议室用作可能会很快进行的和平谈判。

欧盟和新加坡还在第一时间分别向台湾派遣了副部长级的特使,经过同台湾政要的紧急磋商,在他们返回国述职的同时,台湾自治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愿意在联合国主持下尽快与中国大陆进行谈判,谈判将邀请美国、欧盟、日本和俄罗斯作为特别观察员列席。台湾为尽快达成和平协议愿意取消中华民国国号,在高度自治下维持台湾目前的民主制度。

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美国总统汤姆逊召来几位台湾问题专家和国会议员紧急就台湾新政府的成立商讨对策。面对台湾自治委员会表示以取消国号为代价请求与中国大陆进行谈判的声明,美国政界普遍感到十分恼火。台湾是美国在东亚的最重要的战略基石之一,虽然给了美国一个观察员的席位,但根本不能体现出美国的真实地位,更何况美国为台湾还流了这么多的血!

台湾自治委员会上来就摒弃了中华民国的旗号,也是美国十分恼火的原因之一。但美国自己也承认一个中国原则,还真不好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表示不满。不过有不少美国的议员可不这么看,纷纷发表声明质疑台湾自治委员会的合法性,并对其放弃中华民国国号,有可能使数十年民主建设果实付诸东流表示了强烈不满。迫于国会的巨大压力,汤姆逊总统也不能无动于衷。

美国也确实需要一个能够尽快终止台海危机的方法,作为全球警察不能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个很小的角落,现在各个热点地区的喧嚣就说明了美国力量缺失所带来的危害。但就这样接受台湾的谈判方案也是不可取的,不能让美国人的血白流,至少要在谈判中将美国所付出的成本加倍找回来。虽然台湾回归大陆似乎已经势不可挡,但美国仍要限制中国大陆未来的掘起速度,要多在台湾问题上作些文章,使得中国即使收回了台湾也要被牵制住手脚,为美国继续在西太平洋获取霸权争取更多的时间。

经过短暂的商讨,美国提出了自己的台海和谈解决方案:参考北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模式,由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欧盟、俄罗斯和台湾自治委员会组成七方会谈,地点可以在东京、纽约、布鲁塞尔、莫斯科或者是首尔。但谈判的前提是,中国军队立刻就地停火,并后撤5公里脱离与台军的接触,不得再主动攻击美军的舰艇和飞行器;恢复台湾海上航运,中方提供准确的水雷布设图,放弃潜艇封锁台湾岛的企图;在台湾北部上空设立禁飞区,除经过中美双方一致同意的民用飞机外,中方任何飞机不得进入;中国承诺台湾未来民主制度不受其未定地位的影响,未来选举将在与会各国的监督下进行以保证民主;允许由七方会谈中的除中国和台湾外的另五方组成人数是100人的军事观察员小组,进驻中台两军间的空白地点负责监督停战并调查战争罪行。

由于美国的方案不但完全排除了联合国的作用,其提出的禁飞区和提供布雷资料的要求也完全建立在一厢情愿的基础上,中方当即给予了拒绝。原本对能够达成谈判意向保佑很大希望的欧盟也对此颇多抱怨,连韩国也连忙发表声明说美国的方案提出之前没有与韩国进行任何磋商,韩国仅对该方案表示部分赞同,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联合国秘书长也私下里表示美国的方案在联合国框架之外是不可取的,反倒是中国人愿意在联合国努力下完成和谈是尊重联合国的权威性,也是中方一贯立场的重大让步。搞得美国人很是没有面子!

几乎与此同时,台湾自治委员会再次率先单方面宣布将派出特使前往北京,希望能打破僵局。对于美军准备再次接管部分台军指挥权的要求,委员会也拒绝了。

面对台湾的背叛和中国大陆的顽强抵抗,美国国内的鹰派即便对于美国政府的谈判方案都十分不满,开始透过各种管道向台湾和美国国会施压,要求台湾坚持抵抗大陆,并要求国会批准美军投入更大的力量获得更大的权限,以尽快将中国击败。

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太平洋战区司令霍华德精心炮制了一套作战计划,不但包括了台湾领导人倒向大陆后的“定点清除”,还有详细的对台湾海峡实施封锁和对福建沿海打击的作战要点……

作战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在美军特种部队的指示和突击下,对解放军登陆场指挥中心实施毁灭性空中打击!

※※※※※※※※※※※※※

南京战区地下指挥中心内,战区司令李烈魁上将虽然身体极度疲惫,却依然坚守在自己的指挥位置上。刚刚收到了总参谋部直接发来的要求南京战区特种作战分队在必要时配合总参谋部的直辖行动组对台湾自治委员会领导人进行斩首作战的命令,这让李烈魁有些困惑。正在思考之中,旁边的副参谋长雷德清突然开口道:“看来上面对台湾人的反复无常有些厌倦了!……只是这样一来,台湾的乱局恐怕就更难收拾了!”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上面肯定不会是对他们全部进行斩首,我想也就是干掉一两个吓唬他们一下,杀鸡儆猴嘛!……现在他们对美国人还抱有很大的幻想呀!……恐怕上面也只是想把他们给逼得谈判而已……”李烈魁淡淡说道。“我们最近打得很辛苦,这恐怕也是台湾人对美国抱有幻想的原因之一吧!……看来,战场上我们还应该再做一些文章的……”

“现在台军的抵抗很顽强,我们虽然加强了政治攻势,传单就洒了三十来万张,可收效不是很显著。……登陆场目前由于面积的扩大,能调动的机动部队不超过三个旅,还分在两个作战方向上,中间的中央山脉对于我们的装甲部队来说穿越起来太困难了。部队目前也非常疲劳,美军的空中打击让我们的海运速度有所下降,弹药和油料都很匮乏。……按照现在的状态,我们的机动部队再发起进攻并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可能性不大呀!……”雷德清忧心忡忡地说,双眼布满了血丝,脸上也有掩饰不住的疲惫。“海军方面的主力舰艇在同美军的作战中损失不小,几艘防空舰大多数都导弹耗尽,正在福州港重新补给,可是港口设施受损严重,补给的速度相当慢。仅有的两个高速气垫登陆舰大队的围裙寿命已经基本耗尽,正在轮换着进行更换,暂时指望不上它们了……现在海峡两端只剩下一艘大型防空舰和两艘现代级还有区域防空能力,剩下都是些只有点防空能力的护卫舰,可海峡中间我们还有上百艘的运输船只和不少小型舰艇,东海舰队多次请求增派战斗机掩护。”

“我已经命令空军加派战斗机了!”李烈魁忧心忡忡地说道。“但空军的情况也很不好!前线几个机场虽然修复速度很快,但每到修好的时候美军就又来一轮巡航导弹,现在战斗机需要从内陆纵深机场起飞,在海峡上的巡逻时间下降了不少呀!……对美军的空战,我们也不占优势,我们的预警机不能保证24小时的全天候监视,而且抗干扰的性能也要比美军差一些,加上他们还总是用隐身飞机偷袭,我们的损失不小呀!”

“战区编制内的空军已经有两个师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但是总参不断调来的飞机弥补了我们的损失。只是这些新来的部队大多是以团为单位补充来的,单位多编制杂,我们不熟悉他们,他们对我们也不熟悉,至于地形标志物更是知之甚少,指挥作战的效率都不高呀!……实战表现也确实不如我们多年有针对性训练出来的部队。”雷德清感慨地说道。

“不好用也得用!……撤下去休整的空军部队至少要一周才能恢复一定的战斗力,那两个师剩下的飞机回来能编成两个团就不错了,我们手上实在没有其他的部队,这些其他战区支援来的空军部队就是去拼也得给我顶住,要不然后果会更严重!”李烈魁狠狠地说,将手中的那个才抽了两三口的烟头用力按在烟灰缸内左右旋转着碾灭。“不光是空军,海军还有登岛的部队都要咬牙挺住!……我们现在困难,敌人也好不到哪去!……你告诉冯建东,让他组织好登陆场上的那几个机动旅在西线再发动一次攻势,争取在台中地区再围歼台军一个旅,打开战场上的僵局!这样无论从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对我们有利!”

“可是,司令员,我们目前进攻并没有把握,就算是取得了胜利也是局部的,难以在全局上改变态势……是不是再等待物资和增援部队多一些的时候再发动进攻?!”雷德清心中有些担心,赶快建议道。

“不行!……中央要压迫台湾自治委员会进行谈判,没有战场上的胜利作为基础,谈判恐怕会很艰难。”李烈魁缓缓地说道,语气十分沉重。“何况,战场瞬息万变,等一天或者两天登陆场上说不定会有什么变化。而且,士气可鼓不可泄!现在我们一直保持着进攻的态势,士兵虽然疲惫却还能支撑。……一歇下来再想恢复进攻的势头恐怕就难了……”

“我明白了!我马上给登陆场部队下达进攻命令。”雷德清考虑了一下,虽然还有些担忧,但主官决心已定自己就只好全力配合。但他还是说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哦……司令员,还有几个问题。……现在海峡内舰队的防空能力不足,澎湖和马祖岛上的我军防空导弹阵地应该得到加强,这些天他们的导弹消耗很大,是不是能将没轮到更换围裙的气垫船给他们再送上去一批导弹!?……美军还有一些驱逐舰距离台湾岛不远,我们是不是再组织一次空中突击?……”

“这些问题你看着办!”李烈魁大手一挥,“作战计划起草好了之后给我过目!”

“是,司令员”

一小时后,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就出现在了李烈魁的桌上。两小时后,负责袭扰台湾岛东侧抵近巡逻的美军舰艇的四架苏-30和两架加挂了远程反舰导弹的轰六就起飞了……

……

数百公里外的台北市西北郊一处废旧仓库的地下室内,登陆场指挥部的最高指挥官N31集团军军长冯建东少将正愁眉苦脸地看着从战区指挥中心发来的作战计划。这两天美军的轰炸机老是盯着自己指挥所的通讯中心,电台车也被炸掉了六七辆,搞得指挥所和外界的通讯时断时续,这手上的这份作战命令也是靠两台机器收下来的片断拼凑成的。

战区要求集中兵力以钳形攻势拿下台中市,歼灭台军十军团主力。可冯建东自己心里清楚,登陆场上的部队几乎是强弩之末了!在南部作战的机动部队虽然号称三个旅,但实际上加起来也不到两个旅,坦克和装甲车都没能达到满编,攻坚能力实在有限。而新占领了大量的地区,都需要不少守备部队维持基本的治安并保护交通线,登陆场六成的兵力都被牵制在了守备任务中。由于登陆场受到美军飞机的封锁,还要负担起上百万难民的救济物资运输,部队补给也十分困难。能运上登陆场的物资仍需要用征用的车队向南送抵作战部队,沿途还会遭到美机的骚扰,物资损失相当可观。现在机动部队的弹药不超过两个基数,油料也仅够一天作战所需,立刻发动进攻相当勉强。

不但如此,登陆场上的部队来源庞杂,由第一批登陆的其他战区支援过来的部队,有海军陆战队,有分批空降的空降兵,还有自己31集团军的部分部队,这三个旅里面几乎每个营都原先隶属于不同的部队,能整合到一起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有些部队多次受损和补充后,不但建制混乱,更是极度疲惫。现在战线好容易稳定一点了,他原想利用一天的时间将后方执行守备任务的较为完整的营和前线一些疲兵拼凑的营对调,来加强前线的作战能力,可战区这个命令一下达,自己的想法就又泡汤了。

但是,战区的命令是要登陆场克服一切困难,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优良传统,打开在中部的局面。困难归困难,就是再困难,他冯建东也得将上级的命令执行下去!他简单查看了一下敌情通报,再次仔细核对了地图上的敌军位置,深深感到战区的作战计划胃口太大,已经脱离了战场实际情况。别说台军十军团得到了南部八军团至少一个旅的增援,就算是仅有的十军团残部真要做困兽之斗,靠自己手上的兵力都很难解决。沉吟了半晌,他用光笔将战区命令中的地图上两个深深向南楔入的巨大红色箭头,稍稍变得弯曲了一些。

“还是,先聚歼台中市区北侧的台军较有把握!”冯建东心中暗想。“将在外,上命所有所不从了!”

一个半小时后,在两艘火力支援舰雨点般倾泻的数百枚火箭弹为前奏,我军装甲部队不顾疲劳分两路从大甲和卓兰两地再次向台中市方向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台中北侧清泉岗基地遭到了我军三枚弹道导弹的轰击,远在大陆和澎湖的远程火箭炮部队向两地的台军阵地实施了覆盖射击,登陆场上仅有的两个155榴炮营也进行了短促的炮火急袭。这两个小镇绝大多数居民都已经逃走,剩下的也都被台军强制疏散到后方,我军得到情报后对发扬火力也没有了太多顾忌,这一轮猛烈的炮火将两个村镇七八成的房屋都夷为平地,炮击引起的大火点燃了剩下的房屋,吡吡啵啵地爆裂声中浓烟直冲上千米高空。

还未等台守军从防炮掩体中爬出来进入阵地,解放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就已经冲进了浓烟滚滚的小镇,浑然不吝己方炮弹的碎片和气浪掀起的水泥碎块打在车声上叮当作响。当怒吼的战车咆哮着碾倒残破的屋墙冲进目瞪口呆的台军中间的时候,台军一线士兵的抵抗意志就崩溃了,两个村镇在不到半小时就被攻占了,据守两地的近两个连的台军被全歼,我军很小的伤亡数字中还得有一半得算在自己人炮兵的弹片身上。

台军在最前线的只是小股的监视部队,十军团已经得到了南部八军团包括一个机步旅和数个炮兵营的支援,底气足了很多。其指挥官又得到了自治委员会高官的密授机宜,台军士兵也在这几日的拉锯战中熟悉了解放军的战法,并受到自治委员会成立后台湾南部虚假稳定的蛊惑,战斗意志和主动精神都有所提升。很快,其纵深部队就在坦克和猛烈的远程炮兵的掩护下向我军的两路进攻方向都发起了反冲击。被我军钳形攻势夹在中间的台军两个多营的守备部队竟然也一反常态地向我军侧翼发起了牵制性的进攻。

经过数小时激战,虽然在舰炮火力的支援下我军分别打退了敌人数次凶猛的反冲击,但我军也在敌人炮火下损失不小。右路我军遭到清泉岗基地训练中心学生兵为主体的新组建的训导大队的顽强阻击,虽然连续损失了十余辆坦克和装甲车并多次突破其前沿,但都在得到坦克加强的台军拼死反扑下被夺回,进攻势头在甲南就被台军遏止了,距离进攻出发地不足五公里。

而左路因贴近中央山脉,路网稀疏,台军布防较弱且较容易被穿插,我军一部向东绕行双崎迂回到台军反冲击部队的侧翼,打了台军一个措手不及。台军主力丢下了二十余辆坦克和装甲车的残骸退守东势。我军留一部监视,主力两个半机械化营穿越丘陵地带,绕行到中坑威逼东势侧后,迫使台军放弃该镇退往台中市区。我军因为过度疲劳和越野行军油料消耗太大,未能及时追歼该敌,只能进抵头社和新社压迫台中市区守军的东北防线。台中的台军派出两个装甲营在猛烈炮火掩护下,试图将我军驱离但未能得逞。

至此战线再次稳定了下来,我军未能达成作战目的,甚至连冯建东军长缩水了的目标都未能达到……

※※※※※※※※※※※※※

声明:本小说纯属凭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说版权归作者gerry522所有,未经作者本人许可,任何人不得将其用于商业目的。

作者邮件地址:gerry522@yeah.net

读者如有具体建议或意见,都可以发邮件给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