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 死于庄家



阿根廷人死得很惨,死得很冤,死得永不瞑目。他们倒在德国战车下,并非输于技术,软于对抗,弱于幸运,只因为那战车上焊着一个巨大的标牌--庄家。


拥有这个标识,就意味着地盘、主场、门票、赞助,意味着场外的一切暧昧都可在暗示下堂而皇之现身。如果庄家早早就输个精光在一旁做个看客,不高兴的就不仅仅是本国的球迷,还有很多很多的钱和很多很多的权也会不高兴。


每个踢球的人都清楚这一点,每个看球的人也懂这道理,每个管球的人也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做庄的吃拿卡要、下绊子飞黑脚,能忍也就忍了。风水轮流转,做闲家时吃的那些暗亏,总有机会在做庄时连本带利地捞回来。就像黑帮片里A在B的地盘上挨了黑枪,总会扔下一句“走着瞧”。


正是在庄家通吃的潜规则教育下,我们默认了只要德国人和阿根廷人发生冲撞,犯规的总是阿根廷人那些场景;我们见证着裁判在场上默默替德国人耕耘;我们还注意到马拉多纳那熟悉的身影没有出现在看台上,圆滑的老马选择了逃避,不愿意面对那早已注定的结果。


但我们还是存着一线希望,希望看到一场相对干净的比赛。阿根廷人也不指望能看到纯洁的天使,但还是能够接受一个被虫蛀过的苹果。


在目睹了那个明白无误的点球被吹成了假摔,我们才发现那一线希望都不该抱有,阿根廷人才发现手里的苹果满是毒刺。阿根廷人的怒火在120分钟后爆发。他们在离开的时候掀翻桌子,想揪住庄家一顿饱揍。


全世界都会原谅阿根廷愤怒的拳头。快意恩仇总比窝囊死去有尊严。但下一次呢?阿根廷人会不会还给德国人,同时也还给我们一个无耻的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