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支世界杯历史上的点球无敌之师站在了12码前。16年前马拉多纳的阿根廷队没能战胜马特乌斯的德国,16年后佩克尔曼的阿根廷也栽倒在了克林斯曼的德国脚下。也许,唯一的区别在于地点从罗马移到了柏林。赛后,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笑了,贝肯鲍尔笑了,布拉特也笑了……而马拉多纳在哪儿?


一天前,马拉多纳照例来到阿根廷驻地宾馆为小伙子们打气。“大家别忘了,1990年世界杯就是德国人让我们留下了眼泪。”马拉多纳说,“大家放心,明天我一定会出现在现场。”


6月30日的柏林,气温低得有些可怕,阿根廷与德国争夺四强的比赛开始了。那些在博彩网站投注贝肯鲍尔比马拉多纳先亮相的赌徒们却开心了,因为他们发现被尊为阿根廷“上帝”与切格瓦拉并列为“人民领袖”的马拉多纳并没来到球场。


德国电视台赛前就报道:马拉多纳不会莅临球场观战。ARD电台透露说:马拉多纳是为了抗议组委会不允许马拉多纳带自己家人和医生进场,理由是贵宾席坐位紧张。所以“球王”一怒之下取消了计划之中的看球计划。


奥林匹克球场可以容纳7万2000名球迷,现场的阿根廷球迷数量在5000名左右。全场大部分时间里,阿根廷球迷的助威声湮没在了日尔曼人的声浪中。没有了马拉多纳,他们似乎失去了主心骨。没有了马拉多纳,球队在12码上没有战胜一向以意志力见长的德国人。看台上没有马拉多纳的身影,留下的只是他和格瓦拉的头像。但是,仅仅有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


前四场比赛,马拉多纳全部出现在现场,阿根廷顺利过关。而唯一缺战的1/4决赛,阿根廷就输了。我们不能说这是宿命,但也不能否认精神力量的伟大。阿根廷因为马拉多纳才更阿根廷,马拉多纳也因为阿根廷才更马拉多纳。只是,在今天,在12码前,阿根廷不再那么阿根廷,马拉多纳也不再那么马拉多纳。因为,不论什么原因,马拉多纳“输给”了世界杯组委会,而阿根廷则在16年后再次被德国人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