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趣谈古今南北夫妻称谓

Ryan.Xie 收藏 1 25
导读:[杂谈]趣谈古今南北夫妻称谓


趣谈古今南北夫妻称谓


木 岚


茫茫宇宙,朗朗乾坤,浩浩生灵,饮食男女结合成为饮食夫妻后,彼此之间就有了作为符号性的称谓。而这个称谓,既诠注了称谓者的社会地位及受教育程度,也诠注了世事沧桑。


中国的“易经文化”,虽然充满了朴素的唯物辩证法,但也有其落后消极的一面,特别是规定了男女在家庭与社会上的地位,其表现之偏见性,其不平等性,全世界上少见。男人为“君”、为“官”、为“田园中的力者”,是“治人者”;女人则为“妻”、为“妇”、为“婢”、为“奴”、为“妈”,是治于人者。


中国文字是表意文字,“女”字本身是双膝跪地的样子;“妻”则是在跪着的女人脖子上,套上一道枷锁;“妇”字表示女人是拿扫把者;“婢”字规定了女人生来就是卑微;“奴”只有女人才当;“妈”字象征了女人必须给儿女当牛做马;“妾”字规定了女人只能站在男人旁边侍候的义务……。


自古以来,本来妻子在家中当了半个家甚至大半个家,可妻子还得称丈夫为“当家的”、“主事的”。当丈夫的有了一官半职后,妻子得称丈夫为“官人”、“老爷”、“相公”,自称为“妾待”、“奴身”;而当“官人”“老爷”的丈夫,对外称自己的妻子为“糟糠”“拙荆”“内人”等。


近代,随着社会的进步,西风的日渐,人类也开明了,男女之间的称谓也文明了,热恋或新婚燕尔中的称谓大多是甜甜蜜蜜的“亲爱的”、“我的心肝”、“我的甜心”、“我的心上人”、“哥哥妹妹”……。不过,在中国,这只是花前月下、或是洞房花烛、新婚燕尔时的称谓。随着孩子的隆生,激情也就逐渐消退。尤其是当双鬓染霜时,大多数夫妻也就随俗了。


有些夫妻独处时互相有呢称,有的互称“冤家”,想想也有道理——俗语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嘛!有的丈夫称妻子为“小笨蛋”“小傻瓜“——实话实说嘛!不笨不傻,为什么会嫁给我呀!


即使是同在农村同为农民者,夫妻称谓也因地而异。如在北方,丈夫对外称其妻子为“我那口子”、“我媳妇”、“屋内的”、“我家婆娘(姨)”等,妻子称其夫为“当家的”“我家大老爷”。湖南一带,丈夫称其妻为“堂客”;在海南,丈夫年轻时称其妻为“我屋衣甫 ”,老了就叫:“我屋老的”,而妻子称其夫为“我屋公爹”……这些称谓,都具有浓重的男尊女卑的底蕴。


夫妻称谓,还因身份而异。如官场上,当妻子的如按职务称其丈夫为“王局长”“李处长”“张厅长”的话,会有故意炫耀之嫌,因此,往往谦虚地称“我家老王”、“我家老李”、“我家老张”(海南人则称“我屋老王”、‘我屋老李“)口气中仍不失夫贵妻荣之感。生意场上,以称配偶为‘先生“”太太’为时尚,而且生意越大,财运越亨通,越要将其中的尊贵意义显示出来。但如果在农村当农民者,也互称配偶为“先生”“太太”,那一定被看作是“做作”“矫情”,让人贻笑大方!


改革开放伊始,台湾回大陆探亲的台胞,听到内地的老夫老妻互称“爱人”,感到好笑,有的大惑不解,因为在台湾,只有恋爱中的男女才互称“爱人”,而在社交场所,介绍自己的丈夫、妻子时,一般用“牵手”一词,如称呼别人的妻子,就称:“你牵手”,而这也是闽南一带的称谓。如在闽南拍摄的故事片《寡妇村》中,就多次出现“牵手”。


的确,现实生活中,同甘共苦的恩爱夫妻不但心连着心,也是手牵着手的,看完国产故事片《牵手》后,人们觉得“牵手”之称,既亲呢又文雅,也符合中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传统文化,加上著名歌星苏芮的“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牵着你的手……,唱红了海峡两岸、唱红了大江南北,于是,你牵我也牵,“牵手”便逐渐风行起来!


夫妻称谓不但随地而异、随境而异、随人而异,而且还随心境而异。比如说,你的老婆叫李秋芳,刚认识时,你叫她“李秋芳同志”;月当树梢头,人约黄昏后时,叫“秋芳”;接过吻后叫“芳”,上了床后叫“芳芳”,新婚燕尔时叫“小心肝”;有了孩子,叫“孩子他妈”;闹离婚时,指名道姓叫“李秋芳”,拿到离婚判决书后,又还原回‘李秋芳同志’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