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契约:一个中国退伍特种兵的真实经历

有点长,得花2小时看


1995年,16岁,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云南,做了一名小小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2年兵(原来服役3年)碰上部队选拔侦察兵,就去了,没想到我的一技之长(射击很好,没办法,从小在部队长大,枪我熟悉得很)帮助我顺利的进入了侦察连,开始了魔鬼般的生活,半夜三点,紧急集合,一团忙乱之后冲到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根水柱,全身湿透之后,教官说:没事了,你们回去睡吧-_-!!


每天枯燥的训练单兵动作,教官只教一遍,做不好,等着被踹吧,每天,动不动就15公里武装越野,跑得我们口吐白沫,要死不活,做不好,重来,还要忍受教官那不堪入耳的骂声!直到你做好为止,那时候,晚上我的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要退出很简单,说一声,我就可以回普通部队,呆到退伍的时间,可我又不愿这样放弃,侦察兵啊,就是特种部队,多少士兵梦寐的,3个月后,终于熬过了第一关,后面的训练似乎没那么可怕,之后就是小组训练和专业训练了,在火辣辣的太阳下练习瞄准,中暑过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每次中暑,只听到教官一句:医务员~之后灌藿香正气水,醒来之后是教官铁板的面孔:还撑得住吗?我能说不撑得住吗?那么好,继续,没有命令不许起来!


终于,可以执行任务了,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打击毒贩,一般是抓,但也有消灭的,而且常常是越境执行,当然,我们的越境是秘密的,我的一个战友就这样牺牲在缅甸的丛林里,再也没有回来,刚开始,心情还比较兴奋,我终于成为个合格的特种战士,一个合格的狙击手,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次有一次的任务之后,我开始思考,曾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如此脆弱,任务是任务,可是,每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不留活口,难道异乡的人就不是人?他们和我们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珠,他们贩毒甚至养不活一家几口,毒品虽然让我痛恨,但这些人却让我同情.


距离:860 风速偏东1-2级,建议纠偏0.2度,温度合适,上下偏差适中,副射手建议,目标全身暴露,我选了个完美的狙杀阵位,三秒钟后,随着我的85式一声闷响,目标的胸口绽出一团血雾,目标终结,我简单的说了一句,眼睛依然在在瞄准镜上,他的孩子,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6 ,7岁的女孩,在不知所措的嚎啕大哭,或许,他生前是个慈祥的父亲,是女孩眼中的神,然而,在我的任务简报里,他只是个代号,没有名字,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个目标,我和副射手带着复杂的心情爬出了阵位,回到集结地,在那里,直升机会把我带回国,我的任务完成了.


一次又一次,我们小组执行了许多次任务,如果说其他任务也让我们良心有些不安,但这次,却让我们愤怒,简报上说,一个官员出境被挟持,他带有机密材料,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解救出来,并将材料带回来,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依然是晚上,渗透小组已经爬到了脚楼下,情报显示,我们的目标就在脚楼上,这是一个村庄,一个热闹的村庄,确切点说,是个边境赌场,为了不惊动任何一个人,甚至一条狗,渗透小组从晚上9点爬到了凌晨3点,突击组和狙击组,支援组已经就位,但是该死的村庄却依然那么热闹,凌晨5点,还没有散会的迹象,不能再等了,天一亮,任务就失败了,突击组也进入了村庄,在必要的条件下,他们会配合渗透组将人强行带出来,跟以前一样,干净利落,没有惊动任何人,不,除了几个看守,不过他们再也不能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带出来了,但是,我们也愤怒了,什么重要官员,什么机密材料,原来是个贪官带着小秘出境赌博,输钱被扣,他竟然还要求我们将带出去的钱给抢回来,结果,回答他的是我的一枪托!


我们是什么??我们只是机器,但我们不只是机器,更不是杀人的机器,上级从来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执行任务,抓回来的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我们只是执行,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永远服从上级的指示,哪怕他们要我们去死!


01年,我5年的特种士兵生涯还有一年就要完结了,依然是越境任务,任务简报上依然是个毫无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们眼里,依然是目标,河马式直升机剧烈的抖动,我们已经习惯了,而且还开玩笑说,中国的军事装备真好,出任务还一路有按摩椅!速降的时候,突然一阵侧风,河马几乎失去了控制,我摔下来了,速降的半途,我带着20多公斤的装备摔了下来,我的右腿骨折,严重错位,就这样,我在部队医院躺了半年,感谢部队医院的医术高明,要不,我将终生残疾,现在,我的右腿依然比左腿短那么一点点,平衡感也没那么好了,医生说,我很幸运,因为这么严重的错位能拉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再也不能训练了,再也不能出任务了,我的位置,由另一名狙击手补充,对于部队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我再也不是那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我只是个躺在病床上的废人,出院后,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呆到了退伍,领了8万元的退伍费(包含了伤残补贴)和一张退伍证,回到了社会,这个我隔绝了7年的社会.


社会我已不再熟悉,我努力的学习,可是,朋友都说我落伍,我不会应酬,不会见风使舵,不会拍马屁,甚至,不会追女孩子,爱情对我来说,似乎是个我永远打不中的目标,我不知道,我在部队里学到了什么,有时候,我想,我学到了杀人,狙击,爆破,抢劫??部队就这样将我放到了社会,7年的青春,一条几乎伤残的腿,8万元钱,就这样画上了等号,值得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部队献出了我的青春,我为祖国奉献了,无所谓后不后悔,现在,虽然我落伍,但我在努力的学习,部队给我的不只是8万元钱,还有坚强的意志和永不妥协的精神.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种部队的士兵的故事.


我们的部队跟普通的部队不一样,普通部队跟我们相比,简直是天堂,武警部队就是天堂中的天堂了,我们驻扎在大山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每天看到的都是大山,营房,战友,大山,营房战友,没有批准,是不能离队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天的娱乐就是7点的新闻联播和唱歌,没事情的时候,没人会想起我们.祖国对我们来说,是指导员和电视里看的,我们是隔绝在罐头里的,这样最好,不会变质,不会不忠于祖国!


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借红豆的一席宝地,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现役枪支我都可以随便拿起就打个10环.

我们被拉到了一个训练营里,我们很兴奋,似乎我们已经是人人景仰,人人胆寒的特种士兵,带队连长给我们介绍了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后,教官出现了,这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人,跟我们想象中的特种部队队员简直大相径庭,不过想想,我也不是那么的看起来很顺眼,也是个子不高,身材不怎么壮实的那类. 教官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的眼睛很威严,是那种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的人,之后,他回头对带队连长说了句话:你们选了那么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什么??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士兵. 他终于回过头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们在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他- 妈-的-屁股开花!!听明白了吗!!!说得那么清楚,能不明白吗,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接下来,是领训练服和些生活用品,还领到了我们各自的编号,我领到了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不过318是我的生日,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


之后,分配房间,吃饭,无所事事,没人搭理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冷若冰霜,熄灯号响了,睡觉 大约凌晨3点,正是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想起,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冲出门口,还没回过神了,一条高压水柱劈头淋了过来,我们东倒西歪的终于排好队,教官说,确切点应该是吼!你们这帮他~妈的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跑得快,没事了,滚回去睡吧!! 这晚,我们被教官整了3次,筋疲力尽~


5点,起床,教官吹哨集合,二话不说,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回来,等着吃早饭,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5公里而已,先跑回来先吃饭,妈呀~~~晚了就难说了 很不幸,我没赶上早饭时间,饿着肚子跑了一天,教官好象对次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5公里,10公里,要不,围着操场跑,直到他说停,而且,还很喜欢让你拿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比如,没有枪带的枪,断了个背带的背包,让我们怎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来跑,还有,边跑边大声的唱歌,经常把我们弄得快断气,规定时间跑不到,继续,直到你跑到为止,就这样跑啊,爬啊,跳啊,半夜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紧急集合,有时候几天不让你睡觉,在我们看来,教官简直就是魔鬼撒旦,不~~他比撒旦还撒旦.


3个月后,一些人被淘汰了,我险些在这些人里面,不过还好,我有个好处,就是做事就做最好,就算有最后一丝力气,我爬都要爬到终点. 接下来是专业训练和小组训练,我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突击组,渗透组,狙击组,机枪组,分别进行不同的训练和磨合训练,我进了狙击组,专门训练狙击战术和情报判读等等~专业训练对体能训练来说,舒服了很多,基本弹道学,枪支熟悉,狙击工具,狙击训练,情报判读,路径选择,阵位选择,特种车辆驾驶,长途拉练,单兵拉练,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成长成个几乎合格的特种士兵


最后的考试到了,这是实战拉练,也是决定我们是被送回普通部队还是成为个真正的特战队员,过了这一关,我们就不在是学员,而是在编的特种士兵,我也不再听那刺耳的4318,而会有个好听的代号


凌晨1点,集合,教官给我们发了一张地图,一支枪,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除了模拟负重,什么都没有,而且,背囊回来要过秤,少一两都不行,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大山里,我们从来没来过的世界.


我们小队5个人,开始了分工,我在地图上标示出目的地,现在位置,中途有可能得到补给的地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线路等等,他们开始制作野外生存工具,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2个小时后,我们有了2把弓,十几支箭,几根梭镖几把石刀,到达地图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后,我们发现了个重大问题,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地图,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我都要修正地图,MD~~我心里恶狠狠问候了教官他全家女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们下扳子!


前三天很顺利,每天推进10几公里,没有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不错,晚上用头盔抓地老鼠,一路上还顺手抓了两条蛇,下鸟套还套了只不知名的鸟,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20天就可以跑完150公里,顺利过关了.


第四天,行军涂中,前锋侦察发现了个脚印,这不是我们的脚印,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的野战靴的印子,昨天傍晚下过雨,脚印有些模糊,曾经被水泡过,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是前两天留下的,从脚印的摩擦来看,是轻步兵,要么是大队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我们搜索了附近,没有发现大队的痕迹,难道是掉队的士兵??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低级错误,脚印是向山下方向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我选择的行进路线,看来,我们不能走这个方向了,两天,对于特战队员来说,并不是个长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我们从他们眼皮子下面经过,然后干掉我们,丛林是他们最好的隐蔽,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等我们.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改变行军线路,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然后在转过封锁,这样虽然线路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看来,今夜不能睡觉了!


很幸运,我们成功的躲过了第一轮伏击,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今天我们只行进了8公里,如果这样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上,直线是最远的,白天,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上飞过,那是等信号弹的,如果有人坚持不住,只要一拉信号弹,他就可以退出,我可不希望我被直升机吊走,训练那么久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枉了!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敢生火,我们象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似乎我们想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圈,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的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条路,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第十天,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时间了,现在我们哪怕跑看来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忽然想起,目的地旁边不是有条大河吗?我学过,如果不会走就跟着小溪走,小溪会变小河,而小河会汇入大河,这里还很危险,不能造船,于是我们就叼着空心草,找了几个枯死的树桩,就这么抱着树桩顺着涨水的小河漂流,速度真快啊,转眼就跑出30公里了,终于跑出了危险地带,我们立即找来树枝等等,做了个木筏,快马加鞭的赶出去~~


命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我们在第18天最早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合格了!!!我们成为了特战士兵了!!!兴奋的感觉将所有疲惫一扫而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