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女生高考试卷上宣泄不满

她为何故意高考违规


班主任:是个怪学生 同学:觉得她很傻 母亲:她很少和家人沟通 专家:偏激方式不可取


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学校只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


这是南阳一位学生高考时,写在考卷上的“抗议”之举。除此之外,她还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到密封线外,所有试卷用双色笔来写。


她这样做的目的,竟是希望各科成绩为零,以引起社会重视……


本报记者 胡志强


“我已走投无路了,不敢回家,我该怎么办?”28日上午8时,本报接到一南阳女孩儿的电话。




在电话里她哭泣自己高考总分114分,离家出走已十几天……正当女孩断断续续向记者讲述时,电话断了。待记者按来电显示打过去时,电话那头却又无人接听。


女孩怎么了?她现在哪里?她不会有什么想不开吧?这一连串的问题,揪着记者的心。9时30分,电话再次响起,又传来女孩声音!“刚才电话卡上没钱了。”她现在南阳市街头一公用电话亭内。


为稳住女孩,本报派一个记者通过电话与她聊天,另一个记者则与她约定在南阳师范学院门口见面。


28日16时整,记者赶到南阳师范学院门口一公用电话亭旁。


一个瘦弱、黝黑的女孩,手里拿着几本书和一份《河南商报》,背一个黑挎包,正四处寻望。


这女孩名叫蒋多多,今年19岁,南阳八中毕业生。


从故意用两色笔往试卷上写“建议”那一刻起,她就知道,高考后的估分、查分、报志愿、盼入学通知书、上梦想中的大学,这些其他同学该忙活的事儿都与她无关了。


学习压力大对考试制度不满


蒋多多说,上初中时她学习积极性很高,天天埋头下苦功,成绩在班里一般都是前十名。上高中后,眼界开阔了,看到媒体上报道的一些关于反映高考制度弊端的文章,再加上上高中后,学习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特别是高二时,老师太负责任,规定学生饭后多长时间内必须进教室,而且每节自习课都在班上‘监视’,一点自由都没有,就像囚犯。不想学还要装着学,怕老师批评。”多多说,渐渐地她就产生了厌学情绪,想起“造反”来。


高考前夕,她向高考“挑战”的想法一步步具体化,还拟了草案。“现在都有人因为高考自杀和杀人。我向教育部门建议,不要让学生把高考看得太重,目前很多教育方法都有问题……”蒋多多说,“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学校只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我把这些话全部宣泄到试卷上了。”


高考故意违纪只为引起重视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因为人人有不同天赋,老师只有发现学生的兴趣,把他的兴趣发掘出来……”蒋多多想把她的积闷通过高考试卷都发泄出来——


“我要抓住高考这个机会”蒋多多说。她明知道答题不允许用双色笔,她却专门准备了黑、蓝两种笔。“在考试中,除了用双色笔外,在试卷所有空隙里,都写满了她的想法。为使各科考分一次性都为零,我又在每张试卷的明显位置上写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这样我才放心,只有每张卷子都判为零分,才能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


“多多的文综”被判为零分


离家十几天,她给家里打过两次电话。第一次实在想家就忍不住拨通了家里电话,是妈妈接的。听得出妈妈很焦急,很为自己担心,高考的事儿没敢给妈妈提。“说出来,他们肯定接受不了。”蒋多多说到此,哭了起来。


第二次给家里联系是6月24日,那天她去叔叔家了一趟。接到的还是妈妈的电话,说学校通知她去一趟,让签个名。“当时妈妈在电话里安慰我说,如果考不好,再复习一年。”


去学校的路上,多多心里想肯定是学校知道了高考违纪的事。“当时还以为是上面看到我写在试卷上的建议后比较重视,找我谈话呢。”到了学校,才知道“老班”(班主任)是让她在“考生参加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上签字”。班主任告诉她,因为用两色笔答题,她“文综”被判为零分了。


蒋多多说着,从书包里掏出那份《考生参加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蒋多多,科目,文综,取消该科目的考试成绩。


母亲:她很少和家人沟通


6月29日上午,记者陪蒋多多回家——南阳市卧龙区毛庄乡罗冢村。为了迎接女儿,母亲蒋树梅专门用小麦换了几个西瓜。坐在摆满西瓜的桌子旁,蒋树梅讲述了女儿的事。


蒋树梅流着眼泪说: “多多平时不爱说话,也很少与我和她爸沟通。上初中时,多多学习还不错,每次都是班级前几名,只是到高二时,成绩才落下来。每次回家她就一人躲在房间里,后来才知道,她在写小说。这么小的孩子,能写出什么样的小说?”蒋树梅说着擦拭一下脸上的泪水。满桌切开的西瓜被”冷落“在桌上,没人去动。


为打破沉闷局面,记者提出见见多多的手稿,母亲便忙擦拭眼泪,喊多多去拿。在一个抽屉里,保存着她的“作品”,拿出来摆满整整一桌。


多多在一旁介绍,“这是我高二创作的《天凉好个秋》上半部,已成稿30万字,还有《魂断北京城》、《睡美人复仇记》、《网中人》、《闪亮丑小鸭》等作品,共计100多万字……”


说到多多的下一步,蒋树梅说:“多多只要好好学习,我想让她复读一年,哪怕借钱、贷款我也愿意。农村的孩子没有出路,做家长的唯一希望就是孩子考上理想大学……”


班主任:她是个怪学生


记者与蒋多多的班主任宋老师取得联系。宋说多多是个“怪”学生,上高三时成绩中等,快毕业时已是后十几名学生了。


“上课总是心不在焉,成天不学习,就爱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班上七八十个人,我根本顾不上管她。”在宋老师印象中,多多总是独来独往,不爱与别的同学往来,也不知道她和谁一个宿舍,与哪个同学关系好,很自闭。“各科老师都不喜欢她,同学们也不爱理她。”


“就是这个大家很少去注意的‘怪’女孩,却在高考试卷上抨击当前教育制度。”宋老师说,6月22日,学校领导说有个学生高考违纪了,用两色笔答题材,让几个老师去复查卷子,他才知道,蒋多多除了把客观题“应付”过去之外,四科考卷的主观题部分,全部用来写自己对高考弊端和当前教育制度的指责了。


“她所写的高考制度弊端纯属无稽之谈,国家高考这么多年了,各项教育制度一直在不断完善,中国大型的选拔人才肯定需要这种考试,高考还是利远远大于弊端的。”他对蒋多多的做法不理解,认为多多思想和心理一直都不健康。


同学 :她这么做很傻


“同学知道你在考试中的行为吗?”


“就我同学徐玉印、杨一鸣知道,我在6月17日告诉了他们。”蒋多多说。


记者与蒋多多的同学徐玉印取得联系。“真不敢相信,她有如此想法,平时多多学习也不多好,每天闷闷不乐,就喜欢写东西,老师和同学也很少与她沟通,真没想到她有这种怪想法。当时我和杨一鸣知道后认为她很傻,而且越来越觉得她好怪。”


专家:偏激做法不可取


记者就多多的事儿,分别采访了教育专家和社会学家。


河南财经学院教育心理研究专家宋新谱教授说,每个高考生都应该以端正的心态面对高考,面对以后的人生。多多以牺牲自己前途,呼唤高考一个公平的环境,这种作法实在不可取,她的心理不健康。


省社科院副院长、社会学家刘道兴说,多多其实是个悲剧。一个高中生对社会问题认识还比较肤浅,导致其用反叛的做法来对抗。


关于教育制度改革,全社会都在关注,无数专家也在反复研究。但这么复杂的社会问题,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解决的。看问题要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上,如果她关心社会,关心教育,就应该好好学习,好好考试,取得参与社会的权利,参与到社会改革中来。她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自己放弃了自己的权利。


郑州12355青少年维权及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袁林方说,多多的方式不可取,实际上是害了自己。“当学生的心理没得到关注,偏激心态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就会伤害自己或加害社会。多多在出现偏激的心态后,选择的是伤害自己。”


“中国目前的高考制度没错,已得到世界各国和社会的广泛认可,主要是教育方法在畸形发展。”袁主任说,由于目前学生的成绩与老师工资、奖金挂勾,造成老师只注重成绩,不注重学生心理健康。


“但很多学校都没意识到。”袁主任说,目前高考生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根本没给他们缓解压力的方式。“在学生心理辅导上,家长重要性大于学校,家长有足够时间关注孩子。”


袁主任主张给初、高中开心理课,并配心理学老师:“从多多事件看,真的很有这个必要!”


【来源:河南商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