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鄂尔多斯!滚回日本去!!!

(一)哭泣的草原

鄂尔多斯,你穿了吗?

有穿羊绒衫的吗?有不知道鄂尔多斯的吗?又有多少知道生态难民?有多少人知道骆

驼的最后一滴眼泪??


今天,我只想让大家知道一些事情,能在看完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昨天上完下

午的课,信步来到百年大讲堂(北大)想看看有什么好的演出,却远远看到前边好象有画

展,条幅上的“骆驼的眼泪“吸引自己走了过去! 已经写不出来当时看的

时候和看完时候的当时心情,一幅幅图片都是一个退休老工人近十年自费走遍内蒙全境和

青海、宁夏、新疆部分地区拍下来的生态的一步一步恶化,沙*人退,已经到了黄河边上,

草死沙进,昔日高可没人的草原现在连骆驼都没法生存而成批饿死!一个个被黄沙湮没的

村庄、一堆堆死不瞑目的白骨、一群群看似滑稽穿着各种衣服的山羊!因为山羊只能相互

吃彼此的毛生存!牧民不得不用此来保护自己的财产-羊毛!


推掉了晚上的约会,早早到理教113坐下,7点,一个铮铮的在蒙古支边几十年的退休

工人卢彤景老先生,这个散尽自己家产呼吁生态危机的老先生,要再用语言来让更多的人

来救救生态!老先生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牧区真穷、牧民真苦,牧业真危险!“让我没

有想到的是,卢老先生告诉我们,草原如此退化最大的一个魁首竟然是81年日本合资的鄂

尔多斯羊绒集团!81年以前,草原没有山羊,到85年山羊开始成倍繁殖,从90年到如今的

十年之间,是草原恶化最严重的十年,在鄂尔多斯崛起的背后,是牧区的退化,是生态的

急剧恶化!日本人在81年以前是在自己国家养山羊,很快发现了养山羊带来最大的问题--

山羊不但吃草,而且吃草根!乘着改革的春风,打着支援中国经济的旗号,用“恩赐“的

资金和原鄂尔多斯毛纺厂合资成立了羊绒厂!给内蒙古大草原带来了噩梦!


看看日本人的手段吧!80年代,牧民的羊绒可以卖到280块一斤,现在是7、8十块钱!

先给你甜头,让你大量的养殖山羊,再压价收购,羊毛不是粮食,只能卖给羊绒厂!羊毛

便宜了,就再多养一些来维持生计吧,多养一些带来的却是价格的更低!

一方面是日本人满足的笑脸,因为他们的钱包越来越鼓,一方面却是牧民的生活更加

穷苦和我们的草原的一步步消失!现在,欧洲大量不养山羊,美洲不大量养山羊,澳大利

亚也不大量养山羊,连非洲都不养,亚洲的新加坡、日本、韩国都不养,只有中国,在大

量的养殖山羊!

当然,小日本和在八年抗战中一样,是需要代理人的!gcd领导的政府号召大家把绵羊

换成了山羊,在一个牧区,只能承载20万头的草原,有120万头吃草动物,最多是山羊!用

长远的生态换来了短视的当前利益!换来了所谓的经济发展!换来了这些“人民公仆“的

政绩和顶戴!就在最近的凤凰卫视西部行中对内蒙的采访中,我们敬爱的领导人依然挥动

着胳膊“我们的支柱产业是一黑一白,白的就是山羊,是我们最大的外汇支柱!“是他们

有难以言表的苦衷?当然,近几年,中央出台了一系列的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政策!可

是图片上铁丝网圈起来的禁牧区的铁丝到处都是洞,牧民要吃饭啊!不从根本上想办法,表

层上的形式主义只能给那些官老爷们更多敛财的借口!就在今年,在河套地区又兴建了一

个羊绒厂,号称世界第一!光鄂尔多肆一年就需要70万吨的羊绒,目前已经注册的三千家

中小羊绒厂和那些没有注册的甚至上万家的羊绒厂已经让草原变成了沙漠!我们真的还需

要一座世界第一的洋绒厂吗?


现在的草原,没有了一点生气,昔日的万峰驼乡现在已经人烟荒芜!连骆驼都不能生

存的地方,还有什么可以生存?草原啊!

(二、哭泣的骆驼)

在自然环境的变化面前,就算有“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也无法抗拒残酷的考验。

沙尘暴时刮起时的强大风沙能够将骆驼的眼睛打瞎。骆驼有双层眼睫毛,可抵御风沙

,但是在强烈的沙尘暴之前,骆驼也没有办法抵抗。被打瞎眼睛的骆驼,由于看不见草,

结果只有被活活饿死。

一般情况下,小骆驼在出生半个小时后就能自己站立起来。但是现在由于母驼的营养

不良,小骆驼生下来就极度虚弱,结果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腿软得就是站不起来。这时

人要想过去帮忙也不行,因为母骆驼根本不让人靠近小骆驼。这样小骆驼必死无疑。只要

小骆驼死了,母骆驼也会跟着死去。这就是母与子的感情。

等小骆驼长到一岁时,就可以自己吃草了。骆驼是三年两胎,而不是一年一胎。白狮

子的存活率更为稀少,所以珍贵。卢彤景最为当心的就是白狮子的绝迹。卢彤景的心愿是

将整个阿拉善地区的白狮子全部考察一遍,看看究竟还有多少白狮子。

骆驼可以很长时间不吃不喝,但最多也只能撑半个月时间。饥饿的骆驼开始时站不起

来,慢慢地,腿就水肿,最后腿肿得像水桶一样,并且开始溃烂。没等到烂完,骆驼就死

了。如果骆驼是夏天或春天死的,马上就会变成木乃伊。这主要是天气干燥,年降雨量不

到50毫米。而蒸发量高达4500至4700毫米。牧民只要发现骆驼站不起来,就必须要用人将

它抬起来,并且马上给它加强营养,喂草喂料,以便恢复健康。

今年的阿拉善算是旧旱逢甘雨,草原有返青的趋势。目前牧民不用买草料了,但是到

了冬天,现有的草是绝对不够的。因为在沙漠里,草原的生态很脆弱。只要干旱时间一长

,由于草的根茎很浅,也很脆,就很容易被风刮走,连根都不剩下。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

措施。虽然采取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办法,但是沙漠太大,水太少,而人又太少,所

以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眼看着草原上的骆驼一天天消瘦、死亡,卢彤景坐不住了。他从2000年的9月开始来北

京进行呼吁,住上一、两个月,没有结果就走了。回到内蒙古后,又去了沙漠。他一趟趟

往北京跑,要办“哭泣的骆驼“展览,呼吁全社会对阿拉善骆驼及生态环境的关注。至于

究竟能否救骆驼,怎么救骆驼,他心里没底。


(三、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这篇报道已在报纸上发表过,但有些朋友未必注意到。尽管北方草原的情况未必都是

这样,但我们希望通过阿拉善,让大家知道我国北方环境恶化已到了何等程度。


*骆驼有草吃就不会死,就这么简单!


2001年1月4日,本报报道了来自包头的环保志愿者卢彤景携“死亡边缘--沙漠化生态

告急摄影展“进京寻找主办单位的事一“哭泣的骆驼“和“你看你看沙尘暴的脸“。一年

后,卢彤景携带他近期拍摄的愈发告急的照片再次进京,旨在“我看到了,我要让看不到

的你也看到--已绝草而亡和正处于掉毛脱皮死亡进行时的骆驼、穿着衣服的羊、灌满沙子

的水井、沙进人退的村庄、向死亡军驼行军礼的政委、骆驼母子死不瞑目、在公路上清理

两米高沙暴的铲车、跨过圈养铁丝网吃草的羊群、肆无忌惮的狼、孳生的毒草、国际环保

人士的眼泪……

照片可长期警示,而骆驼死亡告急迫在眼前。为此,卢彤景变卖家产携2万多幅照片进

京寻找主办单位--看展览救骆驼。


*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


2001年3月3日,卢彤景六进阿拉善拍摄沙尘暴和生态。在没有草的草原上,卢彤景奇

怪镜头里的羊群怎么都花花绿绿的?近前细看,每只羊身披颜色各异的衣服。以前,卢彤景

见过个别穿衣服的羊,而这次竟全体着装。“不穿衣服不行啊“牧民告诉卢彤景:“吃毛

吃得厉害“,牧民解开一只羊的衣服,卢彤景看见肚皮裸露,青筋暴露,肉色分明。2001

年,阿拉善滴雨未下,山羊不仅吃光了地表草,还掘草除根。断草绝粮的山羊开始羊吃羊

。而这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他们靠卖羊绒生存。互吃羊毛的羊等于吃掉了主人的财产。

主人说,羊毛没了少了还不算大事,羊在就行。最让他们心痛的是骆驼,他家的骆驼已死

了两峰,没草吃,饿死了。现在村里很多人家死了骆驼,还有刚生下就死的。

果然,卢彤景路途中不断遭遇死骆驼。他说:“隔个一二里路,就见一黄乎乎的东西

。沙尘暴一来,它们马上就变成白的了,白骨。“阿拉善左旗,卢彤景观察一刚出生的小

骆驼,3小时过去了,还没站起来。一般情况,出生半小时的骆驼就自由行走了。牧民沉重

地摇头:“完了,站不起来了。“

卢彤景问原因,牧民说:“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

目前,活着的骆驼在等待草,部分站不起来的更是渴望草。甘肃售草1公斤0.80元,

当地玉米1公斤0.90元。牧民计算草价能接受,但运费付不起。等待草的骆驼,最终等待

的是死亡。2001年6月,一牧民对卢彤景说:“再有半个月没草吃,我家的60多峰骆驼都得

死。“另一家牧民不忍眼看悲剧成真,遂忍痛将家中80多峰骆驼廉价卖了,得款3万元。老

两口1万,两个儿子一人万。卢彤景问他们将财产卖了,吃什么?靠什么生活?牧民无话。

在腾格里沙漠,牧民告诉卢彤景生态恶化的后果之一:“狼多了,凶得很“。他家的


四峰骆驼已成狼的牺牲品。某天晚上,面临凶恶的狼,没草吃的骆驼连唤主人的声音都喊

不出。狼咬住骆驼喉管喝血,连喝四峰。牧民发现后,骑摩托车追了100多公里也没追上。


(四、羊绒衫,你的代价是什么?)

“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没草吃的骆驼死亡前的征兆是掉毛脱皮。卢彤景的镜头里淤满了骆驼的悲剧:瘦骨嶙

峋,大块脱落的皮,站不起来,载不动牧民拉水的车,被沙暴打瞎双眼……生态恶化后果

之二,草原上长出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草,牧民叫“毒草“。骆驼吃了它就转圈,肚胀。于

是牧民用削尖了的竹子捅进骆驼腹部放气,其结果,命大的活了,体弱的慢慢放倒在主人

面前。卢彤景眼见一只被主人杀死的小骆驼。主人口气悲愤:

“老天要绝它,吃了毒草是死,放气也是死,我有什么办法。“

同样的心情在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政委张立明身上是另一种表现。他一见到死骆驼就

下车行军礼,后短暂默哀。大漠戈壁,一人一畜,一绿一黑,一站一卧,片子虽好,但卢

彤景不明白。张立明告诉卢彤景,他刚入伍时喂军驼,后来骑军驼,骆驼伴随他从士兵到

政委。27年,他对骆驼的感情常人不能理解。他感觉每一峰死去的骆驼都是他掉下的一块


肉。

阿拉善右旗某部队,卢彤景跟随战士到60公里外的村子拉水。该地驻扎两个连,供两

个连的水井干了,60公里外的水井也面临干涸。部队领导焦虑无奈:“恐怕要搬家了“。

卢彤景第一反应:“搬走了,谁来守卫?“领导摇头叹气。

卢彤景拍下战士如何在井中取水。桶入井,先将一桶桶沙子捞出后再取水。水是混的

。卢彤景发现阿拉善人的牙齿都发黄,他们说水中含超标的氟。

阿拉善右旗诺日盖苏木(乡),八九年没下雨,九口水井都干了。该乡曾有200多

户,2001年6月,卢彤景见到全村仅存4户。牧民逐水而居,四散各地。

阿拉善右旗,8分钱一斤的西瓜竟没人买。恶劣的自然环境导致经济萎缩,进而使牧民

生活走向贫困。阿拉善左旗银根苏木(乡),乌里吉苏木(乡)远离公路,1公斤36元的骆驼毛

没人收,主要靠卖骆驼毛维持生计的牧民陷入贫困。

卢彤景见到了三年前的孩子,孩子穿的还是三年前的衣服。卢彤景奇怪:“怎没长个

呢?“孩子家长说:“跟不上啊(营养)“。卢彤景调查:阿拉善地区牧民一天吃两顿,并且

吃不饱。


牧民传统待客礼节:先上奶茶,依次为奶干奶酪奶豆腐。而2001年卢彤景在牧民家见

到的是“喂自家羊羔都是买奶粉吃,羊没草吃哪儿来的奶呢。“

自1995年始拍摄阿拉善生态的卢彤景沮丧:“一年比一年糟糕。脚下的土就薄薄一层

,踩下去,就是沙子,沙化无可救药。“6年来,他镜头里记录着阿拉善生态渐变过程。目

的:教育现代人警示后来人。卢彤景承认惟一好的变化在恩格贝,那儿有种树14年的日本

人远山正英。卢彤景描述:“那儿确是一片绿洲,沙化得到有效扼制。“恩格贝之外,卢

彤景镜头里全是脆弱生态发出的sos--“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不少人表示忧虑

2001年,卢彤景在本报发出骆驼sos后,日本,“奥伊斯嘉“民间环保组织请卢彤景带

路阿拉善。卢彤景注意到这支考察队伍里有5个孩子,9岁至13岁。日本人告诉卢彤景:“

这对小孩子有好处。“

*“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20年,我们就这样了……“

2001年4月8日,一场沙尘暴袭击了卢彤景和“奥伊斯嘉“。所有人的五官里灌满沙子

。卢彤景以经验示范众人:不要擤鼻涕,鼻孔内沙子需借用矿泉水慢慢吸出,否则毛细血

管破裂。日本人看到了牧民真实的生存状况。他们说:“真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5

个孩子中的两个女孩,闻不惯牛粪烧饭的味道,跑开了,吃饭时,她们主动放弃了,说:

“没干活,不好意思吃饭。“大人点头同意。此情此景,卢彤景诸多感慨。7月23日,卢彤

景带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拍摄“哭泣的骆驼“。炎炎夏日,沙尘暴竟也光顾了,能见

度200米使他们不得已躲在汽车里看黄沙蔽日。沙漠精灵骆驼,卧倒在地……

恶劣的自然,贫穷的牧民,日本人哭泣了,同样的问号:“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卢彤景难抑愤怨情绪:“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

20年,我们就这样了……“1982年,日本人投资某羊绒衫厂。自此,山羊大量繁育。据内

蒙古环保局局长亲口对卢彤景说:“内蒙古畜牧业历史上从没养过山羊。“山羊吃草根。

大量繁育山羊的恶果是,草原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科学、平衡的数字应是80412平方

公里载畜20万头,目前是160万头,80%是山羊。超载放牧导致草原严重失衡,最先被谋杀

的是食草量大的骆驼。

全国现有2600家羊绒衫厂,一件名牌羊绒衫出口售价1000多美元。2000年1斤羊绒

卖180元,2001年卖150元,最高纪录是270元。羊绒--政府急功近利,企业惟利是图,牧民

养家糊口。有限的草原资源在人的贪欲下现掠夺成零。2001年,某著名羊绒衫厂的理想是

,10年创汇100个亿,要发展成世界最大的羊绒衫厂。卢彤景敲打着他拍的照片,情绪激动

:“羊绒衫厂,你要牺牲多少自然换取经济利益;而你能用多少经济利益恢复或保持自然

平衡。“

直面日益恶劣的大自然,家畜濒临死亡,卢彤景形容牧民心态“无奈“。他们对卢彤

景说:“活一天是一天。““那你们子孙吃什么?““管不了那么远。“

地上造孽势必影响上天,风不调雨不顺,多年干旱便是对地上所有生物的惩罚,天人

合一,恶性循环。日本人告知卢彤景:早年开发北海道,自然也曾惨遭人的蹂躏,伐木、

污染河流……后经过三代人努力才恢复成今日这样。

据资料:阿拉善向有骆驼之乡美誉,骆驼数量曾高达25万峰。骆驼主食马莲草,如今

马莲草已灭绝。灭绝的还有马群。去年卢彤景估算,约有骆驼9万峰,今年的数字愈发悲观

--4至5万峰。“人再不觉悟的话“,卢彤景眼中含泪,“3至5年内,骆驼灭绝一说不是可

能,而是事实。“卢彤景悲伤丝绸之路上的中华文明是人和骆驼共同写就的,如今,创造

了远古文明的人类为了眼前利益“卸磨杀驴“。骆驼,生物链中一环的缺席,势将影响其

他生物健康有序的运动。

*如今,骆驼有草就能活,没草就等死,就这么简单。

卢彤景情绪不好时就想到获国际摄影大奖的照片和摄影师:战争中,一哭泣幼童和一

只觊觎他的秃鹫。获奖后,摄影师自杀了,因他不能承受灾难之重;因他看到的人类悲剧

太沉重。卢彤景行走在沙漠中,常幻想自己就是濒临灭绝的骆驼,无依无靠,但他从未想

过退却。他这么做,是想延续幸福的记忆--棒打黄羊瓢舀鱼。

(五、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

“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

“杀山羊救中国“,卢彤景亲耳听一些决策者这样说。他也看见了赶往屠宰场哀鸣声

声的羊群。杀掉山羊,意味着牧民生存支柱的坍塌,牧民吃什么喝什么?卢彤景认为繁育山

羊是极左,杀山羊是极右,造成两个极端的是疯狂贪婪的人类。“难道真能杀山羊救中国?

“卢彤景认为生态不平衡源于心态。“是人类没将科学、计划、有序这个尺度把握好。“

他举例:“额济纳满大街沙漠王酒广告,在极度缺水的地方,酿酒要耗多少水。“旗里没

有一台电脑,卢彤景劝父母官买台电脑,好了解外面信息。官员给了卢彤景一张厌烦的脸

,“没钱“。“他们少一点吃喝就能省出买电脑的钱“。卢彤景,而无奈。

“治理环境关键在人,关键是领导决策,决策失误或不到位,后果也许要几代人拨乱

反正。“比如,卢彤景对圈养有自己的看法。“弊病是易得传染病;羊绒质量会逐代下降

。“事实上,圈养也是禁而不止。他亲眼看见人赶着圈养的羊越过铁丝网吃草。对于山羊

泛滥成灾,卢彤景大胆假设“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

*“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

2001年,朱镕基指示:“要办生态警示教育展“。卢彤景兴奋:“非常好,非常及时

。“他将他拍摄的生态告急照片展示给某些官员--无动于衷。

他又举例说明,赤峰一老人种树几十年已成气候,林子上空总有云彩。仍无表情。面

对官员麻木的脸,卢彤景难抑泪水。他说6年走沙漠,多困难没掉过泪,但在人心不是肉长

的当官的面前他忍不住,他为麻木落泪。麻木,是因为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司空见惯吗?卢

彤景不平:“地下水越来越少,草越来越稀,他们的乌纱帽越戴越高。“

与此相比,斯坦福大学副校长看了卢彤景的照片流泪了。斯坦福大学中国留学生巍葳

看了本报“哭泣的骆驼“后,他和韩国同学金永秀请卢彤景带路进了阿拉善。金永秀震惊

“韩国6万平方公里,阿拉善27万平方公里,这大的地方人贫水缺,太可惜了。“斯坦福大

学委托他俩做前期考察,该校有投资意向。

目前,卢彤景焦虑再这么糟蹋下去,党中央的“再造山川秀美“便是神话。他身在沙

漠,眼里却不揉沙子。他看到种树打埋伏;逐年增加的山羊现呈递减趋势,生态一年比一

年糟糕……他呼吁“不穿羊绒衫、少吃涮羊肉“。道理是: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

草。

从沙漠回到都市的卢彤景,曾问北京两个正在吃冰棍的小学生,“省下冰棍钱,买树

苗好不好“,孩子说“种树是国家的事“。对比日本人带孩子进沙漠,卢彤景心凉,尤对

大多数国人在生态危机面前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寒。

2002年,卢彤景变卖了老家包头的5间房进京。他铁了心要将生态警示照片广而告之。

他认为偌大京城没有一幅惊心动魄的警示照。

2002年1月9日,朱镕 基在第五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上说:“决不能做’吃祖宗饭,断

子孙路’的事。“卢彤景在刊载朱镕 基讲话的报纸上画了绿线:“要继续搞好环境警示教

育,把公众和新闻媒体参与环境监督作为加强环保工作的重要手段。“

小学文化的卢彤景这样理解总 理的话--跟寺庙上常见的牌匾一个意思:风调雨顺,国

泰民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