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战车碾过潘帕斯草原

wolf813 收藏 6 56
导读:德国战车碾过潘帕斯草原

当科罗泽进球时,当莱曼扑出点球时,我们看到了一群真正的男人的欢呼和怒吼.

我将永远记得巴拉克一瘸一拐的跑动后精妙的传中,永远记住他大腿抽筋后仍然在后卫线上顶出一个一个的危险球;我不会忘记拉姆的在左边路疯狂的奔跑,从自己的禁区到对方的禁区,还有用缠着石膏的手掷出界外球.当然还有克罗泽,他使我想起98年荷兰对的博格坎浦,你可以一场比赛都见不到他,但是只要见到他一定可以看见进球,他如同一个孤独的狙击手游荡在前线最危险的地方,压力、寂寞、不听的拷打他的时候,他却在阿根廷的潘帕斯草丛中冷酷的射出他复仇的子弹。克罗泽使我想起了二战时候德国的潜艇:孤独,永远游荡在敌人身边,淹没在对方的后防线;默默无闻,永远没有人知道他,没有克雷斯波的身价,没有里克尔梅的风光,没有梅西的关注,但是他他却能在关键时刻射出最关键的鱼雷。巴拉克如同闪击站中的虎式坦克一样,他没有里克尔梅的灵巧、天赋,但是他用他强壮的身体、钢铁般的意志、强悍的远程火力掌控了战场上的一切。拉姆,就是那豹式战车,即可以游荡在对方危险的禁区,也可以深埋在自己的禁区内阻挡一切进攻的敌人。而莱曼就是那88高射炮,不论对方的俯冲轰炸,还是地面的集团突击,他都一一的化解。

赞美德国人。上帝赋予了他们铁血的意志,和钢铁般的神经。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赶走了一群潘帕斯高原上的农场主。

阿根廷人可以收拾自己的背包回到意大利、回到西班牙、回到英格兰了,他们可以去地中海的沙滩上享受他们的阳光,美女了。

再见了,阿根廷,你们可以回家了,祝你们在地中海的沙滩,或者是潘帕斯的农场里面玩的开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