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胡总重要讲话看我军作战训练的转变

1980229xt 收藏 0 23

从胡总以提高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为目标看我军主题军事作战训练的转变与提高


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全军军事训练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进入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军事训练面临新形势新任务新环境,必须在已有成绩的基础上创新发展,把军事训练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并提出以提高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为目标,推进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转变的主题军事思想,其战略意义深远,关系重大。


一体化联合作战的提出最早范式始于1986年,当时的美国国会就通过了美国防部所提出的军事转型法案,即诸军种联合作战思想。这种联合,不仅仅局限于陆、海、空、陆战队之间的联合,而且扩展到军队与地方的联合、美军与盟军的联合。


也就是从1986年开始,美军就开始对部队普遍大规模地实施联合作战教育训练,各院校都把联合作战作为主干课程,所有军官都须接受联合作战内容培训。训练时间分别为:少校至上校10个月,准将6周,少将2周,中将1周。美军的联合作战训练以联合条令为依据,以具体作战任务为牵引,以实战为基础,以加强联合作战为根本目的,促使军官与士官之间、军兵种之间、军队与政府之间、美军与盟军之间的紧密联合协同。2002年,美国国防部制定了军队转型的一系列计划和措施,美军认为,军队转型的关键一步是训练方式的转型,要着力培养军官善于联合作战的思维方式,提高应对处理复杂多变情况的能力。美军还对未来几十年军队联合训练进行了规划,争取在2030年前把美军建成联合作战水平较高的军队。但有意思的是,美军联合作战思想,是在学习继承世界军事文化遗产特别是《孙子兵法》的基础上,结合新的作战任务和形势提出来的。


据悉:目前美军的训练模拟技术已具有先进、实用的特点和进入配套、完善的阶段,并打算把师以上部队使用的模拟推演系统扩大到旅、营一级。俄军在研制成功“敏锐”-1、“无畏”等型号模拟器的同时,又着手研制战术训练综合自动化系统。英、法军将以单一兵器到旅和战斗群对抗演习相配套的模拟器材为基础,深化模拟训练。大力开展基地训练。美军在国内外有各军兵种训练基地80余处,目前已进入更新设施、提高功能的新阶段。俄军也在赤塔、蒙古等地建立了训练中心。英军已建成设施先进的训练基地6个,其中普格瓦训练基地可进行旅级规模的战役战术合练,年轮训量已达到10万人次。日军大型演习场已达6个,法军训练基地已达13个。德、意等国军队也建设了相当数量和规模的训练基地。各国在建设训练基地的同时,几乎普遍强调加快基地训练循环周期,提高训练质量和效益。


因此,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军队联合作战已成为现代高技术战争的基本样式,谁能充分发挥诸军兵种的综合优势,形成强大的整体作战能力,谁就能掌握战争的主动权。仗要联合打,兵就要联合训。突出联合训练,提高联合作战能力,这也是当前我军军事训练现实而紧迫的重大课题。推动联合训练,一靠完善的机制,二靠自觉的理念。“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针对现代战争中军兵种联合程度越来越深的趋势,我军一直以来就在一些部队中开始探索一体化训练的路子。


笔者认为:在此情势下,胡总指出“我国安全形势发生深刻变化,我军肩负着新的历史使命,要求我们必须着眼战略全局大抓军事训练。军事训练作为和平时期生成和发展部队战斗力的基本途径,对于确保我军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增强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一项重大的军事主题作战训练思想的转变。


不过我们欣慰看到,经过两年多的磨合、融合,我军全新陆空一体化联合训练已令人耳目一新:如:打通了信息壁垒的联合指挥所里,不同来源的陆海空天电五维信息实现了同步共享;实兵训练场上,蓝天的战机与地面的战车保持着“对话”;空地联合火力突击,直升机携轻型机械化分队纵深攻击……空中地面各种力量在行动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一体化训练‘1加1大于2’。”集情报侦察、导航定位、立体机动、火力打击、指挥控制、战场管理等能力于一体,可独立遂行作战任务的新型步兵作战群,人员减少三分之一,作战能力却成倍增长。同时,参训部队的远程机动作战能力、空地协同能力和综合保障能力也得到全面提高。但就目前的我军一体化作战训练看,仍还处在初级阶段,距离真正意义上的三军合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当前我军合成作战的教育现状,我军原有的大陆军本位思想作祟一直是影响部队一体化作战根源。为此,笔者认为:要从思想上根本转变观念,切实按照胡总指导思想去做,一是训练应从源头抓起,在初级院校开设合成作战课程,并列为主干课程,学习诸军兵种的专业知识,学习高科技知识,使军官在生长阶段就能够掌握比较扎实的合成作战理论知识。二是培养既懂专业又精通合成的教员队伍。每年定期安排专业教员到陆、海、空军部队代职锻炼,选拔有潜力的年轻教员到不同兵种指挥、技术院校和外军指挥、技术院校学习,再到相应的部队任职,培养复合型师资力量。三是深入研习古代兵法。《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军事典籍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古代军事学的发展影响深远,直到今天,许多内容依然闪烁着真理的光芒。而目前我军军官尤其是年轻军官中,读过1至2本我国古代兵书的为数不多,熟读兵法的就更少了。因此,有必要加强传统军事思想的教育,初级院校可结合军事理论课,增加古代兵法的学习内容,使学员在学习期内,至少能够熟读1至2部古代兵法,奠定良好的军事理论基础。


与此同时,加紧实施信息作战训练。随着信息技术发展带来的电子战、网络战进入作战和训练实践,发达国家军队展开了看不见波涛却暗流汹涌的信息战训练的练兵摆阵。美、日等国军队都加强了“战场网络”、“电子战”演练。一些国家的军队纷纷调整发展战略,增设信息机构、编制了信息战部队,加强了信息战训练。悄然展开数字化训练。数字化生存,无论是一种思想观念,还是一种社会行为,对训练领域的改革与发展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美军编写了《数字化士兵手册》、《数字化营特遣队战术、技术规程》等数字化训练教材。其他发达国家军队,也相继建立数字化部队,展开高技术的技能、战术训练。依靠无线数字网络,把战略机构和战术部队联成一体,实现人与武器装备的最佳结合。


我军必须针对未来主要对手和潜在对手训练,以维护国家利益为根本目标,不断加强与主要对手和可能的潜在对手交战时间、规模、方式的研练,使训练更有针对性、刺激性、目的性,把假设敌设想到了2020年、2030年。不断强化未来作战条件和环境下训练,把在复杂条件下摔打部队,作为适应未来作战,赢得最后胜利的重要原则。根据可能的作战对手和作战环境,采取轮训的办法,组织部队到寒区、热带或沙漠、丛林等地区,进行复杂气候、恶劣环境下的“死地”训练,并加强对不同地区、不同作战样式的研练。增强远程投送和远距离作战训练。为应付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需要,可采取远距离快速投送的方式,周密组织部队到相似的预定作战地区训练。发展预警与远程侦察装备,提高空袭与战略投送能力与此同时,坚持联合训练的全面创新。强国军队认为创新是联合部队改革的关键部分,强调将来的发展不但要靠技术创新,更要靠思想、组织体制及其他方面的创新。不但要有武器装备的创新,而且要有条令条例、组织机构、教育训练、物资设施和人员培训等方面的创新,从而获得联合作战训练的新理论、新能力和新技术,确保战略的先进性、实用性和整体性,才能把军事训练提高到一个新的发展水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