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数历史上又美又狠又淫荡的公主

大侠不见枪 收藏 95 42181
导读:数数历史上又美又狠又淫荡的公主

化竹的公主


在中国的历史传说中,只有两个女子,有化竹的遭遇。她们就是尧帝伊放勋的一对女儿:伊娥皇伊女英。她们有一个共同的丈夫,就是舜帝姚重华。

当然,在她们生活的公元前两千二百多年时,还没有“公主”这个称呼。


公主的称呼,似乎直到秦时才正式得到官方认可。在此之间,周天子的女儿,也只是被称作“王姬”而已。但是作为天子的爱女,王姬们有一项特殊的待遇,她们的婚礼,要由“公侯主持”。“公主”便是这一项礼仪的简称。至于战国时,周室式微,诸侯的女儿也用这种礼仪及称谓,则被视为一种谮越,不能算是正式的官式称呼。

到秦汉时,“公主”的称号系统逐渐形成并成熟。皇族女性所得的封号,以字数多少来定高低:“公主”是指皇帝的女儿,“长公主”则是皇帝的姐妹、皇帝的姑妈们当然就被称为“大长公主”。

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为了表示与汉家不同,他把“公主”的称呼改为“室主”,但是这个“室主”到底应做何解,至今没谁能弄得彻底明白。

宋朝的时候,曾经恢复周朝的古制,把“公主”改称为“王姬”、“帝姬”。等到宋高宗建立南宋时,他恢复了“公主”的旧称。

最复杂的公主职称恐怕数清朝,同是皇帝的女儿,因为生她的妈地位有高低,所以同为帝女,称呼便有了不同:皇后的女儿是“固伦公主”,等于亲王;妃嫔的女儿称“和硕公主”,等于郡王。

还有元代,皇帝的女儿、各亲王郡王的女儿、只要跟皇族搭上了界的,都统统称为“公主”可也,公主遂泛滥成灾。

最离谱的是金国,虽然学着样子将皇帝女儿封为公主,可是却出了个皇帝海陵,将小老婆都赐予“公主”封号。这更是大丢“公主”尊号的面子。

真是,蛮子终究是蛮子,一点没受上邦的教化呀!

不过,不管怎么说,娥皇女英姐妹,从身份的真实意义上来说,是不折不扣的公主。


但是,为什么两位尊贵的公主却会同时嫁给同一个男人呢?

那是因为,当时还在氏族社会时期。当时有一种婚俗,娶妻的男人有一种选择权,在岳父母同意的情形下,可以决定是否要将妻子家中无夫或待嫁的姐妹们,也一起娶回去。

这种制度,在周朝时正式成为一种贵族特有的礼制,写入礼法中,被称为“媵制”。《礼仪 婚礼》中明确地写着:“嫁女必以侄娣从,谓之媵”。充当“媵”的女子,基本上都是男人正式妻子的亲姐妹或堂表姐妹们。“媵”的身份,比妾自然要高得多,但是也低于丈夫的正式妻子,从属于正妻。

后人据此推测,尧帝嫁女时,就使用了这种媵制。一般认为,正式出嫁的应该是姐姐娥皇,妹妹女英则是姐姐的媵。


妻也好,媵也罢,总之,伊娥皇伊女英有了一个共同的丈夫,就是舜帝姚重华。

舜帝姚重华,应该是爱上了这对姐妹的,因为与伊部族的联姻,是舜父不同意的事情。而舜在这种情形下,采用了“不告而娶”的办法,这应该是他爱恋的一种表达方式。

尧帝与舜帝都是中国上古史中,具有美德与智慧的统治者,被后世的人们视为典范。托了父亲与丈夫的名声,娥皇女英也成为中国古代女子最早的表率。


在平平常常相夫教子几十年后,她们跟随着丈夫,一起踏上了“南巡”的路途(其实,是有可能遭禹流放了……)。

走到湖南苍梧山的时候,年纪已经老迈的舜帝一病不起,去世了。

失去了丈夫的娥皇女英姐妹,面对奔流的湘江,痛哭失声。

流水远逝,正象她们的丈夫一去不返,不能复生。芦蒿无边,江雾苍茫,更添哀伤。

无力北返、伤痛难禁,娥皇女英在痛哭之后,投湘江自尽了。

据说,她们的眼泪滴在湘江边的竹子上,泪痕不褪,点点成斑。

她们死后,人们将她们奉为湘江的女神,依生前身份的不同,娥皇被封为“湘君”,女英则为“湘夫人”。湘江边沾着她们泪痕的斑竹,因此被称为“湘妃竹”。


她们在历史上,没有留下更多的事迹,只有骚人墨客,在诗词歌歌赋里不断哀悼追思她们的身影;只有点点斑竹,至今随风摇曵。

情人杀手——夏姬


很多人都在质疑公主们的美貌。

当然,《诗经 硕人》中描绘的齐国公主庄姜,完全可以免去这种疑问。公主是美女,这种比率应该是极高的。至于她们生长的非正常环境,是否会影响她们的光采?我认为不会,因为她们从小就在那种环境里生活,她们认为那就是正常的生活了。

而她们的母亲,几乎都是大范围选美中的佼佼者,因此,公主们即使不是美得国色天色,至少也是“好看”的女子。当然,性格脾气操行,偶不担保。


这里要讲的一位公主,就是美得出类拨萃,操行却让人无话可说的一位。


春秋时期,公元前七世纪,即约在640年前后,在郑穆公的后宫里,一个女婴出生了。

这个女婴,史书上没有记载下她正式的姓名,只留下了一个称呼。当时的女子,称呼既有从父的,也有从夫,当然也有从子的。她的称呼便是从子的那一种。


她被称为夏姬。就是因为成年后,她生了一个儿子叫夏徵舒。

夏姬无疑是一个美得无可比拟的女子。只可惜那个年代没有摄影技术,我们看不到她的姿容仪态。如果换在现代社会,她应该可以当之无愧地成为“大众情人”,而且老少通杀。

哎,真是通杀啊,因为凡是跟她有过关系的男子,几乎都没有好下场,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祸及家族,甚至亡国。早死还算是命最好的。

这位性感尤物,因此被卫道士们认为是“不祥之人”。我们则可以用现代的辞汇,称她为“情人杀手”。

夏姬可能并不是郑穆公宠妃所生的女儿,因为美艳不可方物的她长大以后,居然只是被许配给小小陈国的一位大夫御叔为妻而已。

——当然,还有一种原因:她犯了跟齐文姜一样的毛病,跟自己的亲哥哥公子蛮勾搭上了,结果公子蛮没两年就死啦……


但是,初婚的丈夫身份不高,并不影响美貌的震撼力。



独生子十来岁的时候,御叔病死了。成为寡妇的夏姬居住在一个叫株林的地方。

陈灵公刚刚即位,便打起了这位成熟美艳寡妇的主意。还让她的儿子夏徵舒继承了父亲的大夫职位。

打夏姬主意的男人当然不止陈灵公一人,成为入幕之宾的,也不止他一个。

和陈灵公一样,被夏姬选中的男人还有两位,都是朝中的贵族大臣,一个叫公孙宁,一个叫仪行父。

也不知道夏姬是如何居中调停的,最后,这三个男人居然能够和平共处,每当夏徵舒外出,他们仨就轮流跑去跟夏姬幽会。

夏姬倒也一碗水端平,连自己的内衣,都一人送了一件 。

君臣三人,穿着情妇送的内衣去上朝。

但是,他们议的不是政,而是共同的情人夏姬。这三个男人,居然不顾满朝文武的侧目,公开讨论夏姬的风情万种,并兴高采烈地赞不绝口。


大臣泄治是朝中的正人君子,终于听不下去了,当场制止了这番对话,并对陈灵公加以劝谏。

陈灵公对败兴的泄治衔恨在心,暗地里纵容孔宁、仪行父,让他们杀害了泄治。

朝臣噤若寒蝉。

三个奸夫于是没了忌惮,干脆公开在夏家摆下酒宴,与夏姬饮酒作乐。

三杯下肚,本来就没多少脑子的三个家伙,更是满口胡柴。居然当着夏徵舒的面,说他是他们共同的儿子,并议论起他的相貌,到底象谁更多一点?


夏徵舒本来就对母亲的行为隐怒在心,这时又遭如此羞辱,更是怒火中烧。

气头上的人是不会想前顾后的。于是,夏徵舒找来家中的武士射手,埋伏在路边,当三个奸夫找完乐子出门的时候,射手便箭下如雨。

陈灵公当场毙命,公孙宁和仪行父作为臣子,当然不会与陈灵公走在一起,于是得以脱逃性命。

这时是公元前599年,正是楚庄王想要称霸诸国的时候。

公孙宁与仪行父逃到楚国,向楚庄王控告夏徵舒的“弑乱”行为。

楚庄王闻讯大喜,一喜正好可以攻城掠地、扬名立万,二喜可以一窥夏姬的美色。于是立即以此为借口,出兵讨伐陈国。

小小的陈国自然不是强大的楚国对手,更何况陈灵公虽然是无耻之徒,总归还是国君。夏徵舒弑君是不争的事实。于是兵败如山倒,夏徵舒死于乱兵之中。

楚庄王如愿以偿地灭了陈国,临走,还没忘了夏姬,将她带回了楚国。

夏姬的美色,令楚庄王神魂颠倒——咦,楚国可是个出美女的地界,已经生育过的夏姬,这时至少应该已是四十多岁的妇人了吧,居然能把见惯美色的楚庄王迷得七颠八倒,那定是不同凡响。

被夏姬迷住的不止是楚庄王,还有朝中重臣子反。

两君臣为了争夺夏姬,争闹不休。


楚国有一位大臣,封为申公,名巫臣。这时他出来劝架了,说:“这个女人可是不祥的人啊,丈夫早死,情夫、儿子又死于非命,更拖累陈国灭亡。世上这么多美丽的女子,何必娶她呢?还是不要娶她的好。”——“杀御叔,弑灵公,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天下多美妇人,何必取是?”


楚庄王和子反都是很相信这种吉凶说法的,于是不得不悻悻然地打消这个想头。


但是夏姬毕竟是郑国的公主,总得给她安排个出路。

刚好,有个老贵族连尹襄老死了妻子,于是楚庄王将夏姬许配给了他。

嘿,连尹襄老的飞来艳福还没享到两年,就在公元前五九七年的一场战役中被晋军一箭射中,丧了性命。

连尹襄老战死,不甘寂寞的夏姬很快就跟后夫已经成年的儿子黑腰私通上了。

楚国人对夏姬“不祥”“淫乱”的名声十分反感,楚王不得不将她送回郑国娘家去。

夏姬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大概也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猜想身为郑国国君的姐姐,又有如此经历的她虽然无法再嫁,但应该还是大有与男人勾搭不清的这个可能的。


一眨眼,十四年光阴过去了。

夏姬相对安宁地在郑国呆了十四年之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的楚国巫臣趁着一次出使的机会绕道郑国,说自己是奉楚王之命,向夏姬求婚,前来迎娶她的。

郑国君自然连声答应。

于是,巫臣终于一偿夙愿,将夏姬拐到了齐国,并很快将家人接了出来,再一起逃到晋国去。

楚王和子反这时才明白过来,自己上了巫臣的大当。这小子当年劝架的时候,就没安着好心。

欲火烧心的子反,对巫臣的报复是可怖的。他将巫臣留在楚国的亲友一律灭族。而曾经与继母颠鸾倒凤的黑腰,也付出了身首异处的代价。


巫臣的报复则是培植吴王国的作战能力,使之成为楚国的大敌。楚国从此陷入与吴王国无止境的战役中。


另一种说法是:连尹襄老在娶夏姬之后,死在对晋作战中。

夏姬便跟庶子黑腰私通。

此事被早已安下心的巫臣打听明白后,便以此向夏姬要胁,当然也利诱:承诺将襄老的遗体从晋国弄回来安葬;还许诺要娶夏姬为正妻。

于是夏姬随巫臣私奔往齐,再投靠敌对的晋国。

子反与楚王这才发觉上了大当,逐将巫臣留在楚国的家族诛灭尽净。

巫臣再行报复。


无论是哪一种说法,夏姬都周旋在诸多男人中间,而且似乎魅力始终不减。

围绕着她,亡国、灭族、身死……一系列的事情周而复始地发生,而男人们始终前赴后继,无怨无悔。


美丽的容颜,真有倾城倾国的威力。


民间对夏姬奇特的身世,以及她的男人们的遭遇啧啧称奇,于是村野怪谈层出不穷,野史中甚至还说,夏姬未嫁时,便做了一个梦,梦见天上降下一位“素女”,向她传授“采阳补阴”之术。所以,夏姬才能青春长驻,姿容不衰,而她的男人们,却势必没有好下场。成为采补的“药渣”。


这个纯属屁话。

且不说“采补”的歪理邪说是否成立,光是考究年代,就足以证明这一点:《素女经》是战国时期的著作,直到两汉年间才真正完成,而且观点在后世中不断被修改。与春秋年间的夏姬能有什么关系?


因此,夏姬可谓天生丽质。而那些男人,只好说是都在走霉运中,命该如此。

齐国有一对姐妹花


公元前七世纪初, 齐鲁大地上, 有一对超凡脱俗的姐妹花, 她们是齐国国君齐僖公的女儿。她们在历史上都没有留下真正的名字。

当然,她们姓姜, 姐姐嫁给了卫宣公, 被称为宣姜, 妹妹被称为文姜, 嫁给了鲁恒公。

照道理说, 嫁得门当户对呀, 可是这对姐妹的人生悲剧, 就是跟她们的婚姻同时开始的. 而她们的婚姻悲剧, 又影响着公元前七世纪初的东周历史。


公元前718年,年方十五岁的宣姜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夏天,卫国派来了使者,为太子向宣姜公主求婚。

卫太子姬及这年不过十六七岁,和公主的美貌闻名于世一样,太子的俊美儒雅,也是诸国间有名的。

齐僖公当然立刻就答应了这桩十全十美的婚事。


嘿嘿,可惜卫国人材辈出啊,为太子求婚的使臣就是其中的表表者。回到国内,这个家伙就立即向国君卫宣公禀报:公主简直比花儿还诱人,主公啊,这样的绝色美女,你老人家不如自己摘了吧。当然,臣子我如此忠心,你可不要忘记喽。

----小储君要想当国王,还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事呢,当不当得上也未见得,还是现成的国王马屁要拍好喽。


老色鬼一听,口水直流,君臣两个一番密商,把骗亲的计划整得妥妥贴贴。

期待迎娶心上人的太子被派出使宋国,老头儿赶紧在淇水河边修了一座行宫,名为“新台”。

小公主盖着盖头,糊里糊涂地和老东西行了婚礼。

直到进入洞房,宣姜才发现,当初来相亲的俏郎君变成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

在别人的地盘上,她能怎么办呢?


《诗经 新台》中,将这出乱伦悲剧如实地记载了下来。


就这样,十五岁的公主成了意中人的后妈。


对于齐僖公来说,当然消息是让他愤怒了一阵子的。不过他毕竟是条政治老狐狸,女儿提前当上了王后,对自己的好处更是大大地,所以他也是笑纳了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婿。


但是,可怜的公主和太子呢?


老色鬼在自己的后宫里,挑了几个女人,送去给儿子,将其中的一个指定为太子妃。

太子失去了一见钟情的意中人,娶进门的是老爹姬晋玩厌了的侍妾。你如果是一个男人,你会怎样?

根据史书上记载,从此以后,姬及经常发呆,木讷无语。


而女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她即使被强暴,都会怀孕生子。


宣姜很快就生下了两个儿子:姬寿与姬朔。

真正的悲剧,就要在从前的情人间发生了。


女人可以不爱男人,却不可以不爱儿女。

而这两个血肉相连的儿子,更是宣姜全部的寄托和希望。

十五年过去了,宣姜的儿子都长大了。

老色鬼也是真的老了。

看着衰老的卫宣公,宣姜无时无刻不在为老头死后,自己和孩子们的前途担忧。慢慢的,她心中对那个少年身影温柔的记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宣姜的长子姬寿,是一个清秀善良的少年,可是他的弟弟姬朔,却不是一个什么好货色。

终于有一天,姬朔向母亲告密,说大哥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夺妻之恨,甚至还发誓在继位之后,要将他母子铲除干净。

没有哪个母亲不相信儿子的。

宣姜大惊失色,带着姬朔去找老头丈夫,希望能够救得儿子一命。

老头根本不觉得,这件事的祸根在自己身上,他把姬及的生母喊来,痛骂她教子无方。

姬及的母亲夷姜,就在这天夜里自缢了。


接下来,老色鬼要斩草除根了。

宣姜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根本不愿意有谁死去,更不愿意死去的是姬及。

然而,宣姜的哀求已经起不了作用了,姬朔告的这一状,对老色鬼的影响更大:他已经老了,害怕自己会死在正值盛年的长子手里。


卫宣公派姬及出使齐国,并让太子使用一面特别的旌旗。派杀手在路上准备暗杀。

宣姜得知了这个消息,连忙让自己的儿子姬寿去给大哥送信。

可是姬及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爹,能对自己痛下杀手,坚持要出发。

姬寿决心为弟弟赎罪,在送行宴上,他将姬及灌醉,自己代替他出发了。

杀手不分青红皂白,将姬寿杀死。


姬及醒来,终于明白事实真相,连忙去追赶弟弟。

他赶到的时候,姬寿已经倒在血泊里。

姬及痛骂杀手,叹道:“误矣!”

醒过神来的杀手一不作二不休,把他也乱刀砍死。


宣姜闻听消息,顿时昏死过去。

《诗经 二子乘舟》中,记载着宣姜对姬及和姬寿的思念。

死而复苏的宣姜,从此也象当年的姬及一样,面无表情,木讷无语。


在整个事件中,唯一的胜利者就是姬朔。

这小子躲在暗处,狂笑不已:杀手们真是了不起啊,一下子铲除了我两个对手!

老色鬼不久一命呜呼。

姬朔继位,是为卫惠公。


卫国的贵族们不能接受这个坏蛋当王,发动了政变,姬朔被赶到了姥姥家。由于宣姜对这个儿子的所做所为指责痛恨,临走的时候,他压根就忘了他的母亲。

宣姜落在了卫国左公子的手里。

她没有勇气自杀,便请求左公子杀了她。但是卫国的贵族们并不想得罪齐国,饶了她。

齐国此时的国君是宣姜的哥哥襄公。


齐襄公想出了一个妙不可言的好办法:让死去的卫太子姬及的同母弟弟----公子顽,迎娶宣姜,以完哥哥的心愿。安慰亡灵,巩固两国交好。


被灌醉的宣姜,被强行关进了新房。


到这个时候,宣姜已经只能算是一具躯壳、一架机器而已。

后来她又生了三男二女:齐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


宣姜死于何年,没有记载。


一朵鲜花,凋谢在东周大地上。


齐文姜


说句实话,文姜当年实在是不应该出嫁的。


文姜是宣姜的妹妹。她的美貌,比姐姐毫不逊色,而她的婚姻生活,在当时引起的轰动效应,比姐姐还有过之。

当时的齐国,已是春秋强国之一。而强大的齐国,又有两个貌若天仙的王女, 自然是诸国求婚的好对象。

宣姜许嫁卫国世子(又名急子),文姜则许嫁郑国世子姬忽。

然而和姐姐被骗嫁急子之父灵公相似的是,郑国世子却因为“齐大非偶”的流言,而单方面解除了婚约。

文姜从小就自负美貌,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男人抛弃。不免伤情悲春。

在这种心境之下,不知是一个怎样的情形,她居然转而和自己的亲哥哥姜诸儿之间,发生了男女私情。

纸总是包不住火,这桩风流事很快就传到了父亲齐僖公的耳朵里。这消息令齐僖公面无人色,只得匆匆为儿女另觅婚姻,将他们拆开。

正在此时,鲁桓公派人前来求亲。

这个正中齐僖公的下怀,立即满口应允,为了防闲,还一反兄弟送嫁的惯例,决定亲自将女儿送往鲁国成亲。


然而深陷畸情的男女,岂是老父一双眼睛能看得过来的?

就在出嫁的前夕,姜诸儿与文姜虽然无法见面,却依旧以诗传情。

姜诸儿写道:“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

齐姜比诸儿还要直接,答曰:“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


不过,叮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良辰吉日已到,文姜被如期送往鲁国,成为鲁桓公的夫人了。

目送心爱的妹妹远嫁他乡,姜诸儿恋恋不舍。


民间流传的《诗经 南山》讥讽这桩既不善始,又不善终的婚姻,以及缺乏理智的姜诸儿兄妹: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魯道有蕩,齊子由歸。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葛屨五兩,冠緌雙止。魯道有蕩,齊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藝麻如之何?衡從其畝。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南山高巍啊,雄狐在那里徘徊。去往鲁国的道路是如此平坦,齐王的女儿从这里出嫁。既然她已经嫁了,你为什么还想要她回来?

葛麻鞋成对,帽带成双,去往鲁国的道路如此平坦,齐王女顺着这条路前往鲁国。已经是出发去了,你为什么又要跟着不放?

麻该怎么种?在田地里横直成行。娶妻怎么做?必须要禀告父母。既然已经禀明了父母,好事怎么会变得如此糟糕?

柴该怎么劈?没有斧头是不行的。娶妻怎么做?没有媒人是不行的。可是既然已经依着规矩成了婚,怎么会坏到这种地步?

作为父亲,齐僖公对自己两个不争气的女儿又羞又恼。在终于将文姜嫁出之后,他拒绝宣姜与文姜的归省,即不让她们回娘家。这个决定,用在文姜身上倒还有些道理,但是用在宣姜身上,就是太不公平了——白天还是万千宠爱的公主,晚上就被无耻老头强暴,无辜的少女眼泪还没抹去,却成了家族的羞耻——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当爹的怕女儿回了娘家就拒绝回卫国,给自己惹来麻烦。


无法归省,就不可能与姜诸儿再继前缘。齐文姜只得安心做她的国君夫人。她为鲁桓公生下了两个儿子:姬同与姬季友。

生育有功,美貌非凡,娘家又实力超群,文姜在丈夫鲁桓公面前,真是地位稳固,没有办不到的事。


鲁桓公十四年,碍事的齐僖公终于一命归西,姜诸儿当上了齐国的国君襄公。文姜理所当然地随着浩大的仪仗,前往阔别十八年的故乡齐国贺喜。

一直对文姜念念不忘的齐襄公听说妹妹夫妇返国,心花怒放,给予最高规格的待遇:亲自到边境迎接鲁桓公及夫人齐文姜。

十八年未见,姜诸儿已为国君,举手投足间满是男人的威严英武,而齐文姜则已是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如此的兄妹重逢,两人都是心荡神摇。

一番眉目传情之后,心领神会的齐襄公借口后宫的妃嫔们想与小姑见面,将文姜迎进了自己的后宫。

此时的齐宫,早已没有了妨碍好事的齐僖公,襄公的妃妾们也不敢逆君王的心意。终于得偿夙愿的诸儿文姜,逐在王宫里双宿双飞,抵死缠绵了。

鲁桓公独个人被丢在驿馆里,孤枕冷衾,想着从前老丈人隐晦的提醒,耳边又不时传来风言风语,心情恶劣,饱受煎熬。

当心满意足的文姜再次出现的时候,早已按捺不住心头怒火的鲁桓公迎面一个耳光掴去,痛斥姜氏兄妹乱伦的禽兽行径,下令立即启程返国,回去再跟文姜算帐。

文姜大惊,将鲁桓公声言报复的说话通过侍丛传给奸夫兼兄长的齐襄公,要求他维护自己的平安。


齐襄公团团乱转之后,顿起杀机。 下令在临淄的牛山设下筵席,借口请妹夫饮宴出游,将鲁桓公哄了出来。

人在他乡,鲁桓公无奈,强忍着怒火出了门。


在这场宴席上,鲁桓公被齐国的臣工们灌得酩酊大醉。

回去的路上,与桓公同车的公子彭生奉襄公之命下了手。桓公被弑于车内。可叹桓公,本是年青有为的一国之君,现在不但被妻子背叛,还被奸夫杀害。

得知消息的鲁国留守大臣,悲痛无比,在扶立世子姬同继位为庄公之后,便前往齐国迎回桓公的灵柩,并要求追查国君猝死的原因,要求齐国给一个交代。

追查的结果当然是明摆着的:刚刚还在邀功请赏的彭生,转眼就成了齐襄公的刀下鬼替罪羊。

彭生被主君出卖,不禁怒火中烧。既是将死之人了,当然没有什么顾忌,在大殿上当众喊冤,痛骂齐襄公与文姜乱伦,以至弑夫,现在又嫁祸他人。

齐襄公捂着耳朵,连连挥手,武士便将彭生推搡了出去。

临刑之时,彭生发下誓言,死后定为厉鬼,向齐襄公追魂索命。


姜氏兄妹料理完鲁桓公的丧事,将这件事勉强支撑过去,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享受起二人世界来。


《诗经 载驱》曰:“载驱薄薄,蕈弗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四骊济济,垂辔弥弥,鲁道有荡,齐子其弟。文水滔滔,行人儷儷,鲁道有荡,齐子遨游”

四匹骏马拉着轻车,外饰豪华铺陈柔软,文姜与兄长襄公共乘一车,那前往鲁国的平坦道路他们看不到,过路人的眼光他们也看不到,只顾在车中寻欢作乐,乘着车四处游玩。




文姜的儿子鲁庄公吃不消各方非议,派遣臣工到齐国来,接母亲回鲁国去为父亲守寡。文姜拗不过公理,只得恋恋不舍地登上马车。当辘辘的车轮行驶到齐鲁之间的禚地时,文姜停住了脚步,不愿再向前行,对鲁国的大臣说:“此地不齐不鲁,正是我的家呀。”

鲁庄公身为人子,只得默许了她的选择,在祝邱建了一座宫殿,让母亲住在那里。


姜诸儿听说妹妹长住禚地,心领神会,也在附近的阜盖了一座宫室,作为自己出猎的行宫。

此后,姜诸儿频频“行猎”,目的地当然都是禚地了。这对漏网之鱼,在禚地逍遥法外,快活无比。


姜诸儿此时后宫空虚,有名份的女人不过侧室连妃一人。和妹妹的风流韵事也惹来诸多非议。于是他决定向周王室请婚,求娶周庄王的妹妹。按照礼制,“王姬”的婚礼是要由公侯来主持的。于是这桩任务落在了同样姓姬的鲁庄公头上。

鲁庄公的身份在婚礼上实在是很困窘的:姜诸儿是他的舅父,也是他的杀父仇人,更是他母亲的奸夫。这位主婚人就在这种难堪的场面中,为齐襄公主持了这场婚礼。更是成为诸侯之间的笑料。

然而政治一向与情理没有什么关系。

不久,齐襄公邀鲁伐卫,也就是两舅甥相约,到妹妹兼姨妈宣姜出嫁的国家打了一架。

为了赢得鲁庄公的认可,齐襄公将战后所获的战利赢得鲁庄公的认可,齐襄公将战后所获的战利品,全部送给了这位“假子”。

珠光宝气眩了庄公之目,年方弱冠的鲁庄公顿时对这位舅父大生好感,杀父之仇全抛到了脑后。

不久,王姬为齐襄公生下了一个女儿。文姜按捺住满腹醋意,不顾年龄悬殊,将尚在襁褓中的外甥女许配给了自己已经十九岁的儿子鲁庄公。还说,为了亲近母亲的家族,就是等这婴儿二十年又有何妨。鲁庄公早已被母亲降服,齐襄公更不敢违抗妹妹的意志。姻缘就此缔定。

齐襄公的正妻王姬得知丈夫与小姑之间的乱伦关系,大受刺激,更难堪于寂寞孤独,不久死去。襄公也不再复立正妻。

此事再次成为诸国间的话柄。


五年又过去了。齐国发生了内乱,大夫连称及管至父勾结,更以立正夫人的承诺,与齐襄公侧妃连妃内外勾通,将出游归来的齐襄公杀死。


还有一种传说,说齐襄公在那日出游归来的途中,看见当年被他杀之替罪的公子彭生化成一只野猪,立在出巡的车前,说齐襄公死期已到,他前来索命。齐襄公惊吓生疾,叛军当夜轻而易举就取了他的性命。


齐襄公一命呜呼,文姜自然不能再在禚地生活下去。于是她终于回到了鲁国。


归国后,文姜专心帮助儿子鲁庄公料理家务,处理政事。

这时人们才发现,她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荡妇淫娃,在处理政务方面,她有着敏锐的直觉与左右逢源的手段。在政治军事方面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天赋。不久她就掌握了鲁国的政治权柄,并将从前的潺弱鲁国建设成经济军事双方面的富强国家,在诸侯国之间的战争中,屡屡得胜。

当齐襄公的女儿终于成年以后,齐文姜还如愿以偿地为儿子举行了婚礼,将甥女迎娶为儿媳。


齐文姜在美色与聪慧双方面的成就,令诸侯不得不刮目相看。

因此,郑国的臣民,都认为自己的世子姬忽当年无故与文姜退婚,乃是愚蠢之举。并在《诗经》中毫不掩饰地赞美文姜的美貌与才华,认为若非当初婚约被毁的话,她本应是内助贤德的美女,为此感叹备至。


当然,嘿嘿,《郑风》就此被后世卫道世斥为“淫诗”。


不是皇帝生出来的公主


赫赫有名的汉武帝,他能当上皇帝,多亏他有一个聪明出众的老娘。

这位皇太后名叫王志(SORRY,本来还应该多一个女字边的,可是找得俺老眼昏花,也没寻着踪影,大家凑乎看。)王女士可是中国皇后群里出类拨萃的人物。

王家穷得要命,虽然有如花似玉的女儿,但是也早早地就嫁了出去,减少家里的负担要紧。

王女士就这样嫁给了长陵的穷汉金王孙,并且很快生了一个女儿,取名金俗。

有一天,王女士回娘家,在家里遇到了一个看相的神人。

这位老兄一看王女士,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喊道:不得了啦,你家这个女儿,可是能生出天子来的啊!

王女士的母亲臧儿,一听这话,再看看女儿娇媚的脸庞,顿时眼前金光灿烂。

这时候,太子刘启正在民间选妃,两母女一合计,王女士立即梳洗打扮,加入了参选的美女群里。

她被选中了。哈哈,青涩的小女孩们,自然不是一个成熟的妇人的对手,王女士过五关斩六将,杀到了刘启的身边。并且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当然,飞黄腾达的王女士和她一家,都不愿意再提起金家的那一本子帐了。那个姓金的女儿,更是闭口不提。

被她抛弃的丈夫金王孙,算是一个有骨气的男人,他将王家痛斥了一顿,自己拉扯大了女儿。

金俗长大以后,为了照顾父亲,招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生了一双儿女。不久,金王孙病死了。


金王孙到死,都没有说出妻子叛夫弃女的底细。

金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亲妈就是母仪天下的太后。她象从前一样,操持家务,苦度岁月。


呵呵,这时在皇宫里,金俗的异母弟弟、汉武帝刘彻正忙着和他的同性恋对象韩嫣胡搞一气呢。

身为亲生母亲的皇太后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呢?

很快,她找了一个岔,将韩嫣痛训了一顿。

被吓得魂不附体的韩嫣想要讨回太后的欢心,寻思出了一个献执勤的好办法:让她母女团聚!

原来韩嫣有个仆人,就是长陵地方人,听说过金王孙的隐私,禀报给了主子知道。

噫,这个蠢奴才的馊主意,就此制造出了一个公主,也在后来断送了他主子的性命。


汉武帝刘彻听说自己在宫外还有一个异父同母的大姐,顿时又惊又喜。

第二天,韩嫣引着刘彻,来到了长陵边的小镇,将金俗迎进了皇宫。


这天上掉下来的泼天富贵,令金俗一家恍如掉进梦境。

景帝刘启这时已经薨啦,当皇帝的就是刘彻自己。

当然不用怕谁来横一杠子。


不久,金俗被封为修成君,她的女儿也成了淮南王妃。

一声晴空响雷,贫家妇人金俗,成了当朝皇帝的大姐,响当当的公主。


王太后虽然找回了女儿,却恨透了韩嫣。

韩嫣没有想到,这个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惹下了杀身大祸。


金俗认母不久,王太后找了个茬儿,勒令韩嫣自杀。武帝亲自出马为之求情,反被老娘臭骂了一顿。

韩嫣被迫服毒自尽。一条性命,只算是为金俗的大富大贵垫了底儿。


倒是金俗,安安稳稳地享用了一世富贵。


投入火海的公主


这位自焚的公主,就是王莽的女儿。


王莽当然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不论文人怎样嚷嚷他“谋朝”,他毕竟是当了十五年的“新朝”皇帝。所以他封他的女儿做公主,大家不应该有异议。

不过王家姑娘当时的封号是“黄皇室主”。哎,这不过是她那个作恶多端的爹为了与汉家区分,而翻出来的一个古怪经典而已。

总之,公主就是公主。

但是王姑娘在天有灵,恐怕更愿意大家叫她另一个名字:孝平皇后。


公元二年,西汉的小皇帝刘箕子十三岁,王莽通过自己的姑妈、太皇太后王政君,宣布要为小皇帝娶妻纳妾。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说这位王政君。这可是个传奇女子啊,据说她在当姑娘的时候,曾经许配过好几个未婚夫,但是每到佳期将近的时候,未婚夫必然一命呜呼。到后来没人敢娶她了,王家只好将女儿送进王宫去当宫女。嘿,还有这么好的事,太子的爱妾死了,皇帝为了安慰儿子,在后宫选了几个美女给他,其中一个就是王政君。虽然太子并不喜欢她,但是她的肚皮争气,立马就生出了儿子刘骜----就是赵飞燕和赵合德的老公了。独生子当了皇帝,以克夫著称的王政君就成了天下第一贵妇人----皇帝老公也死在了她前头,克夫那是不争的事实。)


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当然,王姑娘也确实才貌双全,王莽成功地将自己的女儿推上了准皇后的位置。


然而,阴谋家是不会考虑儿女的幸福的。

就在王姑娘憧憬美好生活的同时,王莽为了控制朝政,对小皇帝刘箕子的生母一家举起了屠刀。

刘箕子的生母卫姬一家几百口,在大屠杀之后,就只剩了卫姬一人而已。被牵连进去而命丧九泉的贵族大臣还有数百人----包括与王莽意见相左的亲生儿子王宇、还有王莽的亲叔父。


大屠杀第二年,王姑娘含着眼泪,嫁进了王宫。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