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阿对话引出十大经典人物 这一战谁被谁灵魂附体

是里克尔梅vs巴拉克 还是马拉多纳vs马特乌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更多图片 es.stareread

德国vs阿根廷,这样一场激动人心的对话当然很容易让人想起20年前、16年前那两届经典的世界杯决赛。在那之前和那之后,从来没有两届世界杯决赛中接连上演相同两支球队的“克隆版”,“德国vs阿根廷”也成为那个年代球迷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两场决赛为世界杯历史留下了颇多值得回忆的人物。在这一晚,或许某些似曾相识的场面会又一次出现,或许当年的经典一幕又会在比赛的某个瞬间“灵魂附体”般出现。


舒马赫——莱曼


与其说1986年决赛是阿根廷人的天才击败了德国人的韧性,还不如说是日尔曼军团最为稳固的一环忽然出错改变了一切。当年舒马赫的出击失误让联邦德国城门早早洞开,成为那场决战最为关键的转折点之一。20年后,莱曼在前四场比赛中表现平稳,在这场“决赛重演”中,克林斯曼和莱曼应该都在祈祷,不要让当年老门神的离奇失误在这一晚重现。


布朗——阿亚拉

更多图片 es.stareread

谁为当年的阿根廷敲开冠军之门?不是马拉多纳、不是布鲁查加或者巴尔达诺,而是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中卫布朗,他的头球让贝肯鲍尔的球队提前陷入窘境。如今的阿亚拉似乎很有希望接过前辈的衣钵,他在阿根廷首场比赛中那几乎是笃定越过门线的皮球被裁判视而不见,某种意义上讲,世界杯欠阿亚拉一个入球,阿根廷人无疑期待着在这样的一场战斗中得到偿还。


布雷默——拉姆


毫无疑问,拉姆在前四场比赛中精灵般的演出让人们想起了德国足球史上最出色的左后卫——布雷默,1986年他的两次角球为队友制造机会,1990年他顶住压力将点球冷静射入网内,使得阿根廷人最后的机会消失无影。而今拉姆的左路成为德国最为犀利的火力点,不必指望这个小伙子承担点球的重任,但他的传球将给克洛斯和波多尔斯基不断制造机会。


蒙松——科洛奇尼

更多图片 es.stareread

90年当阿根廷队在逆境中苦苦支撑时候,替补后卫蒙松的一张红牌使得场上形势变得愈发倾斜。在克林斯曼强行下底突破的压力下,下半时出场的蒙松染红改变了这一切。从如今阿根廷队球员情况看,最有可能扮演“火药桶”角色的便是小狮王科洛奇尼,球风泼辣凶悍的他时常在场上成为冲突导火索,也经常成为裁判关照的对象。本场比赛如果科洛奇尼出场,他将成为裁判红牌最有可能的“中彩”者,当然前提是佩克尔曼有勇气将他排遣上场。


马拉多纳——里克尔梅


86年决赛不是马拉多纳一个人的演出,但最后时刻正是老马的一脚妙传将冠军留给了阿根廷。如今扮演马拉多纳这个角色的当然就是阿根廷的“大脑”里克尔梅,这个忧郁天才舒缓的比赛节奏和超乎想象的威胁传球能力将令德国人特别提防。从对话墨西哥的比赛中,里克尔梅或许能学到些什么,这个夜晚,象老马一样送出绝杀将是里克尔梅的终极目标。


马特乌斯——巴拉克

更多图片 es.stareread

1986年马特乌斯扮演了贴身盯防马拉多纳的角色,而四年之后他成为了德国队进攻的源头。作为德国队“法定核心”的巴拉克,在前四场比赛中还未奉献过真正闪亮的演出,这一晚他将象86年的马特乌斯一样直接对里克尔梅进行死缠,还是被克林斯曼充分解放直接以中场灵魂角色与里克尔梅斗秀,无论哪种结果出现,这二人的碰撞都将成为今夜最大看点。


鲁梅尼格——诺伊维尔


在86年决赛中,替补身份出场的鲁梅尼格几乎扮演了逆转者的角色,他在球队两球落后的情况下极大程度上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门前机敏的铲射让对手一度陷入混乱。诺伊维尔,这个德国锋线上风格独树一帜的老将,他尽管不象鲁梅尼格那样有着辉煌的过去,但其超级替补的作用却丝毫不逊于前辈,这个晚上,当比赛陷入僵局,诺伊维尔是否会象当年的鲁梅尼格那样横空出世?


布鲁查加——克雷斯波


布鲁查加,这个阿根廷人在那个墨西哥的夏日成功扮演了终结者的角色。他的单刀球成为1986年令球网颤动的最后一瞬。如果今天的阿根廷需要一个终结者,那么克雷斯波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在近年阿根廷与德国的交锋纪录中,攻入两球的克雷斯波是现役球员之最。此前四场比赛中,克雷斯波三记看来极度轻松的入球,背后隐藏的是他杀手的十足本色,当德国队禁区内出现混乱时,克雷斯波无疑是最可能成为英雄的一个。


克林斯曼——波多尔斯基


在面对阿根廷1990年的铁桶阵时,克林斯曼选择的是最为直接有效的破解方案——一往无前的强力冲击,而最终也正是他强吃对手引发的红牌改变了一切。从这一点上看,波多尔斯基比克洛斯更有可能复制克林斯曼的演出,这个科隆小伙尽管有时显得过于毛躁,但他身上的一股狠劲和霸气反而是克洛斯所不具备的,而这也正是克林斯曼始终坚持使用这个青年的最大原因所在。


门德斯——米歇尔

更多图片 es.stareread

当阿根廷人回顾16年前的历史,很多人会认为是当值裁判门德斯的判罚改变了一切。墨西哥主裁出示给阿根廷两张红牌并判罚一次有争议的点球,让联邦德国的胜利没有十足的说服力。当德国队以东道主的身份面对阿根廷时,无疑任何对日尔曼人有利的错判都会被打上“官哨”的印记。值得注意的是,米歇尔曾经在2005联合会杯上执法德国同阿根廷的比赛,双方2-2战平,而在他主吹的决赛中,阿根廷1-4惨败巴西脚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