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是什么颜色

wcm008802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岁的默罕穆德,薄薄的嘴唇,紧闭时显得比同龄孩子执拗,微笑时,又显得很腼腆,也许,这都是因为他天生双目失眠吧。


要放暑假了,盲校的同学一个个被家人领走,喧闹一寸寸褪去,寂静象伤心一样围上来,默罕穆德的爸爸迟迟没有出现。他站在树林边,听见幼鸟掉巢后凄叫的声音,听见猫儿潜行的声音,他蹲下去,在一地的枯叶里摸出一块石头朝猫儿砸去。惊嗷的幼鸟在他的上衣口袋里,被一个不会爬树、几次差点从树上滑下来的身体,带到安全的巢穴。幼鸟的嘴一张一张地,夹着他的手指,他那薄薄的嘴唇,往左上角腼碘地扬,他没有大笑,是怕惊慌了回巢的幼鸟?


这时镜头拉远,拉远,鸟声与树叶的声音隐去,一个被岁月与生活压得连眼睛都干凹进去的黑瘦男子,站在路边。默罕穆德的父亲迟了三天之后,终于来接他了。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能把默罕穆德的一辈子都留在学校,这样,他和那个美丽姑娘的结合就没有任何障碍了,可是,学校不是慈善机构,他必须把他的儿领走。


从城市开往乡村的车上,默罕穆德把手伸出窗外,手掌一次次合拢,睡梦中的爸爸醒来,问他在干什么,他说:我在抓风呢。——从这时,我们可以注意到,默罕穆德的手不曾停歇,这双手一直在无尽的黑暗里朝更远更深处延伸,他摸风,野花,青草,流水,麦穗。他试图用有限的盲文来破译大自然的密码,河床上的鹅卵石、麦穗的数字组合,在他手指的触摸下,都变成了盲文里的字符,他欣喜地从口里喊出一个个音符。


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一个中年男人再次燃起的爱情,他觉得他离幸福只差那么一点点了,如果这个盲童能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的话,那他就彻底拥有幸福了。他这样想的时候,森林深处传来类似某种野兽的鸟的叫声,它幽长而冷透,象来自地底的幽灵般穿过他的身体,他的手一震,刮胡须的手抖了一下,血流出来。可是,他还是去那个美丽的姑娘家提亲去了,并斩断心中的犹豫,把默罕穆德送到很远的盲人雕刻艺人那里,说,你就在这儿学手艺吧。


默罕穆德对盲雕刻家说:


“老师说,上帝更爱盲人,因为盲人看不见。


但我跟老师说,如果真是这样,上帝不会让我们瞎,看不到他。


老师说,神是看不见的,他无所不在,你只能感受他,你可以用手指‘看’到他。


现在我伸手到处找上帝,直到我的手摸到他,我要告诉他所有的事,甚至我心底全部的秘密。


默罕穆德的手不停地触摸万物,不停地触摸上帝留给他的痕迹,妹妹的纯真的笑,奶奶黑粗的手,柔软的风,飘渺的羽毛,他都可以摸得到;他的耳无时无刻不在倾听,泥土里夏天的声音,林子里各种鸟的叫声,他甚至差点破译出啄木鸟的语言。当他牵着姐妹们的手,在五彩斑谰的原野上欢快地奔跑时,他的世界,断然不是黑暗的,而一定比真实的色彩更鲜更艳,比初夏的太阳更明亮。


年迈的奶奶拿着包裹往雨里冲,她要去找那可怜的盲孙,他应该得到家庭的爱。她的儿子在后面追,心里的雨比身上的雨更大,心里的泥泞比脚下的泥泞更混更乱,分不清是雨是泪,他的脸在屏幕上一片淋沥,他对老母亲叫: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幸福!为什么我要照顾他一辈子么?!为什么没有人来照顾我?


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他自己不能的话,上帝也不能。同样,没有人给他色彩,如果他自己不能的话。他的眼里没有色彩,只有黑暗、深渊,压力,当森林里传来类似某种野兽的鸟的叫声时,他惊恐之极,仿佛那是撒旦的声音。可是他终究没能拥有他所谓的幸福,老母亲的逝去,让姑娘家里认为这桩婚事不祥,不被上帝祝福。


他黯然神伤,决定接回默罕穆德。


他带着孩子穿过森林回家,当那种极其恐怖的鸟的叫声再度传来时,这时,孩子脸上痴迷欣喜的表情与父亲的恐慌警惕形成绝妙的对比,孩子的明亮,父亲的黑暗,导演是不是藉此向观众喻示上帝有无驻在心中?如果影片就此走下去的话,生活该是哪一种样子?不知,因为影片朝我们未曾预料的方向滑去。


一条因连日暴雨而突然湍急的溪水,一架摇摇欲坠的木桥,当沉重的马走到桥中时,桥突然断裂开来,父亲回过去,还来得及看到孩子坠下前惊恐的脸,父亲愣在桥上,呆呆地望着溪水,我们都情愿相信这时的父亲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而不愿相信,那一瞬间的愣怔是因为心里的撒旦抬起了头,让他在心里涌起对幸福的想往。瞬间过后,父亲跃起来,跳进奔腾的溪水,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暗石,到处都是死神的影子,只是没有孩子的影子。父亲的水里焦急地扑腾,肆虐的水挟着他的身体往前奔去,有很长一段时期,甚至连父亲的身影也找不着,我相信导演此时要告诉我们的是,父亲此时正接近上帝,爱让他心中重新拥有了上帝。他在海边的沙滩上醒过来,是他心中的上帝救了他。


孩子冰冷乌青的身体静静地躺在父亲的怀里,那只曾经触摸过清风、触摸过家人的爱、上帝的神迹的手此刻无力地垂在一侧。这时,太阳破开乌云,给孩子的手涂上一层温暖的金黄色,这层颜色立刻渗进了孩子的身体,孩子的手象春天从冻土里破开的种子,它醒过来,以一种触摸的方式,那几个手指灵巧地触摸着空气,如同他生前触摸上帝一样。


伊朗的电影,喜欢在最后表达一种温暖的回归,纵使是表现死亡,也象表达幸福一样,也许是伊朗的宗教所至,人们在经过一系列的打击悲痛过后通常会得到一种终极幸福。这样的影片,让幸福里有悲伤,悲伤里有幸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