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喜欢看反特电影,这类电影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很难猜出剧中人物孰好孰坏。绝不能容忍角色的脸谱化,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齐;更不能接受从一而终,没有任何恍然间的大悟;甚至连简单的角色蜕变和情节铺垫都不屑于。包袱抖一次等于没抖,要不就抖个特大号的——玩的就是莫衷一是、扑朔迷离和永远找不到北,玩的就是悬念!


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注定了是一部毫无悬念可言的电影。生旦净末丑,各司其职,各尽各的一份责任。该走的,都早早拾掇铺盖走了;该留下的,都老老实实地等待着正宗的宣判。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连最蹩脚的预言家都敢信誓旦旦地大言不惭,把先前作过的预测很牛B地翻出来对质。盘点16强,真可谓是豪门的盛宴!终于抵挡不住“经典对决”的无敌引诱,开始熬夜,开始通宵了,而事实上收获的除了日渐浮肿的眼皮和每日的精神恍惚,剩下的只有一场接一场的寡淡。


黄健翔几近疯狂的举动在那一瞬间想必足以催化所有意大利迷的情感洪流。没有人不会为他震惊,那是一个真正球迷的呐喊,饱含着激情,饱含着泪水,饱含着不需要任何理智的足球逻辑。可我却只被他感染了一点点,完全来自于语言和人格的一点点。然后——是愤怒!


当德国人波多尔斯基在上半场很短的时间内便完成了两记绝杀,紧接着瑞典人卢西奇被红牌罚下,我想很多观众都会选择关掉电视睡觉。你很难确定卢西奇的轻轻一拽是否该当第二张黄牌,但很显然主裁判没有搞清谁是世界杯的真正主人。如果只是德国人,那他们可以为这张红牌欢呼雀跃,并兴味盎然地把比赛继续看完,期待主队有更多“以多欺少”的精彩。可世界杯不是德国人的,它属于世界!在世界其他地方有更多的球迷在克服着时差观看比赛,为什么没有人照顾他们的感受?下半场的点球似乎是主裁判“公正”的最好证明,然而为时已晚,被突如其来的厄运击垮的瑞典人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难以把握了。失败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所有人都如是说。


当范布隆霍斯特和德科并肩坐在台阶上低声交谈,这一幕与场上两队之间的剑拔弩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此时他俩谈话的内容一定又是关于主裁判。一场比赛16张黄牌,4张红牌,葡萄牙人庆祝胜利的欢笑带上了多少苦涩,而橙衣军团的黯然退去也失去了多少悲情!只有一个名字响彻寰宇——“伊万诺夫”!这个再普通不过的俄罗斯名字成了今夜的主角,他用一声声哨子和一张张黄牌撕裂了比赛的节奏,葬送了本该属于全世界球迷的精彩,也直接点燃了仇恨与暴力的火焰,让拥有无数拥趸的两支可爱的球队在一场闹剧中结束了命运的判决。然而,公道却不是这么论的!如果世界级裁判的水准要靠严厉把关,要靠红黄牌衡量,那么我们中超的裁判们全都会露出释然的笑容。值得担忧的是,他们是否将以这样的风格引领世界足球裁判的新潮?


当哨声再次响起,当另外一个主裁判的手坚定地指向门前12码处,格罗索埋头跪倒在地,久久不能起身。所有的意大利队员都疯狂了,为这个在疲惫得行将崩溃的时候横空出世的救世主。他们扑到格罗索身上,把他深深埋在底下。我没有在晴朗的天空和灿烂的阳光下做过多的停留,更没有被健翔的呐喊带入盲目的迷醉,因为我素来不喜欢这支球队。于是,我的思维在那一瞬间拼命地穿过拥挤的肉身,到达了黑暗的底层。我看到了格罗索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写满了鬼黠和庆幸!


因为那是一个假摔!


只要你还保持理智,只要你不自欺欺人,你就能看出那是一个十足的假摔!格罗索的左脚,再主动不过地扣在了澳大利亚人的腰上,摔倒!


我为澳大利亚感到悲哀!也许只需要一个摔倒的理由,也许这个理由等了很久,西班牙人坎塔莱霍迫不及待的样子实在令人费解。在整个下半场几乎没有一次像样的攻门,甚至连对方禁区都很少涉足的意大利,就这样在最后的关头白白捞取了廉价的胜利。托蒂,意大利的王子,罚进那记肮脏的点球就是你被换上场的责任吗?


相比于四年前的韩国,我更欣赏这次的澳大利亚。可韩国也好,澳大利亚也好,在上帝看来似乎只是宿命的工具——一个叫“希丁克”的人的宿命。希丁克没有再续写神奇,而他给我们带来的神奇已经足够。当残酷的淘汰赛被裁判主导了全部,我们只能无奈地把他们当成上帝。上帝的意旨是无法违逆的——要证明自己,看过程!


是谁在导演这场戏?谁的演技更高明?没有犀利的进攻,缺乏漂亮的进球,世界杯的八分之一决赛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甚至在小组赛中,科特迪瓦人两球落后,他们都能给荷兰队制造令人窒息的压迫。可到了复赛,各支球队竟连最起码的斗志都丧失殆尽!没有拼争,只有侥幸。


照这样下去,1/4决赛和1/2决赛是否还值得期待?


夜,越来越深了,周围一片静寂。电视机前坐着的人,你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