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我与浦东抗日游击队(连载中)

电之翼 收藏 105 2856
导读:好书推荐——我与浦东抗日游击队(连载中)

第一章 从香港到浦东


1.1


1939年底1940年初,国民党汪精卫集团已公开叛国,日军对中国的侵略由大规模的军事进攻,转为政治进攻为主,军事进攻为辅。中国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已经到来。日本侵略者为巩固其后方,加强了对国民党顽固派势力的诱降、劝降和逼降活动。国民党右派的投降反共气焰甚嚣尘上,他们迫不急待地加紧对进步力量的进攻。

当时,我24岁,正在中华印刷厂香港分厂工作。这是个以印刷国民党政府钞票为主的官僚资本企业,职工大多来自上海,抗日进步力量活跃。国民党政府为了打击进步力量,竟然不顾工人的生计,把来自上海的1400多名工人全部解雇。这种罕见的迫害,激起了全厂职工的极大愤慨和强烈反抗。

在中共香港党组织的领导下,自1939年8月至次年2月,工人们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解雇斗争,历经7个月。它震撼了香港,震动了全国和东南亚。毛主席、党中央从延安发来电报,给予坚决的支持和高度评价。

我当时是中共香港中华印刷厂党总支组织部长,也是这次斗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斗争结束以后,港英当局和国民党在港势力,开始对我们这些“活跃分子”进行搜捕迫害。党组织根据抗日斗争的新形势,要求被解雇的党员骨干,转移到新的战场。有的同志提出到延安去,但组织上告诉我们,去延安路程太远,而且我们这么多人,要通过西安封锁线是不可能的。因此,要我们考虑去东江打游击。张蔚之等同志当时就按照这一安排去了,但大多数同志认为,我们是上海一带人,语言不通,工作不易开展,去东江不太合适。

正当我们研究今后去向的时候,上级党组织的杨康华同志通知我,要我去九龙的一个高级酒家,廖承志同志要接见我。

1940年2月的一个傍晚,我按约定时间,来到了这个酒家的一个客房。廖承志同志已在客房里等候了。他抬眼看了我一下,问:“你是中华厂的朱复同志吗?”我说:“是的,廖先生。”我是第一次见到廖承志同志,他当时的身份是八路军驻港代表,也是党的华南局领导人之一。他中等的身材和犀利的目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套陈设豪华的客房,有好几间房间。我们在一个小房间的圆桌边坐下。他反坐在靠椅上,双手和胸脯压在靠背上,先向我介绍了抗日形势。大意说,1940年后国内外时局正在发生急剧变化,蒋介石的反共气焰会更嚣张,日本准备扩大海外侵略战争。香港这块弹丸之地,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制止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活动,唯一办法是发展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他特别郑重地强调:“要告诉工友,港厂斗争不是失败,是有计划地撤退。要把一批骨干转移到抗日根据地去工作。党准备组织一个‘抗日服务团’,决定由你任团长,对外讲是被资本家解雇回上海找工作的。”廖嘱咐我:“你一定要负责带好这批同志安全抵达上海,到了上海后,一切听从上海党组织的安排。”

廖承志同志找我这次谈话,主要是要我负责把中华印刷厂香港分厂的一部分党员和罢工骨干,安全转移到上海接受新任务。

我离开酒家已是深夜了。香港这个当时只有几十万人口的殖民主义者统治的城市,除几条喧闹繁华街道以外,周围还是荒芜一片。我走出酒家,穿过几条马路,稍有凉意的海风拂面而来,我的心情顿感舒坦和轻松。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