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我看玄幻

天生老帅哥 收藏 14 106

玄幻

------浪漫的回归

国家改革开放的实施,使经济列车的前行骤然加速。车身剧烈摇晃和车轮铿锵转动,导致价值的认知和文化的诠释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位移,急功近利的世俗追求,让浪漫主义精神一度淹没在喧嚣的急流和浮躁的旋涡之中。

人类漫长的求索过程,催生了神话这样一个文学和哲学同体共存的双头婴儿。神话一面对自然力量充满敬畏地进行注解,一面发出着“我是谁,我要往哪里去”的终极追问。神话是浪漫主义的载体,而浪漫主义是神话的标签。随着时间的推移,膜拜的浪潮 逐渐退去,神话演变为破解迷津的利器 ------ 屈原在悲愤的呐喊声中,自己乘上了神的龙车,追逐着凡人无法企及的爱情。神话的基本要素是隐喻的说明和系统的构建,因此一旦影响到统治者的生存和主张的时候,注定要被暴力地扼杀和抹去。然而,这一次是我们亲手用市民文学的生产线,替代了神话浪漫的神龛。在此,我不想试图去述说神话和浪漫主义的演变发展,我只想探讨一下论坛中玄幻文学产生的因果。

在经济的崛起和人文的复兴的时候,越过市民趣味的泥潭,我们的视线不可避免地要触及到曾经的苦难和废墟。面对历史遗留的隐痛和现实中横亘的困局,当反思和探索遇到阻力的时候,我们便怒气冲天地重新拾起神话的碎片,打造出一把削铁如泥色彩斑斓的神兵利器 --- 玄幻文学,我们试图凭借它纵横的剑气来破解历史和现实双重的迷津。

所谓YY和架空文学,其实是玄幻文学在科学外衣掩护下的变脸。醍醐灌顶转化为基因改造,腾云驾雾的神通被赋予到时空机器上去,移山倒海的使命则让位于激光和导弹,凡此等等,不一而足,带着对历史了解上天然的优越性,我们穿梭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界中,企图改变历史的宿命。在民族的历史上,凶手是如此的卑鄙和血腥,国家是如此的积弱和无奈,在民族的现实中,生存竞争是如此的激烈,超越的渴望是如此的迫切。因此,即使是打通奇经八脉这样一个短暂的过程,在我们的作者看来也是难以忍受的耽搁,于是我们匆忙地把一个又一个全能战士送进了时光机器,让他们肩负起信号工的使命,希望能够让历史那辆陈旧的马车改变轨迹。然而,在山一般沉重的历史面前,即使背包里满载着先验的优越,全能战士的双肩依然显得如此瘦削和单薄,现代模式的移植和嫁接在苍白的构想下演变成为一场不伦不类的闹剧。纵然我们气喘吁吁的把成团成师的现代武士吆喝到过去,用最前卫的杀人工具屠光宰尽匈奴单于蒙古大汗,把古往今来的一切入侵者都送进海底喂鱼,在笑傲天下的面具后面,我们依然是虚汗淋漓,因为我们并没能真正给历史上羸弱的躯体寻找到妙药和良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变脸的尝试是非常不成功的。

相对于这些依靠印度神油焕发出来的勇猛,传统的玄幻文学便显得更为淡定和从容。修真和参道的优雅动作里,天然地包含着古老的智慧。肚子里挤满科学仪器的现代神话,更多的是忙于体系的重建而鲜有追问的身影。以阴阳和五行作基石的玄幻则不同,在元神出没和罡风呼啸的背后,不可避免地要带有终极思考的色彩。以[龙魂传说]为例,在爱国的大主题之下,受国家使命的召唤,悟道于林泉的奇能异士奉命入世,在凡人与凡人的较量背后,道友和道友之间也在进行着另一个层面上的角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同的“道”提炼于不同的文化,因此,不同道之间的过招也就意味着不同文化的碰撞。在碰撞出来的火花之中,照亮的是各种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并且按照传统的述说模式,作者也补缀了冤冤相报的轮回和呼应。根据与作者的交流,得知在[龙魂传说]的后续构想中,作者打算把一幅宏大的画卷展现在读者面前。在这个画卷里面,西方的魔法和巫术将与东方的仙界和道心作一次全方位的会师,在两种文明的切磋和交流当中,我们可以进行冷静的审视和思考,这远远要比服用丈夫再造丸后寻求杀戮的瞬间快感重要得多,也有意义得多。

当年西方文化挂在亚历山大大帝长矛上向东而来,结果悻悻然止步于印度河口。今天,江南疯子们能否借助玄幻这朵祥云,认真地在比较和融合当中,给我们的反思和展望提供一些有益的帮助呢?我对此满怀希望地期盼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