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 右转

百合寒香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生命太多火烧云,太多蓝,太多消逝

——题记

我不相信生命时光可以再来,不相信到了河的右岸可以说左转我要去左岸,不相信空间易碎。

奇怪,慵懒。无奈,生命的主旋律。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你有两个选择。

A.沉沦,到世界的左边,成为安。

B.放弃,到世界的右边,成为岚。

请跟我来。



A.安

我叫安,生活在一个单调的城市,念着单调的书,安静而不发一言。在家是个乖孩子,离开家是个有往自己长长的手指甲上疯狂的涂上兰色指甲油的坏孩子。我喜欢一切低调的颜色,冰兰色,黑夜的浓重,温暖的紫色。

背着旅行包,一把小提琴,匆匆穿过岁月的纠结,风花树,对我而言是过眼云烟,习惯了微笑着看天。

米色说,这叫守望天堂。


B.岚

我是岚,流岚的岚,如行云流水般消逝般的寂寞在我的体内滑走二十七个年头,在某个繁华而张扬的城市,穿着简单的衣服古怪的鞋漂亮的围巾复杂的发夹,从某条干净的街道走到某个繁华到不知所措的方向。

孤独是生活的凤凰,是谁说的啊?两个人注定无法相互温暖,靠的太近拥挤,离的太远则寒冷。于是梳着纠缠不清的头发,我离开了家,或者,是那个我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就在这里,上帝将我们们扔出,如歌似迷,歌,升上天空,迷,陷入大地。

默念着,然后,离开。



C.风中的歌者

我是安,安静而微微哭泣的安。

背着小提琴,我会轻轻的抚摩它,叫她,An,你好吗?然后在窗前静悄悄的演奏,纯净的曲调不含杂质,如罂粟花一般的美丽,悠悠百年的流淌,无声无息。

偶尔在黑夜会抱着An哭泣,哭的很小声,黑夜中眼泪并没有晶莹的耀动,只是一波一波另人窒息的黑暗。冰凉的在脸庞上滑动,滑出一个个冰冷的诘问。

有人是或,女人的眼泪是一剂最毒的毒药,可以腐蚀最好的木材。

所以,我尽量小心,不让它们碰到An。

伴随激烈而华丽的音乐,我沉沉睡去。



D.浮生若梦

岚,流岚的岚,消失的不为人知。

我固定的写着专栏,关于爱,关于美丽,关于服装。远离曾经的阴郁的文字。日子过的宁静而平凡,没有叛逆。

烟说我在平凡中沉沦,但终会醒来。

买了张盗版的CD,却发现里面不断的重复着一首歌,重复了三遍。

“春眠不觉晓,庸人偏自扰,走破单行道,花落知多少?”

我在文章里感叹,或许这个,才是生命的真谛吧!安静的站在原地,看流光飞逝。

空气中蓦的会有,鲜血甘甜而微腥的气味,淡淡的,却令人窒息。

重复而新鲜的从一数到一百。有人说伤口是不可以再伤害一次了。

所以,我应该是微笑,或者哭泣?



E.流年

下雨了,天空是近乎透明的蓝。

我背着画板,横穿整个城市,从东面到西面,去寻找一处有瀑布的地方。

终于,我看完了《X》的TV版。

“那些为了守护幸福的人们就这么不为人知的死去了~!”

看着终于握到被都的手的牙晓,微笑着死去的神威,哭泣的岚姐姐,幸福的猫依,却冲动的哭了。

没有瀑布,我转身,又回到曾经的城市。

繁杂荒芜的掌纹,我举起手,没有哭泣,仍然是安静,它也是……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F.左转

有人叫我岚,我转身,微笑着告诉他,叫我安岚。他楞住了,我转身。

左转

我哭泣了,我又回到十七岁混乱不堪的日子。失去所有语言,没有任何言语,阴郁又充满心房。

冰凉从疯狂开始。

我无闹而又绝望的看着面前一张张空白而触目惊心的稿纸,闪动的屏幕在安静的嘲笑我。

于是,我抱着旅行箱站在路中央,身边的女生

她们有着精致的面容,ONLY的衣服,淡淡的的妆容,美丽的香奈儿。

我发现我竟是这么的寂寞,寂寞的姿势,霸道的和我的旅行箱一起寂寞。

甘甜的露珠落下,然后,蒸干……



“路过幸福,我们路过痛苦,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与眼泪,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很冷与孤独”



G.你了了吗?

如果是,请去之一,如果不是,请去之二



之一:

凤凰花开无尽头。

终究我们逃不开飞不过沧海

1234567

我的朋友在哪里?

轮回

在看不见风筝的地方,

请问上帝,

我们是否已被救赎?



之二:

安就是岚,岚接是安

十七岁与二十七岁,十年的时光

流光是无法控制的语言

河的左岸,静静的弥望生命的白气

右转,透明的天,无力抗拒。



“没有人仰望蓝天,繁星密布的夜,你听不清,我看不清”

左岸,右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