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二十度的爱情

百合寒香 收藏 0 71
导读:零下二十度的爱情

那是个冬夜,我值夜班。凌晨一点时,我接到内科的紧急会诊通知,安排好工作,一拉开门,一股像刀子一样的寒气一直刺到心底里去。屋子里有暖气,还不觉得天冷,没想到外面的气温竟然这么低。我走下楼梯,快到一楼时,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像梦呓一般:

“你冷不冷?”“不冷,你呢?”

“我也不冷。”……走到一楼的门厅时,我看到了说话的人,一对中年夫妇,紧紧地并排缩在一个墙角,他们的腿上拥着一条被子。我快步从他们身边走过,可能是带过了一阵冷风,他们同时打了个寒噤。

半小时后,我从内科回来,走过他们身边,他们还在说着话:

“回去给娃们都添件衣服。”

“嗯,你也添一件吧。”

“算了,我不要了,看病花了不少钱哩。”

“你看你,都说的是啥话,看病是看病,穿衣是穿衣……”

我在他们断断续续的对话声中回到科室。我走到护士值班室,想问问有没有什么事,正看着护士从厚重的窗帘后面出来,她手里拿着一个东西,一见我脸就红了,调皮地说:“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低温度是零下二十度,是本市有史料记载的最低温度,我刚才专门在窗外测了一下,真的呢!”

她给我看温度计,温度计从零下二十度的地方正在缓缓地上升,那红色的汞柱像血一样涌动。我心里一动,问她:“还有没有空床了?”她扫了一眼病床分布表,说:“还有。”我说:“我去查查房,麻烦你到楼下的门厅去把那一对中年夫妇叫上来——这么低的温度,他们在那里只怕会出事。”

她下去后没多久就又上来了,很紧张地说:“不好了,鲁医生,他们都站不起来了!”

我吃了一惊,忙赶下楼去。那对中年夫妇都是盘腿坐着,果然都站不起来了。我叫来了保卫科的人,把那对中年夫妇抬上了楼。我知道这都是因为长时间坐着,加上天气寒冷,导致的肢体麻木,我一边给他们做治疗一边问他们的情况:原来他们是今天早上出院,可为了等一份检查报告,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又舍不得花钱住旅店,就想在那门厅里凑合一夜的。护士埋怨他们说:“我们不知道吗,再这么坐下去,不到明天早上,你们的腿就要废了!”

那男人不好意思地说:“是是是,我也感到腿麻了,想动动,可又怕把被窝弄凉了。”

那女人也说:“是呀,我的腿也麻了,也忍着没动。”

这朴实无华的话使我的心里一阵悸动:他们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只为了维护共同的那一点点温暖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