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未来军嫂的亲身体验

蓝色的飞鱼 收藏 7 52

[B]

我跟我男朋友认识快五年了,当时我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应该属于一见钟情吧!当时我们两个人的学校很远,他在安徽上学,我在浙江杭州上学,每次见面需要经历七个小时漫长的旅途,这样的风风雨雨争争吵吵的过了三年,当时以为大学毕业就可以结束两边奔波的日子了。谁知道大学毕业,他选择了部队,也就是意味着我们还的继续过两地奔波的日子。每年他一个月的休假时间要瓜分成三等分,一分留给了火车,他选择工作的城市,既然、不是他家乡也不是我的家乡,需要化很多时间在旅途中。一分留给我和我的家人,因为我家在浙江最南边,出了我家就是太平洋了。一分留给他的家人,他家却是安徽最北边的,过了他家就成内陆。每次他回来看我,我还的跟他坐将近二十个小时车去看他的家人。我们似乎一开始就习惯了这种两头奔波日子,谁也没意见一切都很自然的感觉。

去年我大学毕业在选择了在自己的家乡工作,过年的时候我去部队看他了,他的领导老婆偷偷地告诉我,说他这段时间一直心情不好希望我到他工作的城市上班,那样对他对我都好。为了能让他安心的工作,于是我辞掉了家乡工作,来到他工作的城市。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我彻底深刻体会到了做军嫂是多么的不易和辛酸。

他答应我我到的那天来接我的,就在自己一切安排就绪的时候等待上车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要去集训三个月,照顾不了我,暂时把我寄到他们的领导家里。突然的变卦让我心理毫无准备,可是家里一切安排就绪,又不敢让父母知道怕他们担心,于是我决定还是原计划去他工作的城市。但是就在走的那天下午,我感觉不太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生病了,医生给我配了很多的药,父母坚决不同意我,轮留打电话给我叫我回家养好身体再去他工作的城市。不想失约,于是我独自一人拖着一大麻袋的中药去了他的城市。车到那个城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本以为他会出来接自己的,在车站拼命的寻觅他身影,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给我叫我自己打的去他的部队,他到路口接我。于是我一个人背着包,拉着皮箱拖着一大麻袋的药上了出租车,其实当时我的内心的恐惧是无法想象的,的士越开越偏僻而且路也是越来越黑,后来连路灯都没有了,怕司机把我拉到更偏僻的地方,我连忙把车牌号给他用短信过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他们师部门口,看到师门口有人站岗,心理放心了一点。的士的灯光照到一个人的身上,我看到他了,连忙下车,他在自己的身边终于可以安心松口气了。他说给我临时按排了一个住的地方,我进去一看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他拿了一条被子和一件大衣给我,陪我坐了半个小时就回集训队了。他这一走就走了半个月。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面对着这四壁土墙人身地不熟的环境,可能由于过度疲劳且一开始就不报有他能照顾的自己的念头吧,我既然很快的入睡了。一大早就醒了,自己一个人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搭公交车去市区,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熟悉一样,也许是一种意念支持着我, 那就是一切需要靠自己不要给他添任何麻烦。等自己到市区的时候,自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已经在市区了一切安好,然后一个早上彼此都没有联系过。去市区找工作了一天,到傍晚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回到他所说的领导家,由于以前在他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比熟悉,我就自己直接去了,我的东西他的手下已经送到领导家了。他的领导对我不错,就象一家人一样。可能是部队里的人都那样吧,都属于漂泊的人懂的互相照顾。但是毕竟是寄人于篱下,他不在身边的感觉还是不太舒服的。

从那天以后,我就一个人天天拿着地图在陌生的城市开始奔波寻找工作。记的有一次,雨下的很大,我回到部队大门口已经八点多了,从正门进需要登记且需要家属领才可以进去,于是我从他们的菜地绕进去,下了雨的路泥泞的无法走,我整整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他领导家(由于部队的营区与营区之间比较远),到的时候快十点了,随便炒个蛋炒饭吃了连忙洗澡睡觉,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说一切安好。其实他也很忙,每天要看书到晚上一两点才睡觉,很辛苦,不想给他添乱,不敢表现出一点点委屈之情,学会一个人承受任何事情。

将近找了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了工作。以为这一切都可以安顿下来了,可以安心的工作。日子确实平静了一段时间,半个月去集训队看他一次,然后跟他一起回他的领导家,怕在路上碰到其他的领导不敢乘车回去(规定集训的时候不能回连队的),于是我跟着他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回到他以前的领导家。那种日子是辛苦的但也是幸福的,至少我可以看着他面对面的和他说话,原来幸福就在不经意间滑过。

集训期间,我们相见的次数很少时间也很短,他早上八点出来下午四点半之前必须回去报到。五一期间,他可以休息三天但他只能出来一天。五一那天在他领导家,我突然肚子疼痛难忍,他们连忙送我去医院检查,急性阑尾炎,医生说第二天需要动手术,在医院忙了一整天,一看下午三点了连忙让他回集训队报到。军人有很多无奈之处,我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自己的不舍与担忧,我拼命的赶他走,当他真的离开医院那一刻我的确有点恨他,虽然我很理解他的难处。第二天是他领导的老婆陪我进手术室的,她跟我说“我们都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你要坚强些。”我笑着看她说:“我会的。”在手术前那一刻我好希望收到他的短信或接到他的电话,但是没有,因为他一直忙着考试,手机是关机的。手术以后在医院呆了一天,我提出回部队休养,我没有钱住院,我不想花他的一分钱,至少从我来到这个城市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花过他的一分钱,包括手术费用住院都是我自己承担的。在我强烈要求下,我和嫂子打的回部队了。我不知道部队是怎么一回事,的士到了大门口的时候,门卫不让进,怎么跟他解释都不行。于是我下车走了进去,从大门口一直走到我住的地方有五里的路那么远,走一下肚子揪心的疼一下,我不敢说怕嫂子担心,忍着痛走了快一半的路,连队的小兵用三轮车载我,其实我真的挺感动的,那天雨也是下的异常的大,小兵全身都湿透了。回到家的时候,我接到他的电话了,不敢把刚才的遭遇都告诉他,怕他生气怕他担心,一个劲的安慰他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好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坚强,也许我明白谁都靠不了,一切只有靠自己自己,坚强是唯一的也是最佳的选择。

我在部队修养了半个月,身体很虚弱,连一桶水都提不动,从家里带来的药都停了,没敢继续吃,我也不敢出医院复查,因为我带的钱差不多花完了,不能家人知道我生病,也不能让他知道我的情况,因为等他三月集训结束以后,他有要去其他地方集训半个月,集训半个月以后还要去海训一个月,他根本没有时间去估计那么多,他知道的越多越不会安心工作的。我只能期盼着工资的日子快点到来,其实我刚上班没有一个月就请假半个月,没有多少工资可以拿的,但是一切都的自己面对自己承担,相信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在我在部队修养的期间,也是他集训最后期间,比平时压力更大几乎天天考试,一开始还能接到他的电话到后来连短信都没有了,他忙的没有时间顾及一切,我也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不管受任何委屈必须自己承受。

我回公司上班那天,他答应我送我回去的,自从我动手术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当我到他那里时,他告诉我他出不去不能陪我了,我们就象流浪儿一样找了一颗树坐在那里说了一小时的话,我一个人回了公司。我已经习惯了他给我承诺却总是无法去实践的方式,也许不报有任何幻想就不会有痛苦,也许这就是做为一个军人的无奈之处,做为他的家属必须承受的一切吧。

军区的嫂子告诉我,这只是开始,等结婚以后你需要承担更多的东西,孩子父母,一切的一切你得去面对去承担。她们是对的,我能感受的到。如果你想成为军嫂,请您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