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5-6)

laobing939 收藏 0 28

我的朋友小黑驴(5)

我牵过小黑对她说:‘黑子,对不起,你得受点委屈了,爸爸说要给你化妆一下,我也要化妆的。’拿过笤帚蘸上和好的泥浆,在他的腿上肚子上抹上泥浆,看起来像个大病刚愈卧槽的样子。然后我伸手到锅底里摸一下,在脸上抹黑,穿上一件破坎肩,敞着怀腰上捆一根草绳子,一条破裤子,露着屁股,赤脚不穿鞋,看来像个乞丐拉病驴。弟弟看了捂着肚皮嗤嗤笑,嚷道:‘这是哪里来的小要饭的!狗都不稀咬!’我撵上去在他的屁股上,轻轻地给他一巴掌,说道:‘咱可是八路的侦察员,要到敌占区完成任务!’这一说不打紧,两个弟弟一人拉着我一只手,死缠着要和我一块去完成任务!正在争执不下,杨爷爷推开院帐子进来,先照我上下打量一番,说道:‘这是哪来的小鬼啊,是不是要来抓小男孩吃的!’我懂了他的意思,顺水推舟,乌呀呀叫了起来,吓得小弟跑到妈妈背后躲起来。瞅这机会牵着小黑溜走了。

这一路可真够呛,羊肠小道曲曲弯弯,一会儿上山,一会儿下坡,赤着脚不小心被石头硌一下生痛,坚持着走了约摸十来里路,两条腿就不一样长了,一瘸一拐起来,小黑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我,慢慢地把脚步放慢了,我的心急着哪,恨不能插翅飞到姐姐身边,大声吆喝着小黑:火上房了,你也不急,这样慢腾腾地何时能趴到河岸!不说边罢,这一说她干脆趴在地下一动不动了,伸过舌头舔我的脚,我明白了,聪明的小黑,是要我骑在他背上!我实在不忍心,摇摇头用力拉她起来,她犟着哪,怎么也拉她不肯起,狠狠心坐在鞍子上,屁股刚粘鞍子,腾地一下小黑站了起来,点着头四蹄不沾地的飞快赶路!你说俺的小黑多懂事,和人就差不会说话了。

太阳节节升高,已经挂在正南方的天上了,火红火红的喷着火焰,晒得我和小黑身上流油。唷,小黑站下,我从她的背上溜下来,对小黑说:‘小伙计,辛苦了,开饭吧,’拿下麻袋,打开口送到小黑的嘴巴下,她也不客气,开动‘除草机’吃地瓜叶,我拿出一个生地瓜,在裤子上蹭蹭土,掰一半分给小黑,另一半大嚼特嚼起来,吃饱了我们俩来到一湾清清山泉旁,那泉水从石缝里钻出,清澈如镜,映出湛湛蓝天,一轮骄阳,高山青松,还有我和小黑!我拉着小黑叫她先喝水,她摇着头往后退,嘿,自家人还和我闹客气,好吧我也客气点,捧起泉水敬到她的嘴巴低下,这才伸出舌头舔进嘴里。我双膝跪下抻着脑袋,嘴巴伸进泉水里,咕嘟,咕嘟快喝‘醉’了才爬起来,摸摸嘴,哈!好‘酒’,好‘酒’!甘甜,清香,冰凉!沁人心脾。小黑看我喝得陶醉,不请自去,来到泉边学我跪下、抻脖、伸进泉,吱,吱,吱,开动‘抽水机’灌满了肚子。

我们来到一棵大树下,歇一歇,乘乘凉。嘻,新发现,一只土灰色的小野兔,一跳一跳地跳到泉水边,惊觉地竖起那‘火管子’耳朵,转动着四下收听情报,两只通红的小眼到处眨目,一番侦察没情况,才走向泉水偷水喝,他不像小黑那样一气喝够,而是喝几口,抬起头来张望一阵再喝,这顿水少说也要抬起头观察三四次。世上万物你死我活地竞争,有多么残酷!


我的朋友小黑驴(6)

我和小黑在大树底下磨蹭到太阳西下,为的是安全,趁着黄昏,鬼子回窝,碰不上那些乌龟王八蛋,少得麻烦。还好终于躲过魔鬼,天蒙蒙黑到了姥姥家,大花狗在门口欢迎我们,那尾巴摇得多么欢,几年没见面似的,亲得不行,一会儿过来舔我的手,一会儿舔小黑的蹄子腿,小黑礼貌地点点头。亲热了一阵子就跑去敲门,姐姐在里面问:谁呀?只有两个字震动鼓膜,却勾起我无限的感慨,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亲切的‘谁呀!’,我们共同经历过多少辛酸苦难!如今,天各一方,有家不能回,….吱呀一声大门洞开,我一头扑在二姐怀里,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哭起来,口里叫着:姐姐,可见到你了,天天惦念着你,就怕你被鬼子抓去!二姐也哭得泪人似的,喃喃地说:好,好,都好就好,比什么都好!快进来,小黑怎么了?我说:没事,那是化妆的。一进堂屋,二话没说,跪下就磕头,喊着:‘姥爷好,姥姥好!我和我爸我妈给你老磕头,请安啦!’姥爷含着旱烟袋,不停的吭,吭咳嗽,那根干黄的小辫子,翘翘着依然很滑稽,坏了我怎么胡说八道,什么‘翘辫子’,这不是在丧门姥爷么?果然,半年后,姥爷病故了!这是后话。姥姥掀起衣襟频频擦泪,念叨着:可怜的孩子,苦命的孩子,你这是怎么啦,穷得像个小叫化子!嗨,日本鬼子,伤天害理啊,畜牲,强盗,不得好死!死了狗都不稀吃,喂蛆!

我撕开口袋,拿出那两张‘老头票’,双手递给姥姥说:‘这是爸妈孝敬您老人家的。’姥爷说:‘兵荒马乱的,能来看看我就行啦,快拿回去,叫你娘给你做件衣裳吧,看看你穿的裤子露着腚,连双鞋也没有,你亲娘活着,会哭死!嗨,可怜没娘的孩子啊!’我说:‘姥爷不是那回事,我是怕遇上鬼子特意化妆的,要不我才不会穿这破衣裳呢!’说着两只手抹去脸上的锅底灰,伸到姥姥眼前说:‘姥姥看,这是锅底灰不假吧?’姥姥姥爷点头说,这都是被鬼子逼的。

我从小黑的背上拿下那个面布袋,解开口开始‘数家珍’:这是给姥姥的地瓜,这是给老爷下酒的花生,这是给二姐的鸡头,妈妈特意留下来的,说是吃了会梳头,高粱面是煮糊糊的。姥姥吱,吱,咂嘴,流着泪说:‘可怜见的,舍不得吃送给我,都是好孩子,孝顺!’二姐拿着鸡头,跑到院子里,给小黑吃,哭着说:‘两个妈妈一样都是亲娘!’我拉着她的手问:‘大姐可好?’他说:‘回去告诉妈妈,叫她放心,大姐跟她婆婆去了天津,她公公在那儿做买卖,大姐夫也参加八路打鬼子去了,半个月前还来看过姥姥、姥爷的。’

老爷叫我把小黑牵到厢屋里,那里有个槽,原来的一头老骡子病死了,由于家境败落,再也买不起牲口,一直空着。把剩下的地瓜叶,倒进槽里,和进一些麸子,小黑开动着‘除草机’,忙活开了。我看着,看着,那肚子咕咕叫开了,正好姐姐做好饭叫我哪!这顿饭可很丰盛,除了红糊糊煮地瓜,还有一泥碗鱼酱,是放在锅底里用余烬烧烤的,喷香扑鼻,引来我的口水欲滴!姥爷今儿高兴,狠狠心打了二两烧酒,就着花生,抿着嘴吱,吱吮酒,就那么两小盅,居然喝了个把钟头!

吃完晚饭,舍不得点灯,摸着黑说话。姥姥唠叨着问:躲到什么地方,好不好?住的吃的中不中?你爸妈可好?腚铸、玉鼎听话不?我说:‘姥姥尽管放心,一切都好,住得比你家还强,吃的就和咱们晚饭一样,就是没有鱼酱,我弟弟就想姥姥姥爷,吵要来给你老磕头呢!爸妈一直惦念你老人家,说赶等打跑鬼子来看望二老。就是想我姐姐,妈说大姐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吧,叫二姐随我回去。’姥爷不愿意他说:人老了没儿子,要留下二姐做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